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晓鹏诗歌
王晓鹏诗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6,504
  • 关注人气:1,5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晓鹏:八月的诗(32首)

(2013-09-02 10:13:40)
标签:

样子

死了

隐秘

枯草

都塞

分类: 我的诗歌

王晓鹏:八月的诗(32首)

 

1、沉 

 

花朵雨中垂下头颅

风在流水的表面行走

涟漪跳跃着细碎的光芒

我相信,沉默是另一种语言

那些用草木表达情怀的山岩

把火焰藏在坚硬的心里

 

落花砸痛了八月的时光

说,不是唯一的动词

守着一道大河远去的喧哗

江山铺展,寂寥的画图

远方在身后,越来越远

明白了这些,说什么都是多余

2013.8.3

 

2、太池村的黄昏

 

羊群踩痛地上的夜色

天空闪烁微弱光芒

我听见风走动的声音

它和炊烟最后的缠绵

天就要黑下来了

夜色淹没了鸟鸣

 

油灯点亮了乡村的日子

母亲的呼唤高过门前的槐树

我们迷恋露水中的虫鸣

守着慢慢沉落的一缕光亮

黑暗水一样漫过太池村的山岭

一点点挤占了所有的记忆

2013.8.5

 

3、这是一个特殊的七月

 

小暑过了,大暑也过了

雨翻过了夏天

阳光的热度持续上升

雷电,暴雨,冰雹

写满北方的天空

 

旱情是一头撒野的疯牛

蹂躏着南方的稻田

失眠的夜晚一次次龟裂

诗句的背面是大块的焦斑

忍受着烈火的炙烤

颤抖着写下泥土的期盼

 

这是一个特殊的七月

秋天来了,夏天还没有走远

2013.8.5

 

4、一支烛光

 

一生的路有多长

会不会一个突然的转弯

一支烛光,神秘地亮着

 

无穷无尽的路途

黑暗深处谜一样地伸展

停下来歇息,继续前行

这一切,取决于谁的召唤?

 

路旁的山楂树,不言不语

春天开白花,秋天结红果

冬天来了,叶子一片一片地脱落

2013.8.6

 

5、南营北营北齐北周古战场

 

鸟群飞过一千五百多年的岁月

高山辽远,汾河如练远去

嘶鸣的战马,化作天上游走的云朵

铁打的营盘长成粗壮的古槐

鸦群绕枝,惊动岁月尘埃

戈戟刀剑,泥土中沉默无语

飞逝的箭镞,羽衣锈蚀脱落

只留南营、北营这两个沧桑地名

在人们迷茫的眸子里闪闪烁烁

那些跃马征战的士兵,如流水

漫过长满了栎树、椴木和松柏的山坡

一缕缕长风,穿越苍莽的林木

在漫漫长夜里,永无间歇的呼号

在北方,望眼欲穿的妻儿老小

灯光如豆一粒粒藏满泣血的思念

山村一代代暧昧的嘴里,历史已被

千万次的修改,大雨浇灭的灰烬里

寻觅火光。大地深处闪亮的白骨

再一次被翻动的时候,我来了

一座山梁上,写满了惆怅与彷徨

 

    南营村、北营村位于山西省乡宁县西交口乡东山之巅,相传为北齐、北周时的古战场。时至今日,农民耕地时依然不时发现锈蚀的刀剑、箭镞等。

2013.8.7

 

6、立 

 

节令翻过了太池村的山脊

秋,依然泡在夏天的大雨里

南瓜蔓,沿着潮湿的田埂

明显加快了行进的速度

豆角藤爬上了木杆的顶端

折回头,在邻居的屋檐另辟蹊径

这个夏天雨水充沛,瓜果疏落

它们忙着赶路,忘掉了重要的事情

 

我站在距离太池村很远的地方

远望山峦间,一瓣瓣发霉的笑声

对季节的把戏,种田人心知肚明

不会浅薄地叫着,热啊,热啊

他们心疼被暴雨打落的花儿果实

知道一脚跌入秋天,就会大幕垂落

秋天,收获的不仅是馨香和甜蜜

还有刈割的疼痛和凄苦的飘零

 

