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造恶(小小说)

(2016-06-26 09:35:44)
标签:

造恶

小小说

姐姐

报应

善果

晏彪按:7月有几篇小说和散文分别刊登在《天池小小说》和《上海文学》杂志上,已得到通知,现将《天池小小说》中两篇中的一篇刊发于此,以飨读者。

造恶(发表于7月号《天池小小说》特别推荐栏目)

赵晏彪

康乐乐由于表现好提前释放出狱了,这消息让康乐乐的母亲喜极而泣,而康乐乐的三个姐姐却是愁云满面。

康乐乐在十五年前上高一的时候,交了一个女朋友,一天一群小流氓把他的女朋友围住了调戏,康乐乐当时年轻,和人家动了手,这群小流氓人多把康乐乐打的头破血流,康乐乐顺手抄起路边一根铁管,向一个小流氓打去,一铁管下去,小流氓被打死了。出了人命,康乐乐被判了二十年的刑,由于在监狱里表现出色,提前释放出狱。

康乐乐家住在顺义县侉子营村,由于政府开发用地,他们家的一亩地和祖产合计下来,政府给了他们四处三居室的楼房,三个一层的铺面房,当年康乐乐的父亲还见在时就想到了儿子一旦从监狱回来很难再找到工作,有这三处铺面房的房租儿子可以活了。

康乐乐的父亲在他进监狱的第十个年头病故了,他们老人家留下遗言,三个女儿一家一套房子,三个铺面房给康乐乐留着,自己住的那套房子的产权是老伴和儿子康乐乐所有。

弟弟还没有出来,三个姐妹就开始商量了。大姐说:“小乐如果回来了,那现在铺面房的房租是咱们平分呀还是给小乐?”

“当然平分了,平什么都给小乐呀?他在监狱这么多年还不是咱们照顾这房子,照顾呼妈,他有什么资格多吃多占呀。”二姐说着问三妹。

三妹想了想说:“不过呼爸在遗言,说这三间铺面房是给小乐的,咱们不好要吧?”

“你傻呀。此一时彼一时,咱们不说谁知道呀。”

“妈肯定会告诉小乐的。”三妹低头说道。

“告诉也白告”,二姐气愤地说道:“他犯了法还有功了,出来我们就让他白吃白喝呀,他才三十多岁自己出去找工作呀,咱们都姓凭什么把铺面房都给他呀。爸就是偏心,可他儿子就是不争气。活该!”

三个姐妹沉默了,大姐说:“这样吧,咱们等小乐出来后跟他商量,如果他同意平分咱们就这样了,如果他不同意上法院。”

康乐乐这一切都不知,他一直盼望着回家,自从进了监狱后他只回来过一次,就是父亲去世前。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三个姐姐正在等着给他出难题呢。

一家人见面还是很高兴的,尤其是母亲,见到儿子回家了自然高兴不已。三个姐姐交给了弟弟一张银行卡,说这里有一万元,你先花着,不够再说。

康乐乐接过银行卡没有说话,大家各回各的家。母亲在灯下抚摸着儿子了,他从心底里心疼儿子,为儿子有什么打算。康乐乐说:“我想先上个大学,用几年时间把学业补回来,然后找个工作,养活您。”

母亲望着儿子说:“我不用你养活,家里有三个铺面房,每年收房租30万。你爹死时说了,只要你回来这铺面房就是你的,你没有回来的时候是你三个姐姐管着,找个时间我跟她们说,以后把房租都交给你打理吧。”

自从康乐乐回家后,三个姐姐就再也没有回过家,母亲打电话让她们回家,但这个说孩子病了,那个说老公公病了,小三说她自己病了。总之,三个人玩起了失踪。

康乐乐从报纸上找了几家学校,不用考试直接上学的学校有几家,三年毕业给文凭,每年一万元,一次交齐。康乐乐没了辙,姐姐给他的那张卡里只有一万元,那怎么能够呢。他给大姐打电话要钱,说要上学用,大姐说她们三姐妹商量一下。这一商量居然商量出了一个天大的阴谋。

原来三个姐姐都不想把这房租钱拱手相让。大姐说:“小乐如果这样要钱可没个完,今天要上大学,明天要创业,后天要结婚,那我们这点钱还够他花的呀?”

二姐接着说:“政府也真是,像他这样的人放出来干嘛呀,就在里面呆着得了,出来就给别人添堵。”

三妹恶恨恨地说:“干脆,咱们再给他送进去得了。不然咱们没有好日子过的。”

三姐妹沉默片刻,大姐说:“我有一个朋友,她当时把她丈夫送进了神经病医院,然后把丈夫的公司转到她的名下了,咱们也把小乐送到神经病医院去怎样。”

“他没有神经病史怎么送呀?”

“你们忘了,小乐刚进去的时候他装过神经病,监狱里有记录。咱们就说又他犯病了。这年头只要给医院点钱,他们一定会帮助咱们的。再说了,小乐是有渣儿的人。”

“咱们这样做是不是太过了,爹妈就他这么一个儿子。”二姐有点内疚了。

“说这也是你说那也是你,一不做二不休。你对得起爹妈,爹妈对得起你吗?把房子都给了他儿子。”大姐恶狠狠地说。

姐仨商量好了,这天三姐妹全都回家了,她们买了好多菜,还给弟弟买了一瓶西凤酒。康乐乐不知道三个姐姐是别有用心,以为是姐姐疼他呢,喝醉了。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康乐乐觉得有人在拉他,报争开眼睛,见几个穿白衣服的人在抬他,他知道这是医生,而母亲的哭声把他的酒劲彻底哭醒了。康乐乐挣扎着,大吼着,挣脱了医生,扑向了母亲,冥顽他只觉得身上被什么扎了一下立即晕了过去。

康乐乐被送进了神经病医院,他母亲又气又恨又怕一命呜呼。

三姐妹如愿以偿了,铺面房和母亲的那套房子都归她们了,同村的人都说这三个狠心的姐妹在造恶,有人实在看不过去了,就跑到寺庙里找和尚想办法,求良策。老和尚双手合什说:“造作善善恶恶,报应如影随形;莫道造恶不报,直待恶贯满盈。莫道修善无应,直待善果圆成。”

人们把老和尚这话抄录下来,每天往康乐乐家的铺面房里放,他们期待造恶者有报应的那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十八年的答题
后一篇:为尔竖大旗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十八年的答题
    后一篇 >为尔竖大旗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