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死了算了”

(2010-10-14 17:14:20)
标签:

死了算了

杂谈

分类: 日常杂念

我坚定地以为

这种常常把“死了算了”的白眼狼话

挂在嘴边的人

必然不会有自行了断的勇气

 

我会说这种话的时候年纪尚小

九岁左右

跟我妈咬劲

“你这么不爱我,不关心我、满足我

还不如死了算了”

顿时,我妈愤然想过来抽我嘴巴子

我哇地哭出来

 

小学的时候

有个很黑很瘦小的同学

因为和伙伴私去游泳

淹死在河里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

我都吓得只敢在游泳池游

后来有人说他妈妈因为

伤心难复疯掉了

 

上了初中

我仍然是个野蛮的孩子

和同桌男生的战争从来没有停止过

他大概与我作了半年同桌

有一天,老师来说

他生病了

两天以后,说抢救无效,死了

急性糖尿病误诊导致的医疗事故

我完全没有回过神

班主任就派我和几个同学去参加殡葬

那年我十三岁

拿着稿子念同桌生前的故事

第一次看见火葬场

一股巨大的热气掩面扑来

他母亲疯力地往里冲,哭到声嘶力竭,

父亲一声不响,瘫软在地上

过了好几年,说是父母仍想念死去的孩子

母亲四十多岁又怀了孩子

 

高中刚军训完,夜里

嗵的一声,像一个大皮箱跌落的声音

住宿楼慌乱一阵,流言四起

二十分钟后,确定是有人跳楼了

那时候我住305房间

屋里有人不顾封锁,冲下去看了一眼

回来后一夜没睡

我吓得和大脸猫紧紧抱着睡了一宿

新生的欣喜荡然无存

关于死因的猜测仍在继续

有人说为情自杀

有人说宿舍不和或者学业压力

还有人说可能是他杀

总之各种流言让我噩梦不断

死了也未必事件长已矣的事儿

存者偷生更为不易

 

想起章含之曾写她与乔冠华的恋情

在纷扰尽散,洗净铅华的晚年

院里一颗柿子树,每年都会借并蒂的柿子

枝叶一直伸到他们的窗里

乔冠华总是不让人摘

后来,他先章含之一步去世

从那年起,那颗柿子树再没结出过并蒂柿子了

据说后来连枝也断了

 

回过头,二十年

才明白我母亲为什么对我一句乱讲的玩笑话

愤愤然,不饶我

生命是一件既珍贵又严肃的事情

它的繁华与衰败,存与散

都连接着爱人最痛的神经

你亡的是肉体,他散尽的是魂

 

正如生命的开始

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

生命的终结

灵与肉,亦不是件我行我素的事情

我说一句“死了算了”

触碰的是你的神经,你当然不饶我

 

 

十一回家

我去给爷爷上坟

他已经去世了十八年了

我奶奶哪儿也不去,一个人住了十八年

爷爷的照片挂在客厅里

还像十八年前一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