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二狗的又一小差
王二狗的又一小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424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权力的博弈:细读《大保国,探皇陵,二进宫》

(2007-11-09 11:06:55)
分类: 二黄西皮
 

一、前 

 

    事先交待几句背景知识。《大保国·探皇陵·二进宫》,是京剧传统的骨子老戏,生、净、旦三个行当的重头唱工戏。

    明穆宗驾崩,太子年幼,李艳妃垂帘听政。其父李良,借口外邦王子嘲笑女王登基不来进贡,或恐干戈四起,要代为执掌江山。定国公徐延昭、兵部侍郎杨波坚决予以抵制,与李艳妃及李良当堂辩理。无奈李艳妃执意要将政权交付李良,八月十五正式交接。为了避免李良带人冲击皇陵,徐延昭在皇陵日夜守护,与领兵前来的杨波会合。此时的李艳妃已经被野心急剧膨胀的李良打入冷宫。徐、杨二人决计进寒宫探听虚实,重整江山。

    故事大概如此。

    首先,这个故事是虚构的。不见于正史。有高人曾经考证过,此剧大概映射了明朝中后期的“移宫案”,同时也辗转传达了对于此剧形成时期的慈禧垂帘听政的不满。这些,我不想讨论。声明一点,本文的讨论也不以正史为依据,仅仅从剧本的文本出发。

    应该说,这出戏的编排水平是相当高超的。尽管从文字和修辞的角度来考察,这出戏的很多戏词太水,个别地方也难以文从字顺。但是,从整个剧本的编排设置和艺术构思上来看,那些无名的编剧们还是颇费了一番心思的。它对人物之间微妙的关系明察秋毫,把古代宫廷政治斗争刻画得入木三分。

    抛开这出戏声腔艺术地上的卓越成就不谈,这里主要探讨一下贯穿全剧内容的一个核心关键词:权力。

 

二、李艳妃的孤立处境

 

    李艳妃的年龄应该不会很大。首先,她是新近进宫的。从李艳妃在全剧中的表现来看,她并不拥有行之有效的斗争策略和手段。而对于格外隐蔽和讲究技巧的后宫权力斗争来说,不会行之有效的斗争策略和手法,是很难生存下去的。从她斗争手法的拙劣和最后能够生存下来的结果来判断,她一定入宫的时间不长,刚刚生产过太子不久,老皇帝就晏驾了。其次,如果是妙龄女子,生得属实有几分姿色的话,得到皇帝宠幸的可能性比较大,常承皇帝的泽露,那么在避孕措施不发达且不必要的年代,生个一男半女的可能性也自然会高于他人。按照剧中的人物设定,其父李良位极权重,如果李良有意讨好皇帝,也一定会将自己的小女奉献进宫,万万不会弄一个四十来岁的半老徐娘献给皇帝的。因此说,李艳妃的年纪应该不会很大。

    而且,李艳妃在老王在世的时候只是个妃子而已。无论是《昭君出塞》里的汉明妃,《贵妃醉酒》里的杨贵妃,还是《狸猫换太子》里的刘、李二妃,无论故事和人物怎样,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她们都不是皇后,都不是皇帝的正室。李艳妃也不例外,只是一个妃子而已。而历朝历代的后宫,尽管发生的故事既色彩斑斓又大同小异,但是皇后还是后宫秩序的主要主宰者。尽管剧本中对此只字未提,但是还是很容易地联想到有这样一股隐含着的力量的存在。年纪不大与妃子的身份,两者相遇,决定了李艳妃面临的残酷处境。

    母因子贵,只是李艳妃的孩子被册立成为了太子,有幸继承了皇位而已,除此她其实没有任何的政治资本。所以,表面上“又只见龙国太,怀抱太子,两泪汪汪,口口声声哭的是先王”,但实际上“龙国太哭的是江山难掌”。诚然,她的眼泪中可能包含着与老皇帝之间的爱情,但是更主要的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后宫佳丽,面对突如其来的权力,究竟应该如何运作和处置的问题。所谓的“江山难掌”,其实是要寻找到一支强大而可靠的政治力量作为依靠。

    所以,这样一个年纪不大的妃子,一出场就面临着一个孤立的政治环境,她亟需要寻找到自己的政治靠山,以真正实现权力。

 

三、朝堂中的政治派系

 

    那么,剧中交代的朝堂政治势力有几派呢?

