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曼畅
曼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4,721
  • 关注人气:6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西华女娲盘古创世神话浅探

(2019-02-25 15:17:54)
分类: 盘古女娲创世文化研究

 西华女娲盘古创世神话浅探

                    侯满昌/文     

    女娲盘古创世文化是中华民族在远古创世时期的早期华夏创世文化之一,源远流长,在漫长历史的沧桑岁月中,翰墨写不完他们的丰功伟绩。地处华夏中原的西华是远古先民活动中心,世代传承的盘古开天女娲补天造人等口头文学,对探源女娲文化,佐证史料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现就当地官方记载和流传于当地的女娲神话故事经歌中所折射出的创世文化探讨如下:

      一、西华创世神话传说遗迹分布

      西华县居豫东平原,地理坐标为东经114°05′-114°43′,北纬33°36′-33°59′,从地理位置上看,西华地处周口神话群中心,东部及东北部和淮阳县、太康县接壤,南与川汇区、商水县毗邻,西接漯河市郾城区、召陵区、临颍县,西北临许昌市鄢陵县,北临扶沟县,东西长57公里,南北宽21公里,境内地形西北略高于东南。周边地区有淮阳周口的伏羲神话,郾城召陵的许慎造字传说,鄢陵许昌的三国文化故事等。

      在西华流传着大量的女娲盘古神话及其遗迹,主要分布在东夏亭镇木岗寺、聂堆镇的思都岗、昆山办事处三子头村及其周围村庄。

    思都岗行政村居西华县城北9公里,是西华县聂堆镇的一个行政村,辖5个自然村,3400人,4466亩耕地,传为炼石补天、抟土造人的华夏始母女娲之故都及陵寝。清《读史方舆记要·卷四十七》记载:娲城在西华县西,女娲所都也 《东野纪闻》曰陈之长平(西华),即女娲炼石补天处,上有女娲城在焉 女娲城遗址位于思都岗村西北角,据文物部门上世纪八十年代普查和考证,女娲古城址呈正方形,分内外两城,外郭城墙长4000,内城墙长1440米。今残存城墙最高点3米,宽8米。护城壕轮廓清晰,基底宽6,上部宽15米。城墙多为分层夯筑而成,每层厚1020厘米。夯窝为圆形,平底,直径5厘米。城内有宫殿式夯土台基。北城墙下出土一地下排水管道,残长1,直径29厘米。城内出土有大量釜、罐、鬲、瓮、瓦等春秋时期遗物,可见当时城池壮伟,居民殷盛。据考,该城为东周城址,城墙下叠压商周甚至更早的古文化遗址。

    现有古寺龙泉寺犹存,殿前竖立明代万历年间古碑两通,一碑文记载:西华治北十五里许,有城遗址,半就淹没,相传为女娲氏故墟也。龙泉寺属目前豫东遗留较完好的原貌古寺, 1986年与女娲城遗址一起被河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女娲城遗址西有女娲陵冢一座,据传古陵高峻如山,占地千亩,后几经黄泛和风雨剥蚀渐成缓丘。后人念女娲功德拱土添坟祭祀,现女娲墓呈园丘形,高6米,直径20米,占地300多平方米,陵前有娲皇圣母之墓石碑一通。

    思都岗是传说中女娲故里,以该村为中心周围村子有许多关于女娲传说故事如《女娲炼石补天》、《抟土造人的故事》、《世上为什么有残疾人》、《女娲芪的来历》、《女娲坟的传说》、《女娲显灵护皇城》等。

    盘古寨在木岗寺村,位于西华东北部东夏镇与田口乡接壤处,相传是远古开天神盘古殉天处。2010年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时西华县人民政府公布的县级文物保护单位。村里存有盘古寨古代砖寨额,三块,分别为”“”“三字,字砖完整,两字砖上下断裂,字体古朴圆润,是当地村民在当年修渠时挖掘并保存,砖长30CM,宽25CM

    在盘古寨老寨西有一座寺院,古称墓岗寺,相传规模宏大,占地数十亩,有僧侣百余人,为护守盘古墓之寺院,寺内供奉有盘古女娲之位,有盘古开天壁画及石碑117通,1958年用于烧制石灰毁掉,仅余半块,碑阳文字隐约可见。