这个夏天,太多的暴雨和疼痛

狂风摧折树木,击落鸟鸣

洪水和泥石流掐灭生命无辜的花朵

灾难总是降临到农民和农民工的头上

我守着尖锐的文字无法安睡

为远方坍塌的房屋,廉价地抽泣

不知秋落谁家,炎夏依旧疯狂

这笔债,该不该记到秋姗姗来迟的账上

 

虚妄的叶子,依然追求荣耀的翠绿

一把刀高悬头顶,即将落下

守着南瓜藤上一朵朵金光闪闪的谎花

在秋天的边缘,我沉默不语

2013.8.7

 

7、柏谷古城

 

时间停留在万仞峭壁之上

悬挂的古柏,像是陈旧的词语

跌落在历史深处。山坡上牛羊走动

峡谷里挤满了层层叠叠的鸟鸣

 

黧黑的岩石上,青苔

写满岁月抹不去的诗句

战马嘶鸣和浴血拼杀的呼喊

在岩石深处,积蓄火焰

 

一步步追着火光远道而来

仰头望去,血迹浸渍的古堡垒

如同贴着岩壁游走的巨龙

穿越北周和北齐的罅隙

 

一千五百年的岁月沧桑

大山一样,沉重地倾压下来

我被深埋在厚厚的战争灰烬里

掘一小孔,艰难地呼吸

 

    柏谷城位于峭壁之上,石城堡垒,宛如游龙。在北齐北周的征战中几易其手,有新旧城之说。岁月沧桑,遗迹尚存。

2013.8.8

 

8、庞通峪

 

草木掩覆,辨认宇文宪马蹄踏过的踪迹

幽幽的峡谷深处,寻觅耶律光大军的行踪

段韶的战前动员,慷慨激昂,掷地有声

刹那间,柏谷城万千火弩齐射

一时间万仞峭壁,迸射撕裂肝胆的哭号

火光熊熊,无数生命灰飞烟灭

庞通峪,折戟断剑挂满焦枯的林木

一千五百年后,依然弥漫呛人的硝烟

 

随后,鼓声逃遁,隐入岩壁深处

无数个亡魂,雨天睁开湿漉漉的眸子

当我又一次行走于深深的峡谷

仿佛千军万马,呼啸着涌来

石殿城像是一座不会坍塌的墓碑

洞开的石门,走出卸去盔甲的将士

我在灯下翻读血与火浸染的史书

两个短命王朝,千万将士枯骨

 

    庞通峪,位于南营、北营山下,有天然石殿奇观,今人呼为天安门,故柏谷城又名石殿城。北齐北周在此处多次激战,死伤无数。北齐享国28年,北周更短,仅有25年,但耶律光、兰陵王、段韶、宇文宪等一些将领的名字,与万仞峭壁永存。

2013.8.8

 

9、克难坡

 

直至今天,还有许多的无奈

这个地方,与我不该有什么关系

 

躲过了抓丁的父亲,从病中爬起

一路跌跌撞撞,向黄河走来

 

他不会知道,那样遥远的一根刺

一直到今天,依然疼在儿女们的心里

 

克难坡,请你原谅我姗姗来迟

岁月沉淀的积怨,融化成一缕秋风

 

七十年前,英姿勃发的父亲从这里走出

此后几十年弯着腰,走在反省的路上

 

我的思虑,延续着父亲的反省

站在望河亭前,看滔滔黄河无语远去

 

    克难坡位于山西吉县黄河岸畔。抗日战争时期,阎锡山和山西省政府及各军政机关曾驻扎在这里。父亲当年曾在此青年干部培训班学习。

2013.8.9

 

10、出 

 

天还未亮,城里人

就急匆匆打发老人上路了

呜咽的一声声唢呐

卷着寒风

 

