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海亮
周海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83,897
  • 关注人气:9,8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篇习作:《圣母颂》(终)

(2017-03-25 17:06:48)
分类: 小说或者有关小说

圣母颂

于《当代小说》2017年第1期

8

  逃开教堂,走上公路,吕涛终流下眼泪。他坐在路边,静静地抽掉两根香烟,给小涓拨了个电话。他问琴买了吗?小涓说我与儿子正在县城。他说那把琴送回去了?小涓说昨晚不是说了吗?送回去了。他说琴别买了,这不是咱的钱。又说,去把那把琴要回来吧!那把才属于儿子。小涓说你把我弄糊涂了。吕涛说我从没有如此清醒。小涓说可是要回那那把琴干什么呢?吕涛咬咬牙,说,咱们,结束吧!

  什么?

  离了吧!他说,谢谢你把儿子养这么大,谢谢你等我八年。

  吕涛挂断电话,竟是新生般的解脱。他又抽掉一根香烟,然后将电话打给大器。他说我与小涓离了……电话里离了……

  大器说,太他妈好了。

  吕涛说,再给我一次机会。

  大器说,不怕老虎抹了你的脖子?

  吕涛说,都他妈孤家寡人了。

  大器说,你妈的以为咱们是在闹着玩?快滚回家吧!

  吕涛没有滚回家。他拦下一辆农用车,他告诉那个农民能开多快开多快。他知道汽修厂就在前方不远,他还知道那里有一个简易的小饭馆。大器与老虎会在那里吃完午饭,然后才对女人下手。他在汽修厂果然见到大器的面包车,一个农民模样的人正在给车子加油。

  吕涛走进饭馆,他们果然在吃饭。大器点了最贵的四个菜,盘子里一条被油炸的鲤鱼仍然亮着它的眼,动着它的腮。看到吕涛,老虎站起来,操起椅子就砸吕涛,大器急忙抱住老虎,女人抱住的却是吕涛。

  椅子抡空。大器的眼睛喷出火。

  滚你妈的蛋!他说。

  吕涛坐下来,吃饭。

  找不自在?

  吕涛喝一口水。

  那好,现在我去结账,老虎说,回来你还在的话,我真抹了你!

  吕涛从嘴里吐出一根鸭骨。

  走吧吕涛!大器说,他真能干出来。

  你相信宗教吗?吕涛抬起头,突然说。

  什么?

  宗教。吕涛说,比如天堂,救赎,轮回,上帝,报应,仁爱,宽恕,理解,对抗,恩典,侍奉,放弃……任何宗教。

  老虎埋单回来,正恶狠狠地盯着吕涛,一张脸憋得通红。大器将他拉到一边,两个人推搡一番,又轻声争执几句,老虎才骂骂咧咧地走出去。大器回到吕涛身边,说,听好了涛子,再出任何岔子,就算老虎能饶了你,我也不能。咱们真的回不了头了……

  假如配阴婚的人想找个上门女婿,你们会不会杀了我?

  什么?

  没什么。吕涛说,放心吧不会再出岔子。

  面包车离开汽修厂,驶上一条废弃已久的公路。公路前方还是公路,路两旁不见了油菜花海,而是一片又一片深不可测的灌木丛。老虎放缓车速,一只野兔机警地横穿了公路。

  老虎扭回头,看看女人。女人正在重新叠好她的寿衣。她的表情安静温顺,似乎她抚摸的不是寿衣,而是婚纱。

  老虎说,你真没一个亲戚?

  女人抬起头。

  老虎说,你失踪十天半个月的,真没有人关心你?

  女人摇摇头。

  老虎看看吕涛,再看看大器,目光里杀机突现。他将车子靠边行驶,车速放得更慢,吕涛知道,他正在挑选一个合适的位置。

  你知道灵魂之罪吗?吕涛突然说。

  大器与老虎一起看他。

  咱们打个比方,假如一个人在清醒状态下杀死另一个人,这么人无疑是要被治罪的,因为他的灵魂与肉体都犯下罪过;假如这个人在混沌状态下杀死另一个人,这个人也许就不会被治罪,比如精神病患者;不过还有另外一种情况,就是灵魂犯下的罪过。比如一个人试图杀死另一个人,哪怕最终没有付诸行动,他的灵魂也犯下罪过,理应受到惩罚。但是至少到目前为止,无人在意一个人的灵魂是否犯下罪过,所有犯下灵魂之罪的人全都逍遥法外。所以需要忏悔,一个人的自我惩罚与自我救赎……

  在饭馆里我就该把你抹了。老虎开着车,他妈的还跟我讲灵魂之罪和自我救赎?

  那你知道杀人与杀人未遂的区别吗?

  车子猛地刹住。却不是因为吕涛这句话,而是因为前方。

  前方不远处,几名交警已经在公路上设起路障。他们站在一辆灭着灯的警车旁边,似乎早有准备。看到面包车,两名交警冲他们走过来。他们面带微笑,却走得很快。

  大器看看老虎,老虎看看吕涛。

  怎么回事?老虎问大器。

  交警查车吧。大器说,还好咱们没有动手。

  老虎试图倒车,却发现两名警察的手里已经多出手枪。警察示意他们举起双手,慢慢走下车子。

  四个人将手举得很高。女人脸色苍白,嘟囔着,我还得去找我男人,我还得去找我男人……

  别慌。他们查不出来。大器弱智地对老虎说。

  老虎盯着吕涛。

  你报警了?

  灵魂之罪而已。吕涛说。

  操你妈的你敢报警!老虎咬着牙根,小声说。然后他一边笑一边朝一步步逼近他们的警察解释。我们不过在路上拣到一具尸体,他说,藏进后备箱里而已……

  两个警察同时往后备箱的方向瞟一眼,老虎和大器的手里同时多出一把刀子,又同时将刀子架上吕涛和女人的脖子。他们紧贴着吕涛和女人,将身体完全掩藏。似乎他们演练过多次,动作快得惊人。

  女人吓得哭出声来。

  放我们走!老虎的手上加着力气,刀锋划破吕涛的皮肤。否则就他妈同归于尽!

  并非什么大罪,完全不必鱼死网破。吕涛说。

  闭嘴!老虎的一只脚重新跨回面包车。

  你还得留着这条命孝敬老娘……

  老虎的手极隐蔽的抖了一下。然他没有停止。他的胳膊加着力气,吕涛的半个身子被拖进了车。

  大器,停下来。吕涛转向大器,说,就当她等的是你。

  大器挟持着女人,正往驾驶位上拉。他的动作僵硬,浑身颤抖。只是他仍然不肯停下。

  吕涛咬着嘴唇。他把嘴唇咬出血。

  好吧大器,你听我说,听到枪响你就扔下刀子,别动,千万别动,好不好?算我临死前求你的最后一件事情……

  什么?大器扭头看他。

  还有,听听那首《圣母颂》。

  吕涛突然笑了。他是看着大器笑的。他咬牙,偏头,弯腰,肘击老虎小腹。他用上全身的力气,却似撞上钢铁。然他在刹那间让老虎露出半个脑袋,枪声于是响了。他看到大器惊恐并且绝望的表情,他看到大器手里的刀子滑落在地,他看到女人跑得踉踉跄跄……

  他感觉到刀锋划开喉咙。他感觉喉管很凉,很烫,很凉。他试图冲女人和大器再说点什么,却只能从嘴巴里喷出鲜血。他听到风声,雨声,狗吠声,马嘶声,脚步声,尖叫声,锣鼓声,警笛声……然后,所有声音消失,唯儿子的《圣母颂》再次奏响。

  那声音让他沉醉,给他安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