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稠稠的

(2009-03-20 21:10:15)
标签:

杂谈

分类: 日常杂念

就是愁愁的

那稠,

不是翻杯不倒的酸奶

也不是无事的少年

再次要登高故作强说

那稠,

是因了无法拿捏生命中的

重和轻

常常需要翻着米兰·昆德拉来入眠

于是,会在睡前

想象自己被放进涂了油脂的篮子里

顺着河水漂流而下

等待一个人来,心疼地捡拾。

如果时光可以向钟表那样循环

或是象黄历那般轮回

是谁还在向前走?

带着“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的妄言

或者怀着抵死的“木乃伊”情结

又或守着一个月光宝盒

等待时光倒流,甚或只是停歇

路边的花在一夜之间就开了

假得让我觉得难过

比眼睁睁看着他们残败下去,落尽,泥土

还要伤。

这个春天,

假得就像塑料花

需要用一滴胶水凝在花瓣上

假扮露珠,或是冒充眼泪。

 

总之,要学着酸奶的样子

白白的

稠稠的

翻杯不倒。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