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网络文学经典
网络文学经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7,856
  • 关注人气:5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快乐行走"-逸野专访 【咖啡有约】专栏第五期公告

(2009-06-30 00:15:43)
标签:

文化

分类: 【专栏】咖啡有约专栏

 

【咖啡有约】专栏第五期

             "快乐行走"- 高小莉(逸野)专访


     7月4日(周六)晚8:30【咖啡有约】第五期节目再次推出“我有嘉宾”。
     本期特约主宾是—"高小莉"(逸野)。逸野老师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多年从事专业创作。著有长篇小说《热血热泪热土》、《瞬间柔情》《永远的飘泊》等、散文集《野白菊》、《轻轻叩响你的心扉》、《为今天喝彩》、《快乐行走》等十多部。

 

   主  宾: "高小莉"(逸野)
  主持人: 苦咖啡
  主  题:“快乐行走”

 

      主持人苦咖啡将和逸野老师做现场访谈,交流。让我们通过声音和文字,感受逸野作品的典雅与质朴,感受一位漂亮知性的专业女作家鲜为人知的成长经历,创作体会,行走历程。

 

 

特邀朗诵嘉宾:(以下嘉宾均为逸野亲自邀请)

     寒  风:《交河故城》       
     浩  瀚:《寒夜客来茶当酒》
     冰听儿:《放不下的是你》  
     若  兰: 《写作的美丽》

 

工作人员:

     总 策划:苦咖啡

     本期编导:Cherry

     同声记录:琴韵秋水     
     现场录像:一笑

     现场录音:露子
     现场广播: 蓦然

 
    咖啡有约,约您相聚经典,欣赏精彩的艺术盛宴!
    咖啡有约,7月4日8点30期待您!

 

"高小莉"新浪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gaoxiaoliyy

 

出版的部分书:

"快乐行走"-逸野专访 <wbr>【咖啡有约】专栏第五期公告

美女作家:逸野

"快乐行走"-逸野专访 <wbr>【咖啡有约】专栏第五期公告

 

现场朗诵作品文本:

            《寒夜客来茶当酒》


     小时候我是喝茶的,不过常常喝醉,也就不敢再喝。品茶的经历不多,淡淡的,却悠长清馨,犹如茶香,在我的记忆袅袅升腾。
    父亲喝茶是很有门道的。收获季节过去,北风也就呼呼地刮响。小时候的冬天是冷的,早晨起来,田沟里有薄薄的冰,瓦面上的霜白白的。夜色空蒙时分,人们都蜷缩在屋子里,或忙一些手艺活,或闲着。这时候,如果有客人来,父亲就很高兴,必定是搜罗出平日不舍得喝的茶,热情款待。事实上,茶并非什么名贵茶,也就自己摘的,可能是山茶,也可能是野藤茶。红色的小泥炉被请出来,放上碳,点火,先吹几口气,再用扇子呼啦啦地煽几下。长耳朵的土陶壶里装着清冽冽的山泉水,稳稳当当地在碳火上坐着。
父亲与客人围炉而坐,散淡地说些话,耐心地等待水沸茶香。吸引我的是红红的碳火,粗朴的土陶壶,和三个鸡蛋壳一样精致的小茶杯。眼看着壶盖扑扑地响了,父亲依旧是不慌不忙的,我就着急地喊叫。父亲笑笑,把土陶壶拎起,烫杯,暖壶,放茶叶,动作是缓慢悠闲的,话语是缓慢悠闲的,屋子里的气氛,也缓慢悠闲起来。年复一年的劳作,层层叠叠的辛酸,世间多少的不公,心中多少的不平,都在这缓慢悠闲中烟消云散。
      自古以来,就有酒伴侠客茶陪隐士的说法。英雄豪气,气壮山河,仗义江湖,剑啸九天,醒着醉,醉着醒,世事全在醉和醒之间。茶则不同,温润,平和,超尘脱俗,山野的清雅,山野的灵气,淡淡的,与世无争。父亲落魄乡野,内心自然是有许多的感受的。但是,当烹茶的碳火烧旺,茶香弥漫小屋时,父亲的眼神是乐观而平静的。夜深,茶叶是换过几回了,碳火也添了再添,父亲和客人还是慢悠悠地喝着,那话语,却是少了。屋子里静静的,只有水沸时发出的轻微声响。屋外是有风的,僵硬,寒冷,可那有什么关系呢?看父亲的神情,似乎是醉了。
      我喝不得那山茶,苦,酽,只要喝小半杯,就整夜不得安睡。父亲用过的小泥炉是一直在我的记忆中的,在父亲离开后的日子,那常常是我怀想父亲的一个入口。很想找回那个小泥炉,却是不可能的了。就像那段苦苦酽酽的日子,已经永远融化在故土的夜色里,融化在我的心中。


      正午的阳光灼烫如火,西风扬起的黄尘翻腾如烟,环顾四野,一堆堆灰土,没有生命的蓬勃,唯有满眼的破败荒凉,断壁残垣。道路,宫殿,民居,庭院,依稀可辨,而我,站立在骄阳下不知所措,抬起腿不知道该走向哪边。因为脚下的每一寸土地,都被将士的鲜血浸染过;每一粒尘埃,都曾经见证历史的兴衰、千古的风烟!

