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童仆
童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6,768
  • 关注人气:2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狭相总能公式修正

(2013-04-07 00:50:19)
分类: 我的著作

狭义相对论给出的总能公式数值计算方法虽然非常正确,但它既不可以用于对高速粒子穿透能力的计算,也不能用于对精神动体“人”的行为分析。从闵氏方程是引力场量子基元ih的视角看,符合逻辑的演绎方法应当将原有公式中被称为“质增”的质量m恢复为动体原本的实际质量M0 

m质量恢复非常重要,恢复m原本质量后,它能清楚地告诉人们,尽管新老坐标的速度一样,但由于新坐标中存在洛伦兹因子对动体的动力学作用,已使动体的动能值发生了巨大改变,而不是狭相所说的“质增”。恢复动体原本质量后的总能公式见式(2)所示:

 

狭相总能公式修正

 

由式(2)我们又可获得一个非常重要的新物理学成果,那就是纠正了经典物理学中对动体“动能”的计算方法。经典物理学对物体的动能计算存在一个很大错误,它没有考虑物体获得某一速度时需要的真实能量。纠正后的动能用公式(3)计算:

狭相总能公式修正

 

式(2)(3)是对狭义相对论总能公式的重大修整。因爱因斯坦一直认为相对论效应会使动体的质量随速度增加,动体的尺度会缩短、动体的寿命会延长,这是没有任何因果律的概念模糊观念,人们争议最激烈的地方也是在这一点上。从易学演绎的引力场结构看,狭相中的“质增、尺缩、时胀”相对论效应显然是错误的。

纠正后的公式显示:如果动体在新坐标中运行,并非是质量增加了,而是其动能增加了,按新动能公式计算,速度越高,动体储存的动能将会快速增长,这是符合逻辑的演绎。

将狭相原本的“质增”质量m还原到动体原本质量M0 后,一眼就能看到,同一个动体在新坐标中倘若要达到和原坐标系一样的速度,施力体必须额外输送很多能量。这额外能量是保证它获得与老坐标中同样速度的物质基础,否则,就得降速。这是闵科夫斯基从黎曼空间引进的那个量子基元ih在起作用。

式(3)是对经典动能公式 的重大修正,在心理学人格势分析和高能物理中有很广泛的应用。对公式(3)理解要透彻,不能一知半解。新动能公式显示,动体的动能与速度平方不是线性关系,凡是在引力场中运动的动体,因洛仑兹系数影响,施力体的作用力不能一下子全部作用到动体身上,为了达到预定速度,那就得延长力作用时间(这是真正的“时间膨胀”),力矢量方向的路程和力乘积等于力的作功能量,路程走得多了,就需要更多的能量,此能量储存在速度中,经典力学是计算不出来的,所以,“速度”也是代表能量储存能力的物理量,速度越高,储存能量的能力越强,核物理实验中高速粒子的“穿透”能力、轰击能力就是由此积聚的动能而来,而不是“质增”而来。

有人可能不相信这个结论,认为洛氏系数不愿意一下子将力传递到动体身上,是不是被引力场中的“以太”吃掉了?这是不可能的,引力场是负能场,负能场是最“善美”的系统,她不会消耗欧氏空间的任何能量。

在心理学系统,动体速度已被人性中的“求成欲”取代,胸怀大志(进取心高)的人就能储存巨大的人格能量,厚积薄发,人格能量越积越多,最后就能做成大事。眼光短浅(进取心低)的人就不可能实现自己的欲望(见第九章:人际沟通定律)。

经典力学是无法描述精神动体任何规律的,距“精神物理学”十万八千里。这里导出的新公式是闵氏引入的小仙女(ih)在操控,她在向科学家昭示,物理学必须建立在反物质“精神元素”基础上。这一案例说明,现代科学逻辑体系必须革新。通过对狭相的修正,笔者得出的结论是,伟大的理论需要软逻辑支撑,否则,很难走出陷入困境,下面总结一下“狭相”产生错误的原因。

