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蒲公英
蒲公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29,382
  • 关注人气:32,6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天之大

(2010-05-09 19:47:47)
标签:

家庭

亲情友情

姥姥

姥爷

发丝

情感

分类: 亲人系列

   天之大

 

 

    从小印象深刻的事,是死亡,那年,姥姥去世,我和母亲赶往故乡,姥姥的尸体尚存温度,却再也无法交流,母亲失魂落魄,后来,大爷,姥爷相继去世,在这些时间的跨度里,家里的孩子慢慢的长大了,我也步入了成年。

    因为对姥姥,姥爷去世时的境况,印象颇深,所以,我很尊重死亡,未经历过家庭变故的人,对待死亡的态度很轻率,又浅薄,他们不懂感情和生命的深入痛楚。

    2008年,母亲去世了,犹记得,母亲离去前那夜的景况,她咳嗽,无力,不断躺下,坐起,浮肿的身体需要不断变换姿势才能保持,午夜十分,她再次起身,用胖胖的手抓住我的胳膊,问我,生儿,我是怎么了,不对了。在此之前,母亲虽然自知自己的病无力回天,却一直坚信能够康复,直到病魔的不断侵入,母亲才渐渐的开始绝望。

    窗外,树枝摇曳,已经进入了秋季,微风从窗缝处侵入了病房,我替母亲披上了一件外衣,我说,没事的,只不过需要化疗。

    我记得母亲的表情,她苦笑了一下,用眼睛望着我,似乎想要把我整个的摄住,然后带进记忆力,我是她的孩子,是她一生的希望和心血,可在那天,她知道,从此不能再一起。她头发掉了满床,原本细密的发丝已经稀散的七零八落,她用胖胖的手指,为自己梳头,却无奈,看到自己不断掉落的发丝,我感到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心情难过。

    早晨,疲惫的母亲终于永远的睡去了,她面容安详,无痛的表情,却把哀伤永远的印在了我和妹妹的心上。我走近妈妈的身体,摸了摸妈妈的额头,她的皮肤依然温暖,我的眼泪止不住掉了下来。

    妈妈一生辛苦,18岁,进入了师范学院读书,20岁开始教书,全国各地,都留下了她辛劳的足迹,在锦州,在天津,妈妈培育了学生无数,桃李芬芳,那时,我们家虽然简陋寒酸,但总是欢声笑语,因为经常有学业有成的学生来念师恩,妈妈总是能一下子说出他们的名字,对他们当年的事件也是如数家珍。

    妈妈退休时,有很多学校希望她能返聘,但妈妈都一口回绝了,她只有一句话,我累了,想休息了。

    而今,妈妈永远的去了,她可以彻底的休息了,但这是我多么不情愿看到的事,可惜我还没有尽孝,她就这样悄悄的走了。

    清明去扫墓,我泪流,咸咸的泪花流到嘴角,却浑然不觉,手中的小小木盒,容纳了妈妈倔强的身体,那日,天气阴云密布,我祭奠完母亲,用厚厚的纸巾擦拭落在上面的飘飞的冥纸屑,旁边不断的有哭泣声,让人心酸。

    最近,一直不断会在梦里,遇到母亲,那是她站在阳台上,默默的张望要下班的孩儿,那是她站在讲台上,将希望的春雨播散。只不过,每次醒来,都无望的会四处张望,直到慢慢的醒悟过来,母亲走了,永远的走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小胖加油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小胖加油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