乡下的习俗,出殡很晚

总是把老人一留再留

儿女们悲恸的嚎哭

叩着大地

 

多少年了,乡村的痛

漫卷在哭泣的风里

2013.8.10

 

11、人祖山高庙

 

神在很高的地方端坐

高处飘动着浮云

人总是在低处行走

低处生长着草木

 

拜神的台阶

一节节蜿蜒到云空

爬一阶,丢掉自信

再爬一阶,失去尊严

一节节,耗去毕生的心力

回到低处,抛洒汗水

 

龙在天空飞舞

虫蚁在大地上爬行

我们不是虫蚁

是人,站立着行走

2013.8.11

 

12、七夕节的思念(散文诗)

 

七月七日,我的生日,我的命,我的疼痛!——题记

 

 

我又一次怯于动笔,羞于用苍白的文字编织我的思念。我的思念是拯救我生命的良药,它比黄连还苦。黄连的苦只在口里、胃里,我思念的苦在心里,在血脉深处。无药可救治的思念,像七月淋漓的大雨,一场接一场的下。脆弱的堤坝不堪一击,我守着一地坍塌的零落,滔滔的河水卷去流失的时光,此刻,贫穷的我,除了思念还会有什么?

思念之苦,思念之痛,在每一个七夕像潮水一样的涌来,我在暗夜里捂着血流不止的伤口,像星星一样的嘤嘤哭泣。那是几十年的旧伤,每年总会在这个日子里又一次撕裂,疼痛新鲜如初,思念新鲜如初。它们密布生命的每一个路口,像荆棘,像火焰,像洪水,尖锐的痛,灼热的痛,窒息般的痛,每时每刻我都有一种想高声呼叫的欲望,但是我忍住了。我是几十年一路忍着走过来的,这是怎样的一种折磨?

如果,思念也有各种颜色的话,我的思念是红色的,血的颜色,火的颜色。如果我的思念消失了,我的生命也就消失了,消失成一片虚无的苍白。我的名字,我的生命,我的人生,我的一切一切将如飘逝的云烟,被残暴的风无情地抹去。

 

 

对于我,七月七日是一个极为特别的日子。这是我和母亲的生死契约,是我和母亲一起谱写一篇人类生命的乐章。这一天,我的生命和母亲分开而又生死相融,那高贵的受难和一声卑微的啼哭,演绎着人类最平凡又最伟大,最雷同而又最特殊的生死繁衍。时光无涯,宇宙无垠,这种生死的相恋相依只会比它更为久远。

我不知道如何理解生日这个概念,冥冥之中,是上苍的安排,在这样一个情深意长的日子,母亲把我带到了人间。在血泊中绽放的花朵,那是生命的最纯洁的礼赞。我是从母亲身上分出的一个,骨肉、血液、甚至奔走不息的脉搏。我是母亲的太阳,母亲的神,母亲是我的太阳,我的神。浩渺的宇宙之中,我和母亲是相互照耀的两束火光,永远都是。

那是永远也不会熄灭的温暖,永远也不会干涸的滋润。

 

 

母亲,你是儿子心头永远无法拔出的一根刺!53岁,53年,53个春夏秋冬,多么短暂,多么疼痛。那种撕裂的疼痛与我的血肉交织在一起,无法剥离,无法消解。你最后那一刻怜悯、牵挂、不舍的目光,是我最后一次吮吸的乳汁。“最后”,我恨这个最无情的词语。那种撕肝裂胆的疼痛,是世上最毒的毒药,它在我的灵魂里潜伏,在我的血脉里蔓延。夜深人静的时候,它会一次一次揪我的心,撕我的肺,令我在不堪忍受的疼痛中抽搐、痉挛。

母亲,一次次梦中追着你远去的背影,我失声痛哭。一次次我从心绞痛中醒来,痛哭失声。无可疗救的心痛,陪伴我几十年了,我知道,它无药可救,它不会消失,除非到我们母子再重逢的一天。每个生命的树上,都会结满疼痛的果子。疼痛不是痛苦,不是颓丧。许多时候,我眷恋这种疼痛,甚于眷恋人间的幸福与快乐。它带给我的是甜蜜、幸福和生命的崇高。是的,是生命的崇高!

