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维维安
维维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249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那年秋天

(2010-06-02 21:09:36)
标签:

晓枫

爷爷

地契

史凡

果园

原创故事梗概

杂谈

分类: 电影的魅力

   八十年代末期的一年秋天,正是苹果园的果子成熟的日子。红彤彤的果子遍布整个果园,该是收获的季节了。10岁的小史凡帮着爷爷在果园里摘果子,虽然忙不上什么忙,但小史凡还是乐此不疲地在果园里跑来跑去。因为她喜欢这片果林,但更喜欢爷爷休息的时候给小史凡讲故事。在老一辈人的眼里,灵宝是他们一辈子都不会离开的地方,他们的根就在这里。所以关于灵宝的传奇故事和历史,老人们总是会讲给自己的下一代听。每次爷爷讲到这些,小史凡的两眼就放光,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有时候听的不过瘾了,就硬让爷爷背着自己跑到说书的地方,听上一两个段子,这才满意的回家。在小史凡的眼里,爷爷就是她最亲最近的人。

   十几年过去了,史凡初长成了一个大姑娘。弯弯的柳叶儿眉下生得一双灵光灵闪的大眼睛,笑的时候仿佛眼睛都在说话。刚刚从三门峡市旅游学院导游系毕业的她性格活泼开朗但心思细腻。同时又有一副打抱不平的热心肠,对历史有着情有独钟的热情。就在毕业前夕的一次研讨会上,同学们各抒己见,抒发着自己未来的远大志向和抱负时。史凡沉默了,虽然爷爷已经不在人世了,但史凡还依然默默地记着当年和爷爷的约定,那片果园是爷爷的心血,她答应爷爷要继续保护这个果园;对家乡的不舍,对家乡文化的着迷使她依然决定呆在自己的家乡。当轮到史凡发言时,她说道:“这里有着我抹不去的记忆和快乐的童年,有着我太多的笑声和眼泪,有着爷爷对我的寄托。我舍不得这里的一切,这里的一草一木。就这样,史凡如愿以偿地成为了灵宝县旅游局的一名导游。

   三年的时间过去了,史凡已俨然从一名青涩的学生华丽的转变为了一名经验丰富且灵宝县十分优秀的导游。一个风和日丽的周日,史凡负责带团游览历史古迹“函谷关”。就在她绘声绘色地为旅客讲解每一处历史典故的时候,意外发生了,也许她自己都还没有料到这个意外从此使她结下了一段爱恨纠结的古迹情缘。

   顾晓枫是省电视台的一个栏目导演,刚刚接到上级通知要去三门峡市灵宝县拍一组当地的文化宣传片。县政府接待人员刘主任热情款待了拍摄小组的工作人员。第二天,县旅游办公室负责人带领晓枫以及他的团队实地考察了当地最具有特色的历史古迹,如函谷关、黄帝铸鼎原、夏朝直臣关龙逄墓、东汉廉直太慰杨震三鳝书堂等。因函谷关是灵宝县最具特色的历史古迹之一,又是中国道教的发源地。所以晓枫和团队人员商量就以它作为重点来展开拍摄。

