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吕煊的博客
吕煊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916
  • 关注人气: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浙江金华新世纪学校到底是谁投资的?

(2007-10-25 14:08:09)
标签:

人文/历史

分类: 新闻报道
转中新社浙江分社同仁作品 

浙江金华新世纪学校到底是谁投资的?

 

一对感情深厚的“姐弟”,一起创办了一所浙江金华市颇为知名的私立学校——金华市新世纪学校。短短十年,学校从无到有,并创造了几千万的资产;短短十年,该校也出现轰动金华、浙江乃至全国的办学纠纷。现在,一个作为学校所有者的“姐姐”却无法提供有效凭据,证明学校是她个人出资的,而另外一个实际出资者的“弟弟”,却因为当地教委的一错再错,使得所办学校与他无关。

 

新世纪学校的由来

  “姐姐”名叫朱桂香,是原浙江金华市环城小学的校长,浙江省特级教师。“弟弟”朱友法是金华铝材厂的厂长。

1995年,朱友法同时经营着三家企业,有一定的资金积累,便萌生了办学的想法。“因为自己当年读书少还获过刑,所以想填补自己读书少的遗憾,也想让更多的孩子享有更好的教育。”朱友法说。

时年,朱桂香刚好退休在家,朱友法告诉她要办学的想法,并表示要委托和聘用她为校长,一起办好学校,得到了朱桂香的赞许。双方合议后商定,由朱友法出资,利用朱桂香多年从教的经验和个人形象等无形资产合办一所学校,以朱友法女儿朱圣君和朱桂香孙女黄汇的名字命名学校为“金华私立圣汇小学”

不久后,“姐弟”俩把这一设想告诉了时任金华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的朱洪法,得到了朱洪法的支持,并及时向时任金华市委书记仇保兴作了汇报,仇保兴也认可了该提议,让朱友法和朱桂香打一报告上来。

1995年4月1日,朱友法和朱桂香向金华市政府和教委提交《关于创办一所“全国一流、现代化、示范性、全托型”私立学校的申请报告》。

4月19日,中共金华市委办公室向金华教委出具抄告单,表示市委书记仇保兴同志已在报告上批示。

8月初,金华市政府第二次常务扩大会议就金华私立圣汇小学的筹建工作作了研究,会议讨论认为学校的名称带有宗教色彩,提议改为金华市新世纪小学或金华市桂香小学。金华市政府随即出具抄告单,同意该校名称定为新世纪小学或桂香小学。

8月22日,金华市计划委员会出具《关于市新世纪小学建设项目建议书的批复》文件。

1996年5月,金华市新世纪小学开始对外招生。9月正式开学。

                            一纸许可证相争近十年

开学一年后,朱桂香见学校效益不错,决定上马学校二期工程,以实现学校早日扩张,初中部尽早开学。而朱友法则认为一所学校从筹建到发展都不应该过于仓促,不能急于第二期工程的开工。至此,两人产生分歧。

不久,朱桂香私自决定学校二期工程开工,导致了“姐弟”俩的矛盾进一步升格。之后,朱友法便带上了一群人来到学校阻挠工程施工,最后闹到了所辖的新狮派出所。新狮派出所调查后告知朱友法,这所学校的办学许可证上清楚地注明负责人是朱桂香,学校的一切跟他毫无关系,此时的朱友法才意思到其中蹊跷。

朱友法犹如当头棒喝,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倾其所有、煞费心血投资和创办的学校竟然跟自己毫无关系。

“一期工程建设时,是我以法定代表人的身份相继与三家建筑公司签定合同,当时公开招标的工程合同还有公证处的人在场,公证书上还清晰记录着我以法定代表人的身份与金华市第一建筑公司签订的合同。”朱友法回忆道,学校建设之初,所有的资金都流经他的金华铝材厂,所有的支出均需他的签字方可通过;学校的招生简章上非常明确学校由他出资,就在矛盾发生的1997年的招生简上仍延续着开学之初,学校由金华铝材厂厂长的他出资的说法。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学校不像公司,只要取得教育主管部门颁发的办学许可证就可“营业”,不需要再行工商等其他部门登记。因此,金华市教委颁发的办学许可证成了问题的焦点:为什么这个办学许可证只颁发给朱桂香,朱友法又为什么一点都不知情呢?

