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蒲公英
蒲公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29,780
  • 关注人气:32,6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沙漠之念

(2013-02-24 15:40:20)
标签:

老朋友

痕迹

主人公

到了

我的故乡

   沙漠之念

 

   我从来没有真正的走进过沙漠,尽管我的故乡和沙漠无限地接近,但我的印象中,也只是一个个小小的蒙古包,被高过膝盖的绿草包围,而沙漠依然在远方,在我看不见的地方。

   某一日,偶听到《月牙泉》这首歌,对月牙泉和沙漠突然有了心思神往,沙漠中竟然有小小的绿洲,绿洲中,竟然还有月牙形状的泉水,这上帝的杰作怎不让人惊叹。

   今日,读宗璞老师的散文《鸣沙山记》,对沙漠和沙漠中的月牙泉有以下描写。

   从敦煌县城南驱车半个小时就到了鸣沙山,鸣沙山沙质细腻,踩上去犹如在海滩上行走,也许亿万年前这里是海底罢(多么优美的想像)。走一段右转,就看到了月牙泉,那是四面黄沙之中的一弯明亮的水,水的周围有芦苇飘荡,并有断壁残垣,似是以前寺庙的痕迹….

   宗璞老师的文字有很多意境在其中,当然,月牙泉不复历史的辉煌,只是一种残破的景象。

   如果说,月牙泉代表温柔妩媚,那么沙漠就是侠骨柔肠了。

   三毛在其作品中,写过她在沙漠中的生活,洗澡要用桶浇,并有小小的房子保护隐私,沙漠中的骆驼头骨,被三毛当宝贝似的珍藏,或许那就是一种风骨,肉体在沙漠中隐去,骨风却留存。

   苏童老师笔下的沙漠,多了少许江南的柔情,他说,他从沙漠回来,脱鞋进屋,发现鞋坑里有很多细沙,掏掏口袋,竟然也发现了沙粒,他说,在沙漠中,他和沙漠建立了良好的感情,所以,那些沙粒不舍得他离开,争先恐后的跑到他的衣袋里,鞋坑里,与他一起来问候他的家人。

   父亲曾经对我说过一种在沙漠中存活的植物,叫骆驼草,这种植物只要有一点点水分,就可以活很多年,非常的顽强,同时,父亲还给我讲过一个故事,那是他的同事,在70年代被冤枉入狱,入狱前是青壮小伙,回到家时已经两鬓白霜,离开家时他对母亲撒了谎,他说只是去买东西,一会儿就回来,出狱后,他回家,看到老母亲已经双目失明,那是母亲眼泪过多,彻底伤了眼睛,现在,他和老母亲在北京工作,并在科研领域继续有所成就,他对我父亲说,人生要像骆驼草,生命才不会辜负。

    我的家乡是一片青草地,四面是青山环绕,青山那边是什么,没有人告诉我,直到有一年,我乘坐大巴从故乡去往呼和浩特,在国道上,看到远方绵延数里的荒丘,荒丘的更远方,是一片迷茫,亲戚对我说,在往远处就是沙漠了,没有人烟。

   小时候,看过一部印度电影叫《大篷车》,流浪艺人辛苦赚钱四处为家,其中有个场景至今难忘,大篷车在沙漠中停留,男女主人公在沙漠中载歌载舞,为艰辛的生活添加色彩,美好的情景让人感叹。

   我很想去看看沙漠,它和我仿佛前世有缘,我也仿佛听到了它冥冥中的呼唤,可我见到它,会跟它说什么呢,我是那么的渺小和卑微,在它大张大合的历史瞬间,我实在微不足道,就在心里默默地惦记吧,就像老朋友,遥遥相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茶叶飘香
后一篇:麦田守望者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茶叶飘香
    后一篇 >麦田守望者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