加载中…
个人资料
颜泽
颜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010
  • 关注人气:4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素纸年华(纪那些挥洒汗水的日子)

(2010-06-12 12:11:41)
标签:

单行道

颜泽

武术

笨笨

小a

美术老师

操场

分类: 单行道》文字】

素纸年华(纪那些挥洒汗水的日子)

                                 《素纸年华》— 纪那些挥洒汗水的日子


    记得那是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们美丽的美术老师手把手教我们叠纸鹤。我们都很用心的去折叠每一只纸鹤,老师说每一只纸鹤都可以实现一个愿望。

    于是,那时的我们都细心的呵护着手指中的小花纸。把叠好的纸鹤小心的放在课桌上,还和同桌那个记不得名字的女生(暂且就叫她笨笨吧)比谁叠的好看。记得那个女生好像笨笨的样子,纸鹤老是叠不好,我拿着叠好的纸鹤在她面前“炫耀”。可能是她老叠不好,最后她给趴在课桌上哭了。我们可爱的美术老师走到笨笨身边,用手绢边给笨笨擦拭脸上的泪水边说我不该欺负女孩子的。我低下头,摆弄着衣角。可爱的美术老师,用手在我的头上摸了记下说:男孩子不能耍小脾气的,要多照顾女孩子。我抬起头,傻傻的笑。然后,老师手把手教笨笨叠纸鹤。用了好久的时间,笨笨才在老师的帮助下,叠好了一只漂亮的纸鹤。我没有想到笨笨会把那只辛苦叠好的纸鹤送给我。当时,自己愣了一下。然后拿出自己叠的最好的一只纸鹤作为交换送给了笨笨。

    我们学校的学生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孩子,很少有相识的伙伴。那时,我们除了学习文化课外,就是早上和下午修习武术。

    那时候,升级都是一个班同时升至高一级的年级。笨笨在小学五年级时由于父母工作原因,她转校去了北京。她爸妈来接她那天,她从课桌里拿出一个装满纸鹤的水晶瓶子,递到我的手里。说:颜泽,这些是我叠好的纸鹤,没有不好看的,真的。我想把它们送给你,可以吗?从她手里接过那慢慢一瓶子的纸鹤,心里有些小伤楚,也许是那时候不知道什么是离别吧。

    班主任贾老师牵着我的手和同班三十二个同学一起,看着笨笨离开学校。

    我看到笨笨做到她爸爸的车上,摇下车窗时,眼里分明有晶莹的泪花。

    我紧紧的握着老师的手,对着笨笨喊:等我长大了,我就带着这些纸鹤去看你。

    笨笨坐着的车缓缓的驶远,我看到她趴在后车窗上的小脸,那可能就是不舍吧。

    笨笨走了,旁边的座位少了一个人。反而不习惯了,没有人再给我“欺负”了,没有人再欢喜的看着我叠纸鹤和那些小小的纸船,没有人陪我在武术课后一起在操场上比试谁的功夫更好,没有人...

    笨笨走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旁边都是空空的,直到小A的到来,才慢慢把我从笨笨的离别中拉出来。小A是从上海转来的新生。那是那种很白净的男孩子,短短的头发。记得那天他出现在我们教室时,穿的是白色的T恤,白色的印花短裤,白色的鞋子。

    小A平时不爱说话,很少和班里其他孩子一起玩耍。也许是因为同桌的原因,他总是跟在我的身后。不管是吃饭、去小卖部买零食吃、洗澡。同学都说小A是我的“跟屁虫”,小A也不说什么。他是个怪异的孩子,我那时一直这么认为的。

    我们平时操习武术时,他总是很专心。有时,我们俩会在操场上单打独斗,常常搞的彼此“伤痕累累”。每次保姆看到我们身上沾满泥土和草色的衣服,都会说你们俩个小顽皮,都没有见过你们哪天衣服是干净的。我总是会对着保姆阿姨扮鬼脸,那时小A也会开心的笑。

    我们班的同学在初二的时候,不断的被招走。小A在初三上学期的一次观摩比赛中被招去中南海。我们教练说:你们都要像小A学习,争取也可以像他一样进入中南海,以后你们就是名副其实的中南海保镖了。那时教练的话鼓舞了很多人。

    小A走的时候,我没有去送他。我站在教学楼的四楼,看着学校的欢送会。小A一直在四处张望,我知道他在寻找什么。只是,直到他走了也没有看到我出现在欢送会上。看着学校的校车和几辆轿车不断的开出学校,我终于忍不住泪水滑落在胳膊上。

    我正想去擦掉泪水,却看到一只一条手绢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知道那是我们美术老师的手绢,因为我们所有的老师中只有美术老师待着白色印花的手绢。

    老师用手绢给我擦拭了泪水,把我搂紧怀里说:泽,离别是在所难免的。以后还有更多的离别,你要学着坚强起来。老师的几句话让我泪不成泣。
    小A走后的日子,在教室我很认真的听课,并提前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武术课上更加努力的修习着。我不想再看着同学一个个离开了,我要变的更加强大,我要离开这里。

    高一体检的时候,我被查出有心脏衰弱。直到老爸老妈出现在我面前时,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和老爸走在操场上,秋天下午的阳光依然格外温和。就是在那个秋天无比和煦的下午,我被老爸告知以后将在于武术无缘。

    听到老爸说的这些,我默默的站在操场上有几分钟一动不动。然后突然脱掉上衣,狠狠的摔到旁边的树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这些年在学校学到的所有武术动作都悉心、卖力的复习了一遍。那么多年第一次把体力和精力都发挥的淋漓尽致。

    最后躺在草地上,连哭泣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有泪水划过眼角低落在身下的草地上。这片草地曾经有我太多的血汗。只是,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再在这里挥洒汗水了。

    离开学校那天,我只和美术老师一个人告别了。老师把她脖子上的那条很好看的围巾送给我。并给我说:“泽,你不会让任何人失望的。相信自己。”

    和爸妈一起走出学校的那一刻,我从后车窗看到我们高一三班的所有同学和老师都出现在校门里的小操场上。我的那些朝夕相处的同学都齐齐的举起右手做45度角,我知道那是我们班特有的礼仪。我高高举起右手,却碰到头顶的车顶。

    这次真的是我走了,亲爱的同学,这次是你们送我。可是,我却很不舍的这样。这些离别将是永远的分别了吧。我们日后将再无相见的可能。

    我们那些一切挥洒汗水的日子,永远铭记在我的心底。

    笨笨、小A、美丽的美术老师、班主任贾老师、张飞、程龙、李小龙、乔如斌、乔如君、大傻、黑三、23,94年三四班同学,高一三班同学,我所有的那些曾经在操场挥洒汗水的伙伴,我很想念你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