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怪力乱神
怪力乱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463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生命宇宙及一切(20)

(2008-04-13 15:50:46)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命宇宙及一切

生20

 

 

 

    阿瑟在逃命,在朝着山脚下狂奔,跑得气喘吁吁。他感到整座大山在自己脚下轻轻移动,隆隆地,沉重地,暗地里移动。他感到一股股热浪向着身后、头顶袭来。他没命地撒腿狂奔。山开始滑坡了。他突然体会到“山崩地裂”这个词的力道——他可从没这么清楚地体会过。从前,它对于他只是个词,现在,他无比恐惧地意识到,“崩裂”真是“山地”的一种怪异而可恶的行为。他自己正遭受着这种行为。他怕得要命,浑身发抖。地在滑动,山在咕哝。他一脚踩空。他摔倒,他又爬起,他又一脚踩空,又爬起来继续跑。“雪崩”开始了。

小石头、大石头和巨石在他身边奔腾直下,好似笨拙的木偶一般。它们越来越大,越来越硬,越来越重,更越来越致命——如果它们砸到你的话。他的眼珠跟着它们一起颤动。他的双脚跟着大地一起颤动。他跑得大汗淋漓,他的心脏随着整座大山一起狂跳着。

从逻辑上说,他肯定死不了。因为阿格拉贾格意外死亡传奇故事中的下一个事件还没发生呢。可惜,此刻阿瑟根本想不到这一点。他跑着,死亡的阴影在心中,在脚下,在头上,在头发稍上紧紧缠绕。

突然他绊了一跤,以相当大的力道摔了出去。正当他要落地的时候,他看见前方有个小小的海军蓝色旅行包——正是他十年前(就他个人的时间角度来看)在雅典机场行李领取处丢了的那个。于是,他惊讶地发现自己没有碰到地面,而是跃向了空中,心中顿时响起欢乐的旋律。

他所做的便是:飞行。他环顾四周,十分惊奇。无疑自己是在飞行。全身没有任何部位接触地面,也没有任何部位正在靠近地面。他的确浮在空中,身边飞着大块的石头。

他好奇地往下看了看,自己离那震动的地面越有三十尺的距离。意味着:那些大石头在这儿呆不长,因为它们要遵守万有引力的铁律,要一直摔下去。但这一铁律,突然之间,对阿瑟放了个假。

与此同时,仿佛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他正确地意识到,自己必须努力不去想它。一旦想了,万有引力定律就会突然瞥见他,想着“这家伙以为自己在做什么?”然后一切就都完了。

因此,他开始想郁金香。这可不容易,但他一定得想。他想着郁金香鳞茎那可爱的弧形,他想着它们开处各种颜色的花朵。他在想,在一架风车周围、方圆一公里之内,到底能长(或曾经长过)多少株郁金香呢?不久,他十分危险地失去了想象兴趣,只觉得身下的空气要溜走,自己就要飘到大石头前面去了。于是,他竭力改变思想,改成想雅典机场——由此成功地郁闷了五分钟。郁闷完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已经离地两百多码了。

现在,又该怎么回去呢?他想了一小会,但很快迫使自己转移注意力,以便保持平衡。

他在飞行。现在有该怎么办?他往下看了看。不是使劲地看,而是懒懒地一瞥,顺便地看。他不禁注意到以下两个事实:第一,山体似乎已经崩裂殆尽了——山顶下面一点儿有个大坑,应该就是那巨型洞穴教堂的位置,里面曾经放着他自己的雕像,以及可怜的、伤痕累累的阿格拉贾格的塑像。

第二件事,就是他的旅行包,在雅典机场丢的那个。它引人注目地躺在空地上,周围满目创痍,但它本身却没被任何石头砸到。他也不知为什么——况且,那个旅行包竟会出现在这儿,这个概率可是小得更加可怕,所以关于它为什么没被砸到的原因,阿瑟也就不想知道了。重点是,它已经出现在这儿。而那个难看的假豹皮袋子似乎消失了——同样不可思议,但毕竟是件好事。

现在,他得去捡那个旅行包才行。他这样一个人,如今正漂浮在两百码的高空,下面是一颗连名字也叫不上来的陌生星球。那个旅行包,是他往日生活的片断,是他多少光年之外的、烟消云散的家园的遗物,他是无法丢下它的。

随后,他还记起,如果包包还保持当时的状态的话,里面应该装有宇宙间唯一一罐希腊橄榄油。

慢慢地、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地,他开始往下飞。左右摇晃着,像一张摇摆不定的纸片。

一切顺利,感觉不错。空气托着他,同时也让他从中滑下。两分钟后,他离地面只有两尺了。随之而来的,却是艰难的抉择。他上下轻轻浮游着。他皱了皱眉,又努力放轻松。

如果捡了那个包,他能拿动吗?多出的重量会不会把他拖下地去?