 

               《交河故城》

    走在故城,有很多的感慨,可是说不出来;走在故城,有很多的感伤,可是唱不出来;走在故城,有很多的感悟,可是写不出来。读过它的历史,以为已经了解;走到它的跟前,方才懂得,你永远无法了解。故城太厚重,太幽深,太多风啸马鸣的悲壮,太多触目惊心的故事。 

    一座用生土垒起的土城,挖土成院,掏洞作室,夯土为墙,掘地平路,在一座柳叶状的悬崖上,建造起一个王朝的圣殿。这是怎样的智慧,怎样惊人的魄力!

    《汉书·西域传》记载:“车师前国,王治交河城,河水分流绕城下,故号交河。”直到两千多年后的今天,城郭隐约,依稀可见当年风采。无怪乎人们赞誉它是“世界上最大最古老、保存最完整的生土建筑城市,保存最完整的都市遗迹”。

    透过残存的门洞,故城的历史一幕幕浮现眼前。绿树成荫,市井繁荣,前车师国王朝在这里建起的都城,伴着长河落日,羌管悠悠,创造了灿烂辉煌的文明。然而,古丝绸之路上的要塞,东西方文明的交融之地,牛肥马壮沃野千里,怎能独享富有独守太平?于是,唐朝的大军挟着盛唐的威仪来了,北凉王朝的沮渠氏挥舞着猎猎战旗来了,敕勒川阴山下的蒙古铁骑高举着长刀来了……终于,再坚固的交河,也敌不过“城头变换大王旗”的连天烽火,在熊熊战火中轰然崩塌,成为废墟。 

   号角呜咽,箭簇横飞;马蹄声哑,白骨累累。看那漫天星斗,长刀如霜,悲凉的是“将军白发征夫泪”;听那寒风萧萧,羌笛幽幽,慨叹的是“万里长征人未还”。唐朝诗人李颀的《从军行》这样写道:“白日登山望烽火,黄昏饮马傍交河。行人刁斗风沙暗,公主琵琶忧怨多”。同一个朝代的大诗人李白,也描述了这样的场景:“玉手开缄长叹息,征夫犹戍交河北。万里交河水北流,原当双燕泛中州”。

     一部交河历史,每一章,都是刀光剑影;每一页,都是血雨腥风。肃穆的寺院塔林,神圣的如来神光,也未能拯救交河于水火,未能改变一个王朝颠覆的命运。或许,这就是神的刻意安排,为的是昭示苍生;又或许,月圆月缺,离合悲欢,兴衰存亡,一切自有定数。

    吐鲁番的坎尔井依然在流淌,火焰山依然在燃烧,交河故城,在阳光下依然寂寞着。寂寞如一位卸甲的将军,如一匹退役的战马,如一叶搁浅的扁舟,如一位落难的帝王。“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那些个繁华热闹,那些个流光溢彩,那些个气吞山河,那些个风华绝代,终不过是过眼云烟。

    泥土却真实着,真实地记录了一切,见证了一切。故城也真实着,虽破败苍凉,却底蕴深厚。泥土上行走的人出现了,又消逝了;故城里的歌舞上演了,又收场了。泥土垒成的故城崩塌了,源于泥土归于泥土;故城上空的太阳高悬着,谁都明白,已经不是西汉时的那一轮太阳。太阳每天坠落,又在第二天获得重生;一座死去的城,还能像涅磐的凤凰那样,浴火重生吗?也许,能。在一千年,一万年之后。

    谁又说得准呢?!

 

            《写作的美丽》
     曾经沿着小河,从早晨到黄昏,一路走去,寻找它的源头。我知道,小河是有源头的,河流的两旁,有许多的我没见过的风景。曾经顺着大路,从春天到秋天,寻寻觅觅,试图探究大路通向何方。我知道,大路的前方,有许多陌生的人家。歇下来的时候,看着天上飘过的云朵,就猜测着它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村庄的那边是山,山的那边是城市,城市的那边会是海,海的那边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村庄、城市栖息着人类,他们要么爱着,要么恨着,要么快乐着,要么痛苦着。他们为什么爱恨?是什么使他们快乐和痛苦?这样思想着的时候,我已经爱过,恨过,痛苦过,快乐过了。 
    行走是我存在的一种姿态,写作是我生命的一种状态。往哪条路上走,完全听由内心的牵引,至于途中会遭遇怎样的情景,我无法预先知晓;为什么写作,没有确定的理由,我也几乎从不考虑。我就是想写,把双脚碾过的泥泞和崎岖,把眼睛看到的人和事,把心中感受到的悲和喜,悠悠地诉诸笔端。别人用什么眼光看待我的行走,我是不理会的。别人怎样揣测或者评价我的写作,也不是我要在意的。
 
