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童仆
童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3,613
  • 关注人气:2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道(夷弦)属性(2)

(2017-09-08 14:37:27)
标签:

传统文化

学术讨论

易学宇宙学

根据量子化能量公式、相对论质能公式和多方面的原子物理学实验知识,我们可以直接推断,电子和质子必定是自旋相速度等于C的弦量子,必定是直接从“夷弦”对撞演化中生成的基本粒子。那么,原始“夷弦”必须具备两倍多一点氢原子总能量,才有资格成为缔造宇宙的始基。
本文对这种具有两倍氢原子总能量的“巨型”量子性质进行演绎推理,把这种巨型原始夷弦的力学性质搞清楚后,就可以进入推演夷弦创生基本粒子的过程。

C.原始夷弦的总能

原始“巨型”弦量子是一根时空平直的实在弦线,由无数等效能量与光子相当的直弦量子粘结在一起构成,结构相当牢固,携带着两倍氢原子等效能量在原始自然界飞行。
大自然中有正弦和负弦互为平衡的两种巨型弦量子,时空处于闭合状态,对撞演化中都会蜕变为量子化的自旋弦线。根据冲击力大小不同,还可以分层次量子化;其最小单元由普朗克量子基元h 或ih的集合体组成,演化时可分裂成虚、实两种独立体,相当于现代物理学发现的虚实光子。
原始夷弦对撞时以2C冲量相互作用,在强大冲击力作用下,除极少数正负弦量子复合湮灭和形成弦线尘埃外,全部演化为自旋粒子。为确保角动量守恒,自旋粒子由两部分组成,一半形成自旋核,另一半形成自旋核的自洽场,旋转方向相反。因受湮灭量子的动能冲击力作用,一部分自旋核的弦量子被撕裂成不可再分割的独立自旋粒子,能量绝对值和光子相当,自旋频率极高,体积比光子小,称超微子;还有一部分是从自旋核自洽场剥离出来的“碎片”量子,演化成普通虚实光子和自旋中微子;绝大部分受冲击力较小的自旋弦线演化为体积较大的电子、质子、正电子、反质子等四种基本粒子。这些生成物的力学属性都可以根据量子力学的实验数据直接确定。
量子化弦线的势能由普朗克公式计算,计算时忽略尘埃、碎片和不可测定的基本粒子内部自旋核的能量,它的势能由下式决定:
大道(夷弦)属性(2)
量子化的弦线有弯曲时空,时空中储存着向心势能。根据自旋弦线中向心势能和自旋弦线离心动能平衡关系,就可以得到自旋弦量子总能量。
自旋动能用符号E_W表达,时空中拥有的势能用符号E_g表达,两者对等平衡:E_W=E_g,故自旋量子的总能由公式(5)确定。
大道(夷弦)属性(2)
总能公式中能量的计算值只是原始夷弦等效总能量一半,另一半因不构成自旋粒子总质量,没有计入。原始夷弦中这个不到一半的总能量已经被现代物理学掌握得很透彻,也就是爱因斯坦在狭义相对论中给出的质能公式。式中M0是一个质子和一个电子的总质量,相当于一个氢原子总质量,把氢原子总质量乘两倍,就是我们所要计算的原始夷弦等效总能量。负夷弦的等效总能量也用公式(2—5)来计算,把公式中的能量变成负值就可以。

D.极限频率和径向压缩

根据等效总能公式,就可以进一步计算原始夷弦本体的定态时空属性和量子化弦线的最高极限频率。计算方法是:把电子质量(9.109∙〖10〗^(-31)kg)和质子质量(1.673∙〖10〗^(-27) kg )相加后乘2,再把两倍氢原子质量和光速常数C=2.998∙〖10〗^8、普朗克常数h=6,62601∙〖10〗^(-34)代入总能公式,就可以计算出原始夷弦对撞演化后的最高自旋频率:
大道(夷弦)属性(2)