会不会仅仅碰一下地上的东西、就泄走了那托起自己的神秘力量?

是不是最好干脆着陆,在地上呆一会儿?

如果着了陆,他还能再次飞翔吗?

他提醒自己别再想下去,但这念头始终挥之不去。也许他将永远不能再飞。他脑子里满是忧思,所以又向上浮了一点点。他想记住这种感觉,这种惊人的、轻软无力的动作。他漂啊浮啊,还试了试俯冲。

俯冲很成功。他两手往前一划,头发和睡袍都向后扬起,他便从空中潜回地面。划出了一条弧线,又滑向了天空。在上滑的途中轻轻一刹,便停住了滑翔。刹住了。他浮在那儿了。

非常好。他想。这就是捡起它的办法。只要向下俯冲,再在顺势向上滑之前、抓住它就行。这样就能把它带走了。也许会飞偏一点儿,但他肯定自己能抓住。

他又试冲了几次,动作完成得越来越好。拂过脸庞的风,身体的跃动,让他感到了灵魂的沉醉——自从——嗯,就他能表达的而言,自从他出生以后——头一次这般沉醉。他在清风中飘荡,眺望四野,这里的景色——非常难看,一片破败景象。他便不再想看了,现在只求捡回旅行包,然后……他也不知然后怎样,总之捡了再说吧。他御风而行,随风浮起,顺势转身。阿瑟也许没有意识到,他此时正是在“沩拉”呢。

他迎着风儿。他在气流中弯了弯腰,试了试“水”,然后纵身潜了下去。轻风拂过身体,他打了个寒噤。地面像是摇晃了一下,随后平静下来,慢慢朝他迎上来——带着那个旅行包迎上来,带着它那开裂的塑料把手迎上来。潜到一半的时候,他突然生出一个危险的念头——不相信自己真的在飞。果然,他立刻往下掉了。他竭尽全力驱逐此念,轻瞥地面,伸手一捞,穿过把手,试图再浮上去——却终于失败,猛地摔了下来。舯了肉,伤了皮,倒在坚硬的岩石上痛苦挣扎。

他踉跄着爬起来,急得跳脚,把旅行包抡来抡去,伤心,绝望。他的双脚,突然又变回以前那样,紧紧粘住地面。他的躯体,像一袋笨重的土豆,在地上跌跌撞撞;他的心,更好似灌了铅一般,沉到了最底下。阿瑟无力地垂下头,摇着头,浑身酸痛,痛得脑袋发昏。他想跑起来,可双腿瘫软无力。他绊了一下,快要跌下去时,正好想起——包里不仅有罐希腊橄榄油,还有一瓶免税的松香葡萄酒。欣喜之下,他走神了大约十秒钟,回过神来时,已经又在飞行了。

于是,他欢呼,雀跃,释然,一身轻松。他时而俯冲,时而转弯,时而侧身,时而转圈。他大摇大摆往上升气流上一坐,开始清点包里的东西。这感觉,他想,大概就像神学家们在数针尖上的天使时、天使们跳庆祝舞的那种感觉吧。突然,他哈哈地笑出声来,因为发现包里除了橄榄油和葡萄酒,还有一副划上了的太阳眼睛,几条覆满沙子的泳裤,几张皱巴巴的圣托里尼①明信片,一条又大又丑的毛巾,一把有趣的石头,以及好多写着别人联系方式的纸片——他很高兴再也见不到这些人了——尽管有的原因比较令人伤感。他扔掉石头,戴上太阳眼睛,让那些纸片在身后纷纷飘散。

十分钟后,他悠闲地穿过云层时,即将迎来的将是一场盛大而臭名昭著的鸡尾酒派对。

 

译者注:

①圣托里尼:希腊一座小岛,旅游胜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