    盘古墓在木岗寺村西,南北长2500米,东西宽500米,因黄水泛境墓冢已淤为平地,墓旁有一井,人称盘古井,据传历年霪雨未曾灌没,随着时代的变迁和黄水裹带泥沙而湮毁,现只剩洼地。津津乐道的盘古传说故事却代代延传下来,当地村民对盘古女娲开天故事都能讲出一段。

    昆山女娲宫位于县城北郊贾鲁河畔的山子头村,古称昆山,与思都岗南北向对。史书记载有女娲居昆山之说。相传是女娲活动居所之一,先民为敬奉始母女娲而建女娲宫,后废。现今的昆山女娲宫景点系后人民间捐资在汉代古城遗址上所建,占地30亩,有女娲宫主殿、老母殿等。

    二、盘古女娲创世神格的定位

    在中国古代神话研究中,经常要面对创世神话这一研究主题,当然盘古创世神神格是早有定论的,而另一神话人物女娲,在一些相关文献的记载里,也让我读出同一创世神格形象,然则天地亦物也。物有不足,故昔者女娲氏练五色石以补其阙,其后共工氏与颛项争帝,怒而触不周山……至伏羲、神农时……”《列子·汤问》(战国时期郑国人列御寇著)。而晋·张华《博物志》天地初不足,故女娲氏练五色石以补其阙,断鳌足以立四极。其后共工氏与颛顼争帝,而怒触不周之山,折天柱,绝地维。故天后倾西北,日月星辰就焉;地不满东南,故百川水注焉。在当地民间故事里,女娲补天是这样的:

    天冷的时候,女娲采来五色石,用五色石补天。这五色石原本是天地未开时的混沌之物,盘古开天后下沉为泥土,后经烈焰灼烧而成五色石,具有摭风御寒的功效。但这五色石虽然能够保暖,可是粘接不牢固。补好这边那边塌,补了那边这边塌,不知道补了多长时间也没有补全。

    天热的时候,女娲就凝水为冰,用深海寒冰补天。结果补得蔚蓝一片,又齐整又好看。但是到了冬天,就越发显得寒冷,鸟兽们藏在山洞里还是冻得瑟瑟发抖。

    有一天,下起了雨加雪,雨水和雪落到地上,结成了寒冰,把女娲捡来的石色石冻在了一起,非常结实。女娲心想,要是用五色石和冰凌子掺着补,不知道会咋样。想到这,女娲就用五色石当砖,用冰凌子当泥,重新补天。结果,补得又暖和又结实。

    当地经歌《补天经》这样述说:

      都只说盘古爷开辟了天/却不知天不满留了遗憾/天洞中常流火烧焦大地/又流下寒和冷江河冻穿/咱娲娘看不得生灵遭难/下决心炼彩石上补苍天/昆山上采集了五色石头/把石头扔进了天上烈焰/那石头见烈焰熔为一体/慢慢地变成了一小片天/娲娘娘只想着把天补满/没想到那石头塌了一边/娲娘娘采来了东海寒冰/用冰水浇灭了天上烈焰/从此后女娲娘采来寒冰/一层石一层冰再补苍天/咱老娘受的累没法算计/咱老娘作的难没法讲完/不知道熬过了多少日夜/不知道闯过了多少难关/终于把残缺天补满补齐/终于把灾和难挡在外边/为了让上苍天更加美好/女娲娘给上天刷上蔚蓝/又架了彩虹桥作了天梯/还造了日月星天才美满/有白天有黑夜日月轮回/有阴天有晴天阴阳转换/有和风有细雨滋润大地/才有这后来的万物繁衍/要没有盘古爷没有天地/要没有女娲娘天缺地残/做好人要知道良心在上/什么事都有这根本源泉/没有天没有地没这世界/没盘古没女娲没有今天。

    同时,我们还可以从梁·任昉《述异记》里提到另一个信息,即是盘古兄妹婚的文字资料。这里透露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情况,盘古开天辟地、治理洪水,与其妹妹婚配之后,共同繁衍人类。

