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万物皆自然
万物皆自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680
  • 关注人气: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听雪的声音

(2007-12-15 19:31:16)
标签:

随笔/感悟

分类: 自然絮语___散文(原创)
     一直在盼着下场雪,可今冬一直没有见雪的影子,翻出以前的文章发上来和博友一起欣赏一下听雪的声音。
&雪*之*恋&
        谁倾听过茫茫大雪的声音?
    我。
    没有珠弹玉落,没有曲水流歌,没有红叶轻舞,没有电光雷鸣的气势和敲窗叩帘的情致。没有雹的强硬,没有雾的朦胧,没有霜的清艳。
    这就是雪。
    雪在门外沉默地落着,似一位裙裾洁白的女子,在柳絮飘飞中缓缓地行路。纵也是她,横也是她;上也是她,下也是她;远也是她,近也是她;白也是她,黑也是她;笑也是她,泪也是她。
    今冬的这第一场大雪啊!像春风抖落了万树梨花,像天女撒下漫天白絮……飘飘悠悠,轻轻起舞。望着这飘飞的大雪,心又回到了童年时。
    我出生在北方,小的时候我就喜欢雪,记得一个飘雪的夜晚,我那时还是个穿红棉袄和花棉裤的小女孩。我正乖乖地坐在炕上,母亲从门外走进来。
    妈,你的头发都白了!下雪了,我兴奋地站起来。
    白了吗?白了吗?她笑着走到我面前,头发上那团白色融化成一颗颗明亮的珍珠。
    我突然非常想去看雪,可我知道母亲是不放心我单独出去的,而她也决不会陪我一起出去。
    妈,我要去同学家取我作业本。我说。
    明天吧。母亲说。
    不,我自己的事自己做。
    母亲无可奈何地笑了笑,从里间屋取出一个大红的纸灯笼,点上小蜡烛,说:小心点啊。
    恩。我答应着,提着红灯笼出了门。
    出了门,踩着咯吱咯吱的雪,我才发现,母亲多傻呀。这样皎洁的雪色,哪里用得着灯笼!
    我提着灯笼,走上大街。
    街上很静,连狗叫的声音都没有。只有黑白两色的
世界
    我就那样穿着稚丽的红棉袄和花棉裤,提一盏小小的红灯笼,在梨蕊薄玉中缓缓而行。偶尔回首,看见自己深深浅浅的一排小脚窝,小得让人心酸,小的又让人心疼。
    有雪的夜晚,不冷。
    不知不觉的,我向村外走去。旷野更是一副粉堆银砌的图画。雪无声地落着。我走过小桥,走过小杨树林……红红的灯像一团温暖的火焰,映衬着我踏过的每一寸雪路。单纯极了的红与白,白与黑。
    也许这就是小女孩心中的世界吧。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怕走夜晚的雪路了,无论路多长多险,无论雪多大多急。
    童年的品质对一个生命的成长能起到多大作用,我并不清楚。不过,那天,当我又提着灯笼一步挨一步走回家时,我已把雪看成我生命中唯一完美的意象。
    走到半路,我摔到了蜡烛把灯笼点燃了,小小的猛烈的火焰很快地升腾、舞蹈而后消逝。我把那团黑色的灰烬用雪埋起来,我想,它们会眠入泥土。
    然后我用雪洗净手,走回家去。远远地看见自家门内昏黄的灯光,我突然生出一种久违的感动与亲切,忍不住吟出课本里的一句诗:“柴门闻犬呔,风雪夜归人。”
    在母亲温和的斥责声中我安然而睡,心怎么也进不了梦里。我倾尽所有的精神和神经去倾听这场冬夜的大雪。是的,我听见了,那声音是纯洁的春蚕在贪婪地啃吻桑叶,是美丽的仙女骑着白鹤在翩然行路,是母亲柔顺的长发在光洁的脖颈缠绕,是华丽的白丝绸在新娘身上闪亮、波动……
    雪映晨来早。第二天我早早的起来看雪,雪还在无边无际地下着,纷纷扬扬,如棉似絮……人慢慢多了起来,大人的谈笑声,小孩的嬉闹声搅混在一起,我听不到雪的声音了!我听不到了!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呆呆的流下泪。慌的母亲忙问为什么,我摇摇头,不说。——仿佛那时就一知道,这些与众不同的思绪和感伤不可以告诉心外的任何人。他们会因此讥嘲你,诧异你,排斥你,隔膜你——虽然在内心,你也隔膜和排斥他们。
    包括亲爱的母亲。
    雪让我孤独,却不让我寂寞。
    多年以后,我因为迷恋听雪,差点把自己年轻的生命埋葬在这洁白的雪中。那还是我刚刚工作时,在原始森林里当一名林业工人。平时山里的积雪就有一米多深,那天,午后不久,天上就飘起了雪花,大家都忙着返回驻地,可我迷恋独自享受倾听大雪的声音。啊!好象整个世界就我一个人,虽然孤独,可我不寂寞。有雪、有树的陪伴。我快乐地躺在雪地上,世界一片洁白,我闭上双眼,雪花轻轻地飘落在我的脸上,我的身上。我就这样听着雪的声音,像似一曲优美的交响乐在耳边响起,又像似清澈的山泉欢快的歌唱……我不知道自己在这里陶醉了多久。当我清醒过来,天已见晚,我才感到紧张,山里的路已经被大雪覆盖,我找不到回家的路,我就在大雪里爬行,每走一步都很困难,很晚了我才走回驻地。
    就这样我还是爱雪。
    岁月无情,我长成了现在的我,风雨和沧桑的背后,我仍保留着雪的背影。单纯极了的红与白,白与黑。红是我的心脏和血液,白是我灵魂和肌肤,黑是我的眼睛和衣裙。
    我不能没有红,不能没有黑,更不能没有白。我深深浅浅的脚窝里,藏着自己的三色花。
      一个深夜,我伏案写字,猛然听见周围有大雪的声音。推窗而望,只有月色如雪。当我在坐下,重新提笔,雪音骤响。我终于发现下雪的原来是手中的纸笔。
      我停下来,默默地端详着白色的稿纸和我写过的字。我的字体很不好看,稚拙得像个孩子,那歪歪扭扭的字迹酷似雪夜里的一排小脚窝。我不能不相信命运,在那个神奇的雪夜给我以准确的预定:以心点灯,以雪为路,以脚代笔,孤独而幸福地走自己的路。甚至在某个时候,心火点燃脆弱的纸灯笼。
    ——那我就亲手把自己的灰烬埋在雪下。
    就这样单纯,就这样洁白。是雪也是心灵。
    我的家里卧室里挂着俗艳的花窗帘,很多人都建议换下来,我笑而不语,有谁知道这花窗帘与我的花棉裤的花色很相近呢?有谁知道那个提红灯笼的小女孩和茫茫大雪构成的单纯风景呢?有谁从目光到心灵都听到苍茫大雪的声音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