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注册营养师李捷
注册营养师李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23,500
  • 关注人气:20,4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高肘抱水 近体直划

(2008-02-22 17:05:27)
标签:

杂谈

分类: 游泳--象海豚一样自由

高肘抱水 <wbr>近体直划


索普示范直划水下正视:


索普师范直划水下侧视:

高肘抱水 <wbr>近体直划

索普比赛时慢动作高肘抱水近体直划 :


索普直划慢动作正视:


索普比赛直划慢动作正视 :


再看一段索普200米自由泳的视频吧,片源比较清楚,水下动作角度好。


直划比较适合上肢有力的运动员,我还是采用老式传统的S划。

高肘抱水 <wbr>近体直划
 
以下内容我看着头疼,哪位有兴趣,慢慢看,慢慢研究吧。


转贴: 对澳大利亚自由泳技术的思考(此文由温宇红老师编译)

为什么澳大利亚男子游泳运动员能够在200米到1500米自由泳项目中取得如此骄人的成绩?是什么法宝使他们能够遥遥领先于其他国家呢?

最近,美国的一名游泳教练员亚当斯撰写了一篇文章,提到澳大利亚运动员实际上还是在使用一种老式的自由泳技术,而这种技术早在20世纪50年代就由俄罗斯人开始采用了。如果对目前澳大利亚的优秀自由泳运动员做水下技术录像进行观察,可以明显地发现他们仍在采用这种技术,并且就是采用这种独特的技术才使得其他国家的运动员无法与澳大利亚运动员抗衡。而且澳大利亚自由泳运动员的成功,主要原因就是他们的这种“先进”的技术。

在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上,帕金斯获得了男子1500米自由泳金牌,并创造了新的世界纪录。通过观察其水下技术录像,作者发现了帕金斯的技术与罗斯存在许多相似之处。之后,帕金斯的教练凯鲁也曾发表文章,指出帕金斯的技术是建立在罗斯的技术模式的基础上的。事实证明,这种技术具有强大的优势,在1500米自由泳中,帕金斯的成绩比任何美国运动员都快20秒开外,如今他的唯一强劲的挑战者还是他的队友们。

但是类似帕金斯这样的出众成绩往往被大家看作是不正常的,1981年玛丽·马尔在200米蝶泳上的表现也遭到了类似的看法。他们的成绩是如此的高不可攀,以至于常常被视为另类。现在情况不同了,索普创造了200米和400米自由泳的世界纪录,澳大利亚男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如同“梦之队”,这些都说明了从个人项目到集体项目,澳大利亚都已形成了强大的气候。

显然,优异成绩的获得是有多种原因的。托马斯·柯顿将决定运动能力的因素归纳为4种,包括训练方法、身体类型、运动员的决心以及技术等。本文的目的并不是要降低训练方法、身体类型和决心的重要作用,而且澳大利亚在其它项目上也有世界级水平的运动员。但是澳大利亚只有在男子200米到1500米项目上达到了垄断地位。在如此相似的项目中达到这么高的水平,相信一定使世界的游泳教练员都艳羡不已。

查尔斯·塞维亚曾经指出,罗斯的自由泳技术具有四大特点,这四大特点结合起来形成了符合人类力学结构的先进技术,即:

1、肩带连贯的上升和肩胛骨向上的转动。
2、肩关节围绕身体中心的转动和屈肘。
3、肩关节内收和肩胛骨向下的运动。
4、连贯地结束划水和出水(部分旋后和肩关节的侧转)。

塞维亚还极力主张阻力型推进力理论,该理论在近年来一直在被争论。但是他对罗斯的技术进行的分析却没有遇到有力的挑战。

一、技术特征

澳大利亚当前优秀自由泳运动员的技术有哪些特点?

首先是其基本符合塞维亚的“四大特点”的外形。尤其是刚刚开始产生推进力的抓水动作阶段。在主要推进力之前先形成正确的姿势。

很明显,澳大利亚运动员在此位置都形成了高肘姿势,这个动作是通过向内旋转上臂和屈肘来实现的。在肘内收之前(手臂内划),前臂和手几乎与水平面垂直。做这个动作时,肩部几乎没有用力。抓水以后,澳大利亚式自由泳技术的真正威力和效果才开始展示。在这个推进力最大的阶段,澳大利亚运动员通过将上臂沿额状面内收,充分发挥出肩带的力量。这个动作与体操运动员在吊环上做水平十字悬垂的动作十分相似。唯一不同的是,游泳时要屈肘来增大手臂杠杆系统的机械优势。这个动作能够形成有利的姿势,从而充分发挥阻力型推进力理论所需要的向后划水的力量也十分重要。

运动员肌肉的动作也不是静态的。肌肉收缩使肘部有力地内收,这个动作主要由使上臂内收的原动肌群大圆肌、背阔肌和胸大肌完成的。这些肌群的效果在动作角度接近身体的额状面时发挥得最好。目前澳大利亚的顶尖自由泳运动员都能熟练地运用这部分力量。