唯一能证明学校为谁所有的办学许可证成了朱友法心头的枷锁,为了一纸许可证朱友法与朱桂香的“姐弟”感情彻底破裂。

朱桂香零投资创办了学校?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现在金华市新世纪学校囊括从幼儿园到初中的各个年纪段,共有学生700多名,教职员工达150余人。该校法律上所有者朱桂香说,朱友法和她出自金华义乌市同一村子,之前来往密切,感情颇好,朱友法一直喊她姐,当年朱友法被判刑时,她一直为朱友法这事奔走,最后朱友法的刑期从14年减到了7年。

“1995年,我退休后萌生了办学的想法,想在自己的有生之年继续为社会做点事情。此时见朱友法几家企业都经营的不错,便向他借款以筹备学校。”朱桂香说,学校建设之初,朱友法为学校垫付了征地的费用,之后还向朱友法借了一些其他费用,借款总额大概220万元左右。

朱桂香告诉记者,工程建设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建好了再给钱,所以新世纪学校一期工程建设是在开学后才付的。当时,新世纪学校生源不错,学校给学生家长两种选择,一种交纳2.4万元赞助费,另加每学期5000元的学费,另外一种就是学生家长交8万元的借款可免小学6年学费,学生毕业后借款如数退回,当时许多学生家长选择了后者。

“社会资金的筹集和赞助费的收取,很快解决了办学之初的资金难问题,此时便开始向朱友法还钱,不仅还了他当时垫付的220万,甚至还给了朱友法一定的利息。”朱桂香表示,学校筹建时没有账号,为了方便就让所有的钱流经朱友法的金华铝材厂,大概就因为是金华铝材厂的账户,所以所有的款项进出均需朱友法签字,但财务的具体操作方式她并不清楚。

朱桂香认为,1995年8月金华市政府办公室出具的抄告单已写得非常清楚:经市政府第2次常务会议决定,同意由原环城小学校长朱桂香牵头,创办一所私立小学。之后朱桂香向记者提供了这份抄告单。

金华市政府办公室综合办负责人告诉记者,金华市新世纪学校纷争之事他听说过,知道朱友法开始投了些钱。他认为,谁是办学主体或者说产权到底归属谁,作为教育主管部门的教委不应该管辖太多,主管部门应该更多地从政策上予以扶持。至于1995年金华市政府出具的抄告单,根本不能说明朱桂香就是主办者,这只能说明先由朱桂香牵头,而办学完全可以通过集资方式、股份制或者合伙制等多种形式。

朱桂香称向朱友法借款的一切证明或凭据都有,当记者希望朱桂香提供这些借款证明或凭据时,朱桂香表示没必要提供。记者在金华市新世纪学校采访中,没见到任何有关朱桂香向朱友法借款的证明或凭据的原件,同时朱桂香也没提供有关借款证明或凭据的复印件。

 

多方给朱友法以正名

气愤和无奈的朱友法开始四处奔走,相继到金华市教委、金华市教育局、金华市政府、金华市人大、浙江省教委、浙江省政府、浙江省人大等,浙江省和金华市的有关部门上访,倾诉自己遭遇。

1997年底,接到朱友法上访的金华市政府,让办公室出具了抄告单,提出要求新世纪学校应建立校董会的意见,意见明确在建立校董会之前,拟建立校董会筹建组,筹建组由金华市教委、市政府法制局、市公证处各派一人、朱友法、朱桂香等人组成。

1998年初,由金华市教委、法制局、公证处联合署名的新世纪学校校董会筹建组成员,向金华市政府提交《关于新世纪学校情况的汇报》。《汇报》认为,新世纪学校的举办人应该是朱友法,在1995年新世纪学校开工典礼,和1996新世纪学校招生新闻发布会上等公开场合,朱桂香一直亲口说:“朱友法筹集资金,她负责办学。”

同年8月,金华市审计局作出的《金华市审计局关于金华市新世纪学校筹建至1997年底止财务收支等情况的审计调查报告》文件中指出,朱友法的两公司、一个厂对学校有净投入,而且根据不同的“应关注的问题”,划分出376.03万元、387.03万元、390.03万元和1223.56万元等不同的净投入余额,朱桂香无任何现金和实物等有形资产的投入。

11月,浙江省教委向浙江省政府办公厅提交的《关于金华市新世纪学校调查情况的汇报》指出,金华市新世纪学校应该是由朱友法单独出资、朱友法和朱桂香共同举办的。

原金华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曾任新世纪学校名誉校长的朱洪法告诉记者,他与朱桂香很早就认识,朱桂香的丈夫当时任金华市组织部副部长,他们两家都住在一个大院,那时两家经常串门聚餐。

“一次在我家聚餐时,朱桂香突然告诉我,已经退休的她想创办一所私立学校,有一个个体老板愿意投资,我当时认为不错。一次,去她家聚餐时,刚好朱友法也在,朱桂香便介绍朱友法给我认识,第一次见面的朱友法也向我表示要办学的想法。不久,我借晨练的机会向时任的仇宝兴书记汇报了‘姐弟’俩想办学的事情,得到仇书记的认可。而后,我向仇书记提交了朱友法和朱桂香共同署名的报告,仇书记很快就作了批示。”朱洪法说,他是先认识朱桂香的,从感情上说肯定是跟朱桂香好,但他同情朱友法,新世纪学校的真正出资者确实是朱友法。

自朱友法和朱桂香纠纷产生后,朱洪法辞去了金华市新世纪学校的名誉校长一职。此后,朱洪法和朱桂香两家长期形成的聚会也就此取消。

金华教委为何将许可证只颁给朱桂香?

