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出走庙宇_650
出走庙宇_650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570
  • 关注人气: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猫(二)

(2008-05-27 23:33:46)
标签:

小说

原创

                                    
    后来,张南南在下午四点左右,重新沉沉睡去。在这后半场的睡眠中,她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中,她是个在校的女学生,梦中一开始就出现了暴力和伤害,不过很是混乱,好像有念经的和尚,还有咬人的猎狗,令张南南在梦里失声尖叫的,还是她的室友们与和尚养的一群猎狗搏斗的一幕。张南南在梦中看得惊心夺魄。
    就在张南南看得冷汗淋漓的时候,她的弟弟特地从老家坐了十一个小时的火车来看她。张东东到达这个城市的时候,他觉得异常的冷。在拥挤的繁华的马路上,他和一只流浪猫相遇了。张东东很爱猫,这是众所周知的事,爱猫的张东东在一个新城市阴郁的黄昏下,有些感伤的弯下腰来。梦中的张东东已经长成像运动员一样肌肉结实的小伙子,身高一米七的他让猫跳上他的手臂,在路人的侧视下,张东东开口和猫说人话。
张东东说,猫儿我带你去找姐姐。张东东口中的姐姐,当然不是猫儿的姐姐,这个姐姐就是张南南。他来这城市的目的,只是想看他的姐姐张南南,除此之外,他似乎没有别的企图。
    张东东带着像咖啡的皮肤和蜜糖般的微笑,敲开姐姐张南南的宿舍门。张南南的舍友刚刚从寺院回来,刚刚经历了一场生和死的冒险斗争,他们非常坚决的不让猫在他们的宿舍过夜,哪怕是一个晚上也不行。
张南南在梦中劝张东东把这只猫送走。
    这么冷了,让它先在屋里暖一暖吧,要不晚上我再送走它?弟弟张东东可怜的向张南南请求。
    好吧,那就把猫先放在我的抽屉里,那里比较暖和,里面还有一块毛巾可以给猫包裹。张南南在其他女孩翦一样冰冷的眼神中,把猫放在她用来存放衣服的抽屉里。吃过晚饭,张东东和姐姐张南南姐弟俩想出去外面散下步。
    把猫顺带捎上吧?张东东见姐姐犹豫不决,他又说,反正散步回来,就把它放走,再过一会,它就要离开我了,姐姐,就让我们带它一起出去散步吧。
    张南南无法拒绝这个要求,拉开抽屉唤一声猫眯,那只瘦小的流浪猫就嗖嗖的钻出来。多冷的天啊,要不是无法忍受舍友们嘲弄的神情,张南南是不打算出去外面喝西北风的。张南南是后来才搬进这个宿舍的,和她们的关系一直像果冻一样冻结着。
    猫和张南南两姐弟一起出去散步。张南南穿了一件很长的羽绒外套,她闲适的走在被树叶铺满的校园林荫道上。走着走着,张东东的猫忽然就紧紧的粘过来,紧紧的钻进张南南的衣服里面,无论张东东和张南南怎样的哄它,它就是不肯钻出来。
    猫紧贴着身体的羽绒外套,温柔亲呢的贴着张南南的体温。张东东怕它弄脏姐姐的衣服,猫眯过来这里,他轻轻的唤着,猫看着他眯眯的叫了几下,仍然赖在张南南的怀中不肯出来。
    张南南看着猫,就想起从前家里的那只猫在下雨天时淋湿了,也是在大冬天,那时的张南南和弟弟两个人把猫放进毛毯里取暖。可是那只陪伴他们玩耍的家猫,后来却被邻居的狗咬伤了生殖器,最后不治而死。一想起那只家猫,张南南就有点不忍了,不忍这只被捡来的流浪猫在天寒地冻里饱尝风寒之苦。于是,她便没有把猫驱逐下来,猫腻在她的怀里取暖。
    张南南抱着衣服里面的猫,和张东东继续走着。冷风一丝丝的吹过来,一些枯黄的叶子纷纷飘落。途中经过一个村庄,一颗大树下有好几个老人坐在那里,不知是纳凉还是在晒太阳。他们在干什么呢,张东东问张南南。
    他们可能需要一只猫。张南南说。
    张南南向着那些老人走过去,这些老人的衣着打扮,怎么和张南南死去的祖母一模一样的,张南南恍若走在老家的那些泥路上,她把这些老人当成是那些曾经疼爱过她的那些年老的邻居们。
    奶奶,你家里需要一只猫吗,一只会捉老鼠的猫?我想把这只猫送给你。
    那个在张南南的梦中赤着脚的老女人,她看着被她打死的那只苍蝇说,我自己早就有两只跑不掉的猫,没鱼喂它们就咬我的衣裳,把我的衣服咬得全都打上补丁,你看我天天死求白乞的跑去向鱼贩子讨鱼鳞鱼肠鱼肝鱼肚的,谁还想搭上一只猫呀,换上一个白痴打死他也不会想要你的猫。
    张南南搭讪着正欲离开,这老奶奶冲着远一点的另一个老妇人说,哎呀我说李家嫂子,你家里老鼠一箩筐,不如领养一只猫吧。
    张南南抱着猫向着那个戴着毛线帽子的李家老人走去。
    还没走到老人身边,张南南怀里的猫却不安份了,它用钳子般的爪子钳紧了张南南,那些锋利的爪子像剪般戳进张南南的皮肤里。张南南痛得失声尖叫。张南南忍着剧痛用手轻轻拍拍猫儿的耳朵好让它安静下来。
    猫儿乖,猫儿快下来,这个老奶奶家里闹鼠害了,你跟着老奶奶走吧。张东东想帮姐姐把猫哄下来,猫儿的爪子抓得更紧了。
    猫并没有从张南南的怀里跳下来。猫紧紧的用锋利的爪子钳住张南南。猫眯下来下来,张南南忍着剧痛继续想把猫哄下来。
    猫的利爪抓得越来越紧,几乎像是粘着一层胶水,甩也甩不动。张南南用手想把猫爪拨开,她的左右食指和拇指刚一动,猫的爪子就尖利的狠狠的戳进去。一阵锥心的疼痛传遍张南南的毛细血管。
    张南南无法动弹,猫的两只爪子死死的,丝毫不松懈的钳住她的两只手,别人一看还会以为这猫的爪子是从张南南的手掌上生长出来的。
    猫恶狠狠的看着张南南,冷冷的眼神写的全是报复的快感。张南南全身打了一个寒颤,她不知猫的眼睛中为什么和一种东西类似。是什么东西呢,又是报复什么呢?这些好像曾经出现在她的生活里。
    猫还在和张南南相互对峙着,它恶毒的看着张南南因疼痛而变形的脸。
    谁叫你要扔掉我,这是对你想离弃我的报复,是的,报复离弃。猫幽幽的眼神像在对谁进行无声的控诉。
    张南南被疼痛折磨得无处躲藏,最后的一声呻吟把她给痛醒了。
    看着左右两只手的食指和拇指安然无恙,张南南呼出了一口气。
    原来这只是南柯一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
后一篇:当一回鞋匠吧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
    后一篇 >当一回鞋匠吧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