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rogerover
rogerover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675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廓尔喀

(2010-03-18 00:50:28)
标签:

死羊

宫殿

黑羊

博卡拉

林迦

廓尔喀

杂谈

分类: 尼泊尔赶路记

    发往加德满都西边的长途车都在泰米尔区北边的车站发车,售票员一路上都会拍着车厢对路边每个路过的行人大叫目的地的名称,所以我毫无悬念的上对了车。当车开出加德满都40分钟左右,就已经行驶在盘山道上,翻过垭口后,车子很快在路边停下,司机和售票员下去吃早饭。我从车上下来,北边山峰后露出了喜马拉雅雪山的几个山峰,这让严重缺觉的我的精神变得异常振奋,毕竟3年没有见过雪山了。早饭后,车子很快的下降高度,再次进入一片深深的河谷里,虽然山路急弯很多,但一路上都能从对面过车的车顶上找到平衡性能极佳的尼泊尔同胞的身影。

照片 45 车顶坐了人的TATA中巴,背后是尼泊尔唯一的缆车站

廓尔喀

    河谷里的风景还不错,白云环绕的青山,种满了绿油油的稻子的谷地,就是路边那灰不喇唧的大河有点煞风景,难怪书上说不太适合漂流。车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播放一部尼泊尔本地警匪片(这是我在尼泊尔坐过的所有公共交通工具中唯一装备了影碟机的一辆),虽然我在影片的放映中不停的在现实和梦境中徘徊,而且听不懂一个字,但还是弄明白了那异常老套的故事情节(一个明显上了年纪,脸上留有面膜残留物的美女被有钱的矮胖子恶棍抓走,一个骑摩托的帅哥大侠,依靠吐血的武功和不用瞄的枪法将坏人绳之以法,终于抱得美人归),不过好像除了售票员外,车上的本地人也对这老掉牙的电影不是很感冒。

照片 46:连接加德满都和博卡拉间普里特维公路边的河谷景色

廓尔喀

    今天我的目的地是博卡拉(Pokhara),但在去那以前,我打算去刚刚倒掉不久的尼泊尔国王的老家廓尔喀镇看看。这个小镇座落在加德满都西北面不到200公里的群山之间,中午1120左右,车子就到达了镇上的车站。

 

    从车站下来后,我一个游客也没能见到,LP上把这里山顶上的旧王宫也叫做杜巴广场,但是显然本地人不这么认为,向他们询问杜巴在哪里,基本上都是一脸茫然,改问那个庙怎么走,倒是有人指了条上山的道。今天我打算为后面几天徒步做个热身运动,背着自己全部的家当登山,鞋子是新的,手杖也是新的,65升24公斤的背包在过去的3年里一直躺在橱里睡觉和新的也没两样,只有袜子是穿了2年多的到处有洞的即将被淘汰产品。往山顶去的路都是石头台阶,正午的阳光毒辣辣的照着一路,任凭我怎么采用之字型路线,没几分钟我还是喘着粗气艰难的迈着步了。

 

    快到顶的时候,石阶上开始出现大量干了的血迹,路边有个陈设异常简单的小饭店,只有一个塑料雨布随便的搭在空地上,而旁边唯一的低矮小房子则是操作间。雨布下的空地上支着口大锅正在烧水,大锅周围的地上横七竖八的堆了几只没了脑袋的死羊。这里估计就是祭祀后本地人享用午餐的地方了。路边一对年轻的父母带着两个孩子还牵着一头小黑山羊在树荫下休息,这头小羊应该就是书上介绍的宰牲节期间当地人带到山顶庙里献牲的祭品了,我不禁多看了几眼,这头活蹦乱跳的小羊显然不知道在这貌似无尽的山路前面等待自己的将是怎样一个结局。

 

照片 47:廓尔喀上山石阶上的斑斑血迹

 

 

廓尔喀

从山脚开始爬起30分钟后,俺终于喘着粗气来到了山顶的观景台上。廓尔喀宫殿就矗立在观景台西边一个陡峭的山头上,建筑样式还是典型的纽瓦丽风格。宫殿建在这么个地方,除非国王本人很节俭,不然光是生活必须品的保障就够累人的,当然,这也说明廓尔喀居民是多么的吃苦耐劳。进入宫殿后的台阶上的血污更多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走在上面都有粘脚的感觉。

照片 48:建在山顶的廓尔喀宫殿

廓尔喀

    我从后门进入的宫殿。一进门就看见下面有个小小的士兵宿舍,宫殿外大约有4个士兵在执勤。我走到宫殿后面种了两棵椰子树的地方坐下来休息,此时远处的喜马拉雅山还没有被云完全遮住,眼前发育不良的椰子树(应该是槟榔树吧)和远方白云缭绕的喜马拉雅雪山组成了一幅相当壮美的景象。这里屋檐的支撑木上也有色情木雕,国王到哪里都会享受。

