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蒲公英
蒲公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30,753
  • 关注人气:32,6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宝贝

(2010-06-07 04:55:13)
标签:

家庭

天成

上海美术学院

party

有人说爱我

杂谈

分类: 叙事散文

宝贝

 

 

    我身在异国, 却无时无刻不想念上海,我是在那个城市的蓝天下长大的。

 

                             (一)

 

    那个时候,我还是一家餐馆兼职当服务员,从早到晚,站在餐馆的门口,看着形形色色的人从我的身前经过,老板是上海人,有着上海人特有的精明,我每个月可以领到1000元的报酬,条件是8个小时的站式服务(在餐馆门口迎来送往客人)。

    妈妈和爸爸都是一家工厂的工人,6岁那年,爸爸突然心脏病发作离我而去,妈妈一个人带着我,个中的艰辛我难以体会,只觉得,她一年年憔悴,直到有一天,她发疯似的踢打墙壁,然后,一头撞向我家橱柜的转角处,殷红的雪染红了墙壁,事后多年,我终于从一本医学书上知道这种病叫精神分裂,想必妈妈是苦到了一定的程度,才无法继续坚持。

    我高中毕业,考上了上海复旦大学文学系,母亲去世后的日子,我用书来打发时光,我在书中去寻找亲情,寻求抚慰,我经常幻想自己就是那一个个故事里的女主人公,无论她是公主还是灰姑娘。

    我想写作,我有倾吐的欲望,我的世界需要文字构筑精神的支撑,我从来都没有渴望过爱情,我一直认为好东西不会轻易属于我,就象我从小失去的父爱和母爱,上天很吝啬的拿走了它。

    那年,我21岁,我想写一本小说,名叫《宝贝》。

 

 

                             (二)

 

    认识天成是在一个周日,他来店里吃东西,临走时,往我手里塞了一张纸条,在背人的地方,我轻轻的打开,纸条上写着;我爱你,宝贝。

    这是第一次有人说爱我,还叫我宝贝,他很高达,很帅,每次他来的时候,我都忍不住要多往他的位子上看几眼,但我没有想过和他谈恋爱,尽管我很缺乏爱。

    天成请我去一家四川火锅店吃火锅,火锅热呼呼的气息驱走了我身体残留的孤独的寒冷,这是我喜欢它的理由,他很腼腆,笑起来却阳光爽朗。

    我问他,为什么叫我宝贝,为什么要爱我,我不好看,也不特别.

    他摇摇头, 你说的不对,你的眼睛里有一种特立独行的东西,是那种即使在黑夜里也会找到光亮的坚韧.

    那一刻,我爱上了他,我不知道如何解释那种感觉,但我想,他懂得了我的心,那么,他就是我此生的另一半,我要等待的人.

    天成的父母都在国外, 他从上海美术学院毕业,后,就做了一个自由职业者,他把我带到他家里看, 我看到了他的画,看到了凡高的<星>, 我被一种莫名的冲动所震撼,他说,父母给了他一大笔钱,这笔钱足够他很多年的生活无忧, 他希望我能够辞去工作,和他一起生活.

    我故意说,你画画,我干什么呢

    他执起我的手,把我领到了一个写字台旁, 很认真地说,你写作啊,不过,不是为生活所写,是为心灵而写.

    我喜欢他说得话,因为他说得话都很入我心.

 

 

                              (三)

 

    我从没想过离开他,我每天最大的快乐就是写字然后和他在一起.

    那天晚上, 我想把自己献给他,我觉得,这就是爱得表达, 我们亲吻,颤栗,却无法深入, 他颓然的倒在了我的身边,一脸愧疚..

    我不行,对不起. 他低低的说.

    我觉得,是他不爱我,而不是他不行,他没有迷恋我.

    我试过很多次, 我白天写作,他画画,我试图挑逗他,故意裸身在他身前走来走去,或者干脆倒在沙发上, 做他的模特,可这一切都还是无疾而终.

    上海的夜, 有糜烂的芳香,我和他站在天桥上, 看霓虹的夜晚象天上的街市一样妩媚, 天下微雨, 我站在他的面前,脱去了所有的衣服, 我说,我不美么 他撇过脸去, 很平静的说, 穿上吧, 小心着凉.

    我一步跨过天桥, 大声地说,如果你喜欢我,我就从这个天桥上跳下去.

