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起解·三堂会审》的乐事

(2008-03-31 10:06:07)
分类: 二黄西皮
    周末蒙友人盛情,得以在辽宁大剧院一饱戏瘾。戏码不错,《起解·三堂会审》,刘宁,张派;《铁笼山》,常东。
    就说说《起解·三堂会审》吧。
    这出戏看过N多次了,在现场突发奇想地琢磨出许多乐事来。
    苏三的鱼枷“升级”了。平时见的鱼枷,都是木质彩绘的,这回换成白钢打造的了。锃明瓦亮,寒气逼人,夺人二目。看起来,这苏三的武功了得。可是,这就难为崇公道了,使一把砍柴的小斧头就能给这白钢的家什“劈枷开轴”。想来,崇老伯的武艺也不简单,这把斧子或许也是宝刃,切金断玉,削铁如泥。
    其实,苏三确是武林高手。双臂膂力,也绝非普通女子可比。想当年,她与王金龙黑夜离别之际,急迫之中,将一包银子塞给了自己的小情人。潘必正、刘秉义二位大人,问她这包银子多少两,苏三只说,黑夜之间不辨多少,粗略地用手一约,大约就有三百两。三百两,和现在的分量,至少在二十斤以上。黑夜之间,匆忙凌乱,苏三怀揣这么多分量与情人约会,丝毫不觉沉重,一只手轻轻一掂,就能掂出三百两来。可见,苏三的功夫绝非常人啊。
    由此观之,王金龙也不是等闲,绝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呆子。因为,他带着这三百两银子逃走也不费吹灰之力。
    三百两,一桶饮用纯净水的重量。
    王金龙和苏三在大堂之上一对眼,心里嘀咕着:“这不是亲爱的你吗?”一个是花中蕊,一个是采蜜郎。
    潘、刘二位大人心理也有问题,可以用弗洛伊德的理论解说。否则,他们干嘛非要执著于苏三当年与王金龙恩爱云雨时的种种细节呢?苏三越是羞怯,他们的性心理越是可以得到很好的满足。
    这俩老梆子的花花肠子,一点不比年轻人少啊。
    刘大任的前程往事,我不晓得。但是,这位潘大人年轻的时候,不是与今日的王金龙风流仿佛吗?《玉簪记》里,还没有长胡子的潘必正同学,不在姑母的庙宇中潜心修学,攻书进取,而是与小尼姑留情琴挑,眉来眼去,你侬我侬。最后,不还是把小尼姑给勾搭跑了吗?还惹得老艄公的一番嬉笑。
    此时,谁也别笑话谁。
    天下读书的种子俱一般,不过风流二字而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师论
后一篇:打棒儿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师论
    后一篇 >打棒儿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