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心絮
心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0,236
  • 关注人气: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清明泪

(2009-04-03 17:49:17)
分类: 诗词篇

                      ——  二哥曾写过两篇纪念父母的祭文  

 

  今天看到我的侄子转来他珍藏的父亲——我的二哥两篇文,是在不同的时间纪念我的父母双亲的,我禁不住泪眼湿巾,明天清明节,今在此发出来,算作是纪念我的父母和二哥吧!

 

                         父亲的 <祭文>:(作者二哥)

   父亲生于公元1910年10月19日(农历9月17日),卒于2001年1月18日(农历腊月二十四),享年九十二岁。

     父亲是个平凡但又让人敬重的人。他虽出生在普普通通的劳动人家,但他的人格,品行,睿智却是让人敬佩的,每想到他老人家,我总不由得肃然起敬。

    在病重时刻,父亲不止一次的叮嘱我们:做人要正直,善良,切莫作恶事。说自己年岁以高,已经很知足了,不要再为他治病花钱了,留下治病钱可周济那些生活比较困难的人。还说:“我死后丧事要从简,我不要喇叭,不要为我披孝。不要大棺材,一个小骨灰盒就可以了。并说:人死了什么也没有,花那么多的钱是没有用的。”

    这就是父亲的临终遗言,他注重的是做人的准则,他想到的是不给儿女增加负担。他关心的是那些较为困难人家的日子。他唯独没有多想一点自己。

    的确,父亲是个平凡的人,但是我敢肯定的说,他的品行是端正的,他的境界是高尚的,他的心灵是美好的。父亲永远是儿女们心中的偶像,他器宇轩昂,高风亮节。

    春蚕丝尽,蜡炬泪干,我的父亲用了他毕生的精力和心血,含辛茹苦地把儿女拉扯成人。风霜染白了老人家的头发,岁月赐给了他深深的皱纹。然而,他却无怨无悔,静悄悄的离我们远去了,将再也见不到他那慈祥可亲的面容了,永远,永远·····

     苍天忧郁,大地叹息,寒风抽泣。高山默哀,亲人在流泪。

     父亲是个睿智的人,他思维敏捷,聪明干练。他只读过四年书,然而从十六七岁开始经商,即表现出了与众不同的才能。他谦虚谨慎,诚恳热情,处事公正,童叟无欺,得到相邻的尊重和信赖,因此四面逢源,事业有成。南北二屯同辈的人提起父亲,没有不仰慕他的品德和才华的。

   父亲是个善良助人为乐的人。济贫扶弱是他的本性。在他青年经商时期,就有着多次见义勇为的事例。又一次临近年关,一个身单力薄的小孩到配给店领豆油,不小心,一大瓶豆油摔在了地上,瓶碎油洒,孩子惊恐万分,站立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父亲见状,忙把伤心的孩子悄悄地拉向柜台后面,安慰了一番,就从容地给孩子又重装了一瓶,然后让孩子将豆油送回家去,孩子热泪盈眶,感激不尽。

  勤劳是父亲的最大特点。为拉扯一帮儿女,他历尽坎坷,饱经风霜。 

  记得50年代初期,那时我只有七八岁,父亲领着我到吴沙北树岗子抠树根。从早晨到下午,他挥动着镢头拼命的刨呀劈呀,不肯休息一会儿,汗滴从脸上滴落到地上。实在累的不行了,他就双腿跪在地上刨,那时我虽然小,也感受到父亲的劳苦与艰辛,为养家糊口,他简直是拼着老命,我的心不由的一阵酸疼。

   三年的自然灾害期间,为了一家老小不挨饿,父亲利用在生产队劳动之余,到西山开荒。他顶着烈日,忍着饥饿,承受着劳累之苦,开了一块又一块的荒地,栽了一片又一片地瓜。为了侍弄好菜园,他到百米之外的大田井里挑水,每天中午六七十担,浇完菜地,他擦擦汗水,揉揉肿肩,拖着软绵绵的步子,还要参加队里劳动,就这样一家老小才度过荒年,没有饿坏,而他自己,为了全家人的生活付出的代价是多么大呀。

  父亲是个情深意重,善良仁慈的长者。每个子女饥饱冷暖都牵动着他的心。不在身边工作,他思念;有病有痛,他牵挂;这个困难,他惦记;那个家中有事,他心急。牵肠挂肚,慈母心肠。记得我小时候腿上有个伤口,化脓了,我疼的没有办法,直叫唤。无可奈何之际,父亲竟用嘴裹在我的伤口上,把脓液吸在口里,然后吐在地上,往复几次,直到把脓一样的汁液吸完为止。当时我并不以为然。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恩重如山”的意境了。

