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瓶邪】我的爷爷(虐心)

(2010-07-07 15:57:23)
标签:

杂谈

bl

盗墓笔记

瓶邪

同人

虐心

文化

分类: 耽美

这个是虐心的。因为心情不好= =  不喜跳过。

 

第一次跟外人说起我爷爷,是我某次困在某古墓里的第四日。那时觉得身上的伤口很疼,饥饿的感觉已经渐渐淡化,应该是身体正式开始燃烧体内的脂肪了,只是胃在生疼。我们考古小队的人还没有放弃出去的希望,只是沉默的时间越来越多。

叶希希不愧是我们的队长,这个时候还可以很理智地调动气氛,要我们聊聊天,放松一下精神。

她先讲了自己家以前养的猫的故事,我们都配合地哈哈大笑起来。其实没什么可笑的,但是我们不可以让恐慌的情绪蔓延开。

 

叶希希讲完了,我就接了口。

我说,我们家跟古墓可是有着不解之缘。吴家是长沙著名的土夫子,我爷爷就是下过斗的。

讲到这里,队里那个被学校请来的历史学家突然插嘴了:“长沙的吴家?你爷爷叫什么?”

我被打断,愣了一下,借着火光去看那个叫张起灵的男人。

他很年轻,看起来绝对不超过25岁。想当初他被带进我们考古队,老师介绍说他是博士,我们都不相信。

他话很少,多数时候都是默默地跟在我们身后,不过的确很渊博。我们被古墓的塌方困在这里四天,仍然保持着冷静理智,与他对我们及时的治疗和开解是分不开的。

“吴邪,”于是我回答他,“我爷爷叫吴邪。怎么,小哥,你听说过?他以前开着一个印店,拓字画的。”

小哥的表情和身体都十分的僵硬,他抿着嘴角轻轻地点了一下头,意思应该是听说过。

我就继续讲了下去。

其实我爷爷不是真正倒斗的高手,据他自己说,每次进了大墓,他都是拖累人的。他从来不肯给我讲自己在墓里遇到过什么,似乎对以前的经历十分避讳。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我报了考古系,爷爷就气得抄着拐杖追打我。嘿嘿~

我真的觉得,我就是跟吴家犯冲你们知道吗?我从小就惹我爷爷生气,很小的时候,在学校里听说了一个词叫做“天真无邪”,回来就管他叫“小天真”,把他给气愣了!等到我觉得他怒气消了,偷偷跑回来,却发现他坐在那里,像小孩子一样,特别特别委屈地哭。

“啪啦。”我吓了一跳,看向声源,发现原来是张起灵失手摔掉了手里的杯子。他低着头,看不见表情,我撇撇嘴,继续讲下去。

爷爷一哭我吓坏了,打电话告诉我爸爸。爸爸让我别吵他,爷爷是在想念奶奶呢。

这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我还有个奶奶。

我爸告诉我,其实爷爷不是一个没伴儿的人,当年收养他的时候,爷爷身边有一个很好的老伴儿,之后后来走了。

我就问我爸,说我奶奶漂亮吗?让60的老头哭得不成样子的人,爷爷跟奶奶的关系肯定特别好吧?

我爸说,爷爷和他老伴的关系特别好,那时候他们在一起,非常非常的幸福。

张起灵猛地站起身,朝外走去。我们被吓了一跳,叶希希站起来追出去,对我说:“你继续讲。”

我点头继续说,我就问我爸,既然两个人关系那么好,为什么奶奶会走呢?

我爸说,爷爷的老伴儿弄丢了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东西,一定要找回来。可是爷爷老了,爷爷生病了,爷爷不能跟他一起去……

你们觉不觉的我一直说“爷爷的老伴”很奇怪?嘿嘿,不知道了吧,我是后来才发现,爷爷的老伴是个男人。

连我爸的名字,吴平邪,都是两个人的名字和在一起组成的。

你问什么东西那么重要,爷爷的老伴一起去找,连爷爷都不要了?

这个我爸也不清楚,或者说清楚不肯跟我说,反正我不清楚。

不过后来,我问过爷爷,他的老伴儿为什么离开爷爷了?

我爷爷当时就愣愣地看着窗外,轻声告诉我,“他只是不记得我了。等他记得了,他会回来找我的。”然后就慈祥地对我笑,打开收音机听戏。

我觉得我爷爷一直到过世都在等着那个人。一直一直等着。他等得一点儿都不焦躁,每天都坐在那个位置,盯着那扇窗户。

有一次我半夜回家,听见爷爷房间里有声音。爷爷说:“小哥……你怎么才知道回来看我啊?你都想起来了吗?我现在老了,不能到处去找你了,你要多来看我才是。要是累了……就回来歇歇,那么多秘密,没有这么简单都搞明白……”

我很担心,就推门问他:“爷爷,你跟谁说话呢?”

房间里除了爷爷没有别人,而爷爷的表情很吃惊,他指着窗帘上的那块黑影问:“你从外面进来的?窗外不是有人吗?”

我走过去蹲下,告诉他,那是树影。

爷爷愣了很久,苦笑起来:“我一直以为那是个人。”

我就哄他,说你看错了。怎么会一直以为呢?……走过去拉开窗帘,不就知道了?

爷爷摸着我的头笑:“就是因为我不敢拉开窗帘啊。我以为外面站的,是那个我已经不敢再看到的人。”

叶希希突然冲进来,她面色狂喜:“开……开了!张起灵老师,张起灵老师把堵在入口处的石头,石头打开了!!我们能出去了,我们能出去了!!”

大家又惊又喜,那是石头啊!凭着一人之力怎么就清干净了?!

叶希希语无伦次:“不是亲眼看见我绝对不会相信!!!张起灵老师竟然把右手的食指和中指直接插进石头里,然后一块一块地把石头抽了出来!”

我们收拾了工具,跟着叶希希朝外走。

就这样,3个小时之后,我们终于看到了下来的时候的石阶。大家终于放松下来相拥而泣。

我的眼眶也一个劲发烫,不想被张起灵拉住,他黑漆漆地眼珠盯着我问:“你爷爷葬在哪里?”

“葬在杭州,他以前那个印社的下面……你问这个做什么?你真的认识我爷爷?”我好奇。

他没回答,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告诉他,我叫吴灵安。爷爷给我起了这个名字,我爸说,是用我的名字乞求让某个人能平平安安的。

张起灵像是被人狠狠地抽了一巴掌一样,踉跄着倒退了一步,然后苍白着脸率先走出了古墓。

后来我听说,除了古墓的张起灵就此不见,谁也找不到他了。

再后来的一个清明节,我回杭州去看爷爷,才发现爷爷的墓有人进去过了。整个棺材都被带走了,只剩下一个空空的椁。我吓坏了,仔细查看,才发现,似乎有人在那下面生活了很长时间。各种生活用品一应俱全。

我没敢报警,毕竟现在提倡土葬,墓里除了老人的尸骨,也没有什么东西。

不过这种被人掘了祖坟的感觉让我很不爽,所以仔细搜查,想象着,是多变态的人才会对着一套棺椁生活?最终让我在角落里的地板上找到了一小行字,很是均匀平滑,但不是用刀刻上的:

如果我不见了,你一定会知道,现在你不见了,能不能告诉我,去哪里才能重新找回你?

 

小哥,你不是没有过去的人。如果你不见了,我一定会知道。

那么现在你不见了,能不能告诉我,去哪里才能重新找回你?

 

这就是关于我的爷爷的一切。

我爷爷叫吴邪。我爸爸叫吴平邪。我叫,吴灵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