    在当地民间神话里有《女娲抟土造人》:女娲蹲下身,看到水中有黄黄的泥。她摘了荷叶,抓了泥放在荷叶上,很细心地揉起了泥团。她想着盘古的样子,用这泥团捏起泥人来。她揉个圆圆的团,揉个粗粗的柱,揉了四根细细的条。她慢慢地把它们组成了一个小小的人形。女娲还折下细细的树枝,在小泥人的身上、脸上画出了五官和双手双脚,画齐了身上的一切。活脱脱一个小盘古出现在了眼前。女娲高兴极了,她很喜欢这个小泥人,把小泥人托在手上,细细地看,反复地看,久久不愿放下。但泥人太软了,她怕变了形,走了样,就小心翼翼地把小泥人放在荷叶上,在太阳底下凉晒。

    她又来到水边,天没有一丝风,水面静得像面镜子,她也感到自己很美。一对鸳鸯在水中游来游去,它们捉着鱼虾,戏着清波,还不时地交颈细语,一幅很快活的样子。女娲心里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她想照着自己再捏出一个女人来,也像自己一样漂亮。这样,娃儿就有了伴,也一定会像鸳鸯一样幸福地生活着。

    女娲又给了她温暖,赋予她生命,并给她起了名叫妮儿。从此,娃儿有了伴,妮儿有了哥哥。人世间有了真正的人类。

    女娲经歌里有《造人歌》: 想当年女娲娘补齐了天/又造下花草树木和果园/虽然有野兽虫鸟满地跑/终遗憾天底下少了人烟/女娲娘想盘古捏起泥人/谁知道遭风雨变成泥滩/咱老娘也有那犟犟的脾气/又洒泪又掺奶和起泥团/捏成了小人儿活灵活现/一口气吹过去会闹会玩/捏了男捏了女成双成对/从此后造齐了咱的祖先/人有情是因为身有娘泪/人有力是因为老母血缘/人身体本来是泥土捏造/人能活是因为仙气一团/如没有女娲娘抟土造人/哪有这人世间热闹非凡.

    以上故事、经歌同样成了《述异记》里面记录的盘古兄妹婚的权威佐证。女娲补天的文学化大约始于张华《博物志》魏晋南北朝时期,有意思的是,张华显然不认为共工折断不周山是女娲补天的起因。这似乎在《博物志》中保留了女娲补天故事的精粹部分,为后来的女娲补天传说的创世神话定位起到了情节内容的承接作用。

    我们民族是个土地意识、乡土观念极强的民族,崇尚封闭几乎成为我国文化的一大特色,所以女娲盘古神话传承中特定地域的山水、人物风俗、物产均可以理解为神话传说的客观存在依据,因此故事的地缘传承较之其它要高得多。而西华神话传说中有女娲补天、抟土造人正是如此,民间传说说盘古开天之后,留下了“天残地缺”之憾,因此盘古所化之山叫不周山,也就是昆山,现在还有山子头村呢。为了弥补盘古的遗憾,女娲在不周山(也叫昆山)炼石补天,终使天穹得以圆满。女娲抟土造人所用的泥土也取于昆山,那是用盘古骨血生化的,故才有灵性,女娲一捏泥人就活了,其它地方的泥土肯定是捏不出有灵性有生命小人的。

    盘古女娲氏的生与化,即开辟世界,生成世界,创造世界的结果,基本上可以概括为三个主要方面:一是自然变化中的诸现象,如风、雨、雷、电等阴、晴景象的起源以及山岳、江河、草木、生命、星辰、金石、田土等自然世界等,二是盘古女娲氏对生命和文明的开创,《五运历年纪》中,盘古“身之诸虫,因风所感,化为黎甿”;在《述异记》中,“盘古氏夫妻,阴阳之始也”。前者是人类生命的根据,在于盘古氏身上的虫,即盘古氏孕育、哺养了人类,后者是文明的开端,来自盘古氏夫妻,暗示盘古氏是婚姻制度的创立者,开创了文明的先河。三是通过女娲补天造人制笙簧背景、过程、效果的评价,品德及去向的记述,完成了女娲的创世“神格定位。  盘古女娲氏生与化的过程,也就是世界产生和发展的过程。

