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蒲公英
蒲公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29,382
  • 关注人气:32,6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她比烟花寂寞

(2010-04-25 06:44:13)
标签:

她比烟花寂寞

玻璃窗

宅男

麦迪

天津

情感

分类: 叙事散文

  她比烟花寂寞

   

 

    周末喜欢做宅男,在网上发发帖子,泡杯普洱,唯一出去的时间,是购物,买些新鲜的蔬菜,自己搞点花样,生活安静而闲适。

    周一到周五我在外面工作,周六和周日可以完全休息,我在这个城市就这样安静的生活着,我喜欢这个城市,它带给我恬静和美好的感觉,我的薪水足够养活我自己,也经常会写些文字,去投稿,然后在多日后的某个上午,我会接到编辑的电话,要求见面细谈。不擅打扮,就这样素面朝天的前往,往往对方会被吓一跳,然后说,这文字是你写的么。

    我喜欢看她们惊讶的表情,有一种得逞的快感。

    有时候,会去图书馆,帮一个朋友教孩子们英文,那是一个小学英语课外辅导班,朋友在那里就职,孩子的英语往往就是寥寥数个单词,很好过关,被孩子们簇拥着,我的心里充满了爱意,我喜欢纯净的眼神。

 

                                   (一)

 

    认识静,是我生活里面一件重要的事。

    在此之前,我是个不喜欢说话和活动的人,曾经一度以为自己是一个可以给自己计划的人,却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的发现随遇而安的舒适,我喜欢简单的生活,吃干净的食物,做好工作,外出除了购物,就是看电影,别无其他。

    城市达人,一个城市之间的交友论坛,我在那里,认识了静。

    某个周末的早晨,她对我说,我在这个城市生活了3年,很穷,没有朋友,我就像一只昆虫,随着季节的更换,想办法存活,我没有安全感,曾经有个男朋友,给了我皮肤的温暖,但他离开了,我早已忘了什么是抚摸,我和寂寞为伍。

    她问我,你感觉到孤独么,一个人,在这个不属于你的城市。

    那天,天空下着小雨,房间微暗,雨滴从玻璃窗上滑落,城市十分安静,我欲言又止,充满了压抑,

    我说,我不是一个快乐的人,我感受到了所有的利用和被利用,我厌恶这一切,尽管生活很完美,但内心却孤独。

    我没有说谎,我的工作不需要周末加班,但平时会经常工作到很晚,有的时候会到午夜,饿着肚子在午夜下班,身心具疲,我是一个不适应商业社会的人。

 

                                     (二)

 

 

    和静的第一次约会,在步行街的一个小饭馆,环境简陋,但很安静,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外面唯美的雕塑,那是一尊树的雕像,她笑着说,我喜欢这里,因为有阳光,有绿叶,心情很好。

她在一家写字楼上班,干的是文秘工作,每天和不同的人打交道,说不同的话,表情要有职业素养,微笑都会有界定,脸上的妆不能太浓也不能不画,朝九晚五的生活,波澜不惊。

    但我很孤独,她说。

    我的家乡在东北,6岁时,母亲改嫁到了南方,我是由姑姑带大的,父亲常年外务在海外,一年回来一次,印象最深的是糖果,反倒是父亲的模样,总是模糊。

    大学毕业,很多事需要一个人承担,母亲不能再给提供庇护和那个被叫做家的场所,我选择了来北方,你知道,有的时候,漂泊会带来安全感。

    读书时,在网上找到了天津的这家企业,待遇还可以,文秘工作。

 

    来天津时,是四月份,下车时,是午夜,没有公交车,我在角落里静坐,等待天亮,我不介意流浪的清冷,本身就是两手空空,不存在恐惧。

    候车大厅,空气浑浊,我一个人在座位上,慢慢的睡去,我梦到了母亲,她说,她爱我,可她依然离开了我。

    工作很快上手,本来就是个从小就能吃苦的女孩,这样的劳碌不算什么,每日里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在这个空茫的城市,不知道何处是自己歇息的港湾。

    直到遇到了麦迪。

    麦迪是她的同事,常常在工作中帮衬她,也经常会把外出吃饭时,拿回来的优惠券大方的送给她,他是这个城市的本土人,有着优越的物质条件和归属感。

    他给了她好感,很快,他们就住到了一起,她贪恋他给予的皮肤上的温暖,那些抚摸和接触消除了她很多夜晚内心的寂寞。

    她曾幻想要嫁给他,可后来发现她要嫁给的只是一个幻觉。

    在一个夏日的午后,他提出了分手,没有理由,只是淡淡的说,我们不合适,这时,她才发现,其实,他爱的不是她,而是和她在一起的那段时间。

 

 

                                    (三)

 

    不知何时,天阴了下来,有大滴的雨点敲打着小店的窗。

    我学会了喝酒,希望酒精能麻痹自己的懦弱,我需要忘记,但忘记真的很难。

    你爱他吗?我问。

    其实,我现在觉得,也许我爱的是一种温暖,我一直错了。

    在冰凉的细雨中,我们离开了饭馆,我送她上出租车回家,上车时,她回头对我说,我喜欢你的眼睛,那是一种风景。

    可是,你不了解我。

    我了解,你的眼睛告诉了我,我们都是一样的人。

    八月的时候,静辞去了她的工作,她说,她要去四川汶川地震小学去教书,那里招聘志愿者,她已经报名了。

    我说,那里很穷,没有条件洗澡,甚至有可能连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都没有,你怎么可以有勇气去。

    静的话让我汗颜。

    那些失去了家园的孩子,因为地震,没有了父亲或者母亲,但他们依然要长大,生命本身就是一场对抗,有的时候,我们需要倾尽全力才不至于被对方打败,因为被打败,就再也无法翻身,

对方是什么,我问。

    死亡。

 

                                     (四)

   

    静在做志愿者一年的时间里,还一直有电子邮件来,她说,海生,我不害怕,事实上,这里比我想象的要美,虽然到处还依然是残砖断瓦,但可以看到小草在地上生芽,春天,树枝泛绿,当地人开始自己翻耕土地,我想,那些孩子就象这小草,有学习知识的权利,我的选择是对的。

    附件里,有静的照片,她穿着土布的衣服,冲着镜头微笑。

    一年后,静离开了汶川,去了另一个城市,她最后一封来信,提到了行走,她说,行走是一种释放,让人感到安全。

 

    而今,静在哪里呢,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信来了,我很惦念她,虽然,她只是我在网络中认识的一个普通的女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烟丝女人
后一篇:一个人的风景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烟丝女人
    后一篇 >一个人的风景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