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受之
王受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91,615
  • 关注人气:83,4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陀螺椅子

(2017-07-21 10:18:37)
标签:

托马斯.西斯维克

thomasheatherwick

“纺锤椅”

查尔斯.伊姆斯

分类: 影评、文化

 

陀螺椅子

         我第一次看见英国设计师托马斯.西斯维克(Thomas Heatherwick)设计的这张纺锤椅Spun Seat)是在BBC的一部叫做非常收藏家the Extraordinary Collector)纪录片里,这个收藏家叫做戈顿.华生( Gordon Watson),他是不断收集各种奇特的设计作品,存放在一个码头边的仓库里,然后按照高端客户的需要,搭配卖给他们。这套纪录片有好几集,其中他按照自己揣摩客户口味搭配推销的技术让我很感兴趣,因为在四个高端客户中,他几乎没有一个能够成功的搭配全部销售出去。因此我感觉他还是比较粗糙的揣摩,而四个客户对产品设计(主要是家具、灯具、室内装饰品三大类)的品位他没有吃得太准。

         四个客户中,最高端的是英国巨富雅科布.罗斯柴德爵士(Lord Jacob Rothschild),爵爷自己宫殿一样的城堡住宅外的荒原上有一栋好像体育场看台一样的燧石屋the Flint House),里面家具平庸,因此请了戈顿来帮他推荐一些前卫的家具、灯具、饰品。戈顿找了一车自己收藏的东西来,其中他推荐的一个很突出的、用在燧石居户外的座椅就是西斯维克的纺锤椅,那个椅子好像个放大了的纺锤,只有一个中心轴,坐在上面好像随时要滚动似的。色彩好像是陶瓷,其实是合成材料。65公分高,直径91公分,很大一个陀螺纺锤,坐在纺锤的圆形顶上,如果你在上面动一动,这个纺锤就会滚动,对一般人来说这把椅子需要一种随时随地的平衡调整,有益健康,但对爵爷来说则真是一个考验。我看纪录片在爵爷在上面坐了一下,有点不太放心的样子,毕竟人家都是八十岁的人了,设计座椅达到这样的水平,也让人颇有点吃惊。但是看得出他对这个设计很感兴趣。

          我觉得这把椅子有点眼熟,查了一下记录,发现我是在米兰的国际家具展(the Salone Internazionale del Mobile in Milan )上见过的,当时展品太多,一眼就溜过了,没有太注意,通过这部纪录片,反而给我很深的印象。其实这把椅子的设计,是一种跨界做法,我自己估计起源在波普运动时期的雕饰家奥登堡(Claes Oldenburg 1929- ),奥登堡的设计套路是把小物件变大,比如几十米高的一把菜刀、一把泥工铲子,一把四十米高的椅子,或者把原来硬的物件变软,比如用牛皮、塑料做军鼓,用塑料做的巨大汉堡包,都成为软塌塌的一堆,这是1970年代波普雕塑最重要的人物,但是奥登堡的设计,一律没有实用功能,因为他还是坚守艺术无用论的底线,所谓艺术无用论,就是说艺术品不能具有实用功能,西奥菲.高提埃(Theophile Gautier 1811-1867)说当一个事物变得有用,就不美了in general,when a thing becomes useful, it ceases to be beautiful),这条划分艺术和设计的底线被波普艺术家们一直维持到1980年代后期,才被一些前卫的设计师开始突破,使得设计产品同时具有强烈的艺术内涵。托马斯.西斯维克的这把纺锤椅就是典型范例。如果熟悉现代艺术史,感觉就是一个实用版的奥登堡雕塑。

          西斯维克大概是当今世界上最著名的设计师之一了。这个英国人言语不多,轻声软气,身上艺术家气质远远强过企业家气质。稍微留意一下,他的作品倒真是到处可以见到,不过多数人可能没有注意设计师而已。据一个例子:长得像一个巨大的、毛茸茸的种子的上海世界博览会上那个成千上万根纤维管英国馆,就他本尊的作品;他游走在建筑设计、景观设计、家具设计、产品设计,有批评家形容他是魔笛手Pied Piper,传说中吹着魔笛把城市的千千万万老鼠引出城、全部走入河中溺毙的神人),他在2012年设计的伦敦奥运会用205根修长的铜管构成的奥林匹克运动会火炬锅the Olympic Cauldron )好像一朵燃烧的花一样,给世人极为深刻的印象,可能是奥林匹克历史上最为壮观的一个火炬锅设计了。

陀螺椅子

    他的另外一件著名的作品,也是一个跨越建筑、景观、艺术品的巨作,这是2016年在纽约曼哈顿的哈德逊院中的哈德逊院船The Hudson Yards Vessel ),原则上这是一个公共装置,却又是一个巨大的景观建筑构造,2500步旋转走上去,上面有80个观景平台,四面八方穿越一个倒扣着的篮子看四周景观,这个篮子底座50英尺,顶端则是150英尺,头大脚小,从底下走到顶端,要走1.5公里,也是一个惊人之作。

       西斯维克是设计的今日、明日之星,他的设计从从伦敦到纽约,曼哈顿到硅谷,从奥运会到世博会,产品设计、家具设计也令人啧啧称奇。设计界很多人看好他后来的发展,已经有不少西方评论家称他为21世纪的查尔斯.伊姆斯( 21st-century Eames)。西斯维克本人却一直很低调,住在小小的家了,走路就到自己的设计室,虽然已经闻名遐迩,却依然是个普通的看家男人,有一对可爱的双胞胎。他的祖母是纺织品设计师、母亲是珠宝设计师,有设计的基因。他在英国曼彻斯特理工学院(Manchester Polytechnic)读了三个学期设计,就动手给学院设计走廊了。之后径直去了伦敦的皇家艺术学院(he Royal College of Art)继续攻读,遇到了第一个贵人:英国大设计家康兰(Sir Terence Orby Conran 1931-),让西斯维克把毕业设计做到自己家里去,自此一发不可收,18岁出名,佳作接连不断,只是他依然是低声下气讲话,从来不好为人师,谦虚有加,在我们这个大师大咖牛人满地走的时代,他倒最为突出。

    我前两天在一个展览上看见了这把纺锤椅,坐上去,摇摇晃晃的想了好多关于这个1970年才出生的设计师的设计,颇有感觉,写在这里给大家看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