    西华盘古女娲神话文化具有原始初创性、阴阳互补性、体系完整性、劳动创世性和物质第一性等五大特征,这些特征符合中国人的思维模式和价值取向,此类神话讲的是宇宙万物的形成,兄妹二人是在没有其它任何外物的帮助,自然自生而成的。西华的神话说:很久很久以前,没有天,也没有地,更没有世间万物,宇宙就像一个很大很大的鸡蛋,阴阳不分,一片混沌。《经歌·女皇圣上来传经》一开始就说,未产生之前的宇宙什么也没有,那么早期宇宙是什么呢?“自从那混沌时没有世界,天地人好比那一个鸡蛋,经过了二百万零两万年,道果发阴阳分产出人烟,上为者为之天日月星斗,下与者为之地山脉河泉宙宇间空气流产出灵仙。”人同天地共生,他们把天体的演化,宇宙的自然形成说成是自然生物的自生演化而至,是朴素的唯物主义。袁珂先生在《古神话选释》转引徐整《五运历年记》有记载“首生盘古,垂死化身,气为风云,声为雷霆,左眼为日,右眼为月,四肢五体为四极五岳,血液为江河,筋脉为地理,肌肉为田土,发此为为星辰,皮毛为草木,齿骨为金石,精髓为珠玉,汗流为雨泽,身之诸虫,因风所感,化为黎甿。” 还说盘古形象为:“ 天地混沌在鸡子,……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如此八万千岁……盘古极长。”这说明盘古非一般人所能比拟,而是一个地地道道身躯巨大,力大无比的巨人形象。所以袁珂先生讲到盘古“垂死化身”时,说盘古神话中心在于“讴歌了人类创造世界的伟大。”盘古开天、女娲炼石补天、抟土造人等创世神话是在原始社会的某一发展阶段,是基于一定信仰意识而产生的。是人类自我意识的觉醒的自我体现。笔者在西华盘古女娲神话传说中发现这样一个共性信息,即多数故事里都有一些神性的东西蕴藏其中。盘古女娲是神话人物,似乎探讨他们生活的时代,既不可能,也不科学。但正如茅盾先生所说:“历史家可以从神话里找出历史来”。

    为了说明女娲的创世神地位,不妨再列举一点资料。东汉·应劭《风俗通义》:“俗说天地开辟,未有人民。女娲抟黄土作人,务剧,力不暇供,乃引绳于泥中,举以为人”。这是说天地“开辟”伊始,尚无人民,女娲是在天地开辟之后才着手造人,表明“天地开辟”的观念也包含在女娲创世神话中,并非盘古神话所独有。只不过女娲造人的神话里没有提供“开辟”者是谁的消息。不少古籍神话中都提到女娲“抟人造人”、“造人”正是履行了母亲最神圣的职责。《太平御览》说她一日造鸡,二日造狗,三日造羊,四日造猪,五日造牛,六日造马,七日造人。神话是这样说的:盘古造了天地之后,天地空荡荡的,女娲心想我来造些人吧,让人在世上当家作主。于是女娲想着盘古的样子,用泥团捏起泥人来。她揉个圆圆的团,揉个粗粗的柱,揉了四根细细的条。她慢慢地把它们组成了一个小小的人形。女娲还折下细细的树枝,在小泥人的身上、脸上画出了五官和双手双脚,画齐了身上的一切。活脱脱一个小盘古出现在了眼前。她造人的地点在哪里?清《读史方舆记要·卷四十七》称:“娲城在西华县西,女娲所都也”,作者并没有肯定这里就是女娲造人的地点。但民间认为造人之处在贾鲁河岸昆山脚下,昆有众多、密集之义,这里有水有黄土,可以造人,更有山子头、女娲城等地名遗迹证明在此从事造人的工作。  女娲的另一贡献,是她摹仿自然音韵(风鸣、鸟叫、水溅……)制造了乐器。《世本·作篇》中说:女娲作笙簧。笙,生也,象物贯地而生。笔者特别提请读者注意笙,生也,就是万物是从土地中生长出来。这与女娲造人应合,有繁衍滋生人类之意。窍意以为不仅如此,还表现了一位母亲博大的襟怀,对子女的无比关爱,她制造乐器,让子女有丰富的精神生活,更能健康的成长。当今父母忙不迭地送孩子进兴趣班、特长班,与女娲造乐器给子女,不是一脉相承吗?由此看来女娲不仅是一位母亲,还是一位充满浓浓爱意的伟大的母亲。神话是人类童年时代留给后世的珍贵的记忆和玩味不尽的文化遗产,世界各民族进入文明时代以后,无不以神话为起点开始自己的人文创造和艺术想象。从盘古女娲各自的超人力量和本领的理解里,我认为这些神话传说,奠定了盘古女娲创世神的神格定位。

