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求学杂志
求学杂志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98,602
  • 关注人气:4,2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真的,有些东西是不可阻挡的

(2010-04-06 09:22:50)
标签:

心情

高考

病痛

湖大

张成兰

教育

分类: 《求学》(文理版)好文欣赏

   

文章来源:《求学》杂志2009年理科版第12期

更多文章在www.qiuxue.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中华学子劲锐榜

    【劲锐标记】张成兰,2007年毕业于山东省沂水县第二中学。在距离高考还有100天时候,她两次晕倒,之后住进了医院,医生警告她必须即刻动手术。手术,意味着要耗掉很多的时间。有些东西,不可预知,在你紧要的时候让你倍感无力,但也有些东西,能让你彻底看见到梦想的重量有多重。张成兰在与病痛的战斗中,毅然决定参加高考……最终考入了湖南大学。

 

真的,有些东西是不可阻挡的

湖南大学  张成兰

 

    我总是在一转身的时候就忘记很多东西,总以为没有什么会永远的刻骨铭心,后来才发现只是些年少的轻狂与无知。风带不走岁月的痕迹,要么刻出更深的印痕,要么如尘土般飞散在风里。九月时,新生入学,湖大的校园里一下子多了很多陌生但却充满憧憬的面孔,他们见到我时会毕恭毕敬地叫声学姐,而我也会微笑着点头。我总是在这样的日子里很容易就陷入回忆的漩涡,回忆过去,回忆我进入湖大的艰辛与无奈,回忆到痛彻心扉,但却无比虔诚。

    现在,我大三了,我能很平静地看着外面灼灼的阳光,我仿佛又一次看到了那一年属于我的那些午后细碎的阳光。那里有我沟壑般的17岁,我成长中的疼痛,我的落寞的哭,倔强的微笑,我的半夜里咬过的白色的被角,我的积满灰尘的日记本,还有,医院走廊里吹过的风……

    2007年3月,离高考近在咫尺的日子里,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在为高考短兵相接。引用当时隔壁班班主任的一句话就是“现在真的到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境地了”。是的,但凡经历高考的人都知道,那段日子是怎样的难熬。我觉得自己如同一只溺水的鱼,渴望空气的温润,但却又贪恋水里的安逸。我和大家一样,都已经在破釜沉舟背水一战。高考把我们逼到了不得不成功的如悬崖峭壁般的绝境,不过是我已经坦然地接受了这一切,我想在我付出了和梦想一样多的努力时,梦想肯定会张开怀抱迎接我。

    某日深夜,突然醒来。感觉全身如同缺氧般难受,头痛欲裂。黑暗中,我觉得自己如同一片树叶在随风飘舞,左右上下。清晨起床,刚站起来却又突然倒下,面色苍白到了极点。同宿舍的同学大概是被吓到了,我说没事,只是有点贫血吧。努力牵动嘴角微笑,不想让她们担心。我想大概那时也有为高考备战过程中养成的一贯的忍耐与好强在做崇,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软弱。扶着楼梯走到楼下的公话吧,二十多级的台阶我竟然走了十多分钟,给母亲打电话,开口第一句话竟是:妈妈,我真的坚持不住了。

    真的坚持不住了----我的佯装坚强终于走到了极限。

    猛然间发现世界荒芜一片,闭上眼,泪水止不住地湿了脸。

    那时,离高考还有不到100天。

 

    17岁以前,生活从来都是平静而顺利的。一直被很多人宠爱,一半明媚一半忧伤的性格让我在时光的洪流中逐渐长大。很多骄傲,很多欢笑:3岁开始背诵唐诗,学习算数;5岁入学,开始与数学结下不解之缘;12岁开始迷恋文字;13岁有了自己的第一份稿酬;16岁为了理想,放弃写作,执著于学习。

    变化在我未满17岁的时候发生了,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病痛像夏日里的雷雨,突然飘过来,甚至容不得我喘息一下就迫不及待地降临了。有种诡异的味道,像黑暗里巫师的双眼,让我有种莫名的恐惧。想象不出会有怎样的结果,也不敢想,总是觉得自己对于未来的虔诚,如果真的有上帝,那么他应该保佑我,保佑我平安无事。

但是如果真的有假如,我可能会说假如我没生病,假如上帝真的保佑了我……可是所有的假如都是假的,统统都是假的,所以我的青春才是这个样子的,所以现在我才能讲我的故事,讲得无比心酸,但倍加珍惜。

    当父母赶来送我去了医院,检查、验血、透视,都是些与我的生活从未有过交集的东西,让我觉得无比恐慌。中午的时候终于住进了病房,我和医生说:我不想住院,还有100天就要高考了,要是住院我高考怎么办呢?医生笑了,说:孩子,身体才是最重要的,身体不好,健康没了,谈什么前途与理想呢?我黯然。

    隔着医院隔音效果不是很好的门,我听见医生在训斥父母:“还有100天就高考了,你们做父母的怎么没早发现?你们耽误得起她的未来吗?”声音有种嘶哑的感觉,我觉得有点萧条的味道,心里的不详突然有了征兆。父母沉默,然后小声说了点什么,很久,医生接着说:“如果现在真不动手术,后果你们自己负责。”然后决绝地走了。

