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美食杂志抢先读】今宵酒醒何处

(2011-07-19 21:11:54)
标签:

宵夜

晚宴

帝都夜食

深夜发吃

美食

分类: 小饕

【美食杂志抢先读】今宵酒醒何处

今宵酒醒何处     文/晋一

 

    来自南方的朋友不止一次向我大呼,帝都是个没有宵夜的城市!若是在武汉或者成都,夜幕刚刚降下去,大排档就层层壮观展开,东扯西扯的电线在地上铺得像蜘蛛网一般,只是为了给每桌客人都供一个足够的光,让你在看得见却看不清之间自然酣畅地享用宵夜。这种大排档的摊主像机器猫一般,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出的。别以为一些串串和盐水花生就可以蒙混过关,那只能是开胃前餐,臭豆腐、炒花饭、米酒酿、炒米粉、肥肠粉、牛肉面、砂锅鸡、排骨藕汤、麻辣龙虾、干煸盘鳝、甚至狗肉火锅都能像变戏法一样瞬时间呈现在你的面前。再来几瓶冰镇啤酒,大家通通满上,相互点一支黄鹤楼或者芙蓉王,烟晕四起,觥筹交错,先干一气,这宵夜晚宴才刚刚开始。凌晨两点收摊的,那算是早的。有些摊主一直等到四点,为的是和刚下夜班的客人有个照应,他们通常很清淡,点一碗清汤馄饨,一抹脸,回家呼呼睡大觉去。

 

    帝都的晚宴或多或少有那么点儿正式,眉州东坡的宵夜要等到九点准时开始,多么亮堂的宵夜啊,让我觉得在吃午餐!但凡高级的餐厅不得不繁琐得盛装出席;而低奢的宴会也只能故作优雅不言不语;文艺范儿十足的餐厅,怕自己饱餐之后满调口语大白话,不得不呡一呡酒只说一句“好喝,好喝!”;后海和三里屯的各色的酒吧除了酒其他东西都不能下咽。好不容易嗅到了一个叫“簋街”的地方,整条街红灯笼排排挂起,说是可以通宵达旦一气儿吃到天亮。可是我看见达旦的都是那一排排红灯笼,和食客与晚宴基本没有太大关系。簋街的晚餐时间,这家的烤肉味儿窜过去了,那家的火锅香又飘过来了,可这些美味都让路人得了便宜,正经八百闷在屋里的客人是感受不到的。门头看起来都差不多,红与黒的经典之色,进去以后倒是各有各的一番洞天,摆弄些小情调出来。但终归还是端出了差不多的食物,你要是精神抖擞,愣头巴脑吃完就回家,醒来一想好像都是一个味道!

 

    可是你说帝都人真不懂夜食么?我看也未必。你要是认识那么一两个夜食的主儿,奢华之能事先不提,就是那些风月和风趣都足以让人回味一年半载,是毫不夸张的。我曾去过史家胡同里的小四合院,从金宝街的岔路七拐八扭钻进去,除了门牌号什么招摇的霓虹灯也没有。天井四合院儿,院子不大,但是东西南北几个屋,个个敞快。东房是茶室,客人来了先沏点热茶压压惊,问问堵在二环三环的客人都及时能到,等大家都撺齐了,一桌饭菜也都准备好了。我去的时候是初春,已经不那么冷了,坐在院子里吃饭刚刚好!05年的波尔多在醒酒器里已经长出了魔爪,菜品虽然都是家常菜小菜却也都恰合胃口不会喧宾夺主。一轮红酒下来大家好像才刚刚卸下一点拘谨,下一轮就换巴伐利亚啤酒,乒乒锵锵又是一阵,小厨得眼色见我们换了啤酒,又准备了盐水花生和毛豆,以及卤好的鸭脖子,这才拍着大腿你一言我一语地讲故事咧!无人喋喋不休地抱怨房价和学费,我们只说今天的红烧肉火候好不好,这鱼有没有土腥气,上次聚会谁喝高了又唱又跳,或者计划下次换个地儿接着喝几瓶勃艮第的红酒。

 

    这么一番过后,你蓦然抬头,院里那颗老槐树,将黑色的枝干印在柔嫩嫩的月亮上,这颜色与质感的跳接又被框在这一抬头的天井之中,我一直在叹,当一只井底之蛙也很美妙啊!一看时间,过了十一点,打车已经跳成了夜间价,那就索性再喝一杯,莫让朋友干尽了空等着,那些微醺的眼神,撩煞人!

 

    有夜宴的人,不会孤独。不必问夜宴去哪里,但只问这夜宴里的“岑夫子,丹丘生”,他们若来一起夜宴,那咱们就“将进酒,杯莫停。”管他今宵酒醒何处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