母亲,你是儿子心头永远无法拔出的一根刺!无法拔出,我不能,也不允许别人做这种尝试。它已经锈蚀在我的骨头上,溶解在我的血液里。我要永远地留着它,留着疼痛,留着甜蜜,留着生命最宝贵的醒悟与感知。

 

 

母亲,我是多么幸福,与姐姐们和弟弟相比。那么短暂的时间里,你给了我那么多那么多。只有我,也只有我,你一刻不舍地把我揽在怀里。

依偎着你的温暖,你给我说了那么的的话,那么多永远也忘不掉的话,那么多只属于你和我的话。从天上的星星说起,从地里的小草小花说起,从院子里的小鸡小猪说起,从树上的杏儿和葡萄说起,从白天飞舞的蝴蝶和夜晚打着灯笼行走的萤火虫说起,从梁山伯祝英台和许仙白娘子的故事说起……我们说了那么多那么的的话。

在你走后,我说的话就是你的话,我做的事就是你做的事,我做的人就是你做的人。我一生只为你倾诉,只为你写作!我知道,只要把你给我说的话,全都搬到纸上,就是人世间最伟大的作品。母亲,我在努力!

我多么幸福,姐姐们和弟弟多么可怜。你给我说了那么多,给他们却说了那么少。你给了我一片大海,我总该留给这个世界上一道河流吧。

 

 

那天我给女儿说起一个细节。记忆中,夏天你哄我睡觉的时候,总是不停地给我摇着蒲扇,那丝丝缕缕的凉意,永远留在我的生命里。为了留恋你摇动着蒲扇的慈爱,即便瞌睡得上下眼皮不停地打架,我还是硬撑着不肯入睡。女儿不无嫉妒地说,我妈妈从来就没有给我摇过扇子。我说有了电扇和空调,你妈不用再摇扇子了。其实,每个母亲对儿女的爱都是海洋一般的辽阔和深邃,母亲,你说是吗?感恩的心,像一枚果子,也是到了人生的秋天才会完全成熟。

母亲,我永远记住了那样多的细节。在田野里找到一颗野果果,你总是塞到我手里,我要你吃的时候,你总是淡淡的一句,宝宝吃,妈妈不爱吃。青核桃满仁了,你坐在地头,用小刀艰难地镟一瓣又一瓣,认认真真地剥掉苦涩的外皮,一瓣又一瓣都塞到我的嘴里,我要你吃的时候,你还是淡淡的一句,宝宝吃,妈妈不爱吃。我已经很大了,能够挣上钱给母亲买点好吃的了,你虽然不再叫我宝宝了,还是执拗地要我跟你一块吃,我不吃,你也不吃!

母亲,我怎么忘得掉呢,在那个日子最为艰难的寒夜里,你把从地里捡来的13粒豆子,烘到鏊子上给我吃。在我一再坚持下,你不得不咬了一粒,我12颗豆子吃完了,你的那一粒还在嘴里,依然是那句话,妈妈不爱吃......

我们可能记不住母亲乳汁的味道,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母亲血液的味道,母亲不是用乳汁而是用血液喂养她的儿女!母亲,我能还给你什么呢,除了这泉涌的泪水。和你的无私相比,我多么贫穷,一无所有,一无所有啊!

 

 

母亲,这么多年了,我一直热衷于在故乡太池村的田野里行走,我要捡拾那些永远鲜活的记忆。看见一片片熟悉的田地就看见了你,想起你就想起了那些熟悉的地名。桥底下、南沟里、南咀子、桃园里、下洼里、生铁钵沟垄上、岭圪垛湾、前沟里、南府疙瘩、建木疙瘩、老府疙瘩、虎岔里、扇车口、阳全洼、坟背后、涧西沟、大老洼、大亮洼沟......记住它们,是因为每一处都留有你走动的身影。我到处走,到处走,但是就躲着你的墓地,我怕控制不住的嚎哭把你惊动,我怕你怪怨儿子,越大了越没有出息!