照片 49:椰子树下,远处的雪山已经隐入白云中,这时天安门广场上的阅兵已经结束,我只能等着回去看碟了

廓尔喀

    在山下遇见的一家人终于赶了上来,我跟着他们一起进入到宫殿的祭祀场地。宫殿的主体呈凹字型,血祭仪式就在两座建筑间的空地上进行,非印度教徒不允许上去(上面都是血迹,我的袜子底上有个大洞,也实在不想踩上去)。由于想到这一带直到今天都是廓尔喀军团的主要兵员地之一,民风彪悍,俺很自觉的站在空地外的台阶上观察。空地中央有个木质的林迦,围绕林迦的地面上是一圈新鲜的血迹。刚才那一家人里的父亲掏出手机让孩子们和母亲牵着小黑羊在空地上的铃铛前留下了最后的合影,接着一个看着就是狠角色的祭司把小黑羊硬拽进了大殿里面,我还在竖着耳朵等待可怜的小羊垂死挣扎时的凄厉惨叫声呢,他已经拖着缺了脑袋的黑羊出来了。孩子的父亲和祭司一起拖着死羊绕着林迦走了三圈,祭司不时的停下抖动一下死羊的脖子,确保鲜血在转圈的过程中不停的流出,难怪刚才的地上有一圈新鲜的血迹。转完后,一家人对着大殿拜了拜,整个仪式就算结束了。

照片 50:血祭场景,穿着现代的祭司正拖着无头死羊绕着林迦转圈。注意照片里这个貌似贫穷的山城里颇有不少衣着现代的本地人,给外国人当雇佣兵的当地人确实对本地生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廓尔喀

    我在这继续欣赏了两头黑羊的葬礼才下山,没走多远就追上了刚才献祭的四口之家。下山对他们显然是件更痛苦的事,因为没有头的山羊只能依靠父亲的臂力才可能下山,两个小朋友只能跟着妈妈亦步亦趋的慢慢蹭下去。难怪小饭店要在靠近山顶的地方开了,把羊放进一家人的胃里带下山才是最省力的方法。

 

    快到半山腰的时候,我碰到一个背了4个大包的挑夫,只见他用一个网兜状的包袱包了所有的行李,再通过一根布带把行李整个套在额头上,这会儿正喘着粗气站在路边休息。我和他用简单的英语聊了几句,原来是四个老外打算从这里开始徒步游(上山的石阶继续通往更深的山里,有向导的话可以直接走向安纳普尔那大环线),他是他们的挑夫。挑夫同志很友好的让我给他照了张像,看着他背后那叠成一摞的高级背包,显然这些包的主人没有让任何人享受到它们的性能。

 

照片 51:背了大包的挑夫,不知道和那个中国美眉学的剪刀手,身后的四个名牌大背包横叠着垛在一起。

廓尔喀

 

    镇上的车站有直发博卡拉的车,司机很热情的招呼我上车放下大包,再引我去车站售票窗口买票。我好奇的问他,如果不要车票,能便宜点嘛?司机有点诧异的看着我,“No, you pay same.”,鉴于俺在这属于不多交钱就算烧高香的外国人,俺决定不再逗他玩了。

 

    车子下午145分才发车,现在离开车还有40分钟,剩下的压缩饼干要留着徒步时的突发状况用,我打算在路边解决中饭问题。车站附近这个时候挺热闹的,卖各种吃的东西的小贩都在吆喝着招揽生意。有个小摊子在卖一种黄色的炒豆,装豆子的塑料桶旁的饮料瓶里放了5种颜色鲜艳的调料,卖的时候,小贩把豆子和调料一起放入一个看上去好像从未洗过的红色塑料盆里,用一个已经看不出什么材质的勺子搅匀,然后从不知道哪里搞来的彩色旧书本上扯下一页纸来卷成圆锥型(有的书看起来很像是小朋友的教科书,原来尼泊尔小朋友在饿的时候也会用自己的课本或者作业本什么的换小贩的东西吃。为什么要用“也”?),最后把已经搅匀的拌豆子连调料一起倒入纸筒里,再递给顾客。吃的时候只要用包括手在内的任何一种工具把豆子放入口中就行。俺的胃不当调色板已经很多年了,现在也不需要靠这些花花绿绿的调料和五颜六色的油墨的点缀才能彰显它的存在,Next。路边还有卖一种土黄色雪糕的,做这个生意的小贩推着一辆上面摆着与雪糕相同色彩的木箱的小车(估计这个就是所谓的广告色了吧),雪糕则放在木箱的保温层下面(反正我没看到箱子里有棉被,破衣服什么的倒是看到不少),几个当地小朋友叫了一块雪糕,小贩在木箱表面一块发黑的铁皮上将这块雪糕分成几个一立方厘米的小块,用小木棍穿了递给小朋友们吃。我去要了一整个雪糕也才20Rs,可是吃在嘴里一点也不甜,齿颊间还能感觉到有很多半固态的渣渣,这回总算明白了为什么是印度人发明了“味同嚼蜡”这个成语(味同嚼蜡出自《楞严经》,由印度僧人传入我国)。最后我在一个卖油饼的摊子上要了5块薄薄的饼充当午餐,我正担心小贩给我的塑料袋会不会太环保,他已经从脚下的旧报纸上扯下一角,把饼包好递了过来,看着油饼上已经印上的尼国文字,我终于能算喝过尼泊尔墨水的人了。