肩和上臂沿额状面内收的动作正是目前许多教练员十分推崇的“躯干用力动作”,或者说是“核心力量”的利用,因为这个动作主要由躯干的大肌肉群来完成的。

当内收结束时,主要推进部分就基本完成了,随着划水的结束,手臂旋转使手掌朝向身体,开始移臂动作。手臂的旋转动作有效地将内收划水的动量传递到移臂动作。澳大利亚运动员划水结束时手臂仍然弯曲,从而使手臂动作的力臂保持在较短的状态,在力学上继续占有优势。

划水结束时仍然保持屈肘是非常重要的。如果通过伸展手臂完成最后的划水,就难以得到连贯的、大幅度的、放松的移臂动作。自由泳移臂与蝶泳不同,蝶泳移臂不能借助身体的转动。而且由于手臂的轨迹比较靠外,直臂移臂可以防止移臂开始时肩的位置过高。但在自由泳中,内划结束时躯干正围绕纵轴转动,此时如果将手臂伸展容易使手失去支撑点,降低划水的效果。

澳大利亚自由泳运动员的“核心力量游泳”更加强调了躯干部大肌肉群的用力,减少手臂部小肌肉群的参与程度。手臂沿额状面内收的动作使手沿曲线移动(手臂可以看作以肩为支点的杠杆)。其实没有必要向运动员强调沿“S”形路线划水,或者按照下划、外划、内划和上划的方式完成动作。这些描述很容易使运动员迷惑,从而使动作与肩的真正发力方式不协调。用“S”形路线描述划水的最大弊端在于这个路线可以有许多种不同的理解方式。从前面看和从侧面看的“S”形之间存在着天壤之别。而且,过多地强调曲线划水必定会减少内划力量,也使躯干大肌肉群力量不能得到充分发挥,还容易导致手臂小肌肉群用力过大,致使疲劳早出现。

二、理论依据

塞维亚已经对这种技术的力学特点进行过描述,他认为这种技术符合阻力推进理论,但却遭到了质疑。自从康西尔曼博士在20世纪70年代提出升力为主要推进力的观点后,马格利索在他的广为流传的《游得更快》和《游得更快更快》中基本支持这种观点,而塞维亚的观点却无人问津,人们认为他的观点太陈旧了。

康西尔曼的升力推进力理论主张通过曲线划水产生升力。在升力模型中,手的形状类似飞机的机翼,当向一侧划水时,就产生了升力。
塞维亚的阻力模型依据的是牛顿第三定律(作用力与反作用力),有许多研究观点支持这个理论。

斯普林斯和科勒尔在他们的文章“在判定动力升力时对伯努力和牛顿定律的选择”中,不同意将升力看作游泳时主要的或重要的推进力。马格利索现在也在重新思考升力理论,并重新研究塞维亚的观点。如果技术真像许多世界级教练员认为的那么重要,那么如果由于许多学者、教练员倍加推崇而使一个错误的理论被长期应用,对游泳运动的发展一定会造成危害。

当升力理论被反驳时,这些技术还依然存在。

本文作者认为,澳大利亚男子自由泳运动员之所以能在中长距离项目中保持领先,原因在于他们的技术依据的是更先进的力学理论。美国和其它国家的技术使肩带的力量不能协调一致,而澳大利亚的技术却正好相反。

也许有人会说,美国有许多优秀的短距离运动员,甚至在400米项目中也有不错的选手,因此,上面的意见是站不住脚的。但是,短距离项目本身的特点需要运动本能地避免将时间浪费在过多的曲线划水上。美国在培养短距离方面很成功,但澳大利亚却成功地培养了帕金斯、索普和哈克特。

如果能够找到适宜这种技术的正确人选,他们也许还能够把500米和100米的世界纪录也收归己有。这个人选也许是索普,他在1999年泛太平洋锦标赛4×100米自由泳接力中的分段成绩是48.55秒。虽然美国运动员在自由泳项目上一直占有优势,但目前却有不少项目不敌澳大利亚。

有趣的是,不仅索普、哈克特和帕金斯等世界级选手钟爱这种技术,一位美国访客还发现,在一些地区的俱乐部中,年龄组的孩子也在使用同样的基本技术。这位美国教练员汉努拉发现他们的技术与教科书描述的不同,他们较少使用侧向的划水。不论澳大利亚教练员是否了解运动力学的知识,他们显然从小就在培养一种良好的技术。这种技术虽然看似新发明,但15年前他就发现美国短距离运动员雷米使用过类似的技术。当然还有前面提要的罗斯。由于罗斯是长距离运动员,所以看起来这种技术适合不同的距离。

