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追记六月底辽宁大剧院张建国《赵氏孤儿》

(2008-07-29 11:01:30)
分类: 二黄西皮

    六月下旬,中国京剧院三团来沈阳出。有幸,看了两场,在辽宁大剧院,一场是折子戏场,一场是《赵氏孤儿》。

    那场折子戏,《金钱豹》不错,叉耍得好。张团大轴的《大登殿》,基本是歇工戏,卖段唱。谭小令的老夫人,唱得不错,就是面嫩了点。

    第二天《赵氏孤儿》,马戏奚唱。

    特邀邓沐玮加盟,饰演魏绛。有第二排正中的观众来晚了,一行好几头人,乱呼呼地找座位。邓沐玮一出来,正赶上,碰头好稿被活活搅没了。尽管我和朋友使劲喊,可是剧场里的大部分人都在看那几头捣乱的,白喊了。

    张团的程婴,基本按照马派路子来的,身段上有些地方去繁从简,白口深沉有余,俏皮不足。比如盘门一点儿,韩厥问:“可有孤儿?”程婴答:“呃……这倒未曾听过有这味药材。”因为俏皮不足,程婴随机应变的机敏,表现的力度就显得不够突出。大堂、打婴,都很规矩。说破一场,那段反二黄很谨慎,基本没脱离马调,在个别腔上,有奚的痕迹。念白也很卖力气。美中不足,画图的表演很简约,线条略粗了些。

    马派演来,这个地方是很细腻的,配合八岔的曲牌,在细腻的平静中波澜潜涌。程婴夹着画图册子,小边上,回身望,单手推门,一次推开一扇,进门,放下册子,坐下,抬头看见门没关,左手一指,起身,走到门口,一脚踏出门外,张望,左一下,右一下,见附近没人,抽回腿,闩上门,归座,展开画册,右手攥袖,揉纸,研墨,掭笔,理笔尖,右手提笔,开唱:“老程婴提笔泪难忍,千头万绪涌在心……”而且,在画图过程中,先用大笔勾勒,在中间还更换过小笔点染,这些细节的地方,是很见匠心的。此时观众看了两个小时的戏,都知道下面该发生什么了,可是台上就是不直接告诉你,要卖卖关子,调动观众的情绪。这叫欲扬先抑,欲急先缓。因为,按照剧中的逻辑,对于前面所发生的一切,只有赵武一个人不知道。所谓的说破,也是说给赵武一个人听的,对于前文的剧情,观众已经了然于胸。那么,说破如何说,既能很好地对前文做一总结性的归述,使剧中人赵武明白身世,以报仇冤,又非但不使观众产生雷同的感官,反而对大众的审美进行一次终场的升华,这是一个必须精心构想的艺术结撰。不注重方式方法,这场只有两个人的高潮场次,就会压不住全剧。所以,马派的细腻,高明之处就在于,通过一放一收,撩拨着观众的审美感受,为后文大段的精彩念白作情感铺垫。

    可惜,张团演来,在这个地方的表演是很简略的,揉纸、研墨、掭笔,都被一带而过,有的地方还有省略。

    但是,总体上,张团的演出还是不错的。

    台上还出了点意外。盘门一点,张团一出来,就有一只鞋没踩实,是拖着上来的,直到这场中间,韩厥和程婴推磨、踩箱,程婴单腿跪地,张团才偷偷把鞋提上。

    演出之后,我去后台溜达,碰见了张团,提出了自己的意见。我觉得,这只鞋可以保留,就在这只鞋上可以有戏的,可以把这只鞋加在程婴去而复来之前。程婴下场,在大边把鞋耍掉,回身双手指鞋,抖髯口,言外之意是,都这节骨眼了,我的鞋怎么还往下掉啊,这不是忙中添乱吗?再拾鞋、穿鞋,抽身将走,回眼瞧见了韩厥还在那里呢,急忙转来,再接韩厥问的“你为何去而复转”。这样比原来的程婴突然转来要合情合理些。只是,这样一来,此处的武场面就要适当的加以细微的调整。而且,我觉得,这样一来,又可以与马派的有所区别了。

    不知道张团会不会听,估计这么长时间已经忘了,人家也不认识我。哈哈。

    末了,说说热情的观众,那好儿喊得,专挑不是节骨眼的地方喊,容易把演员喊懵。演员摔僵尸,还没倒下呢,叫好声就铺天盖地,您说这让演员怎么往下摔?好儿都喊这了,一会儿摔下去时喊什么?没辙,这样的情况出现了两回。

    我是外行,就算我是胡说八道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