    五派。一是以李良为首的“外戚派”。二是以徐延昭为代表的“元老派”。三是以杨波为代表的“实力派”。这三派力量是为常人所熟悉的,也是剧中重点刻画的。

    而另外两派却往往会被我们这些听戏的人忽略。一是朝堂上一般的文武公卿,即所谓的“骑墙派”。这一派的最大特点是通过依附关系来保全自己的政治地位。其实,这出戏里没有善人和恶人的区别,所有的人都在为自己的现实政治地位而努力作为,只是大家的方式方法不同而已。李艳妃靠的是拉拢,李良使用的是阴谋,徐、杨二家依靠的是实力,但是他们的共同点都在于积极主动地争取,换句话说是积极的作为。而一般的文武公卿们,搞得却是依附,谁掌权听谁的,不去争取自己更大的政治权力,而选择了通过妥协来保全现状,这种行为是消极的作为。这些公卿大人们,在这出戏里,甚至连面都没有露,只是分别在大小边的幕后,喊了几句“江山只有争斗,哪有禅让之理”“老太师不必动怒,我等画押就是”。他们代表了所谓的民心向背和公众舆论,获得大臣的普遍支持就等于获得了政权的合法性。正是因为有了他们的积极参与和支持,李良才错误地判断了形势,认为自己已经胜券在握了,采取了断然的行动,这种被大臣们“忽悠了”的盲目最终葬送了自己前途。所以,以此看来,这一派力量虽然无耻一些,没有原则了一些,但是在整场政治斗争当中还是起着壮大声势的作用。

    另一派是“宦官派”。且不说明朝宦官的势力是如何之大,单就这出戏的表面来看,太监们无非就是几个龙套,负责传递圣谕等务实的跑腿的工作。实际上,大部分忠于职守的太监牢牢地把砝码加在了李良这一边,特别是在李艳妃把徐、杨二家赶下朝堂,“有事无事不用徐杨二大奸党”,决定“八月十五坐中华”之后。何以知之?很明显,李良之所以可以轻而易举地“断了水火,封锁朝阳”,如果没有多数太监的支持和帮助,是万万不能完成的,而且也不会仅仅借助一两个太监的能量。所以说,绝大多数的太监是李良的盟友。

    然而,既然是大多数,就说明不是全部,还有个别的太监投靠了徐、杨二家,而且还应该是李艳妃身边的近侍。从何得知呢?首先,徐延昭、杨波坐守皇陵,得到了李良软禁李艳妃的消息。这个消息是怎样从森严的紫禁城传到外面来的呢?在李良方面,如此行事,无论如何在八月十五到来之前是不能被外人知晓的,这涉及到新旧政权的交接和新政权的合法性的大问题。李良之所以只是囚禁了自己的女儿,而没有急于求成地断然将其处决,除了血缘关系之外,他考虑更多的还是政权的合法性问题。由李艳妃亲自移交政权,那叫禅让;而在此之前处决了李艳妃,虽然可以更快地得到政权,但是这就叫谋逆了。后者,即使得到了江山,也不会坐得太久长。李良深深地懂得这一点,所以他只是出于对夜长梦多的担心,而选择了将李艳妃囚禁起来。如果天下人知道李良在权力正式交接之前囚禁了李艳妃,势必会动摇即将到来的新政权的合法性。以此看来,徐、杨二家,绝对不会轻而易举地得到这个消息。答案只能是有内线通报。其次,徐延昭、杨波进宫的过程未免太顺利了一些。或许,你可能认为这出戏的重点不在于进宫过程,所以一路上的枝蔓细节都被剧本省略掉了。但是,只要平行参考一下其他剧目,就会发现问题。比如《甘露寺》,乔玄进宫,要先扣环,得到允许之后才能进去,而且进了门之后,走了几步才向吴国太参拜。这说明,一,进宫要敲门;二,乔玄进的只是大门,走的那几步,就是由庭院步入厅堂的程式。诸如此类的还有《十道本》中李世民进宫,等等。不要说进宫,就是进一般的宅邸也要事先通禀。而徐、杨进宫路途刻画得如此简洁,说明两点,一,进宫顺利;二,进宫秘密。只能解释成宫内有人接应,进宫才会如此秘密而顺利。再次,徐延昭能把自己的女儿顺利地安插在李艳妃的身边,除了徐老千岁树大根深,人脉甚广之外,一定还得到了李艳妃身边的近侍的成全,否则是很难躲过李良的耳目的。再者,兔死狗烹,连李艳妃尚且遭受如此的待遇,何况是她身边的近侍呢?要想使自己免于受到李良的处理,保留或加强自己的地位,只有一种选择,向更强者靠拢,以求将李良干掉。因而,在这个时候有李艳妃身边的内侍帮助,也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