我在田野里、山坡上一样一样地辨认那些野花花野果子,中国人讳言说出父母的名字,但是我为你的名字骄傲:花花。你的笑容,你的心灵,你的情怀,你的胸襟就是那漫山遍野的鲜花,鲜艳,绚丽,纯洁,芬芳。记住这些小花就记住了你,想起你就想起田埂地头、山坡坡上随意绽放的鲜花。麦石榴、野豌豆花、打锣锤、山菊花、山桃花、紫荆花、打碗碗花、楸树花、牛曼朵花、李花杏花桃花,甚至南瓜花豆角花山药蛋花……在漫山遍野的芬芳里,到处都有你的馨香,你的光芒。

我又要献给你一本新的诗集《太池村》,母亲,那也是为你绽放的一朵小花,很小很小的一朵。

 

 

七月七日是情人节吗?母亲,你山高海深般的挚情,又有谁能替代呢。我的思念比情人的相思还要炽热,还要久远,还要刻骨铭心,还要痛彻肺腑。相思终会有相逢的期盼,而我和母亲今生今世不会再有重逢的机会了,除非梦里,除非来世。这是多么煎熬人的漫长的期待,还有比这更深远的疼痛吗?

都说七夕节,天下所有的喜鹊会搭起一座连接天上地下的长桥,让苦苦相思的牛郎和织女相见。我愿意舍弃爱情的奢侈,在鹊桥的那一头可以是我苦苦思念的母亲吗?

这些年喜鹊少了,还能不能搭起这样一座长桥呢?如果不够,我愿意我的眷恋化作一百只喜鹊,我的思念化作一千只喜鹊,我的呼唤化作一万只喜鹊……只要能走到母亲的身边,无论怎样,我都愿意。哪怕用我的血肉之躯修桥铺路,我也无怨无悔。

七月的夜空深邃悠远,那漫天闪烁的繁星,可是为我照路的灯盏?母亲,等着你的儿子,你的宝宝,你的太阳,你的神,我一定会来到你的身边!

20138.12

 

13、迟到的七夕

 

鹊桥沉入了银河,

路上落满黑色的花瓣。

守着一粒粒残存的星光,

我赶着疲惫的老牛,

在岸边徘徊。

 

原谅我,才向你走来。

这么些年了,远远望着,

你飘逸的背影,如云!

飞鸟在七月的的大地上,

写满诗歌的阴影。

 

如果,又一次迟了,

当初的望,就是错误。

古典的隐喻,喜鹊飞远,

我鼓励自己,不能哭泣。

 

此岸:今生,

彼岸:来世。

谁来渡我?

201.8.14

 

14、葡萄架下

 

葡萄架,绿到梦的深处

星子眼,挂满七月的天空

蟋蟀的鸣叫在风里起伏

傻傻的姐姐守着细碎的光芒

老屋藏满了七夕节的温情

 

不经事的我们,追着风跑

夜凉如水,浮动一朵一朵的萤光

姐姐贫瘠的爱情,山路上绕

葡萄酸涩,一缕一缕的苦

星光下,等待成熟

 

云天飘动,美妙的传说

隐秘的河水,渐渐地亮了

飞走的喜鹊子,又飞了回来

葡萄架下,姐姐还在痴痴地等

一条大河,在天上飘…..

