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海亮
周海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83,897
  • 关注人气:9,8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小说习作:《男诗人哗啦啦》

(2018-05-26 17:23:07)
分类: 小说或者有关小说
小小说习作:《男诗人哗啦啦》

男诗人哗啦啦

于《小说月刊》2018年第7期

周海亮

 

  男诗人本不写诗。他爱上一个写诗的姑娘,才开始写诗。他写诗是想把姑娘追到手,后来姑娘不写诗了,他却停不下来。姑娘去了北京,跟一个名编大叔学写剧本,据说卖出去几部,赚了点钱,却一部都没能拍出来。这些都是传闻,不是从男诗人嘴里说出来的。事实上男诗人从来不谈那个女诗人,有时碰上我们谈起,他会淡淡一笑,说,过眼烟云,过眼烟云。

  我们都叫他哗啦啦。他喜欢喝啤酒,喝到喝不进去的时候,仍然硬撑着喝。啤酒从他的嘴角流出,哗啦啦淌到桌上,又哗啦啦淌到地上。他喝多了,不去洗手间,而是去酒店外面的小树林里。谁也不知他在里面呕吐还是撒尿,只知哗啦啦的声音贯穿始终。然后男诗人回来,接着喝。喝醉的男诗人必哭,眼泪哗啦啦地流。问他为什么哭,他说,俺想俺娘了。或者,俺心疼这条被咱们吃掉的鱼。或者,这世界怎么这么操蛋?或者,整个世界都把咱们抛弃啦!他哭的理由千奇百怪,哭完后却是千篇一律。他睡觉。躺桌子上睡觉。直睡到饭馆打烊,老板将他扔进大街上的垃圾箱。

  男诗人去参加一个笔会,结识了一个女孩。他给女孩写了一首诗,他被这首诗深深打动。他想给女孩朗诵这首诗,可是总没有机会。返程前的那天晚上,他先将自己灌醉灌哭,然后敲开女孩的房门。他站在走廊里大声朗诵那首诗,可是刚朗诵两句,就被女孩踹倒在地。女孩一边哭一边打他,用了拳头、手机、酒瓶、拖把、椅子、灭火器……那天夜里,男诗人是爬回房间然后爬上床的。回来后他没有说起这件事,我们却很快从别人嘴里得知。我们认为朗诵一首诗挨顿揍很不值,可是我们认为他挨的这顿揍很值。因为他是脱下裤子以后朗诵的。我们庆幸他还穿着内裤。他说,我忘记脱了。表情很是懊恼和遗憾。

  从此以后,他在圈子里渐渐火起来。火起来不是因为他的诗,而是因为脱裤子朗诵事件。很多人嘲笑他,也有人崇拜他,更多人则是觉得他很好玩,有娱乐价值。后来他更过分,每次酒后,都要脱下裤子跳到桌子上朗诵他的诗歌。以至于再后来,凡有他在的饭局,基本就见不到女人了。他不在乎,照样喝完吐,吐完尿,尿完朗诵。可是我在乎。我们都在乎。没有女人的饭局对我们来说索然无味。于是再有饭局,我们便不再喊他。一段时间以后,男诗人开始主动请我们吃饭。他规规矩矩地夹菜,小心翼翼地喝酒,轻声细语地说话,他变成一位绅士。他变成绅士,我们反倒开始讨厌他。他曾不止一次恶狠狠地说,是你们把一个诗人逼成了绅士。

  他说得没错。我们都讨厌绅士,更讨厌把一个诗人变成绅士。我们说,以后你想朗诵就朗诵,想脱就脱吧!他看看我们,坚定地说,不上你们的当。

  他不再朗诵,也不再脱裤子。于是,有他的饭局也变得索然无味。

  终有一次,我想跟他开开玩笑。我告诉他,你那个北京女诗人回来了。他吃着菜,说,关我鸟事。我说,是真的。没喊她来,是怕有你在不方便。他说,真假都不关我鸟事。我说,我知道你不信,她虽然没过来,不过她给你留了电话。他喝着酒,说,我用不着。我把电话号码喊一遍,他捂住耳朵,说,你别烦我!我们开始喝酒,他仍然喝得小心翼翼,风度翩翩。后来他去洗手间,我的电话响起来,果然是他打来的——那其实是我的新号码。我不接,电话就一个劲儿地响,后来电话不响了,他却发来一条短信。他说:我很想你,我想见你。我把短信拿给所有人看,大家笑得眼歪嘴斜。一会儿他回来,继续装模作样地喝酒。我说,我很想你,我想见你。他马上变了表情。我想他应该会恼,可是他没有。那个晚上,他不停地喝酒,不停地喝酒,终于成功地把自己灌醉。喝醉以后的他没有站上桌子,而是滑到桌子底下。他开始哭,眼泪哗啦啦地流,声音也越来越大,到最后,几乎变成了嚎啕。

  他说,我不怪你们耍我,我只怪我自己。

  直到现在我也没弄清楚,他是怪自己写诗,怪自己认识了那个女诗人,还是怪自己变成了绅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