 

四、李良  杨波  徐延昭

 

    说完了容易被大家忽视的两股朝堂政治势力之后,再回头说那三支主要的政治力量。

    “外戚派”李良,他是这场政治投机的始作俑者。故事的起因是老王晏驾,太子年幼,由李艳妃垂帘听政。李良向李艳妃告禀,“今当各国王子进宝之年,倘若前来,观见我朝女王登基,回到他邦定起反意”,“一朝干戈动,十年不太平”。这出戏的一切,都源于李良这个大胆的政治揣测。其实,他的真正意图,并不是担心那些子虚乌有的“各国王子”,而是提醒自己的女儿,你的政治势力太单薄,好好思考一下自己的现实处境,赶快找一支政治力量依靠吧。接下来的“国太将江山让与哪家沾亲带故之臣,执掌三年五载,候幼主成龙,原业归宗”,则是将自己的目的赤裸裸的表露无遗了。言外之意,后宫的老皇后、朝堂上的文武官员,哪一个你也摆平不了,而真正能帮你摆脱孤立困境的只有至亲之人,满朝上下,这个人就是我。李良正是抓住了李艳妃政治上的孤立处境为突破口,大胆进攻的。李艳妃也正是考虑了自己实际情况,才答应了李良的非分要求。李艳妃只是想借鸡生蛋而已,对她真正具有诱惑力的是“候幼主成龙,原业归宗”。任何庇护伞都不如自己的儿子独立执政,只要将来还政于幼主,使自己获得真正永久的庇护,暂时的妥协是可以接受的,况且作出承诺的还是自己的父亲。所以,所谓的海外王子造反,不过是堂而皇之的借口,真正打动李艳妃的是这个借口背后对长久权力的期许。

    得到了李艳妃政治承诺的李良,很快也取得了文武大臣们的政治承诺,可谓支持者甚众,声势不凡。似乎新的政权格局已经形成了。但是,两个人站了出来抵制了李良。大家都知道,一个是杨波,一个是徐延昭。

    我始终认为,杨波和徐延昭之所以站出来积极抵制李良,绝不仅仅是表面上堂而皇之的扫除奸佞的借口,所谓的“怎能与那奸贼同党”,而是别有各人的用意的。任何观点和立场的分歧,归根到底都是利益的分歧。首先,在杨波,虽然他已经身为兵部侍郎,可谓位高权重,但从一些细节上可以反映出杨波的实际地位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高。我们看杨波站出来表示反对之后李良的反应,“老夫坐江山有你不多,无你不少”,“有老夫坐江山先把他杀”。别看你是个兵部侍郎,老夫我根本没把你放在心上。当徐延昭问杨波时,杨波也说“怎奈我官卑职小,不敢出头”。杨波之所以觉得自己官卑职小,一是对自己在官僚当中的实际地位作出的判断,一是与自己心目当中的权力期许进行的对照。杨波清楚地意识到,李良难成气候,而抵制李良则是提高自己的威望,获得更多权力的最佳时机。从最终的结果来看,他的判断是正确的,最终的目的也达到了。所以,当杨波“用手接过龙一条”的时候,第一反应却是“低下头来生计巧”,“浑身上下似水浇,难以保朝”。而当徐延昭把这一切点破,“莫不是保幼主嫌官小”的时候,杨波与徐延昭的表演是相视一笑。有人说,这是杨波耍滑。其实,杨波根本就不是耍滑,而是本来就如此打算的。再来看徐延昭。表面上看来,这位元老级的人物,以定国公的身份,积极反对李良的谋逆行为,是出于大义凛然的国家立场,“为的是大明朝锦绣乾坤”。其实不然。世袭的定国公爵位,是朱姓皇帝的赐予,一朝天子一朝臣,江山易主之后,势必会对世袭定国公的地位造成极大的冲击和影响,至少李良是不会赐予他“上打昏君,下打谗臣,压定了满朝文武”的铜锤的。因此,杨波反对李良是出于更大的政治投机,而徐延昭则是为了捍卫自己切身的实际利益。