   父亲是个有高度责任感和溺爱子女的典型。七五年冬季,正值海城大地震期间,全家人躲进用木棍草帘搭起的防震棚避灾,谁也不敢到屋内一步,唯恐屋倒伤人。而父亲却冒着生命危险,一大早就闯进屋内做饭,做好后又端起热腾腾的饭菜匆匆来到防震棚中,笑呵呵的看着我们吃。吃在儿女口里,却仿佛香在他的心中。虽事隔25年了,然而父亲一趟又一趟地为儿女送饭送水的可亲可敬的身影却历历在目,让我们永生难忘。

   父亲为人宽厚。乡里乡亲,哪个困难他想着;哪个遇到难题他不安。就在前一段时间,他还把自己的衣物收拾了一包,要送给东屯大娄,物虽微薄,却寄托了父亲的爱心好深情。

   他不愿意的事是别人太多的关爱。病重时分,小杰来探望姥爷,临走交给我100元,要我给姥爷买必须品。当父亲得知此事,他很生气,斥责我说:“你怎么能收小杰的钱?她才做生意,那么困难。”我再三承诺,说有机会找个借口把钱返还小杰,他才放心。

   如果说父亲有不足之处,那就是他的性情太急。又一次,父亲在东风水库出民工。由于心里惦记着一家老小,父亲就请假回家看看。谁知来到家里后,发现家里没有粮食了,天哪,这可怎么办那,孩子们不得挨饿么?他心急如焚,焦急万分。当晚返回水库后,晚上失眠了,辗转反侧,夜不能寝。这一急竟酿出一场大病,昏昏沉沉,人事不知。时而出现幻觉。送回家后,他水米不进。母亲看到父亲危在旦夕,竟然赶紧备好了装老衣服。

    父亲是个知足常乐的人。劳作和辛苦了大半辈子之后,晚年他感受到党的富民政策所带来的幸福,因此,特别满足,特别高兴。他逢人便讲:“现在生活比以前可是强的太多了,大米白面,鱼啊肉啊都没有亏着,以前的有钱人与这时候比也差的远了。”

   在家庭生活中,他丝毫没有挑剔,非常随和,他所担心的事是孙男嫡女为他花钱买高档食品。他埋怨说:“我什么也不亏,花这些钱干什么,太不知节省。”

   他虽然年过耄耋,却仍关心着国家大事。中午新闻30分和晚间新闻联播是他必看的节目。当他在奥运节目上看到中国健儿夺取金牌时,竟乐的手舞足蹈,欣喜若狂,仿佛一下子年轻了许多。

  父亲就是这样一个富有向上和进取精神,并且永远随着时代脉搏前进的人。

  如今,父亲却静悄悄地离我们远去了,我将在也得不到他老人家的呵护与关爱,不能在一起促膝谈心,享受天伦之乐了,这是多么冷酷的事实啊!

      悠悠五岳,茫茫三江。

      父母恩重,山高水长。

      依依别情,滚滚离泪。

      纸短情深,难表衷肠。

      敬爱的父亲,您将永远活在晚辈的心中。

      愿父亲安息

                                  

       儿连玉  顿首

               2001年1月19日

 

 

              下面的一篇文是二哥纪念母亲的文:《思念》(九五年作)

 

   母亲悄然离去已有一年时间了,每逢想到将再也永远见不到她那慈祥和善可敬的音容笑貌时,我的内心总是充满了无法解脱的悲痛和忧伤,似乎觉得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现实,尤其怕想到“永远”二字,因为想到此我总是感到无比的失望甚至是绝望,使我茫然失措。    

   用“光明磊落”四个字来概括母亲的一生是当之无愧的。她那圣洁无暇的灵魂和坦荡无私的胸怀宽厚仁慈的品格,以他人为重的高尚情操将永远铭刻在我的心里,指导我如何做人,激励我永远前进。

   母亲是在去年农历四月十四与我们永别的。这一天,天公似乎有心事,一直阴沉着脸,下下午就在母亲将离去的时刻,竟下起了小雨,我朦胧的觉悟,这是天在落泪,母亲命系于天啊。