  次日早晨,这天正好是周日,游函谷关的人特别多。旅游办的负责人临时决定关闭函谷关景点以更好的配合拍摄工作的顺利进行,但在一旁正在整理拍摄器材的晓枫并不知情。这时候,史凡带领着一支刚刚从外地来的老年团来到景点门口。史凡暂时安排老人们在景点外面耐心等待,她一个人先去景点窗口买票。当得知函谷关今日临时关闭,她吃了一惊,心里纳闷道:“奇怪,景区关闭应该提前通知的,怎么……”?禁不住好奇,就向卖票人员问询是什么原因,结果没得到什么答案。史凡觉得特别气愤,心里想:“这旅游办的负责人太不会办事了,莫名其妙的就不让进了,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再说应该早通知的嘛,偏偏到这个时候才说,让我怎么和团里面的人交代呢?又是一群老年人,经不起这样往返的折腾啊。”正在这时,刘主任从景区里出来了。史凡一见到刘主任,立马上前一句敬语都没说,劈头就把他说了一通。刘主任感到惊讶,心想着:“一个导游竟敢和我这么嚷嚷……”。但碍于面子,她又是县里面数一数二的优秀导游骨干,刘主任还是忍着耐心的向史凡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但史凡还是觉得恼火,就把刚才心里想的一股脑儿的全说出来了,准备和刘主任理论一番。这时,团里面的老年人也没有耐心再等下去了,出现了骚乱的情绪。正在整理器材准备拍摄的晓枫得知景区门口的情况之后立刻跑到门口,看到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同岁的姑娘正在和刘主任理论着什么,晓枫心想:看样子,这姑娘准是个导游。从相貌上看,这姑娘虽生有几分秀气但不算漂亮;从口才上来看,虽伶牙俐齿但不咄咄逼人。不过,伶牙俐齿的小嘴倒是把刘主任为难的倒是不知如何开口才好,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立刻让顾晓枫打心底里对史凡产生了一丝好感。看到史凡把刘主任搞得哑口无言,顾晓枫在一旁偷偷的笑了。这一举动被史凡看到了,心想着:“我这都火烧眉毛了,这人怎么幸灾乐祸呢!”想过就立马没有好气的说道:“这位同志,你觉得好笑吗?”顾晓枫立刻回过神之后,说道:“哦,对不起,这位姑娘,我不是……。”还没有等他说完,刘主任看到了顾晓枫,愁眉苦展的表情立刻变得笑脸满盈,说道:“顾导,你来了!”转过身去向史凡介绍着说:“这是省电视台的顾导,专门来我们这里拍旅游宣传片,为我们这的旅游资源做宣传呢!”说罢,转过头去向顾晓枫介绍说:“这是史凡,是咱们这的……”还没等刘主任说完,顾晓枫接茬道:“我知道,导游。”说罢,面带微笑伸出手准备向史凡示好以表礼节。史凡心里默默的念着:“自以为是的家伙!”竟转头朝向刘主任说:“刘主任,你看这件事情怎么办?你给个话!”这时,顾晓枫十分尴尬的将手迅速缩了回来,无奈的笑了笑,心想着:“这小姑娘,有点儿意思!”就在刘主任不知道如何解决的时候,顾晓枫上前解围说:“我刚听到你们的谈话了,刘主任,今天景区就开放吧!有人气儿在,拍摄出来的效果会自然些。刘主任应了一声,立刻通知景区开放。史凡连谢字都没有说,挥起小旗带领着团里的人径直走向了景区。看着他们走远,刘主任无奈的对顾晓枫说:“顾导,真不好意思!让您见笑了,史凡这姑娘脾气就是倔,但工作很负责任,又是县里面优秀的导游骨干。哪点对不住您的地方,还请您多担待点啊!”顾晓枫回应道:“刘主任,您客气了,一点小事,没事的。”边说边望着史凡一拨儿人远去的背影,会心的笑了。

    就在顾晓枫带领着大伙儿在景区每个角落踩点取景的时候,凑巧都能拍到史凡面带微笑的耐心为旅客们讲解,大到一屋一宅,小到一砖一瓦。史凡结束了讲解之后,决定让旅客们解散到处参观拍照,一个小时后在景区门口集合返程。解散完大伙之后,一位旅客老大爷继续对景区内某一典故或图画对史凡抒发着自己的看法,这时顾晓枫就站在他们后面默默的倾听。史凡和老大爷正在互相交流的时候,顾晓枫在后面故作客气地对史凡和老大爷说道:“本人可以发表下观点吗?” 史凡一看是他,立马整张脸拉了下来,不予理睬。老大爷直言:“好,好。”一番论述之后,老大爷听了直夸小伙子的思想独树一帜并说道:“现在的年轻人懂历史的并不多了,你能这么深刻的理解它的内涵,小伙子不简单啊。”顾晓枫听到老大爷的夸赞,谦虚的答道:“没有,没有,只是略懂一二。”在史凡看来,她似乎有些低估眼前这个大男孩对历史的感悟能力。虽然用词不够专业,但有一定的历史修养。史凡对顾晓枫有些刮目相看,渐渐地心存几分好感,这种好感并不是男女之情,而是由一种欣赏而引发的好感。但她并没有说什么。

    第二天,顾晓枫找到刘主任。两人寒暄了一阵子之后,刘主任似乎看出了顾晓枫的疑虑,便问他:“顾导,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告诉我,我会尽可能的全力配合。”顾晓枫这才说道:“刘主任,我有个不情之请。因为这个片子我们目前采集到的素材还远远不足以来说明当地的文化底蕴,总觉得缺点什么东西。我是想能否和史凡聊一下,毕竟……。”说到这里他犹豫了一下,因为顾晓枫的心里是发虚的。他知道以这样的方式和史凡见面,更多的目的是为了自己的私心,因为他想见到史凡,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种欲望为什么会那么强烈。刘主任听到之后拍了下脑门,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我怎么竟然都没有想到,史凡她就是导游,而且这孩子打小就对历史着迷,我这就明天让她去参加你们剧组的拍摄,应该可以给你们提供帮助的。这时,刘主任看了一下表说:“哎呦,已经快12点了,要不顾导就留下来一起吃顿便饭吧!”顾晓枫应道:“不了,兄弟们还等着我回去商量拍片计划呢,那我就先告辞了。”说罢,顾晓枫告别了刘主任,匆匆离开了办公室。