2013.8.15

 

15、遥远的七月七日

 

母亲的小脚弯过墙角

小狗扯着她的裤腿

葡萄架下,老母鸡

领着小鸡捉虫子

花猫,懒洋洋趴在墙头

 

七月的阳光,筛在

太池村林荫遮蔽的小路上

斑驳的树影里

我用木棒撩拨屎壳郎

知了,附在槐树上

有一声没一声的鸣叫

 

母亲喊我回家

她借回一钵碗白面

鸡窝里掏出了两只鸡蛋

她说,七月七是你的生日

妈妈给你做荷包蛋面

搓搓沾满泥巴的小手

我扑在了母亲的笑声里

2013.8.18

 

16、刀光.剑影

 

刀 

 

刀光从梦中醒来,枕边语声呢喃

黑夜深处挤满闪烁的鸟鸣虫鸣

沿着一条甬道,进入花园的隐秘

仔细盘算,从那一朵雏儿下手

谁是梦中的情人,谁是待宰的羔羊

谁的衣裙凌乱,谁要遮掩黑暗的真相

和牺牲一样明媚的刀光,腹藏万千江山

一条大河,斟满三月的酡颜

被刀光所伤的石头,沿河而下

波光潋影,收纳飘泊的残花败叶

拨弄琴声,一地落红似血。夕阳西沉

内敛的刀光,向我兜售冰冷的腹语

新闻播报,几人为钱财美色丧命官场

石榴裙下,横陈风流鬼魅。个中隐秘

如云,如舞,山水暗中窃笑

神龙见首不见尾,刀光只是传说

 

剑 

 

墙上的弓换成了剑,酒杯里藏满了厮杀

吐着信子的一条小蛇,在暗处行走

一握之间,满手蒺藜,鲜血顺衣袖而去

暗处布满眼睛,流血瞬时漆黑一片

一江波涛藏匿目光深处,鱼潜深渊

深如鸿门,觥筹交错,杯光掠影间

有仙女一身寒气,从天徐徐而降

衣裙带风,搅动浓郁花香,暗藏杀机

有骏马奔驰千里之外,天昏地暗

血雨腥风,流言蜚语如潮而至

饮血的词语,沾满铜臭、刀吏之气

笙歌弦舞,清风扑面,雷声滚过天际

一道闪电,划破了铁铸的苍穹

鸟群跌落,夜深如水。一楼苍茫云山

有人吟诗,有人啸歌,有人曼舞

有人望月,有人细数天边滑落的流星

剑在匣中铮鸣,唯影如风穿越罅隙

一群无首之人,高举酒杯,互致问候

2013.8.19

 

17、两只鸟儿(六行诗)

 

我经过的时候

两只鸟儿对我歌唱

 

等我走远了

鸟儿垂下头,缄默不语

 

在这个早晨,好像

我把鸟儿的叫声带着走了

2013.8.20

 

18、普罗旺斯的诱惑(与高乾同题)

 

遥远的普罗旺斯

沿着一条河流走来

紫色梦幻中沐浴的仙女

走进东方遥远的山村

这个早晨,花香铺满了田野

我在天使的泪水里沉溺

 

踏着一条浪漫的小路

一次又一次向往弥漫的炊烟

普罗旺斯,美无处不在

山野开满浸透花香的诗句

女孩子明媚的舞步里

缠绵着儿时的怀想和思念

2013.8.21

 

19、桥  头(六行诗)

 

河边的草丛里,蟋蟀鸣叫

灯光像一条大河,在岸上流动

 

秋风有了,许许多多的寒意

桥上看风景的人,早早回去了

 

孤零零的我,从夜风中穿过

细碎的流水声,像是遥远的寂寞

2013.8.22

 

20、果园里的孩子

 

他不满足于父母的给予

要亲手采摘秋天的光芒

他从一棵树下跑到另一棵树下

摘下一个果子,扔掉前边的果子

 

太阳渐渐地向西沉落

风沿着光芒的边沿飘逝

那个孩子还在树林里奔走

拎着他空荡荡的篮子

 

秋天和故事一天天变老

孩子也会慢慢地长大

季节却没有了等候的耐心

熟透的果子,一颗一颗地坠落

 2013.8.23

 

21、路(六行诗)

 

村民吵吵闹闹中

油路就要铺进村子了

 

路修好,车子走得更快

风吹远了路边的风景

 

不知道羊群和我的诗歌

还能不能够找到回家的路

2013.8.23

 

22、果子红了(六行诗)

