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万物皆自然
万物皆自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587
  • 关注人气: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银杏树下的故事

(2007-11-14 19:51:28)
标签:

情感故事

分类: 自然絮语___散文(原创)

银杏树下的故事     传说,银杏树是一种奇怪的植物,在有月亮的晚上,树身上缠绕着重重叠叠的藤类植物,风吹过时,树影轻摇,在浓淡有致的黑影里,也许有轻微的叹息声,也许,只是夜宿的鸟儿惊飞的声音
   梅园有一棵极大的银杏树,极古的样子,据说已有几千年了,这地方本来有一座不大的寺庙。庙颓败了,消失了,只是银杏还在。听说是一个帮派火拼,火拼的是两个亲兄弟,弟弟守在庙内,打得很惨。那场枪战,双方都拼得差不多了,唉,也是劫数啊!
   兄弟两人共同掌管着一个帮派,哥俩都是这周围远近有名的枪手,兄弟间非常友爱,哥平时为人豪放无羁,而弟弟完全是一介书生。
   这山城有一个古习,春天三月十五,是一个赏花节,每到这天,全城的人都出城去野地里看桃花。他们这一帮派虽在山上居住,但到了这天,也不例外。哥哥每年都带着随从出去游玩。赏花买醉,过了午夜才回来,弟弟那时二十出头,也不爱这种热闹地方,每次都只在山上打猎。可是有一次弟弟上山打猎,是追一只鹿,不知不觉走到山的那边,山的那边是大片大片的桃树林,那时节正值花盛时节,开得煞是灿烂,桃树边是倾泻而下的瀑布,弟弟看见了一个女
孩子正坐在溪石上看书,弟弟喜欢上了这女孩,女孩不愿意,是弟弟硬把她带回家的。弟弟是一个帮派的首领,很骄傲,又很气盛。他喜欢征服一切,他想得到这女孩,就把她抢回家了。抢回家后,日子久了,女孩也就不闹了,不过从不说话。弟弟一直以为女孩是住在山里的平常人家的女儿。弟弟找她的住处,那儿空无一人。他说不上很爱女孩的。他只是喜欢女孩,但他平时并不很注意她。他太忙。
   过了几年,弟弟越来越不喜欢山上的那种生涯。终于和哥哥分道扬镳了。他不愿别人再认出他来,也为了他平时造的孽,他出家当了和尚。走时并没告诉那女孩,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和大哥告别之后,就下山来到这古庙中,可是没过多久,女孩就独自找来了,仍然不肯说一句话,问她,赶她,她都不回答,只是陪着弟弟住在这儿。弟弟不知道,也不明白为什么女孩的眼神总是冰冷的,叫人感觉一种奇怪的恐惧。
   直到有一次,弟弟在佛堂内,她进来送了一杯茶。他因心情很差,一挥手就把茶杯推下地去。她默默地蹲在地上拾碎片。弟弟忽然觉得很后悔,拉她起来,她不作声,却哭出声来了。这是弟弟第一次看见她哭,她哭了很久,也不知道为了什么。从那晚以后,他们过了一段很快活的日子。弟弟仍是过着出家人的
生活,女孩平时操办饮食,不过她不再用那种眼神看弟弟,弟弟也觉得很开心。
   弟弟在这平静日子里总觉得有什么事将要发生,而他感觉和女孩相处的日子不会长久。
   果然这一天终于来了,那一天的早上,弟弟刚做完早课,女孩从外面进来,端进来一杯茶,看看他,轻声说:“茶已凉了。”这是弟弟多年来第一次听到她说话,不由得听得呆了。她却温柔地笑了一笑。弟弟不知说什么才好。
   出事那天又是一个赏花的节日。那时,弟弟和哥哥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哥哥忽然冲了进来,弟弟不免吃了一惊,哥哥浑身是血。他在出山的时候遭到了另一个帮派的袭击,这个帮派已消失了很久。多年之前曾和这哥俩有一场拼斗,结果他们的人马都损失殆尽。他们的头领父子俩都在这场争斗中死去,听说只逃掉了一个小儿子和一个小女儿。那是他们还只是一个几岁的孩子,而哥哥是这一帮中最年轻的首领。谁知道隔了这么多年,这个帮派却又大举前来。
   哥哥随身带来的人马不多,回去求援的人又迟迟不回,只好边打边逃,可是通往山寨的路都被他们堵住,不知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方。哥哥伤得很重,可还是勉强支撑着,天色渐渐暗下来,枪声也渐渐停了下来,可是他们并没有走,这座庙里只剩下哥哥、弟弟、女孩和两三个卫士。女孩点燃了油灯,哥哥看看弟弟,又看看她,重重地叹了口气。这时他们心里都明白,今晚是肯定逃不过去了。哥哥眼中厉光一闪,抬头向着女孩,盯着她,低沉着声音一字一句地说:“你要答应,让他活下去,活下去。”突然哥哥用憎恨地眼神盯着女孩,女孩碰到他的眼睛,不知怎么却突然打了个寒噤,哥哥的那种眼神弟弟永不会忘。弟弟心中暗叹:“大哥神智都有些糊涂了。今晚人人都难以幸免。人人身不由己,只凭老天爷的安排,而一个弱女子又怎能……弟弟叫了声大哥,他瞪了他一眼,摇了摇手,仍向着女孩道,语气却温和下来:‘你答应的,是不是?’话虽是求恳,但却隐隐充满了威胁之意,目不转睛地盯着女孩的眼睛。女孩的脸变得煞白,许久她缓缓地点了点头,大哥简短地说了句,很好……”话刚说完,却突然身子一侧,从椅子上滚下来,弟弟大惊,急忙扶住他,他睁眼看看弟弟就去了。这场争斗弟弟后来才明白,遇见女孩的那时起就注定要输了的。