      文字是一个精灵,在我的灵魂里舞蹈,真实地记录下我的脚印,我的美丽,我的欢乐,我的孤独和忧伤。文字又是一盏无影灯,毫不留情地袒露我,出卖我。我的丑陋,我的难堪,我心海里漂浮的杂质。在黑夜,我会舔拭身上的伤口,为自己疗伤;在某个隐秘的地方,我把委屈、眼泪和汗水装进一个大缸,加上鲜花和露珠,酿造出芬芳醇厚的美酒。冬天,我会梳理记忆的丝线,熨平岁月的皱折,用我灵敏的嗅觉分辨酸甜苦辣;而秋天,我会把受潮的心事晾晒,让阳光照耀心灵的每个角落。走过黑夜,走过冷冷的冬季,我是多么渴望阳光,珍惜阳光!
 
     行走让我思考,思考让我写作,写作让我快乐。偶尔,我也孤独惆怅,痛苦失落。思考的人,写作的人,原本就是与孤独同行的。即使如此,我的心灵依然快乐,笑容依然灿烂。写作,让我感受到了别样的风景,别样的美丽。把阳光、快乐、美丽揉进我的文字,就成了我的作品。也许是淡淡的,也许是轻轻的,犹如一片云彩,一缕月光。
 
     感受大美大悲,体会花开花谢,觉悟恩怨情仇,遥想清风明月。我期待聆听,倾诉,期待触摸通往心灵的门环。有人说,当心中蕴积了太多东西的时候,你就诉说;当诉说难于表达你的感受,你就歌唱;当歌唱还是无法传达你的悲喜,你就舞蹈;当舞蹈依然不能抒发你的愿望,你就写作!我渴望诉说,渴望歌唱,渴望舞蹈!于是,太阳升起来时,我开始行走;月亮普洒大地时,我开始写作。文字就是我的诉说,我的歌唱,我的舞蹈!

 

 

        《放不下的是你》

 

  起风了,天气突然转冷。梧桐树冷清的伫立街头,犹如我孤单的影子。我在梧桐树下站立了很久,似乎是一个季节,又似乎是一个世纪。我想让风儿告诉你,我想你,真的想你。看着梧桐树把曾经血肉相连的叶子潇洒地放下,任凭叶子在风中做生命的最后一次飞翔,我的心里却很无奈。也曾经想把你放下,把你忘却,明明懂得放弃也是一种美丽,有些人,有些事,放手就好,可我做不到。
  多少次我对自己说,别把你放在心上,再不要想你,再不要牵挂你,可你就象一棵梧桐树,深深地扎根在我心灵最柔软的地方,只要有轻微的风吹来,就摇晃不止。
  每一次相聚,树上就茂盛着着思念的苍翠。面对面的坐着,轻轻地说,细细地听,手握着手,心贴着心,然而思念却没有减去半分,直到告别,才想起还有许多的话没有出口。每一次别离,都是思念的开始,或是眼睁睁地看着你的背影消失,或是狠狠心转身离去,内心千头万绪,任泪水落下脸颊,肆意成河。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想你,很想你!我相信你说的是真话,我要让风儿告诉你,我也想你!想你的时候心里隐隐地疼痛,伴随着甜蜜的快乐。有一条路没有尽头,路旁是我为你种下的梧桐树;有一条河永远无法跨越,那是岁月为我设置的屏障。我前生一定是犯下了过错,上天要把我安置在河的这头,没有桥,我永远也不能走到你的身旁,只有远隔重洋,遥遥地思念你,日夜思念,思念如风。

  起风了,天很冷。此刻,你在哪里?是在寒风中奔走?还是在窗前独思?你是否知道,在梧桐树下,我在想你!想你的时候我念着你的名字,想象着你匆匆来去的模样,你的寒热,你的喜怒哀乐,都牵动着我的心。风吹落了片片黄叶,每一片叶子上都写着:我想你!别走太快,停下你的脚步,听听我,好吗?别走太远,让我的目光能够锁住你,看看你,好吗?

  你知道吗?我是想过要把你放下的,想你太累,想你太苦,能够轻松地把你放下,该有多好。可是我能把你放下吗?我能吗?

  在这风中,任由思念蔓延,我心里明白,放不下的是你!不知道此刻你在哪里?不知道此刻你是不是也在想我?我只想让风儿告诉你,我想你,真的想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