 

树梢梢的果子,红了

离太阳最近的孩子,摇曳笑声

 

秋天沿着斑斓的色彩走来

画笔的速度,比风还快

 

我像是一个羞涩的孩子

躲在低处的树荫里,等待成熟

2013.8.23

 

23、中秋节近了

 

从遥远的地方,月色慢慢铺来

那些吟咏的文字,这些最后的蝴蝶

爬满了举起的手臂,穿越白天与黑夜

在我斟满的酒杯里,菊花漂浮

一滴滴草叶上悬垂的露水,沉重,纯净

用白银锻打,不是传说的传说

中秋节搭乘乡村的马车,走过思念

母亲瞩望的白发,像是一片片斑驳的月色

 

一天天,近了,远离故乡的凝望

失眠的夜晚,扶起支离破碎的乡愁

在唐诗宋词,枯黄的书页里

我翻阅一片片日久弥新的创伤

太池村,你是一个无限放大的词语

时光如水,无法掩埋疆域辽阔的疼痛

黑暗中行走的路人,你可曾抬起头

仰望风中飘逝的雁鸣,啊,秋草黄

 

诗句卑微,排列成坡地上的谷子

得得的马蹄声,走过浸满果香的山岗

秋风中飘飞的泪水,一枚枚钉子

深深嵌入一个季节,甜蜜的抚摸

我扶起一根被风折断的枯草

近了,近了,一遍遍诉说微弱的光芒

我的思念,繁衍在一个疯狂的季节

母亲,盈溢的泪水里,如何团圆

如何相握,露水里,你越来越凉的手指

2013.8.26

 

24、一只鸟儿死了(六行诗)

 

写完《两只鸟儿》不久,一只鸟儿莫名其妙的死了,生命如此迅忽,令人顿生许多感叹。——题记

 

“我把鸟儿的叫声带着走了”

一只鸟儿死了,一只低垂着头

 

夏天抬脚就迈进了秋天

迅疾的,等不及山坡转换颜色

 

我在这个夜晚写下的诗句

像是一片枯叶,被风卷着去了

2013.8.26

 

25、夜  歌(六行诗)

 

太池村的山地里,谷子垂着头

这是一个适宜思索的季节

 

蟋蟀的鸣歌,和草色一起枯黄

谷仓里,堆满了温暖的词语

 

我在灯下,书写悲凉的忧郁

晚风走来走去,搬运八月的馨香

 2013.8.26

 

26、黑 

 

报道:临汾市汾西县一六岁男童被人残暴的挖掉了双眼。肝胆痛裂,夜不能眠。

 

真的,我硬愿这是一则谣言

孩子,谁摘去了你的灯盏

六个年头的太阳和月亮

多么明亮,多么短暂

一片呼叫的血泊里

太阳落了,月亮也沉了

你略显稚嫩的脚步

瞬间跌入了黑暗的深渊

 

孩子,你的一生只有摸索了

摸索罪恶,摸索残酷

摸索母亲的嚎啕,父亲的泪水

世界上睁着的每只眼,都是你的证言

你空洞洞的眼眶里,蓄满了

世界的冷漠、残暴,罪恶的渊数

短暂的光亮和温暖,一条河

在荒凉的沙漠里,一步步走远

 

罪恶的黑手,掐掉含露的花蕾

暴虐的狂风,撕碎了绽放的花瓣

孩子,你颤抖的哭声,撕碎

2013年月亮就要圆满的这个秋天

撕碎了我吟花弄月的诗句,撕碎了

一个民族的尊严,一个时代的尊严

愿我的疼痛,像火穿越黑暗

给你光亮,给你一双清澈的眼

2013.8.28

 

27、菊花开了(六行诗)

 

菊花开满了,渐渐凉下来的田埂

小路上挤满忙着收获的松鼠和蚂蚁

 

蘸着月光,我在磨一把锈蚀的镰刀

风裹着霍霍的响声,从远处走来

 