 

    随车的售票员小胖告诉我这段路要走5-6个小时,根据上午的经验,我以为天黑前怎么都能到博卡拉了,所以虽然车子不停上客下客,倒是一点没有影响我的心情。

 

下午五点的时候,司机突然停了车,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他和小胖同志就抄家伙下了车。原来是轮胎坏了,小胖不紧不慢的爬到车顶,把一个备胎用绳子穿了放下来。我凑过去帮忙接了轮胎落地。这备胎显然也已经用了很久了,纹路基本磨平,完全分辨不出来是什么牌子的了,我很好奇即将被替换下来的轮胎会是什么样子。小胖显然干不了技术活,现在只能加入看热闹的乘客的行列,一起看着司机一个人捣鼓千金顶,拆换轮胎。

“呜噜哇啦,呜噜哇啦”,头顶着椰子壳,拌豆子,黄瓜,薯片的小贩们一阵风一样围拢过来,不停的对送上门的生意叫唤着。

10分钟后,车子再次启动。

……

1分钟后,车子又停在路边。

“呜噜哇啦,呜噜哇啦”,头顶着椰子壳,拌豆子,黄瓜的小贩们再次围拢过来。

很不幸,那个备胎也是坏的。

司机扶着拆下的轮胎向后方50米外的十字路口看了看,然后和小胖嘀咕了几句,自己滚着轮胎跑过去了。哦,补胎啊,这司机路还真熟,不过要是俺们不是在这个稍微繁华的地抛的锚,司机同志咋办呢,佛祖保佑他啊(乘客可以搭过路车继续前进,所以不用担心^_^)。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尼泊尔人悠闲的生活和这样不着调的交通显然存在着共生的关系。坐在车顶的乘客们连下车走走,在路边树根处唱个歌的打算都没有,依然保持原有的姿势,仿佛正在发生的一切与他们都无关(后来天黑了,在司机的强烈要求下,他们才心不甘,情不愿的下来坐到车厢里的)。

照片 52:坐在车顶等修车的司机的尼泊尔乘客,一片火红的晚霞下,他们是如此的悠闲。照片中能够见到汽车的右后胎被卸下

廓尔喀

与其他乘客们悠闲的样子相反,我开始升长了脖子向着司机离去的方向眺望着。

高山,

残阳,

人群渐渐稀少的异乡街头,

一个滚着汽车轱辘的孤寂身影终于出现在暮霭中的街道转角。

我此刻的激动可能只有《甲方乙方》里那位吃光了村里全部的鸡和耗子,日日趴在村口窑洞顶等葛优和冯小刚回来接他,自己花钱找苦吃的暴发户才能理解。

我满怀感激的坐回车上,戴上耳机,安安静静的等待车子再次踏上征途。

……

……

……

30 分钟过去了,司机滚着修好的那只备胎也回来了,看来他已经注意到了如果在荒郊野岭轮胎再次玩完的极端情况。


此时晚霞已经彻底暗淡下去,月光开始照亮大地……

 

    晚上8点钟,我终于来到了黑漆抹乌的博卡拉长途车站。整条主干道上压根就没有路灯,我背着大包往城市西边的湖滨区一路走去,在拒绝了n多疯狂要价的出租车的骚扰后,一个骑摩托的好心男子停了下来打算稍我过去,俺凑近闻了闻,确认他身上毫无酒气,这才上了他的车来到湖滨(在搭顺风摩托上俺有过很特别的经历,2008年底,俺曾经在越南蚬港搭过一个顺风摩托,司机在开动后不停的用喷着浓重酒气的嘴巴夸张的回头和我讨论蚬港的房地产开发问题,仅仅10分钟的路我当时感觉比整条胡志明小道还要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地图贴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地图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