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求学杂志
求学杂志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98,413
  • 关注人气:4,2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你要跑得快

(2010-09-13 11:18:53)
标签:

杂谈

分类: 《求学》(文理版)好文欣赏

文章来源:《求学》杂志2010年理科版第9期

更多文章在www.qiuxue.com

未经允许,严禁转载

文/黄炯 来源/求学

你见过贫困生么?就是那些需要别人捐助才能正常求学的人……没错,我就是。

小时候,家里非常穷。在我3岁那年,母亲因为跟奶奶闹矛盾,赌气离家,远走他乡外出打工,十几年没回过家。就这样,我从小跟着父亲生活。幸好,父亲会打一手快板,正是靠着这一手竹板,父亲似乎才找能到一点活着的生趣,在清脆的竹板声中,我长大了。

因为家里贫穷,我上学念书的学费都管村里同屋的大叔和大伯们借。后来,有一位城里经商的叔叔通过“希望工程”和我结成对子,资助我上学。在知道了什么叫“巧克力派”的时候,我上了初中,开始懂事,知道了什么叫“耻辱”。一次,同学的家长当着我的面教训他:“你看,他的鞋子打了补丁,学习还那么好,你穿adidas,为什么还考倒数第一?!”搞不清,当时的我该庆幸还是惭愧。

有一次,与兄弟学校联谊,我仍然穿着那双打着补丁的解放鞋上台接受捐款。主持人嘴里报着贫困生的名字,按着家庭贫困程度和学习成绩的优劣顺序,我们鱼贯而上。底下掌声雷鸣,可我感觉自己像是个被押着的犯人,耳根直发热。脚指头不听使唤地向后缩,像踩着针尖一般火辣地肉麻着。我知道人们或许以为我们是感动非常。其实,等到主持人请我们下台后,我像撞了鬼一样逃之夭夭。

初三时,酷热的夏天到了,那双打着补丁解放鞋忽然又破了,三四只脚趾从鞋头露出来。上体育课时,为了不让同学们笑话,我偷偷将半张报纸折好,垫进破了的鞋子里。可是,就在跳远时,我鼓足劲头,用力一蹬,随着溅起的沙粒,那双鞋终于又一次的“寿终正寝”了——鞋帮子与鞋底完全脱离,半个脚掌就这么赤裸裸地露了出来。哈!的一声,同学们都大笑起来,顿时,我面红耳赤。

无论如何,我的初中时代还算很圆满,我顺利考上了城里的一所重点高中。在我们那里,要走出穷山沟改变自己的命运只有两条路:读书和打工。后者充其量只能使自己家里头的柴米油盐更丰足一点,附带些许见过世面的优越感。而我,选择了前者。

拿回通知书的那天开始,父母就陷入了沉默的境地。不幸那时我也正处于最叛逆的时期,我抱怨自己为什么没有出生在飞黄腾达的家里成为一位贵公子,而窝囊地整天要在这里挑牛粪。有一晚,我跟父亲终于吵起来,他凶狠地拍起了桌子,为此,我冲他嚷了一句:“不就是我不该考上吗?你养不了我为什么不在我落地时把我掐死!”之后,年少轻狂的我在冲动之下义无返顾地“玩”起了一段离家出走的时日。

我不知道自己该为当初那个选择庆幸还是懊悔。在城里读高中,我显得与同学们格格不入。星期天,别人的同学都出去玩了,我一个人躺在架床的上铺注视着天花板。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变得有些孤僻了。记得一本杂志刊登过一篇描述乡下贫困生的样子:瘦长多毛、表情木讷……我不知道自己距离这些还有多远。

每当老师叫学生出教室外,我就疑心是要把我也叫去催学费了。有一天老师还真叫到了我。原来是某企业要在市大广场开展一场贫困生专场的晚会。在会议室里,商家把一张张白纸递到我们手上,让我们把自己家庭状况以及求学经历写成一篇演讲稿,到时候上去朗读。我环顾周围的同学。很多人咬着笔头在沉思着,但更多人像我一样空洞地盯着白纸发愣。这里,有着老师眼里认可的“名牌贫困生”,他们仅仅把“贫困”当成一次“演讲”,可我不行:谁能够如此轻描淡写地往自己伤疤上撒盐?

因为知道家里经济拮据,我便不敢开口向父亲要求什么。只是那时,我多渴望要一双塑料凉鞋呀!同学们都穿着一双双漂亮的凉鞋来上学,有的还穿有洁白的丝袜衬着,而我呢?只能一直穿着那双补了再补的解放鞋去上学。直到有一天,放学了的一个傍晚,班主 任黄老师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后,拉开抽屉,掏出一个纸盒递到我手里,笑着对我说:拿着,这是给你的!”我犹疑着打开盒子――竟是一双崭新的凉鞋!很久以后,我的一篇小说里出现过这样的情节:一位贫困生毕业多年后同样拿着一双崭新、漂亮的凉鞋去感谢他的老师……你知道这并不是我没有来由的杜撰。

报考大学的时候,我挣扎了很久。这几年,为了让我读书,家里东凑西借欠下了不少债。家里拮据的经济条件只能允许我读师范,因为有些师范院校是可以免学费的。但我却无比希望自己日后能进文艺团,成为一名艺术工作者。一直以来,在学校里,除了好好念书,我还加入了好多个社团,学校举办晚会,我经常登台为同学们表演快板、小品。可惜我从来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不会跳舞也不会弹琴,更不会声乐。

老师说:你嗓子好,要不试试考表演专业?这句话点醒了我。我决定报考艺术院校。

离高考仅剩下两三个月的时间,我除了天天对着VCD学声乐,还专门拜了一个声乐老师。虽然起步有点晚,但我很刻苦,每逢周六,都风雨无阻地去上课。五个基本点是快板的基本功,要学会打开场板必须掌握这些本领。炎热的夏天,我千方百计地挤出时间,在学校后山、在河边、在公园……一练就是几小时。汗流满面,手指磨破,再苦再累,我也没有退缩。凭借着这样的精神,我很快就学会了快板的各种打法,还学会了山东快板、天津快板的许多段子。艺术考试时,我更拿出了从小爸爸教我的一段快板的“绝活”,一曲下来,考官们听得意犹未尽。就这样,来自全国的几千人争20个名额,我这样一个农村小子,最后却顺顺当当考进了南京艺术学院。

  直到现在,我还珍藏着黄老师送我的那双凉鞋,走到哪带到哪。我永远记得,在我把鞋子揣在怀里走出门的那一刻,黄老师额外叮嘱我的一句话:你要知道,你是一个没伞的孩子,下大雨时,别人可以撑着伞慢慢地走,可你必须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