太池村,你细碎的时光和流水

在野菊花闪烁里,缓缓流淌

2013.8.28

 

28、新  居(六行诗)

 

没听到喜鹊子叫,十九楼太高

风骑着马,在更高的地方跑

 

窗前的河流,一点点的细了

树叶子向低处落,泥土味越来越少

 

山顶上的太阳,早早地醒来

晾在栏杆上的梦,傻傻地在笑

乔迁新居龙辉大厦

 

29、一滴雨

 

一滴雨落下来

落在太池村的树叶上

 

树下的一朵小花湿了

远方的一颗心湿了

 

聆听,沿着夜雨走远

露珠打着灯笼,照我回家

2013.8.29

 

30、文字里种下一棵枫树

 

文字里种下了一棵枫树

种下,青涩的初恋

八月风,吹红了思念

等待,这个飘飞的日子

楼上,你痴痴眺望

红叶的诗舟,泊在门前

 

小河水,潺潺流着

水波里藏满了光芒

微风拂动一层层涟漪

一路走过了岁月的苍茫

这一天,我期盼了很久很久

你的呼唤,在风雨中回响

 

两只天鹅,湖泊中游弋

追逐着一朵朵红叶的帆影

突然我有想哭的感觉

泪水沉溺于你温暖的笑声

山岗上,秋风剥去了衣衫

留下我,孤零零的身影

2013.8.30

 

31、歌舞团(六行诗)

 

金戈铁马,一路呼啸而来

谎言横扫陈旧的激情

 

这个时候说出爱你的词语

比摇曳的蝉蜕还要空洞

 

卸下一生的眷恋,扬鞭远去

“满山红叶锁宫门”,琴声如水

2013.8.30

 

32、昨晚梦见死去的兄弟(六行诗六首)

 

昨夜梦见意外去世两年的好兄弟陈云生,夜半惊醒,辗转反则,泪如泉涌。兄弟一生,坎坷曲折,为人狷傲,世人不解。自兄弟走后,多少人劝我写点东西,疼痛不止,难以落笔。今晨思梦中情景,历历在目,遂成此句,以慰苦苦思念。节近中秋,兄弟魂归!

 

 

昨晚梦见死去的兄弟,手指冰凉

衣衫暗淡,一脸浅浅的忧郁

 

他说,山里头过于寂寞

他经常回来,和我们就在一起

 

只是,我们看不见他的走动

看不见那些我们以为消失了的事情

 

 

前年菊花开时,你走了

留下一柄刀,切割残破的日子

 

随后,秋风扫落了满山的秋叶

一场大雪,封住了我们回家的山路

 

多少次,我含着泪痴痴地眺望

你远去的背影,总不肯转过头来

 

 

你高傲的像头鹿,总是不停地奔跑

生活追着你,像是一头猎豹

 

狂狷的言语掩饰着内心的脆弱

你的善良,是深山中的花朵

 

那些乜视你的正人君子

在你的目光前,像是不着衣衫的群魔

 

 

我欣赏你,洞察入微的目光

高傲的一瞥,便洞穿所有人的心灵

 

你的爱,总是掀动狂暴的风言风语

无忌的言行刺痛别人,也把自己刺伤

 

爱你的人,眷恋你的赤子之心

恨你的人,就像是残花遇见了寒霜

 

 

那个早晨,你在风中奔走

倒塌的脚手架,仿佛是天上掉落的灾祸

 

铮铮铁骨的七尺男儿,倒在

浸透金钱、生活、虚荣、名声的血泊

 

傻兄弟啊,你总说想怎么活就怎么活

到头来,你也没有能够逃脱

 

 

两年了,痛就没有停止

伤口刚刚结痂,复有鲜血淋漓

 

我憎恨这样一个一个的节日

总让我的心灵,思念中哀痛、颤栗

 

我记得,过去不是这个样子

我们举着酒杯,彻夜彻夜的欢聚

2013.8.3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记忆的裂变
后一篇:秋风辞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记忆的裂变
    后一篇 >秋风辞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