计算结果表明,总长度为L的正负原始夷弦对撞演化后,量子化弦线的自旋频率有一个最高极限值,物理学目前测量到的γ射线振幅频率大约在〖10〗^19 (Hz)数量级,那么,处于质子、电子最内层的自旋核反旋弦量子的最高频率就可达以到〖10〗^23 (Hz)数量级。
负弦量子的计算方法和正弦量子一样,只要把时间用虚数表达就可以。在本章第三节“引力和静电力”中将会证明,真空场中的超微子以太就是反质子、正电子自旋核崩溃后生成的负弦量子,其最高自旋频率正好就是〖10〗^23 Hz,在牛顿力学中已把它当作引力常数来应用。
通过这一计算,得到了原始夷弦量子化后的最高极限频率,由此,我们对宇宙本原的物理性质又有了一个新认识。按照两倍氢原子质量计算,如果把它变成一根直弦,那么,它的长度可能需要用光速距离来计量。由于时间和空间不是独立参量,两者不能分离,我们虽然知道了夷弦的定态空间和时间之比恒等于C,也知道了伸直后的长度和光速之比就是它的内禀时间,但仅仅根据极限频率是无法把它处于平直时空状态的确切数据计算出来的。
从正常观念看,原始夷弦的长度必定有一个确定值,不可能无限长,它的内禀时间必定等于长度除以光速,也不可能是无穷大。这种内禀时间和空间的结合,就是这根直弦拥有的潜在势能。潜在势能是不能根据平直时空直接计算的,必须借助于蜕变成自旋量子后拥有的最高极限频率,通过普朗克量子化能量公式来评估。量子化能量只是原始夷弦潜在势能的可显示部分,极限频率以上的潜在势能依然不能显示出来,而且,弦量子的波长λ=CT在任意频率下都成立,波长随周期变化,无法用它来计算原始夷弦的确切总长度。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进行归一化处理,用无量纲“1”代表一根原始夷弦的定态时空,然后用最高极限频率来计算它拥有的最大可显示潜在势能。
这说明,当原始夷弦的等效能量等于两倍氢原子质量时,一定是一个“巨型”夷弦量子,其真实长度可能需要用光速距离来度量,如果是这样,它就无法在原始自然界飞行。于是,我们就可以对原始夷弦的存在方式做出一个新判断,那就是在它缔造宇宙之前,应当是一根经过径向压缩的弦线。也就是说,原始夷弦是一种存在内应力的平直弦线,它的时空可以随势伸缩,蜕变为自旋粒子时,必定有一个可显示其(内应力)潜在势能的最高极限频率。
原始夷弦径向压缩的物理机制可以这样来理解,因原始自然界除了夷弦外其它什么也没有,当有一定时空属性的夷弦在它内部飞行时,必定会受到它两种压迫力,一种是对夷弦的横向压迫力,从弦线流四周施加,使夷弦的时空保持在平直状态;另一种是对弦线流飞行方向迎面施加径向压迫力,因原始自然界没有其它实在元素,加上原始夷弦的质量属性还没有显示出来,原始自然界的阻力不会消耗夷弦的等效动能,飞行速度不会降下来。虽然夷弦的速度不会降下来,但由于原始自然界对它的阻力作用,必定会将它的固有时空压缩,把它的弦长度和时间属性转换成隐藏的内禀弹力势。内禀弹力势大小决定于弦长度,夷弦越长,对抗阻力的惯性力越大,时空收缩越多,弦线的致密度就越高,压缩夷弦的内禀弹力势就强大。夷弦长度不一样,内禀弹力势和致密度就不一样。这种时空收缩是夷弦内部结构单元之间的相对运动,不影响本体的飞行速度。因此,凡是在原始自然界飞行的夷弦,必定是根据自身定态时空属性收缩后的实在元素,不可能计算出它的真实长度。掌握原始夷弦的力学属性,只能从蜕变成自旋粒子后的极限频率来衡量。
当压缩原始夷弦互相对撞停止飞行后,直线运动蜕变成自旋运动,其最高自旋频率由压缩夷弦本身拥有的等效总能量(包括内禀弹力势)决定,总能量(包括内禀弹力势)大,蜕变的自旋粒子频率高。此时,自旋弦量子就有了自己开辟的新天地,在新天地作自旋运动时,原始自然界的所有压迫力都已经消失,新生弦量子就会在新天地中按照内应力和所受的外力平衡关系调整时空,成为创生宇宙万物的正负弦量子。
由此可见,缔造宇宙是由两倍氢原子质量的标准压缩夷弦承担的,等效总能量很小的夷弦承担不了这个任务。在本章第二节“基本粒子诞生”中将有详细演绎推理,在第四章§4,4宇宙衰老演化中还将介绍缔造宇宙的“标准压缩夷弦”的产生机制。
正负弦量子径向伸缩的事实已经被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证明,场方程中出现的G函数时空变异性就是负弦量子超微子以太的径向伸缩,如果弦量子没有这种径向伸缩性质,引力场的时空变异性也就无法实现。其它如光子蓝移、红移,热力学系统的热平衡等物理现象,都表明弦量子本体具有径向伸缩功能。这种结构性功能犹如弹簧,可以根据内应力平衡情况自动调整弦量子的时空。因此,原始夷弦的总长度和时间属性是根据外部压力自由调整的,没有绝对值,我们只要计算某一条件下弦量子的振幅时空大小就可以,原始夷弦的总长度是不固定的,也不需要计算。M0
能够径向伸缩的正负弦量子生成后,后面我们将会进一步推断弦量子的“时间之箭”,得到的结论是:正弦量子的“时间之箭 ”永远指向未来,本身不具有时间反演能力;负弦量子的“时间之箭”永远指向过去,具有自为有序化的熵减需求。宇宙中出现的所有时间反演现象,都是由负弦量子(精神元素)的“虚时空”本性操控。
负弦基本粒子是“空穴”粒子,弯曲时空中有负势能,在负势能作用下,它的弦线会自动向内收敛,总是向有序化方向演化,故负弦量子的“时间之箭”永远指向过去,它与正能量子平衡互补,控制定态事物结构稳定。这方面的内容后面还有详细介绍。
宇宙中的弦量子都是从高速飞行的“压缩夷弦”蜕变而来,根据总属性守恒原理,自旋量子的总能量一定等于原始夷弦本体的定态时空和动态时空等效总能量。其等效能量分别储存在它本体占有的定态时空和动态时空中;势能储存在定态时空的内禀弹力势中;动能储存在动态时空常数中。
在正向演化时,正负弦量子各自生成电子、质子,正电子、反质子和更小的自旋粒子。在反向演化时,自旋粒子蜕变为光子;光子无限红移,又分别回到原始正负夷弦状态。这些规律已被量子力学和相对论把握得非常精细,因此,原始夷弦的力学属性完全能满足创生宇宙万物的充分必要条件。

