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出走庙宇_650
出走庙宇_650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570
  • 关注人气: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围炉诗话

(2008-03-07 00:55:59)
标签:

文化

分类: 原创杂谈

    这个冬天就要到了,关于烤鸡烤鸭烤鸟的话,也渐渐的听多了。在一个晚上,我突然问起以前那只高脚炉来。可父亲的回答令我很失落,他说,那只炉啊,早就送给你小叔了。
    炉子是没有了,可我还想作一番努力,央告父亲:那能不能再做一只这样的高脚炉子?父亲摇了摇头说,今年的番薯不比旧年的芋,过去用柴草来烧窑,人家的工厂现在可是用煤气烧窑的,谁都知道用煤气是不能烧出好炉的。
    我知道父亲过去的炉子做好以后,都是寄在人家的陶瓷厂里烧制的,要是现在改用煤气烧窑了,那重新做一只炉子是没希望的了。那种高脚炉是父亲用泥捏出来的,可父亲的手再巧,炉子没有经过木柴的烧制,捏好的炉子是不能使用的。
    内心说不出的沮丧,看来炉子是没有了,除了在记忆中。记忆里,我扎着两条黑溜溜的辫子,一张又黄又瘦的脸,只有两只眼睛生动些,炯炯有神。在冬天的夜里,父亲母亲都在陶瓷厂里干活,我和弟弟两个人坐在床上打牌,奶奶就坐在边上,以便在我们姐弟俩吵得不可开交时,充当我们的调解员。
    而奶奶是最怕冷的,在父亲母亲还没回来前,她就必须回她的床上取暖去了,不然的话,她就会整夜整夜的咳嗽了。大约是在晚上十点钟的时候,父亲母亲便带着刺骨的夜风骑着单车回家了。
    父亲常常是买回一袋牛肉丸,然后在那只高脚炉上烧些木炭,往炉子上面烧一小锅的水,等水一开,牛肉丸就可以下窝了,再略小煮五分钟,放点盐和胡椒粉,再加点芹菜或紫菜,用小勺子尝一口汤,咬一口牛肉丸,啊,那个享受啊,真是一辈子怀念啊。
    我父亲在用高脚炉的时候,喜欢在木炭上面浇些洋油,这样只需将点着的火柴往炉里一扔,木炭很快就烧着了。父亲是有喝酒的,他和我们一起围在炉旁,一边喝酒,一边喝着锅里的汤,嘴里还抽着烟,等我们姐弟吃完准备睡觉的时候,父亲还坐在炉边,慢悠悠的喝他的酒,吃他的汤,抽他的烟。
    在放炉子的地上,除了一盆备用的木炭之外,还有一样东西是不能少的,那就是一把破损的芭蕉扇。偶尔的,这把破扇不知被放到哪个角落了,我和弟弟就鼓着嘴对着炉子的口,猛力的吹啊吹,有时还被烟熏得眼泪汪汪的,脸还被弄得灰一块黑一块,就像一个小丑一样。
    在我的记忆中,母亲是从来不参加这种围炉的,而我也一直以为母亲是不吃牛肉丸的,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母亲为什么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分享那一锅牛肉丸汤,她是舍不得吃啊,那么小的炉子,用的铁锅也只有一只碗的大小。
    现在回忆起来,父亲那时除了抽烟喝汤之外,强调得最多的就是汤的味道与火候有关,火候大与火候弱的汤喝起来就是不一样的。而我对父亲这些理论是不大理会的,我除了忙着添木炭扇火取暖举筷子动嘴之外,便是忙着上床睡觉去了。
    很多年过去了,父亲母亲再没有干那晚归的工作,过去的那种陶瓷厂也早就被新的工艺所淘汰了,我也有好多年没有和父亲母亲弟弟他们围在炉边吃饭了。现在虽说已经用上电磁炉了,可我最怀念的还是那一只高脚炉。

 

               (写于2001年秋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苦恼的夜莺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苦恼的夜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