   那天中午我照例回母亲身边吃饭,吃晚饭照例要在母亲床上休憩一会。往日在我躺下后,母亲总是轻轻的给我盖上点毛巾被一类的东西后就悄悄的下地躲到阳台上呆一会儿,为的是让我清静的多睡一会儿。然后,不时的给我看看钟点,上班前十分钟,准确无误的喊我起床,然后目送我走出家门。而这次却不同往日,她把被给我轻轻的盖好后就坐在我身边没有走,只是把身体往床边靠了靠,腾出大半张床让我休息,她安详的坐在床边,那双和善的眼睛注视着我,时而看着墙上的挂钟,忠于职守一丝不苟。不知为什么我总是睡不实还差半小时我就坐起来了,母亲慈祥的瞅着我,温和的告诉我“还不到点呢,再睡一会儿吧,我给你看着钟,不会过点的。”于是我又休息了一会儿才骑车走向学校。

     下午天空愈发阴沉,渐渐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我的心头无端的生起几丝烦躁与不安,恰在此时,本涤匆忙闯进我的办公室,告诉我“刘伯母刚刚来校找我让我告诉你立即回家,奶奶又犯病了,很重快回去”,我骑车立即赶回家中。刚进屋,即见母亲安详的仰面躺在床上,灰白的头发上略带血迹,像熟睡了似的,我用手摸摸脸,还热乎乎的,但已经无气息了,我猛然意识到:母亲走了,永远的离去了。没料到中午的一面竟是最后的诀别。我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伤和痛苦,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我陷入了极度的悲恸之中。为了摆脱这种愁思的折磨,我经常自己安慰自己:母亲这样体弱多病的身体能活到82岁已经是修行得道,积福积德的结果了。记得她老人家从40多岁是既有头疼,腰腿疼等顽疾,身体不是很好的。而母亲临终竟一点儿也没有遭罪,只在十几分钟内一腔热血喷洒而出,随后安详的逝去了。更何况有:"人生七十古来稀".之说呢。每每想到此,我会从思念笼罩的云雾中得以解脱。因而这种意境已成我摆脱痛苦的一剂良药。一年来我期望母亲托梦给我以求在梦中相见,但偏偏很难求到这样的梦。是母亲怕伤儿子精神而不愿让儿子思念她吧。前天晚上,昏昏沉沉的在梦中好像与母亲在一起,并不知道母亲已经去世,只是感到亲切幸福而无比的激动,最后竟激动的大声呼喊而热泪盈眶,真是黄粱美梦啊。醒来时还不由自主的连喊了两声,激动之情久久未能平息。

下面是(另一张手稿):

  每每想起母亲,我总感到很伤感,沉重。有一种负罪感。我觉得她在世上对儿女对亲人奉献的太多太多了,而她自己却享用的太少太少了。

  在母亲去世一周年的前夕,我与妻来到母亲活着时候的住所清理遗物。看到母亲有几件汗衫整整齐齐的叠放在包袱里,像是才买来的一样,其实面前穿过了,实在过生日或过节是才肯穿的。平日是绝对舍不得的,总是干干净净的叠放在包里。而另一个包里装着母亲补丁摞补丁的裤衩衬裤和衬衣,以及陈旧了的但却很整洁的绒裤。这是母亲舍不得丢掉而经常穿在里边的衣物。这些东西是母亲含辛茹苦的见证。尽管姐妹们常常劝她穿新的吧,不要那破旧的了,但母亲总不肯,她总是缝缝补补又一年。这点习惯母亲始终不改。  

        

下面是(提纲,没有展开写的)

 

一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母奉献精神(带孩)

二   玉油煎鸡蛋

三   为华妹治嗓子,不顾腰腿疼痛,去公路堵车,遇见连栋,搭一把手,带连玉。没忘记带针,系在筷子上,对着华的喉处,“噗”的一声吐出了,华神奇的好了。为儿女治病豁上了老命(所说的“华”就是我,连栋是我堂兄四哥,——心絮注。)

四   经不住别人的伺候。

五   经过黑乎乎的坟茔地,接孩子回家。

六   处处为别人着想,不让别人为自己承担痛苦。犯病后悄悄的躲到阳台上呻吟,不让子女知道。但纸终是包不住火 ,她受不了时,不得已-------

七   因势利导,随时教育子女(捉麻雀一事)我感受到母亲的爱心善心。潜移默化的影响子女。

八   听见子女若有光彩事迹,比吃饺子还香。

 

         已觉秋窗秋不尽,哪堪风雨助凄凉!

          泪烛摇摇□短檠,牵愁照恨动离情。

 

 

 

   这篇思念母亲的文章,分成几个稿,有多处涂改看不清,揣摩大意记录下来。从字里行间可看出在母亲辞世之际,儿子那种回天乏术的无力感和思念母亲的挚子之情。

 


   

如今,二哥也随父母仙逝已近五年了,二哥,我拿什么纪念您?

只有文中的感情代表我的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