    门被刚进来的小护士推开后没有关好,父母还站在那里,像两个做错事的孩子。周围不断有人来来回回的走动,吵人的小护士唧唧喳喳地给病人打针送药。我隐约看到父母的侧影,无助、苍白、落寞,在周围那些鲜活的背景地映衬下显得那么孤独。那时候,我才突然明白,原来父母也是平凡如我的人,他们的高大并非理所当然,一样需要安慰与支持。

 

    后来我才知道,动手术就意味着我将耗费至少40天的时间在医院里,还不包括后期的辅助治疗,如果选择暂时不动手术将会错过最佳的治疗时期,因为已经拖了那么久了,有些东西再也经不起拖延了,会不会根治,那就要看我的造化了。要不要马上动手术成了一个首要问题困扰着我们。

    那天晚上,母亲留在医院陪我。

    她笑着,递水果,端水,脸上却有一条条突然苍老起来的纹路,无能为力的。我想象着母亲此刻内心的无奈与挣扎,觉得生活真的有很多不甘。

    我从未想过终会有那么一天父母会老去,偶尔想起来觉得那是不可能的事或者说是很遥远的事,也从未想过可能在某一天会突然失去这一对笑脸。在这个世界上能够义无反顾爱我,容忍我的,可能只有他们了。仿佛他与她自始至终都是我手里的最后的砝码,仿佛一直会在。

    一整夜倾听着盐水点滴的声响,微弱的,却又在我的身体中留下了重重的声响,母亲一直坐在床边。窗外的天空,黑暗不是主色,霓虹灯不停地闪烁,仿佛没有干净的夜幕。母亲突然开口对我说:“你自己做决定吧,我们爱的只是我们的女儿,不是她的前途理想。”我知道她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这样说的,要不然我怎么会看见她咬了几次嘴唇的样子。我听到外面风的呼啸声,以及不时传来的救护车刺耳的声音。

    有些不知所措。母亲说:“其实你可以选择复读的,一直以来不准你复读只是为了更好的激励你好好学习。”她说理想不一定要通过高考才能实现。那一晚,一直以来理所当然的一些东西突然变得凌乱无章。

    我知道我可能要放弃一些东西了。

    好像是未来刚刚在我面前展开了诱人的画卷,突然的一阵雨却将它淋得一塌糊涂。那么多的努力与付出可能真的东流了,我像一个梦想穿上嫁衣的准新娘,盼望了那么久做了那么久的梦,刚在踏上红地毯之前突然破灭了,周围不断有人告诉她,你的婚期改了,改到了明年相同的日子。我的心跟她一样,在梦想破灭的同时开始梦想新的梦想,这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承受失去的同时还要继续无条件的付出!

    想到未来突然迷茫一片,刹那间,我的堡垒溃不成军,泪流满面。抬起头发现母亲亦如是。我们一直是不愿当着对方的面掉眼泪的。个性里有惊人的相似:外表坚强硬气,骨子里是决不妥协的桀骜,内心深处的柔软与依赖,那样深重。

    其实那么多年的朝夕相处早就告诉了她我的选择。她的眼泪只是心疼她的女儿,怕她在那条为求学而执著的路上不顾自己的身体。但是他们怎么晓得与那些病痛比起来,我更痛的是轻易地放弃!我可忍受所有的痛苦,但是我不能忍受这样一种实实在在的失去。更何况我怎么舍得我为高考所准备的那一切?

    真的,有些东西是不可阻挡的。

    对于医生的劝告,父亲的死命阻挡,都被我当做不听见,我还是选择了高考。回到了那些为梦想披荆斩棘的孩子中间,跟他们一样奋力向前。然后就开始了直到高考前才停止的、怕伤害大脑的各种药物治疗。那段日子我依旧住校,每天父亲都会在中午12点和下午5点钟准时出现在学校大门口,一直到后来那个保安叔叔也认识我们了,每天让我们进出学校,不再查我们的证件,出门再搭6路公交到中心医院下车。输液,吃药,偶尔有各种名目的检查。看着各种不同颜色的药水流进体内,害怕无常的突然到来。这个时侯父亲总会转身过去,心疼的表情大概不想让我看到。我的心里突然觉得十分不忍,有一次输液,我微笑着说:“老爸,其实一点都不痛的,真的。”一向不擅表达的父亲只是笑着说:“长大啦!越来越会哄你老爸开心了。”我忽然觉得自己开了一个多么奢侈的玩笑。

 

    等我走出高考考场的时候,心里有种前所未有过的舒畅与平静。毕竟我能如同一个正常人一样坐进当年高考的考场,我没有什么值得抱怨或不甘心的了。

    所幸上苍没有一直使我难过,让我在高考后的一个系列的治疗之后归于健康。我忽然觉得那个夏天在我生命中的重量,有种生命之初的幸福。

    现在,我每天穿梭在校园里,习惯了那么多波折后的平淡美好,享受着一种别人无法体会的对于生命之道的幸福。只是回忆当年的时光,17岁的生命便被逼着去做一个关乎命运的决定,站在一个弱者的角度去做一个强者的决定,有些惶惶然,我竟咬牙坚持下来了。我想,我会记得这样突兀而疼痛的成长。像是站在黑暗之中寻找天亮时最初的那一缕光明。

    对于生命我想我会更加的虔诚,更加珍惜,不再觉得自己年轻,什么都给得起,什么都可以承受。只是对于梦想,不再觉得触手可得,如果让我再选择一次,我想我还是不会轻易放弃。还有无常,我已经有一颗坦然的心去面对,不再张扬和挥霍生命。我一直相信,生活总还是美好且可以继续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