    当徐延昭“在午门喊得口干舌锈”的时候,杨波认识到了这位老千岁的真正力量,才大胆地喊上一句“千岁慢走”。因为有了共同的敌对目标,徐延昭和杨波最终结成了战略同盟。从在朝堂口相遇时的对话,两人相互询问是否给李良画押这一点上可以看出,他们在此之前并不熟识,至少对彼此的操守心中无数。他们是因为共同的利益才走到一起的。应该说,这一对组合比较完美。作为元老派,徐延昭拥有广泛的人脉。细心的戏迷会发现,最先透露出李艳妃被困寒宫的消息的并不是杨波,而是徐延昭。杨波只是领兵前来保护皇陵。而在李艳妃身边负责护卫的,也是徐延昭的女儿,而不是杨波的亲信。这不是巧合,元老派树大根深由此可见一斑了。作为实力派,杨波拥有重兵。注意,杨波拥有的不是“兵权”,而是“兵”。自始至终,对杨波调来的军队的称呼都是“杨家将”“杨家父子兵”,而且领兵的将领不论姓名,统统称杨波为爹爹,自称为孩儿。这支军队可能是家族武装,也可能是正规军队,但是从需要从外地往回调动这一点来判断,家族武装的可能性不大,很有可能就是国家的正规军队。换句话说,尽管杨波没有正式的兵权,但是军队的实际控制权却掌握在杨波的手中,而且,他掌握军队的方法是拉拢关系,收基层军官为义子,颇有沙陀国李克用的风范。与他们相比,李良除了直接与最高权力达成了同盟,收服了一群乌合之众之外,并没有什么太出色的优长。不能不认为,徐、杨一系尽管表面上人单力只,但他们所具备的正是李良所缺乏的,而这才是政治斗争中除了权谋以外的真正的制胜因素——实力。

 

五、斗争的三个阶段

 

    敌对两方的斗争就此拉开了序幕。第一阶段,朝堂斗争,即所谓的“大保国”。双方还停留在简单的打嘴仗上。徐、杨两家奋勇直谏,历数前朝人事,处处进攻,而且节节胜利。李良、李艳妃一系实在无法在理论和历史渊源上占上风。面对李良的胡搅蛮缠,杨波大胆怂恿徐延昭抡起铜锤打他个小舅子的,彻底让徐、杨二家失去了回旋的余地,要干就只能干到底了。铜锤此时成为了旧有权力的延续和象征。面对政治新贵的具有创造性的非分之想,旧有的权力体系为了切身的实际利益不受削弱和损害,坚决与他抗争到底,“铜锤打你个碎纷纷”。但是李良死死抓住了李艳妃这根救命稻草,用行政命令强行扭转了自己的不利地位,“龙国太与奸贼做了主”。其实。李艳妃未必真地要庇护李良,而是她目睹了自己的担心变成了现实。位高权重的大臣竟然公然和自己分庭抗理,“莫不是老王爷封你的官职大,不把我女王放在心”,看来,他们真地会威胁到自己的权力,以此就会越发地觉得李良的建议是多么的合理和及时,移交政权也就变得更加迫在眉睫了。欲速则不达,徐、杨二家在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最终努力失败,落得个“从今以后,朝中有事无事不与徐、杨二大奸党相干”的结论。翻译成普通话就是,我不用你们了,你们以后也不用来上班了。这其实切断了徐、杨二家直接参与朝政,对皇权施加压力的可能。换句话说,被打入另册,视为奸党倒还在其次,更主要的是,徐、杨二家的斗争只能转移到地下了,失去了与李良公开对等抗争的机会。但是,李艳妃还是要比李良更清晰地认识到了徐、杨二家的真正实力,所以,尽管他二人犯的是臣打君的大不敬的罪名,李艳妃也只是将他二人赶出了朝纲,而不敢处以更苛厉的惩罚。相反,在得到了确切的禅让时间表以后,李良的野心倒是急剧膨胀了起来,原来他不画押“老夫的江山去了一大半了”的徐延昭,此时在他的眼里也变得和杨波一样不那么可怕了,以至于他自信满满地说出了“先杀那徐延昭,后斩杨波”这样自不量力的话。第一阶段,以李良的全面胜利而告终。