1999年,朱友法向金华市骛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将金华市教委推向被告席,认为金华市教委不应该在其不知情也没征得同意的情况下,给本案追加的第三被告朱桂香一人颁发办学许可证,在之后的两次换证时都给了朱桂香一人,因为该许可证写明:法定代表人为朱桂香,举办者朱桂香。

不久,婺城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维持了被告金华市教委颁发的办学许可。

朱友法不服判决,遂向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00年6月22日,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此案已超过诉讼时效,驳回了朱友法上诉,维持原判。

金华中院判决不久,朱友法又向婺城区人民法院再次提起行政诉讼,认为金华市教委的“文化太低,而且因贪污被判过7年刑,不宜办学”告知书缺乏法律依据。2001年6月14日,婺城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维持金华市教委2000年7月24日作出原告朱友法不宜办学的书面告知书。

时任金华市教委办公室副主任的华加荣说,朱友法曾服刑,金华教委认为他是不适合办学的。还有,当时由于新世纪学校一切由朱桂香操办,金华市教委一直没能与朱友法取得联系,在颁发办学许可证时,便要求朱桂香转告朱友法不能办学的信息。所以,2000年,金华市教委向朱友法补发了《通知书》。

朱友法认为,作为政府部门的金华市教委,难道不知道朱桂香与他毫无法律关系?难道不知道这一转告不具备任何法律依据?

“时任金华市委书记的仇保兴,是在我与朱桂香共同上呈的报告上作的批示,而在之后的查找中,我意外地找到了一份时间一样内容几乎相同的报告,报告内容就改了几个字,把‘由’金华市铝材厂经理朱友法筹资资金,改为‘向’我筹集,报告申请人中只留下了朱桂香一人。”朱友法表示,他根本想不到,一份由时任市委书记批示过的报告竟然会被“调包”,这跟原金华市教委主任、曾在新世纪学校招生广告中出现的那个初中部负责人黄志诚不无关系。因为,学校创办之初黄志诚任金华市教委主任,仇保兴书记的批示中也明确指明,让黄志诚同志进行研究。

黄志诚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演的是那出戏?

黄志诚告诉记者,他于1996年退居二线,1997年正式退休,对新世纪学校很有感情,从建校之初就开始担任该校的顾问,之前经常会去该校,还曾为该校学生上过课,最近因为身体原因没怎么去。

“朱桂香办学办得很好,人也很好,也不容易,她每月会让学校给我一点车费补贴,我拿钱是很有分寸的,别人拿多少我也拿多少,这点补贴我是应该拿的。”黄志诚表示。

不过,记者在一张2000年10月,中共金华市纪律检查委员纠风办出具的单子上,看到黄志诚向党风监督办上交的1.3万余元的单据。

中共金华市纪委办公室工作人员还向记者证实,当时,金华市审计局的《新世纪审计调查报告》中指出,个别教委领导收受金华市新世纪学校以补贴为名的贿赂,时任分管科教文卫的金华市委副书记李成昌和副市长林一心两人分别批示,要求查处,同时中共金华市纪委又接群众有关黄志诚的贪污举报,随即介入,发现黄志诚确实收取了新世纪学校1.3万余元的“补贴费”。

中共金华市纪委认为,黄志诚同志的行为违反了中央《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问题准则》中,不得收取企业或实体以各种名义为名的补贴的规定,要求黄志诚如数退回新世纪学校“补贴费”,并对其进行戒勉谈话。

那么朱桂香为何要给黄发钱呢?其实我们掉过头来分析,黄是这起案件的主谋,当年学校开办之初,朱友法是送报告给市委书记的,市委书记批给黄志诚让他去论证,结果黄却将论证报告交给了市政府,市政府有关方面在情况不接头的情况下,稀里糊涂的按照黄的意图出具了由朱桂香牵头办学的会议纪要,黄志诚拿到这个“尚方”宝剑后就开始谋划他自己的初中部负责人了,所以学校开办不到一年,黄就急着让朱桂香上马建初中部的校舍,这时朱友法不想再往里投钱,于是骗局就提前被撕开,朱友法掏钱办学竟然落到个血本无归。朱桂香没有一分钱的投入办起了一所私立学校。十年来朱黄两人赚饱了钱,住豪宅开名车。

十年来朱友法不断上访,当地政府部门为何只有同情没有纠正错误呢?难道朱桂香的势力真的可以遮天吗?事实上不是的,我们的政府部门是被朱桂香的外表所蒙蔽了,她口口声声说这个学校是社会的,不是她个人的。事实上十年来,她向国家交过一分钱吗?是社会的她给贫苦孩子免费上过学吗?一切都是不可能的,她在杭州购置的豪宅是学校出的钱,她小孩买车买房是学校出的钱。一家人吃喝拉撒全是学校出的钱。这样的学校竟然敢说是社会的。       

“皇帝的新装”只所以能在金华教委再次上演,不是骗子真的很聪明而是我们的机构中的有些官员太腐败,为了私利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完)(注非楠木作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名字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名字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