惯性系与非惯性系

人们通常把“狭相”被定义为惯性系“运动学”,把“广相”被定义为非惯性系“动力学”,这是不了解光速常数C代表以太场的力传递速度所致。如果当时爱因斯坦手中有可以揭示事物结构秩序的软逻辑,他立刻就能破译闵氏方程本义,绝对不会出现将相对论分解为“狭义、广义”两类系统来处理动体运动,也绝对不会出现 “质增、时胀、尺缩”谬误。

经典力学中的伽利略变换属于“运动学”范畴的变换,新老坐标变换对应关系中不存在动力学因子(加速度),而爱因斯坦的洛仑兹变换从“光速不变”前提推得,这个与动体毫不相关的要素一进入狭相,就将动力学因子注入到了坐标变换的对应关系中,新坐标系已不再是惯性系,而是一个存在动力学因子的非惯性系。在狭相用“光速不变”前提推导出洛仑兹因子过程,一直到演绎动体总能公式整个过程,均是在非惯性系中进行,计算结论出来后,他再用惯性系观念来解释物理学含义,必然会得出“质增、时胀、尺缩”谬误。

1.关于“质增”的思考

狭相认为,动体的质量会随速度提高而增加,并将此定义为相对论效应,那是因为狭相在计算上用的是非惯性系变换,结论出来后又用惯性系变换来解释所致。惯性系是不允许出现动体的运动属性有任何变化的,而无情的“洛仑兹因子”必定会在演绎中将它改变动体运动属性的情况体现出来,没有办法,爱因斯坦只好将这种变化按到动体自己身上,说成是动体的质量增加了,而不是动力学因子造成了它的动能增加。

2.关于“时胀”的思考

狭相认为,动体的寿命会随速度提高而延长,并将此定义为相对论效应,也是不得已为之,理由同上。人们对“延寿”的双生子佯谬提出质疑,但因双生子是生命体,尽管爱因斯坦对此作了很不合乎常人逻辑思维的解释,大家也只能听听而已,无法用实验来证实。后来科学家发现,用相对论计算π介子固有寿命试验值完全符合实验事实,于是,就真认为高速动体的寿命不需要动力学支持,只要惯性速度提升就可延长寿命的错误。

事实上,高速粒子的“寿命”决定于它所获得的动能,动能多,寿命长,动能少,寿命短。因经典力学计算不了高速粒子的动能,狭相能计算高速动体的总能,故狭相计算结果与实际测试相符也在情理之中。π介子的寿命不是因速度高而延寿,而是因速度高储存动能多而延寿,这种情况不适用于生命体,不能证明高速动体能延长自己的寿命。对狭相总能公式修正后,就能很清晰地告诉人们,动体在有洛仑兹因子作用下运动要获得与笛卡尔坐标相同的速度,必须延长力作用时间,获得比老坐标大得多的能量,这些能量储存在速度中,π介子消耗这些能量的时间就会延长。倘若用经典力学的计算结果预测,它的动能少得很可怜,根本诞生不了π介子。

3.关于“尺缩”的思考

狭相认为,动体的身材会随速度提高而变得矮小,并将此定义为相对论效应,那也是因为在惯性系坐标变换下不得已而为之的谬误,这一谬误耗费了许多人的精力,呕心沥血地去理解那个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尺缩”效应。知道了洛伦兹因子的动力学功能,纠正“尺缩”错误观念就非常容易,因为动体在新坐标中要想获得与老坐标同样速度,必须多走路程,而狭相又将新坐标设定为惯性系,不允许它多走路,没有办法,只好将动体运动方向的身材缩短,以消除它实际多走的路程。如果用修正后的加速度定律(后面有介绍)来计算,动体实际该走1000m路程,用狭相计算只能走990m,那差额10m就不得不加到动体身上,只有将动体压缩10m路程,才能符合用非惯性系计算用惯性系表达的结果。动体在洛仑兹系数作用下实际结果应当是多走路,而不是动体的身材变得矮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