    哥哥去了以后,弟弟跪在他身边,呆呆地注视着他的脸,豪迈豁达的哥哥就这样去了。心中想起了往年每当赏花时节,哥哥骑着马从山道上奔驰而来的情景。他的马鞍上都插满了花,身后的随从也抱了满怀的桃花,马鞍上还悬着两个大酒瓮,风过处哥哥纵情地大笑。那些花纷纷地飘落,仿佛是给他的笑声震落似的……他的眼里满是泪光。“
   也不知过了多久,弟弟蓦地跳起身来,抱起哥哥身边的手枪,冲出去,黑暗中,泪流了满面,弟弟只有一个念头,要去杀了他们报仇,可外面,却是一片寂静,空无一人,不知何时他们已撤走了。弟弟持着枪,单腿跪了下来,一转头,却见女孩已不知何时到了这里,一双眼睛怔怔地注视着弟弟,弟弟看着她,却没有任何的反应,她想伸手扶弟弟起来却又不敢。
   她知道弟弟这辈子是恨她入骨了。她和那个帮派头领是孪生兄妹啊,无论是谁一见面就会知道。弟弟骂得她很厉害,她也不说话,她怔怔地看着弟弟。她脸色变得煞白,垂下了头,她缓缓地转过身去。“你肯定是不肯带我走?”她的话语中充满了失望之意。
  弟弟冷冷地说:“带你走?我还得求您高抬贵手,网开一面呢”。弟弟气疯了,说出那样刻薄的话。女孩她不作声,却靠着银杏树缓缓地跪下去,弟弟看不见她的脸,但似乎听见她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怪不得你怨我”,她依旧背对着发了疯的弟弟。
  女孩最后说:“今生今世我们走的路都错了,时间不对,路也不对……可来生,来生我会……等你”,她的声音越来越轻,终于没有了,她靠在银杏树上像睡着了一样,一动不动。
‘血……她……’
  弟弟再也顾不得什么,凝目向她看去,只见她的足边汪着一摊鲜血,那血还不停地从衣襟上滴下来,滴在银杏树的树干上,渗进了黝黑的泥土,那时太阳初升,灿烂的阳光照得一树绚丽。
  她死了,谁也不知道,她身边还藏着一把刀。这把刀,她本来准备用来杀弟弟的……她什么都
策划好了,只是没料到她自己最后会真的爱上弟弟。开始几天,弟弟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她害死了大哥,他恨她,可是有一天晚上,弟弟做了许多个梦,总是梦见她那样微微笑着端一杯茶,跨进门来,总是梦见那照得一树绚丽的银杏树,他喊她,她却不回答,他猛地从梦中醒来,那一刹那他清清楚楚地认识到,原来她在他的心中是那样深,不管恨她,或者是喜欢她,如果让他再选择一次轮回的机会,他还会选择跟她呆在一起。
  等弟弟明白这一点,再去黄泉路上追她,已经晚了。她以为弟弟仍在世上,便急着进入轮回,再入人世,她认为弟弟会在上面等她。
  谁知弟弟却在下面来找她!弟弟一直没有
找到机会进入轮回道,弟弟恐怕……
  今后再也找不到她了,这一念之差,唉,这一念之差,可能会使他们错过千百年,才有一次相逢的机会。
  弟弟一直认为她会记起这棵银杏树,他的魂魄一直不愿离去,相信总有一天会等到她。这棵老神树经历了几千年风霜雪雨,仍然郁郁葱葱、雄伟高大。不知道哪个伤心的弟弟等到他的心上人了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