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只剩,树桩

(2009-03-25 23:36:17)
标签:

杂谈

分类: 日常杂念

是不是

终于

要把你,从心里放弃

独自前行

行去哪里都无畏

既然都是一样陌生

又何必计较陌生

会以怎样的方式过来Say Hello

 

体育场前面一排半百的杨树

就这样被肢解了,横七竖八

堆在秃秃的树桩边上

让我想起“夜与雾”集中营的焚尸场

那些树不会哭

最多在地上散落些木屑

默默的

我仰着头,看他们坐在高高的树枝上

用电锯一节一节斩断

想起“电锯惊魂”那可怖的道具

嗡嗡作响的声音在心里狠狠地划过。

没了树

连宫崎骏的“天空之城”都无以寄托

那“八百万生灵皆成佛”信仰

要如何皈依

这些树神

会不会也飘忽着

等待另一个陌生,Say Hello

 

我不知道还有哪里可以躲

抱了几本大部头

埋去自习室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稠稠的
后一篇:念想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稠稠的
    后一篇 >念想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