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2018-06-16 21:22:35)
标签:

文化

分类: 诗歌原野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诗人刘道平,省委统战部原副部长、作家李学明,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诗人冉长春等出席会议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县委书记苟小莉致欢迎词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江畔何人初见月 “啸天说诗”动乡情

——参加“周啸天诗词学术研讨会”断想

龙 克 

五月二十六日,周六。细雨霏霏,爽透初夏黎明,更爽透游子之心。
晨七点,邀外侄驱车,赶往母校渠县中学,参加“周啸天诗词学术研讨会”。一路风雨,一路微信聆听“啸天说诗”,一路诗情荡漾。一晃,车就驶近校大门了。
母校开了一个宽敞、漂亮的新大门,但有些陌生,我还是通过老城区,经过北门,走我熟悉的老路。
走近学校原大门,便有一种莫名的感触,双眼竟然有热泪在涌动。这个校门,我曾进进出出五年之久,读高中、读复习班,寒窗五年,“年年文战垂翅归、岁岁科场遭铩羽。”那份勤奋与艰辛,那份希望与绝望,那份落魄又奋起,都历历在目。那时的校园破旧不堪,楼板教室、楼板宿舍,乱石墙、土泥路,坎坎坷坷……而今,改天换地了,换得俺眼花缭乱,如误入世外桃源。
校门口的百年大礼堂,吾等在校时,乃危楼晃晃、废墟空空,而今青砖碧瓦,依旧民国情调,掩映于绿树丛中,铁证我百年老校之沧桑历程。礼堂已经不是礼堂了,里面间间新屋,回廊宛转,装满了“无价之宝”,图书馆、陈列馆、啸天诗馆,诗书琳琅满目,画联墨香四溢。尤以王蒙所题“啸天诗馆”更吸引眼球,天南海北之文朋诗友无不驻足细览,唏嘘不已!这是前不久,母校百年校庆时,我所看到的一切。
还没走进,校门口站着诗人邓建秋先生、作家李明春先生,一见我,便双双伸出温暖之手。握手间,我对这校门的记忆与慨叹便烟消云散。迎面又看见小莉书记、长春部长、世斌主任、啸天先生、高明校长、寇部长、陈科老师、连渠、杜荣、静水、陈然等熟悉亲切的面孔,一一相握,乡情依依,亲密无间,携手同进“啸天诗馆”,沁润于乡土芬芳,陶醉在诗情画意。
穿过校园中庭,一排展板,记录着母校的过去与现在。真想仔细看个够,无奈时间匆匆,紧急拍下几张,以遣吾怀。
紫金楼,一个熟悉又神秘的名字。这是渠中办公楼的名字。大家济济一堂,把紫金楼上一个不大不小的会议室烘托得诗意盎然。
书记致辞,情真意切,如数家珍,向北京、上海、南京、成都等地的朋友推介渠县“奇珍异宝”,赞誉宕渠灵山秀水。这个外乡女儿,生活工作在渠江之畔好多年了,其情愫、情怀已然根植这片热土,融入古賨风华。她有一颗美丽的“诗心”,以赤子之情,倾力于故乡“中国诗歌之乡”“杨牧诗歌奖”“宕渠四子”“文峰公园”“文峰书院”“杨牧诗歌馆”“啸天诗馆”等一张张靓丽名片的打造,让千古賨都文脉滔滔、诗盛人兴。
林峰这个人,此前不了解。他的一席发言,让我倍加关注。此人乃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华诗词》杂志副主编,曾被《诗词中国》授予“公众影响力大奖”并屡获国内诗词大赛一二等奖。他对啸天先生的诗词甚是推崇,以为是当代“李白”之出世;《啸天说诗》的出版在中国古典诗词历史上具有里程碑之意义。
曹辛华是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他说啸天先生有“杜甫”风范,“史诗”价值。 
范毓周是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南京大学东方书画艺术中心顾问和兼职研究员,他说,《啸天说诗》的问世,不仅对于中华诗词的推广意义重大,更是渠县对外开放的宝贵资源,是渠县诗歌的对外“话语权”。
赵义山是佛山大学文学院中文系教授、中国散曲研究会秘书长,他以为,啸天先生既有李白“黄河之水天上来”的宽广视野和博大情怀,也有杜甫“无边落木萧萧下”之忧思情怀。
执着、勤奋的学者、作家、理论家李学明先生,不顾身体欠佳,奔赴故乡,以示对啸天先生之景仰,他说:“我手头有啸天兄的诗集和诗论,专柜存放。吟咏啸天,一大享受。一个诗歌爱好者,谨以数言,表达我对挚友啸天诗词学术研讨会的祝贺。”
教授、文化学者、诗人孙和平说,《啸天说诗》具有“方志”意义,是渠县的文学地理标志。
都是教授、学者、诗词大咖。他们对啸天先生近日出版的六大本《啸天说诗》及啸天先生40多年来对中华诗词的创作实践、理论研究、推广传播、著书立说等给予了高度评价。
“鲁奖”之后的啸天先生,一直被“舆论哗然”。然而,先生“任尔东西南北风”,淡定自如,坚守自如。微信推出“啸天说诗”,义务传播民族文化经典,不遗余力;今又问世《啸天说诗》,立碑于华夏诗林,含辛茹苦。读其诗,赏其文,听其言,观其人,学其理论,我实在找不出“非议”之理由。
“别人没有读懂的诗词,啸天读懂了;别人虽然读懂了,但没能读出其好出来,啸天读出来了;别人虽然读懂了,也读出好出来了,但下笔数千言,剌剌不能自休,却说不到位,而啸天的鉴赏文章,既一语破的,又简洁明快,绝不拖沓,行于所当行,止于所不可不止。”
说这段话的人,非等闲之辈,却是现任南京师范大学文学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教育部外国学者“中华文化研究奖学金”指导教授,兼任中国韵文学会会长、中国宋代文学学会副会长、中华词学学会副会长,大名鼎鼎的钟振振。这样一个学者,不会信口雌黄,更没必要“拍马”于啸天先生,于是,天信地信吾信矣!
先生的微信“啸天说诗”,俺是每每必听必看必转的,今又捧读《忽如一夜春风来》《江畔何人初见月》《此情可待成追忆》,吾是陷入先生“碧波荡漾”之诗海了,唯有“学海无涯苦作舟”,才不辜负了“诗歌之乡”之哺育!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诗人、教授林峰先生发言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诗人、教授范毓周先生发言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诗人、教授曹辛华先生激情诵诗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诗人、教授孙和平先生发言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诗人、教授赵义山先生发言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啸天先生发言(我在他背后,幸好他头向后转了一下)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我在长春部长后面,也好,他转了一下头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六卷本《啸天说诗》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戴文渠先生和孙和平先生把我夹在中间扶持我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与渠县诗人、地域文化学者戴连渠先生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祝福母校越来越好!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江畔何人初见月“啸天说诗”动乡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