    第二阶段的斗争,实际上是在幕后和暗中进行的。其实,“探皇陵”这一部分省略掉了很多关于故事发展的情节。在这一阶段,随着李良野心的急剧膨胀,权力阵营的分化发生了变化。按照约定的时间表,“七月十三交天下,八月十五坐中华”,七月十三,也就是徐延昭、杨波大保国的当天,(杨波讲过“臣七月十三也曾把三本奏上”,是以知之),李良就已经成为了实际统治者,但是移交手续要到八月十五才能办理。我们可以推知,徐、杨二家尚在,犹恐夜长梦多的李良,撕去了父女的温情和为国家计的面纱,逼迫李艳妃提前政权的正式交接程序;所使用的种种威逼手法,使李艳妃认识到了李良就是一条贼船,上去就下不来,他才是真正威胁自己政权的人,如果将政权交给他,幼主成龙之后是万万没有原业归宗的可能的,自己天真的期待,其实只是迎合了李良充满能想象力的政治阴谋;看到拒不合作的李艳妃,李良采取了极端手段,把她囚禁在了冷宫,“断了水火”,连正常的饮食都不给供应了。这些,是这出戏里没有直接交待的幕后情节,需要我们展开联想,自己去还原。而徐、杨方面,似乎嗅到了李良举止的反常,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必须采取强力加以控制,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通过第一阶段的斗争,徐、杨方面也认识到了斗争的残酷性,不是一两道本章就能解决的问题,必须凭借雄厚的实力说话。于是,杨波将部队秘调进京,以防不测。徐延昭则撒出眼线打探消息,而自己则亲自守卫皇陵。为什么徐延昭和杨波都选择皇陵呢?一则,先皇新丧,国丧未除,如果李良劫走皇陵,就可以矫先皇遗诏,以正朔自居,这样就根本用不着再等到八月十五由李艳妃代表幼主向他禅让江山了。二则,如果李良气急败坏,放弃代为执掌江山的伪装,公然造反,那么,按照中国朝代更迭的惯例,他必然会领人来毁坏朱姓宗祠的。因而,皇陵在这里被赋予了极强烈的政治寓意,必须要严加保护。也是在这里,当元老派的徐延昭见到实力派的杨波的军队已经到位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了反攻李良的时机已经成熟,于是,才向杨波透露了李艳妃被囚禁的消息。这个消息不仅仅是一道勤王的命令,更主要的是为了传达敌人阵营发生了分化、李艳妃变成了可争取力量的信息。所以,他二人才敢于进宫,展开最后的攻势。这个阶段虽然在全剧中所占的比重很小,但是却是万万不可或缺的,它不仅仅是为了展示铜锤花脸的优秀唱段,更主要的还是为了把整个故事过渡到后面精彩的高潮。