      三、创世神话叙事与传说记忆

      创世神话也叫开辟神话,这是解释天地何自形成,人类及万物何自而生的神话。不论是已经进入文明的民族或尚在野蛮时代的民族,都一样有它的开辟神话(茅盾《神话研究》第32项,百花文艺出版社1981年版)。我们知道,当神话作为提高真实的体现,神话同仪式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神话直接为祭祀仪式服务,在一定意义上,神话成了仪式的解说词。张振犁先生在《中原女娲文化问题的再思考引言》中提到特别在西华思都岗的女娲庙会期间,那些在祭奠时唱经的人员,在女娲人祖附体之后,唱起来可以滔滔不绝。据说这是女娲圣母显灵的表现。

    女娲城庙会在农历正月初三至二月初二间在城东北思都岗女娲城进行,正月十五为盛会期,每月初一、十五为例会。庙会早在遭黄水前就已盛行了,烟火香纸举目皆是,庙会以老斋公担经挑,挑花篮唱经歌,烧香许愿等活动,祭拜人祖姑娘为主。传说女娲兄妹相婚而成夫妻,同为人类始祖。女娲曾用黄土造人,炼五色石补天,治洪水,杀猛兽使人得以安居,后人在城西修女娲坟,在城内建女娲阁供斋公,瞻拜馨视。从民俗活动上看,西华反映创世文化的民俗活动当数女娲庙会,张翠玲女士在《西华女娲城庙会调查报告》之中有很详细的介绍,我这里摘录过来:女娲城庙会祭祀,与许多庙会一样,分为敬神、娱神两大环节,但又表现了女娲信仰的特殊性,关于敬神祭祀的形式,如上香、请神、祈求、还愿等,前学之述备矣。诸多供品也与其它庙会大同小异。但那称作花供的面食供品,其含意深远。花供是八个大蒸馍,每个上面都用面食做成瓜果、动植物,有龙、凤、鱼、蛙、燕、雀、莲花、石榴、葫芦、枣、花生及十二生肖等,并用红、黄、黑、青四色彩,活灵活现,缤纷精致,表现出豫东妇女面食制作的多巧。更表现了图腾崇拜与强烈的生殖繁衍的原始信仰内涵。

娱神歌舞,是女娲庙会颇具精神魅力的内容。妇女们一反日常生活中的诸多规范,百无禁忌地讲、唱、哭、演。娱神歌唱的另一种形式叫对功,或盘功。是庙会上相识或不相识的人们,用歌唱的韵语形式交谈、结识、切磋的方式。往往双方唱过礼节性的开场后,即进入对功阶段,类似文人的对诗和山乡的对歌。相对其它活动,男性参加对功的较多,且易于好强争执。这种对功往往持续数小时难见高低,但最终都会心平气和地唱一曲结束曲而言归于善。娱神的正宗表演,是经挑舞,又叫花篮舞经挑舞起源于传统的龙花会,民间传说,女娲蛇身,为龙,即为祭女娲的原始巫舞。经歌在流传过程中,有传女不传男,所以女娲经歌虽有时也有男子响应,但在祭祀活动中,均是妇女表述,这种传承有较强的专业性特点。