    一大早,史凡就早早地在景区门口等顾晓枫他们的到来。顾晓枫一见到史凡,就指挥身边一群人先进去。令顾晓枫惊讶的是,史凡的态度马上就有了360度的大转折,笑嘻嘻的对顾晓枫说:“那天,真对不起,是我脾气不太好!”顾晓枫顿时愣了一下,心想着:“这姑娘变得可真快。听人说,女人善变,还真没错。”史凡见顾晓枫没搭理他,哎了好几声,着实把顾晓枫吓了一跳,立马回过神来说道:“哦,没关系!不过别忘了,我不叫哎,我叫顾晓枫。”说完,顾晓枫转身走进了景区。这句话顿时把史凡逗乐了,随其后,跟了进去。

在景区,史凡望着一伙人在忙碌的拍着片子,似乎也帮不上什么忙。就干脆坐在一旁看着,她发现顾晓枫拍片子的样子还是很认真的。就在不知不觉中,这种好感慢慢的得到了升华是在拍完片子之后在景区里闲逛的时候产生的。史凡给顾晓枫讲了许多关于灵宝的历史故事和传奇。(故事有待研究)顾晓枫的心微微的颤了一下,原来脾气倔强,性格开朗的外表下竟有一颗细腻,敏感的内心。从史凡的话语中,顾晓枫能感受到她对于家乡的热爱,尤其对于家乡这段历史的敬仰之情。就在顾晓枫默默解读着她的时候,史凡问顾晓枫:“上次看你对那幅画的评价,看来你对历史也很有研究喽!”顾晓枫谦虚的说道:“谈不上研究,只是一些随想罢了。来灵宝之前做过一些小功课。在大学的时候,也经常读些这方面的书。时间长了,也就慢慢的学着领悟点什么了。”晓枫反问道:为什么你这么喜欢历史呢?”史凡抿着小嘴,微笑了一下,说道:“爷爷还在世的时候,经常背着我去看评书,讲述的都是灵宝当地的一些历史传奇故事。我当时听得是那么着迷,常常幻想自己就是评书中的一个角儿。听爷爷和我这么说:“小凡啊,这戏如人生。评书也一样,它讲的每一个故事都是生活的缩影,听它就是在感悟生活。慢慢的,爷爷老了,背不动我了,我就自己上街去看。很奇怪,我怎么和你说了这么多。”说罢,史凡的眼睛湿润了。这时候,顾晓枫惊慌失措,赶紧递上了纸巾,故意把话题转到了自己身上,说着:“我的人生到目前为止貌似没有那么多故事,从上小学到大学都是家人提前安排好的。但童年的那段时光,爸妈忙着做生意,没时间搭理我。我就只有自己和自己玩!你可比我幸运的多喽,还有爷爷的陪伴。听到这,史凡似乎得到了一些安慰,突然对顾晓枫说道:“等你闲了,邀请你去一个地方。”顾晓枫迷茫的看着史凡说:“什么地方?”史凡故作神秘的回应道:“去了就知道了。”顾晓枫半开玩笑式儿的答道:“你可别把我卖了,我的大好青春还没享受完呢!”刚说到一半,史凡已经转身离开了。就这样,两个人跑遍了整个灵宝县具有文化底蕴的地方,快乐的结束了一天的生活。

就在史凡最近心情不错的时候,意外发生了。恒伟公司是省内最具有实力的一家上市房地产公司,省内几乎百分之六十的房产业都归属于恒伟公司名下。近几年,公司为了搞创新,谋利益最大化,决定发展旅游度假产业。公司派人去省内多个地方进行调研,发现灵宝边界某处人烟稀少,生态环境良好,是人们度假放松的好地方,在加上灵宝县独特的旅游资源和当地的自然资源优势,绝对是一个修建度假村的好地方。消息立刻传遍了整个灵宝县,当史凡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再次确定了修建的具体位置,马上犹如晴天霹雳一般不知如何是好。因为这个地方正好是爷爷当年留下果园的地方,可怎么突然会……。史凡立刻整理了一下思绪,决定去县政府问个究竟,可县政府给的答案确是:这块地的情况很特殊,身处的地理位置也很复杂,正好位于灵宝县的边界。十几年前,县土地管理局一直把这块土地划为未利用地,就是除了农用地与建筑地以外的地界儿。你爷爷知道了以后,就打算把这块地给利用起来干点事儿,结果就种植了一大片果园出来,原来确实是属于你爷爷的,但由于地契已经过期,所以政府决定收回这块地。因为时代在变化,县里面也要找点致富的门路。所以就向上面申请把这块地改为建筑用地。建个度假村什么的,一方面开发了这儿的旅游资源,另一方面也带领大伙儿走上致富的道路。”本来想过几天和你说的,想让你有个思想准备。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就辛苦把转让合同签了吧!史凡觉得这个答案简直不可信服,拒绝在合同书上签字,转身立刻跑回家去,在爷爷留下的遗物中找出了那一张所谓的地契,地契上的截止年份正好是今年。史凡绝望地瘫倒在地上,手中拿着地契,眼中流下了悲伤的眼泪。

