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蒲公英
蒲公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29,382
  • 关注人气:32,6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念母恩

(2012-03-12 18:43:30)
标签:

大港

楷体

gb2312

啤酒

天津市总医院

分类: 亲人系列

    给老姨打电话,告诉她,我前些日子给母亲办理骨灰存放手续,并且日日梦到母亲,老姨在电话那端问我,生子,有空回来看看吧,老姨也想你呢。电话持续了很长时间,但考虑到老姨要早睡,不忍多打扰,只好恋恋不舍得挂了电话。

    最近,特别的贪婪温暖,给多少都不够,不知怎地。

微博上,好朋友的互动是温暖,写一篇文字是温暖,生活中,某个人一句关怀的话语是温暖,可我怎么就是觉得不够呢!

    是我太冷了吗!

    2008年的深秋,我陪伴母亲在病床旁,天津市总医院高大的落地窗外,梧桐树落叶飘落,母亲久久的凝视,临近黄昏晚饭时间,我问母亲,您吃点什么,我去买。临床的大娘的孩子是高干,好吃的早已摆满了桌子,大娘的儿女正津津有味的吃着,并且不时的说着什么,母亲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对我说,儿子,去买点你自己爱吃的,我有一口就行。我应了一声,走到病房门口,母亲突然对我说,儿子,买瓶啤酒喝。

    快步走出病房,来到市场,倾尽所能买了一些好吃的,很不巧的是,那天,我经常去的小饭店人满为患,而我只能排队等待,我忘了母亲对我说的,儿子,快去快回。

我是知道母亲意思的,因为母亲只有我这么一个亲人的陪伴,虽然我只是去买饭,但母亲形单影只,她很担心自己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提着大包小包回到了病房,临床大娘的孩子对我说,你妈在病床上坐了好长时间了,不知道怎么了,你赶快问问。我快步走了过去,我看到母亲背对着我,正面朝着窗户,笔直的坐着,我说,妈,我回来了。

    母亲问我,儿子,你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我都尿在裤子里了,你不知道,妈多难受吗。

    我凑近一看,母亲的秋裤早已湿润了一大片,母亲一生不求人,人生最后的时刻,她只信任我,可我却不在,我赶忙找来干净的秋裤给母亲换上,母亲的脸上重新有了笑容,而我却愧疚的不行。

    父亲在傍晚从大港赶来,我把好吃摆在病床旁边的小柜子上,母亲看着这些吃食,突然问我,儿子,你的啤酒呢,怎么不买一瓶啊。我说,不喝了,耽误事。

    母亲对父亲说,你去给儿子买一瓶啤酒吧,人家孩子都在喝呢。

    父亲站起身,走了出去,不一会儿,拎着两瓶啤酒回来了,啤酒摆在了桌子上,母亲用瓶起子很利索的为我打开,然后给我倒了满满的一杯,她说,儿子,喝呀,妈也喝。

    母亲的病怎么可以喝酒呢,但母亲执意要跟我干一杯,她说,儿子,妈的病苦了你了,妈敬儿子一杯!

    端起酒杯,我看到母亲刚强的脸上落下了泪花,我心如刀绞,我想说,妈,是您辛苦了呀,您辛苦把我养大,辛苦的工作,可晚年,却还要遭受病痛的折磨,要说对不起的,是儿子我呀。

    母亲去世的头天晚上,她一直坐在床头,就是不肯躺下休息,窗外,明月圆满,那天,天空清爽,母亲说,妈走了,你要和妹妹好好的过,不要唧唧歪歪的。那一夜,我握着母亲肥胖的手,泪如雨下。

    母亲是早上9点开始出现昏迷的症状,当时她的血小板已经降为了零,尽管医生采取了很多急救措施,但已经命不可保,母亲侧身而卧,他把胳膊向我伸了过来,他的眼睛因为肿胀已经睁不开了,但她还是坚持的张开手掌,把我的手紧紧地握在手中,十分钟后,母亲停止了呼吸。

    已经快四年了,那些医院里和母亲在一起的场景,怎么回忆都不够,每次想起,每次泪流,母亲走了,把所有的温暖都带走了。

    我该如何去找回呢,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如果有机会
后一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如果有机会
    后一篇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