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东
赵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198
  • 关注人气: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谈异录:白居易与现代诗歌的魔性写作

(2015-05-13 23:26:21)

《新唐书艺文志》记载,白居易曾对李商隐表白,我死后转世投胎当你儿子就心满意足了。不料白居易死后几年,李商隐竟真的生了儿子,想起白居易的话,就给儿子起名字叫“白老”,表达对白居易的尊重。安徽诗人李商雨说这个故事的时候就坐在我对面,我举着酒杯的手顿了一下,心下大动,现代汉诗的一个方向就在这一段酒话中。关于白居易的误解实在太多,尽管有众多“白迷”,喜爱之心差异大矣。从司马青衫到梨花带雨,迷倒众多粉丝的盖白氏的精妙语感,孰不知白居易号称诗魔,这个魔性却是现代诗歌一个解不开的结。

白居易对诗坛的最大贡献莫过于提倡“新乐府运动”,新乐府的主要观点有三:一是用新题。二是写实事。三是不以入乐与否为衡量标准。新乐府的主张是针对自盛唐以来的虚夸浮华的乱象而生,中唐以后,诗风随着韩愈冷僻怪诞风气的影响逐渐走向质朴刚健。新乐府的三点倡导对纠正诗坛淫靡风气起到一定拨乱反正的作用。新乐府诗歌为后继者打造更为高远的诗歌空间。白居易的新乐府运动是针对盛唐以来老相尽露的汉语诗歌全面补肾。新乐府将诗人的魔性全面释放,用高度的个人诗意和世俗世界拥抱。

    当下诗坛的乱象丛生,自1980年代以来,由于过度追求诗歌的向上感和技术流,导致了诗歌的各种虚证,比如沉湎于抒情,执着于叙事,诗到语言为止,假抒情,反抒情等虚着频出。面对严酷的现实,需要全新的写作姿态,异化的时代需要诗歌的异书写。在今天重提新乐府,重铸现代汉诗的刚健质朴之风,从白居易开始,再次出发。新乐府的纲领在今天可以改写为现代版本:                                      

1、非诗时代的诗歌写作要打破常规,任何缩在套子里的写作都是不允许的。

2、以放松的姿态面对冷酷的诗歌现实,不对抗、不妥协,坚持自我。

2、保持诗歌的实验色彩和多种可能,包括娱乐效果。

    白居易的诗歌绝不是诗到语言止的虚夸,白居易对诗歌的改良行动主要体现在魔性的释放,这个魔性并非仅仅怪异之事的书写,而是在语言之外有一种个人的性情,这个性情非关神魔,而是内心张力的直写,有诗为证:                                                       

 

    《树桩》

 

    东东

 

两道河叉的交汇处

树桩夹杂在大片灌木丛里

它本来是一株树

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把它变成树桩

从它折断后留下的新鲜伤口可以看出

早几天你还能看到它原先的那大半截

像一条粗壮的辫子耷拉在旁边

好像一个人被砍了头脑袋却不掉下来

过路的老农把另外半截扯下来拿回家烧火

 

树桩现在看上去很矮小

一副默默无闻的样子

其实不然

毕竟它曾经是一株伟岸高耸的树

鹤立鸡群地俯视众生这么多年

它知道怎样一览众山小

它知道这些草啊花啊荆棘啊

成不了大气候

只要一阵风一场雨

就要了它们的命

 

树桩表面上和它们混在一起

其实它根子不在这里

你要是戴上眼镜仔细观察

风雨剥蚀后树根已经裸露

像一团扭曲的蛇盘结在一起

有的粗如手臂有的细如麻线

树根不是平贴在地面上

而是拔地而起像一只凌空展翅的鹰

这些大小不一的根茎坚硬如铁交相呼应

有的地方特意留下空白

大概恰好能放下一只脚或一颗脑袋

既可以作为风景留给风骚之士审美

还可以让不怀好意之人自入陷阱

很少有人知道

其实这些根系动辄绵延数百里

大口吸食保存了上万年的新鲜空气

不管是风 沙 涝 还是大旱金石流

地震海啸山崩地裂都毫发无损

就算一场野火烧到这里

一阵春风吹过

它们又会兴高采烈地活过来

 

白居易并非暴戾之人,可是他尊重个人内心世界的风暴,将这股来自无名世界的无名烈火化为泥沙俱下的冲动,在语言之外寻求诗歌与世界的平衡。为了扫除一切与小资情调抑或绵软无力的技术操练,达到对空洞心灵世界的补救,据此将新乐府的纲领再次调整为三点:

1、要有的放矢,反对空洞抒情和无谓的修辞练习,视解决人生问题和改造世界为诗歌的根本任务。

2、反对卖弄技巧,因为技巧在一定层面上会伤害诗歌,解决之道在于用更高的技巧来取代华而不实的技巧。

3、在创作手段上强调个人气质修炼和魔性解放。

    这个魔性气质即是性情,这个性情即是气质上的根本解放,这个解放即是回归本心,有诗为证:

 

《这口井,那口井》

 

     阿尔

 

 

从这口井跳下去

从那口井升起来

两口井隔着一道矮矮的墙头

从这口井跳下去之前

那么多人阻拦你

你犹豫了一阵

但还是跳了下去

当你从那一口井升起来

那么人都对着你

跪了下去

 

我到来时

这口井在荒草丛中

已经被盖上一块青石板

我翻过矮矮的墙头

趴在那口井的井沿上——

下面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

我冲着下面喊了几嗓子

声音没有撞到井壁上,直接就

落了下去

听不到一点回声

 

白居易是个看似怪诞的诗人,他的身世命运就是一道奇异的风景,他的诗歌往往被追随者作为唯美或另类的代名词,白居易的独特性情却往往被人忽视,此处性情非关知识或学术,却与个人气质相关。白居易这种诗人不执着于语言,玩弄诗到语言止的末流,也不屑于停留在通过虚假的浮夸达到暂时的刺激。白居易是把与生俱来的诗人情怀和惨淡的人生为伍,把诗歌看作比生活更大更重要的活动,重视诗歌以外的人生修炼,通过释放自身的魔性达到将诗歌升华为信仰,成为诗人的依靠和人生归宿。

 

 

作者简介:赵东,男,安徽省泗县人,安徽某高校教师,从事诗学研究和文艺理论研究,有少量诗歌发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