这一天,史凡带着顾晓枫走了好远的路程来到了苹果园。顾晓枫惊讶的说:“原来这么偏僻的地方,会有个这么大的苹果园啊,苹果长得又大又红,现在应该是快收获的季节了吧。”顾晓枫兴奋的转过头,突然看到史凡忧郁的眼神。问她怎么了?史凡努力控制着自己了眼泪对顾晓枫说:“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了,知道我为什么留在灵宝吗?答案就在这,这是我爷爷过世后唯一留给我的东西,也是我对老人家临终前的承诺。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因为一场车祸就去世了,爷爷就成为了我最亲的人。在我18岁的时候,爷爷得重病,临终前说得最多的就是:小凡,爷爷不中用了,不能给你讲故事了。每次你想起爷爷了,就去果园看看。果园是爷爷半辈子的心血,你可要好好照顾它啊!”史凡说着说着泪水就不由自主地落了下来。顾晓枫在一旁看着史凡,心里一阵泛酸。面对这么一个楚楚可怜的女孩,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去安慰。这时,史凡再次擦干泪水,故作坚强地说道:“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来看这个果园了,明天它就不属于我了,我让爷爷失望了。”说罢,史凡再次流下了眼泪泣不成声,倚在了顾晓枫的怀里。顾晓枫觉得也许只有这样才是安慰史凡的唯一方式。

   等史凡恢复平静之后,她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了顾晓枫。顾晓枫若有所思的问她:“你知道买那块土地的公司叫什么名字吗?”史凡想了片刻,说道:“好像是恒伟公司,据说是省里面实力最强的房地产公司。”顾晓枫沉默了片刻没有说什么。之后两人便回去了。

在之后的几天内,顾晓枫一直纠结着一件事情。因为恒伟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不是别人,正是顾晓枫的爸爸顾振东。顾振东的为人,顾晓枫是再清楚不过了。只要是他所决定的事情,那是休想改变的。他在房间里踱来踱去,认为首先该做的就是如何去向史凡说明这件事情。一天中午,顾晓枫把史凡约出来吃午饭,先给自己打了个预防针,然后吞吞吐吐地说出了真相。史凡听了,不屑地笑了一下,说道:“顾晓枫,太不像话了,这种玩笑可是开过了啊!” 顾晓枫严肃地看着她说:“这是真的。”史凡直愣愣的看着他,顿时傻了,转头离开了饭店。顾晓枫早就料到了会是这样的结局,苦笑了一下,默默地离开了饭店。就这样,两个人无声无息的以这种方式告别了。顾晓枫在灵宝的任务也已经圆满的结束了。在他走的那天,史凡并没有去送她,因为他知道史凡始终不会原谅他的,更不会原谅他的爸爸。这时候,史凡又何尝不是内心纠结的呢?她其实心里明白,这不是顾晓枫的错!但毕竟他是顾晓枫的爸爸,可她始终不能打开这个心结。

   就这样,许多年之后。县里组织导游去省里学习,在一次偶然的场合,史凡和顾晓枫相遇了。见面的时候两个人彼此会心的笑了一下。这么多年,史凡已经释然了过去发生的一切,藏在心里的那个心结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的不在了。她明白,当年发生的一切不能全怪罪在晓枫身上。史凡对晓峰说了对不起,顾晓枫没有回应什么,直接对史凡说:“我带你去个地方。”史凡问:“什么地方。”顾晓枫笑着说:“这次该换我神秘了。”史凡的学习一结束,顾晓枫就带着史凡去了果园,令史凡惊讶的是果园依然存在。顾晓枫轻声地对史凡说道:“对不起,这是我的礼物,原谅我好吗?”史凡这一刻开心的笑了。原来,自从顾晓枫回家之后一直在给顾振东讲果园的感人故事。起初顾振东不妥协,但渐渐地,儿子的软磨硬泡使他不得已地最终妥协了。

   目前写的只是剧本的故事梗概,里面的历史典故和人物故事有待深入探究!真心希望亲爱地朋友们提出宝贵的意见哦!那年秋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杜拉拉升职记
后一篇:别给我提高尚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杜拉拉升职记
    后一篇 >别给我提高尚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