    他一个健步冲上来,紧紧地抱住了我,我听到了他怦怦得心跳.

 

                               (四)

 

    天成有性无能症, 无法治愈.

    这是他在那个夜晚告诉我的事,我为此暗自责备了自己很多天,我觉得自己是个自私的女人, 难道女人没有性,就不能有爱么.

    天成对我很好,他的人脉很广, 经常有周末的大型PARTY带我去参加.

    一个周末, 上海会展中心举办德国艺术绘画展览, 天成特意嘱咐我,穿的好一点,因为有很多有身份的艺术家出席.

    我在人民广场的地下商场,买了一件蓝色的碎花旗袍, 它较好的衬托出了我婀娜的身段, 盘起的发丝又特意的别了一枝红色的玫瑰花, 天成惊呼, 你比张曼玉还要漂亮,.

    我把天成当成了我小说中的男主人公, 他诗意,温柔, 有一种不可言说的伤, 而我就是那个宝贝,需要呵护,却也坚强.

   

                                (五)

 

    天成带我来到了会展中心, 艺术象一座迷宫,让我不知身在何处, 有朋友和他打招呼,他走过去应酬, 一个陌生的外国男人走到了我的眼前.

    你好, 我是马克,你喜欢我的画? 他用不太标准的汉语跟我打招呼.

    我无语, 眼睛看着天成,他已经和朋友出去了,走出了我的视线.

    那幅画叫< 秋天的麦场> ,里面画了割稻的农妇,不知怎的,我突然感到浑身燥热, 那是感动或是其他,我不晓得.

    他递过来一张明片,很友好的说, 下个星期, 我有个私人party, 希望你和Mrtian 来参加.

    我渴望生活,渴望爱,我没有拒绝马克.

 

 

 

                                 (六)

 

    天成依然沉浸在他的绘画中,我用我的全部身心去写作.

    有一天,马克来电话, 我正在写的即兴中,天成很天真地说, 宝贝,你的电话.

马克约我晚上去参加他的PARTY, 我望着天成,无法回答,天成一脸不高兴的说, 你要想去就去吧, 其实,我不喜欢总有人打你的主意.

    那天晚上,我选择了一件镂空的黑色晚装, 马克拿着酒杯过来, 用一种暧昧的眼光看着我说, 你很漂亮.

    我们都喝了很多酒,含着酒精的液体燃烧着我的心底的欲望, 马克把我带到了他的卧室, 轻轻的解开了我的衣服, 我没有拒绝,.

    如火的激情过后,马克问我, Are you OK?.

    我突然想到了天成,内疚感油然而生,我说, 我想回家.

 

 

                                   (七)

 

    我突然觉得,我比妓女还践,妓女起码是个职业,而我却是在寻找激情.

    开门进屋,天成躺在床上,正在写着什么.

    我无法掩饰内心的慌乱,我要洗澡,, 洗去刚刚被马克占有的气息.

    我把自己的身体浸泡在浴缸里, 迷乱之际,天成来到了我的身边.

    宝贝, 我要去海南写生, 大约半年时间, 我会经常打点话给你,. 他轻轻地抚弄着我的头发,我觉得他知道了一切.

 

 

                                    (八)

 

    天成离开以后, 依然每天会打电话来,告诉我他在哪里,有什么感受,却只字不提什么时候回来,我隐隐约约的感觉到,我们之间的爱渐渐的失去了.

    我的小说终于完成了,马克利用他的关系, 为我在德国发行了德文版,  我在电话里告诉了天成,天成却一脸淡然地说, 你控制了你的小说,却没有控制住你的身体,.

    我知道,他不会回来了,我在他面前是个爱的背叛者.

 

 

                                     (九)

      

    我和马克在柏林结婚, 我不知道,在这个外国人身上,我是否有足够的可以依靠到下半生的把握,我只是抓住了一个火花,它点燃了我内心的快乐.

    但我想家,想上海,想上海外滩边那个画室,想那个温柔,诗意而又儒雅的天成,我再也没有联系到他,我曾经给他在上海的朋友打电话, 他的朋友说,他好像去了美国,,事业很成功, 还举办了个人画展..

    但他没有提起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风吹风吹
后一篇:表白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风吹风吹
    后一篇 >表白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