    第三阶段,李良已经不再出场了,以徐、杨二家争取李艳妃为主,这也是他们之间的第二次交锋。第一次交锋,徐、杨二家占据着明显的优势,但是优势抵不上权势,在李艳妃所代表的皇权的支持下,徐、杨二家败下阵来。这一次,他们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以退为进,诱导李艳妃自己表明态度。二人一进宫就商量好了,“进宫去休行那君臣大礼”,“摆一摆手儿且莫要承当”。而此时的李艳妃,内心中对实力型政治人物的出现已经迫不及待了,以至于“耳边厢又听得朝靴响亮”,就判断出来了“想必是徐杨将进了昭阳”。三人见面,徐延昭和杨波明知故问,你既然“怀抱着幼主爷江山执掌”,又“恨天怨地,颊带惆怅,所为哪桩”?李艳妃很含蓄地表明,“并非是哀家颊带惆怅”,是因为“我朝中不得安康”。她还是很给自己留面子的,先前是自己把人家赶下朝堂,视为奸党,如今有求于人家,又不好直说自己错了,只能委婉地说朝中最近不太平,言外之意你们来帮帮忙吧。可是徐、杨并不买账,一个问,出什么事了,“我朝中有什么祸从天降?”一个说你去找太师商量商量吧。李艳妃这才面露难色地承认,“太师爷心肠如同王莽,他要夺我皇儿锦绣家邦。”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要是别人早就接着这个话茬,陈述自己如何衷心,计划如何保国了。可是,徐、杨终究是政治斗争的高手,谁知道你李艳妃说的是不是心里话呢?一个不慌不忙地说,太师可是您的爸爸呀;另一个则在一旁强调,太师爷,忠良啊。李艳妃这才吐露李良的罪行,他要是不谋反,把我关起来干什么?既然承认了李良要篡位,徐延昭、杨波二人的话锋也开始出现了转折。一个说,我当初连上三道本章,你不听,非让不可;一个说,你还把我们赶下朝堂,视为二大奸党,言外之意,我们再也不干狗咬吕洞宾的事情了。李艳妃只得许以高位,哀求二人重掌国政,抚保幼主。可是,二人一唱一和,欲擒故纵,不予配合。徐延昭说,我老了,干不动了;杨波说,我今天来是辞职来的。李艳妃被挤兑得实在没有办法了,不得不拉下脸来,“跪至在朝阳”。徐、杨二人接下来重点对李艳妃进行了一番关于忠臣良将无有下场的教育,直接询问她“谁是忠良,哪个是奸党?”李艳妃此时才明确地表示“忠良本是徐杨将,奸臣就是我父李良。”由此,徐、杨二家,欲擒故纵,逐层深入,试探了李艳妃的衷心,迫使李艳妃对整个事件进行了定性,还追讨回了二人本来的名份。至此,李艳妃彻底投入了徐、杨一系的政治怀抱。做了这么久的铺垫,徐延昭这才告诉她“老杨波搬来了众家儿郎”。最后当然是皆大欢喜,李艳妃保住了皇权,徐延昭保住了既得利益,杨波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更高的官爵和政治地位。

    当然,故事还应该有一个这样的尾声:杨波、徐延昭领兵进攻,诛杀了李良。

 

六、徐、杨二家的相互戒备

 

    最后,还要提一提徐延昭和杨波这对最佳拍档。在整个故事当中,这一对元老派和实力派的组合,凭借自身的实力和政治斗争的经验,最终赢得了这场政治博弈。但是,他们之间是百分之百的相互信任吗?

    答曰:不是。

    从这出戏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杨波多疑和顾虑的一面。换句话说,他从一开始就对这场政治斗争的成败利害思考得比较多,一出场,就在强调自己“官卑职小,不敢出头”。徐延昭是一个城府极深的人,他听出了杨波寻找保护伞的弦外之音,告诉他,“只要你忠心为国,讲什么官大官小?老夫保你满门无事。”见到徐延昭对自己发出去的结盟信号作出了良好的反应之后,杨波这才作出保证,“千岁保学生满门无事,拼着一腔热血洒落金阶,也要与那奸贼顶上几本。”这一来一往的几句话,就透露出了很微妙的人物关系和心理。

    徐延昭的城府,也并不表现在这一个地方。当杨波怂恿他“倚老卖老撒撒疯”时,徐延昭却表示“老夫年迈,难以撒疯”。其实,年迈只是徐延昭惯用的借口,他的真实态度是要进一步观望杨波。要知道,李良毕竟是李艳妃的父亲,不是说打就能打的,如果杨波的态度坚决,那么万一打出事情来,你杨波也脱不了干系,大家共同承担。杨波再次强调“虎老雄心在”时,徐延昭还是反问“打得的?”杨波第三次肯定,“打得的”,徐延昭这才出手,痛打李良。此时的杨波又有了精彩的表演。面对朝堂上打架斗殴的混乱场面,杨波居然大喊了一声“千岁,使不得”,卖了李艳妃一个好,暗中又踹了李良一脚,徐延昭也没得罪。当事态严重之后,杨波又主动与徐延昭一同上殿请罪,以求获得宽大。