三、其他论点

有关美国男子长距离项目停滞不前的原因还有一些其他的论点。其中既有文化的观点,也有训练方法的争论。文化方面的论点认为,在美国愿意从事长距离训练的运动员已经越来越少。由于社会节奏的加快,人们更喜欢少付出又能很快得到回报,加上除训练之外还有许多其他活动要做,这些都阻碍了长距离项目的发展。训练方面的论点认为,由于短距离比赛项目远远多于长距离,使项目比例失调,导致长距离项目的滞后。虽然这两种论点都有一定的道理,但我认为这都不是问题的关键。所有优秀运动员都清楚成功之路上没有捷径,只要有参加国际比赛的机会,就一定会有训练的动机。

四、索普的技术特点

拉舍尔在他的网页上详细地描述了索普在泛太平洋锦标赛上打破400米自由泳世界纪录时的技术特点。水下摄像分析也发现他的技术符合塞维亚提倡的技术。但是理论家们对他们所见技术的理解存在着差异。除了塞维亚的“四大特点”外,拉舍尔还发现一些特别之处。索普的两臂配合的是明显的前交叉。他的移臂时间是0.4秒,右手的划水时间是1.0秒,左手的划水时间是1.1秒。两臂移臂和划水时间的不平衡可以通过发力方式来解释。由于惯性的作用,加上阻力很小,移臂的时间通常要少一些。索普开始划水的部分并没有急于发力,而是上臂内旋和屈肘使手和前臂形成有利的姿势,当形成这种姿势后臂内收肌群迅速而有力地收缩,克服水的阻力。

臂的内收直到肘几乎接触到躯干时才结束。此时,手略外旋并开始出水。由于划水时要克服水的阻力,所用的时间自然要比移臂长。运动员不必为了保持平衡而刻意减慢移臂速度。此外,索普的技术也还有待提高之处,例如在入水时可以保持移臂的高肘姿势,节省时间。但是这个动作不符合塞维亚“四大特点”中肩带充分转动的要求,对正在结束划水的另一臂不利,整个动作可能会缩短,划水开始时的效果也不如原来的动作。显然,索普并没有急于完成划水,他的每一个步骤都稳健而厚重,没有一丝无谓的慌乱。因为有移臂的惯性作用,入水后臂的旋转和屈肘对水都丝毫不费力。

拉舍尔描述了索普在泛太平洋锦标赛打破400米世界纪录时的两段各17个画面。一段取自75米处。每个画面间隔0.1秒,因此每一段是1.7秒。每一段最后2个画面与前2个画面完全一样,因此可以说每个完整周期的时间是1.5秒。在375米处,前5个画面中右臂是完全伸直的,直到第6幅时才能看出屈肘。可以推测在索普的水下动作中,有一半时间是没有推进力的,手臂几乎没有下划或外划的动作。此时任何多余的用力都会破坏动作的效果。

索普的技术效率源于他能够在手臂旋转和屈肘的同时仍然保持手臂的外展和肩的较高位置(像一个急于回答教师问题的孩子高高地举起手)。这表明在划水过程中,当肘划过头顶时,手和前臂能够达到与水面几乎垂直的姿势。索普在1.5秒的完整周期中用0.5秒的时间去完成这个动作,足以说明这个动作和姿势有多么重要。

索普的这个动作做得很从容、很自然。如果通过肌肉用力加速这个过程,不但不能有效增大推进力,而且还将过早动用那些划水的原动肌群。肌肉大小、性质和位置各有不同,回旋肌相对要小一些,其主要作用是保持肱骨与肩关节的相对位置。过早、过多地用力很容易导致疲劳。如果用力收缩其他回旋和内收肌,如背阔肌、胸大肌和大圆肌等,由于此时划水角度不利,因此也得不到什么效果。

当然,这个动作还要依靠强有力的打腿配合,使身体持续得到推进力。索普的大脚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好处。如果在游泳时戴上脚蹼,可以清楚地体会到这种感觉。戴脚蹼游泳的运动员通常会感觉到划水非常轻松,特点是在入水和抓水时。我想索普在游泳时也会有这种感觉。由于在他的划水动作中有近2/3的时间不必过于用力(移臂和入水、抓水),使他的耐力更加出色。

五、轻松的感官印象

所有优秀运动员的技术看起来都很轻松。从效率的角度来看,这点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没有人能够做到十全十美。目前澳大利亚的优势一定有其原因。澳大利亚并不是一枝独秀,而是出现了一个优秀的群体。

现在的澳大利亚泳星的技术特点是以阻力型推进力为主。他们对过去曾经流行的技术进行了发展,形成了自己独特而优秀的技术。我相信,澳大利亚人成功的主要原因是他们的技术,此外训练方法、身材和决心等也有一定的作用。

作者:马歇尔·亚当斯

此文由温宇红老师编译

原文网址:
http://www.swimmingworldmagazine.com/articles/swimtechnique/articles/200007-01st_art.asp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