汉代刘安《淮南子》卷七《精神训》有一说:古未有天地之时,惟像无形,窈窈冥冥,芒芠漠闵,澒濛鸿洞,莫知其门。有二神混生,经天营地,孔乎莫知其所终极,滔乎莫知其所止息,于是乃别为阴阳,离为八极,刚柔相成,万物乃形,烦气为虫,精气为人。这是说,未有天地之时,原是惟像无形的混沌状态,后被开辟为天地。但开辟天地的神并非盘古,而是二神。高诱注云:二神,阴阳之神也。在这里,不是盘古,而是二神阴阳之神曾开辟出天地。在西华当地神话传说中,讲述人将其故事主角盘古女娲进行了一番合乎民间信仰逻辑的超人化叙事,说很久很久以前,天地还没有开辟,宇宙一片混沌,好象一个巨大无比的大鸡蛋。阴阳两股真气在巨卵中不断融合演化,就象太极图中的黑白二鱼那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循环往复,生出无限阳之精、阴之华,育出无数精灵古怪。盘古、盘姑(也就是女娲)兄妹象龙凤双胎那样,在巨卵里孕育了一万八千年。才醒了过来,盘古胳膊一伸,腿脚一蹬,大鸡蛋就被撑碎了。可是,他睁大眼睛一看,上下左右,四面八方,依然是混沌难分,盘古挥起如斧巨掌,劈了一下,铿锵作响,掉下了一些碎屑。再劈又掉,再劈又掉。不知劈了多长时间,终于劈开了一个大洞。洞外的光线更加明亮,盘古、女娲携手从洞口游了出去。不料前面又遇到一层半透明的硬物,盘古挥掌就劈,如此一连劈开了九层卵壳 他这一踢一打呀,凝聚了一万八千年的混沌都被踢打得稀里哗啦乱动。盘古三晃荡、两晃荡,紧紧缠住盘古女娲的混沌黑暗,就慢慢地分离了。轻的一部分(阳)便飘动起来,冉冉上升,变成了蓝天;而较重的一部分(阴)则渐渐沉降,变成了大地。神话叙事中关于盘古女娲孕育时间都不是自然现象中的真实,绝大多数都采用这种夸张的艺术手法,不仅表现出创作者们对自然现象已经有了一定的观察力,更重要的是已经意识到创设一定的语境对叙事效果的重要性,注意到矛盾的巧妙处理可以进一步强化故事情节的曲折性,给人以美的感染。同时,由于将角色置于静与动、虚与实的矛盾之中,也增强了角色的多样化和性格的鲜明性,这是其它类型神话所不及的。此外,在矛盾处理中,还出现了铺垫和衬托的手法,然后用反复出现应验的细节加以渲染,引导人们对这一事件的最终认可,都展现出较为巧妙的叙事艺术。在女娲《抟土造人》中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一个泥偶捏成了。女娲看了看,不太象盘古,就重新和泥,又捏了一个,还是不太象。就这样,不知道捏了多少次,终于捏出了一个四肢健壮、粗眉大眼的泥偶,很有几分盘古的威武气概。放在太阳下一晒,就裂了;女娲很伤心,悲从心起,泪如雨下,捶胸顿足,大哭起来,泪水流了一地,胸前双乳也流出了洁白的乳汁。女娲随手就地抓了一把用乳汁、泪水和出来的泥,再一次捏偶。结果发现这团泥更滑腻、更柔韧、更有弹性,捏成的泥偶也更加细致,眉目清秀、肢体健壮,放在太阳底下晒了几天,不但没有晒裂,反而得了阳气。在那小人儿嘴上捅了一个洞,对着那洞呵了一口气,他竟然趴在地上,对着女娲哇哇呼叫不止。

所有这些情节都是对盘古女娲神性的着重渲染,是民众信仰观念中模式化叙述,其目的是为他们的创世神性找一个更加合理的解释。

民众在盘古女娲神话叙述里插入了极具民间信仰逻辑的超人间叙事情节,赋予了超现实的浪漫主义色彩,这是来自于社会的需要和人民群众的愿望,盘古女娲无私忘我一心一意为他的高尚品德以及征服自然的能力和敢为人先的开拓创新精神,是民众对理想社会理想生活渴望的具体体现。女娲盘古神话传说不断加固了民众的信仰,同时也为建设和谐社会,强化民族凝聚力有着积极影响。

 

注::《西华乡村历史文化研究集成-民间文化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