    当第一阶段的斗争失败后,事态向不好的方向进一步发展。有一个版本的《探皇陵》演出,很值得玩味。杨波领着队伍前来保护皇陵,徐延昭劈头就问:“大胆杨波,带领众家儿郎,敢莫是谋反皇陵?”经历了第一阶段斗争之后,李良已经获得了实际上的统治权,而徐、杨二家已经被钦定为奸党,此时也正是各政治势力重新整合的时机,即使是当初的盟友,也不敢保证在面临权力的再分配时会不会改变初衷,投降到敌方。对于城府极深,斗争经验丰富的徐延昭来说,在利益面前,没有任何人是靠得住的。即使如杨波辈,徐延昭也是同样存有戒心的。换句话说,谁知道你小子变没变心呢?

    对成熟的政治家而言,戒备总是相互的。杨波未尝不是呢?徐、杨二人进宫,走到宫门前,杨波不走了,“千岁爷进寒宫休要慌忙,站宫门听学生细说比方”,忙里偷闲,给徐延昭讲了一个淮阴侯韩信命丧未央宫的故事。徐延昭心领神会,也给杨波讲了一个鸿门宴樊哙保驾的故事。杨波的意思是,当年韩信就是被萧何与吕后给诓进了皇宫给杀死的,那么今天,老大人您主动把我带到有李艳妃住的寒宫,我怎么觉得和当年韩信差不多呢,我可不敢进去,谁知道老大人您是不是萧何呢?还是那句话,谁知道你变没变心,有没有被李良和李艳妃收买呢?徐延昭当然明白他的意思,所以他在接下来的回答中才会巧妙地偷换了一个概念,把本应该与萧何对应的自己,替换成了李良,“李良贼怎比得萧何丞相”。他所以还要格外以樊哙自比,“有老夫比樊哙”“保驾身旁料也无妨”,就是要告诉杨波,你比错了,不用担心,我不是萧何,我是樊哙,大胆进宫吧,这里头没有猫腻。

    可是,杨波还是不放心,“我好比鱼游过千层罗网,着了些惊吓受了些慌忙。”据说老本子还有一种演法,我觉得还是很有必要的。徐、杨进宫之后,杨四郎与徐小姐相互见面,杨波和徐延昭顺便就给两人就订了亲。有了前面的分析作基础,就会觉得,杨波为两家结亲是有目的的。他还是对李良掌权后的权力分化没有信心,尽管徐延昭作出了保证,但是他还是将信将疑的态度。所幸,把两家结为儿女亲家,用联姻的方式捆绑在一起,就算给自己上了一层保险,你总要考虑你的女儿吧?但是,很多人认为在这个节骨眼上安排徐、杨两家结儿女亲家的情节有点不伦不类,在后来的演出中就给剔除了。但是我觉得还是很有必要的,它更能体现这场政治博弈当中微妙而复杂的人物关系和斗争智慧。杨波继续得寸进尺,到了最后,被加封了一大堆官号后,干脆“仗着太子叫皇兄”。什么是“皇兄”?一方面,是皇“兄”,与徐延昭称兄论弟,另一方面,还在于“皇”兄。徐延昭是世袭的王后,尽管现在的杨波已经有了一大堆封号,可是还不够王侯的级别。如今这么仗着太子的一叫,无形中把自己提升到了王侯的地位上。可以看到,杨波,一方面通过兄弟称呼,进一步拉近自己与徐延昭的距离,以求建立日后的长时期的同盟关系,另一方面也在无形中抬高了自己的政治地位,扩大了自己的政治影响。这,也是杨波惯用的手段,前文关于他的军队处已有涉及,此处不赘述。

    总之,杨波和徐延昭是因为共同的敌人而走到一起来的,他们的合作是为了共同的利益在彼此戒备中进行的。这再一次说明了这样的真理,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不变的利益。

 

七、尾 

 

    在这次政治博弈中,李艳妃为她的天真付出了代价,李良为自己的罪过受到了惩罚,徐延昭维持了既有的利益,杨波利用了这个机会为自己谋求了更多的实惠。《大保国·探皇陵·二进宫》这出戏中,没有善良和邪恶,却有好人和坏人;没有忠良和奸佞,却有智慧和愚蠢;没有脸谱化的小丑,却有人性丰富的个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