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明访失败
明访失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376
  • 关注人气:3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回忆弄堂之那些年的弄堂游戏

(2019-03-04 11:27:23)
标签:

上海

弄堂

游戏

回忆

分类: 上海


你还记得儿时的弄堂吗?

关注我,我们一起回忆弄堂


回忆弄堂之那些年的弄堂游戏


空白

现在的孩子一有空几乎就会坐下来抱着手机或pad玩“吃鸡”,然后冲着那个小小的屏幕和队友大呼小叫。这在我童年是很难想像的。那时可没有互联网、智能设备、手机。甚至那时候连固定电话都没有普及,插在电视上打的红白游戏机也要到我小学高年级才出现。不过在弄堂长大的孩子有自己的乐子。与相对孤独的现代孩子相比,我们最不缺的就是玩伴,以及现实环境中的互动游戏。

弄堂里是几乎没有孤独的孩子。每个孩子都会混在弄堂里。大孩子总是带着小孩子满弄堂飞奔,小孩子总是渴望能和大孩子们玩到一块。这时候,弄堂游戏就是每个孩子必须掌握的交往技能。

游戏有时是有性别之分的。例如文雅的女孩子最普遍的游戏是跳橡皮筋。而这种游戏很少有男孩子会去参与。值得一提的是跳橡皮筋所使用的皮筋不是现成的玩具。它是由众多小橡皮筋串联而成的。自制玩具在弄堂年代里极为普遍。说回跳橡皮筋,那倒是一项颇考验技巧的游戏。它的技术要点是节奏、柔韧和弹跳。三者都能把握到才是个中高手。跳橡皮筋时还要伴随相应的儿歌,并有对应的标准动作。跳起来后,小姑娘一边唱歌打节奏,一边双脚“纷飞”,在两根橡皮筋间花哨得穿进跳出。跳橡皮筋有不断进阶的过程。由处级升到高级,皮筋的高度会不断升高。最低级别起步时,橡皮筋在脚脖子处,不断“升级”后可以升到腰部高度。若是遇上高手,橡皮筋高度能一路升到孩子的胸部。

回忆弄堂之那些年的弄堂游戏

不管跳橡皮筋多带劲,男孩子大都不感冒。弄堂里男孩子有男生专属的游戏,比如打弹子、刮香烟牌子、刮片等。其一大特点是都与大地亲密接触,有的时候甚至还要挖洞。比如打弹子有一种玩法就类似“高尔夫”,以先打进洞者为赢。玩这些游戏时难免在地上摸爬滚打。回到家时衣服和手自然是脏兮兮的。其结果,轻则要被父母数落一顿,重的还要“吃生活(挨打)”。挨打时孩子信誓旦旦:下次保证不玩了。可第二天小伙伴们一招呼,就把昨天挨的打忘得一干二净了。

这些偏重两两对抗的游戏中刮香烟牌子特别具有文化底蕴。所谓香烟牌子最早就像名字所表示的,是香烟中附赠的小画。后来被孩子们用来游戏。久而久之到了我的童年时代,已经出现专为孩子们游戏制作的成套小纸牌。这些成套的纸牌子大多取材中国传统演义故事中的人物。最常见的题材有三国、水浒、隋唐演义、杨家将等。纸牌子上人物均是传统中国工笔画,彩色人物描绘得颇为传神。香烟牌子成了我们那时接触演义小说和历史人物的“启蒙读物”。我们通过香烟牌子认识了一众中国历史人物。有趣的是后来随着时代演变,纸牌子上的人物从张飞、李元霸、宋江变成了擎天柱、大黄蜂,传统历史演义人物逐渐被新流入的动画人物取代。

回忆弄堂之那些年的弄堂游戏

刮香烟牌游戏方法多样。最主流是两人对玩,两人各出一张纸牌子,轮流用手扇动纸牌子,牌子翻转为胜。胜者就可以拿走输者的纸牌子。那时候每个孩子书包里都有一摞香烟牌子,若能集齐一套人物就将成为最让人艳羡的孩子。那时各种历史人物就这样在孩子指尖跳动,也长久地进入了他们的记忆中。

除了两两对抗性的游戏,弄堂里还有一类游戏是多人参与且不分男女的。因为弄堂里孩子多,这种可以无限量增加人数的游戏在孩子看来是非常重要的存在。这样的游戏有捉迷藏、木头人、跳房子、丢沙包等。其中最普遍的就是捉迷藏和木头人。这种游戏不需要任何道具,只要人齐就行。不过弄堂捉迷藏通常需要限定一定范围,否则躲到隔壁弄堂你找一天也找不到。跳房子和丢沙包则要一定道具辅助。尤其是跳房子,需要粉笔在地面画出一层层的格子。因此它们的便利性就要差一点,不如前面提到的游戏那么容易操作。

回忆弄堂之那些年的弄堂游戏

弄堂玩游戏的标准时间,一般都是在放学后。那时的孩子似乎不像现在学习压力那么大,回家放下书包就想着窜到弄堂里玩耍。另一方面孩子放学和父母下班有着一个时间差。在父母还没回家前,弄堂就是孩子们的天下了!

总体上,弄堂游戏一般都具有集体性。参与其中需要一定的组织能力,也会初步产生领导与分工的概念。如果不能融入集体,那就很难参与到游戏中。其实那时候对我们对游戏的要求也不高,只要聚在一起总是有得玩,哪怕是挖挖蚯蚓,逗逗蚂蚁也好不快活。

回忆弄堂之那些年的弄堂游戏

太阳下山前,弄堂的游戏就接近尾声了。双职工家长下班回到家,就会到弄堂里领回孩子,有的放任一些要等晚饭做得了才往回领。总之游戏中的孩子会逐渐减少。每一次家长往回叫孩子,都会让游戏中断。目送远去的同伴背影,颇有易水寒的调性。游戏就这样被不断的离开冲得七零八落。最后只剩下几个“皮大王”。实际上他们可能是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这种无人看管的自由背后是父母不在的孤独。

不管怎样,放学后吵闹的弄堂到饭点就安静了。直到第二天放学后才再一次被孩子们的游戏“占领”,它又躁动起来。就这样如此往复,我在弄堂的游戏中无忧无虑地长大,无论输赢每天都在“长高”。





下次再来讲述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

回忆弄堂之那些年的弄堂游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