E.夷弦的超流属性

原始夷弦能够承担创造天地万物的大任,除了有上述力学性质外,必定还有一种与力学相关的重要性质,那就是如何保证它在自组织演化中不会无缘无故耗损自己的内能。这种弦线无论是在直线飞行时还是自旋运动时,都要以每秒三十万公里的速度运行,没有特殊结构,它的动能不可能永不减损。
麦克斯韦在描述磁力线时,曾假设磁涡流由一层微小粒子同与它相邻的涡旋格开,这一层微小粒子一定是超流体,否则涡流就会消耗能量;光在子飞行中与相邻光子、分子、原子插肩而过,也不消耗能量;通过长期观察,人们很容易想到,弦线量子的外表必定有一种特殊结构。
根据这些物理现象可以推断,原始夷弦外表必定有一层超光滑“涂层”,在光速条件下具有零阻力或零黏度。爱因斯坦-罗森曾设想,在连接宇宙遥远区域间有一种时空细管叫“虫洞”,透过“虫洞”,量子可以进行时空转换和时间旅行;那么“虫洞”也必定是超光滑隧道,不会消耗能量。
根据现代物理学实验结果,可以初步断定,大自然所赐的夷弦是一种超流体,它穿了一件超光滑外衣,使它在飞行或自旋时不会有丝毫能耗,确保它的内能只能在自己的“时空”和“质能”属性之间转换,不会有丝毫损失。正如老子所说,它的本质属性“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是永恒的。因此,弦量子的“超流”属性可根据老子的断言,麦克斯韦对“以太”的假设,爱因斯坦-罗森对“虫洞”的假设,加上我们日常看到的光子行为和通电导线周围产生的磁场力推理,直接予以确认。

F.时空闭合的宇宙

夷弦缔造宇宙必须有一定的外部条,外部条件不成熟,它也无法施展自己的能力。这个外部条件不需要上帝参与,完全由大自然自我创造。
原始自然界有无数处于压缩状态的标准正负夷弦,它们在没有时空结构的原始自然界穿梭飞行。因夷弦的质量属性没有体现出来,故正负夷弦在飞行时不会消耗自己的等效动能。但由于原始自然界对夷弦有压迫力,对于孤立的夷弦,所受的横向压迫力是平衡的,但当数量很多时,相邻夷弦外侧的压力不变,内测的压力就会减弱,这样,凡是靠得很近的正负夷弦很快就会被挤压到一起,按照飞行方向聚集成“筒状”夷弦流。当筒状夷弦流的密度很高时,如果和另一个飞行方向相反的高密度筒状夷弦流相遇,就会发生剧烈的对撞演化。我们把这种能够发生剧烈对撞的筒状夷弦流系统,定义为“闭合宇宙” 。
可见,只要原始自然界的筒状夷弦流足够多,就能创造出许多“平行宇宙”,平行宇宙根据自己的“宇龄”,在原始自然界周而复始演化。
筒状夷弦流对撞是夷弦缔造天地万物的必要条件,外部条件和它的内禀属性结合,就能创造新事物。闭合宇宙的模型如图2-1示,这是一个待演化的量子系统,内中有无数身穿超光滑外衣的正负压缩夷弦,密度极高,飞行方向相反,一旦达到“针尖对麦芒”的程度,就能发生剧烈的对撞演化。
大道(夷弦)属性(2)

图  飞行方向相反的筒状夷弦流

上图显示,闭合宇宙由飞行方向相反的两个筒状夷弦流组成,内中有无数时空常数等于C的正负压缩夷弦,没有定态厚薄(空间)概念、也没有先后(时间)之分,这是一个无定态时空的原始正负夷弦集合群,一旦发生对撞,就能创生各类基本粒子。

(待续)
下一节:基本粒子诞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咎懵于欲得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咎懵于欲得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