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蒲公英
蒲公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29,780
  • 关注人气:32,6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错爱

(2010-01-08 07:08:13)
标签:

家庭

文学

婆婆

错爱

闺女

情感

    错爱

 

    他是我的朋友,但他的世界在我眼里犹如一个大的水晶球,我看到他内心的挣扎和无助,却始终无法找到帮助的切入点,他说,人生本来短暂,或许这就是宿命。

    按理说,他应该算是一个老同事了,40岁的年龄,有老婆,有孩子,还有一套不错的住房,工作清闲,这些条件逻辑起来,可以看出,他的生活应该是不错的,但这只是表面,其实,他很苦,不管这苦的对错是非由谁造成,都太残忍。

    他在家里是独苗,父母是高级知识分子,大学毕业,他分配进了我们公司,他勤奋好学,为人谦逊,却不太懂得经营人际关系,经常在工作中“裸奔”,吃了不少哑巴亏,他不知道,人际关系是一把软刀子,搞不好,会要人命的,但即使如此,他依然无怨无悔,工作成绩很出色,却无法提拔,他性格内向,父母对他的婚姻很着急,每年都会有媒人上门,给他提亲,但他和女方走动了几次之后,就被告知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理由也是五花八门,什么他太瘦了,没有男子汉气概;说话鸟声鸟气,象没吃饭一样;不懂得幽默,枯燥乏味;等等,他的心情也慢慢的沉淀了下来,甚至想,其实不结婚也很好,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渐渐的,他来到了30岁,在知识分子的父母眼中,家中有个找不到对象的孩子是十分丢人的,母亲整天唉声叹气,他的工作成就无法给母亲带来欢乐,甚至有一次,他买了一件合体的新衣服,穿在身上,让父亲看时,父亲竟然说,打扮的那么漂亮有什么用,搞不到对象,让人笑话。

    他无法再和父母真正的交流,整日里,除了工作,就是看书,有一天,母亲来到他的房间,对他说,儿子,你是怎么想的呢,你不要脸,我们还要脸呢。他惶恐的看着母亲揶揄的脸,说不出话来,他说,我怎么了。母亲叹了口气说,你一天不结婚,我和你爸就一天没脸见人啊,老家的人都来过问了,我都没法说。

    他感觉,自己的脊背上顶了一个大锅盖,无法轻松。

    32岁,他结婚了,对方是个独女,生长在单亲家庭,父亲从小去世,她和母亲相依为命,也是因为家庭的关系,30岁,依然没有成家,她的母亲一眼就相中了他,她很乖,只要是母亲看上的事情,都是打了保票的,没错的。包括自己的爱人。

    他没有住房,他们的新房安排在了他的父母家,他家房屋宽敞,他的母亲专门腾出一间房子来供他们居住。结婚那天,她给婆婆敬了媳妇酒,他的母亲幸福的笑容挂在脸上,他看到亲戚们好奇的目光,其实,他不是爱她,他只是完成了一件任务,仅此而已。

    结婚了,她和婆婆有了摩擦,她从小被母亲娇惯,不会做饭,缝纫,性格也是内向腼腆,而婆婆则认为,自己作为儿子的母亲,有义务教育媳妇该如何做一个好妻子,于是,有一天,婆婆把媳妇叫到跟前,说,从今天开始,我教你如何做饭,还有其它事。她愣愣的看着婆婆,没有回答。

晚上,她对他说,你妈让我够阳台上的东西,我差点摔着。那个时候,她已经怀孕了,她期待他能说出一些贴己话,但他说,不就是够格东西么,能把你累着怎么的。她静静的看着他,突然说,你就知道向着你妈说话,我怀孕了她又不是不知道,她是故意的。

    他厌恶的看了一眼她,不再理会。

    单位分房,他和她没有单独的户口本,无法有分房资格,他的母亲神通广大,托了派出所的熟人,给他和她单独搞了一个户口本,他终于分到了住房,而她就好像逃出了魔窟一般,喜形于色。

    她和他出去单过,她的母亲跟他的母亲商量,我来照顾我闺女的月子吧,她吃得惯我做的饭。就这样,一辆小轿车接走了她。

    她在娘家十月怀胎,他的母亲经常去看望,每次都是带了很多的好东西,但她的母亲却十分客气,虽然照单全收,却也不温不火。

    有一天,他在她的床边,问她,鲤鱼汤好喝吧,那是我妈托人弄的呢。她撇了撇嘴,说,你还好意思说,她送的那些鲤鱼都是死的,人家都是给坐月子的人送活鱼,没听说过送死鱼的。他一脸茫然,他亲眼看到那些鱼是活蹦乱跳的被母亲提了出来的,怎么会是死的呢,她的母亲从厨房出来,附和着说,是死的,而且也不新鲜。

    她生产那天,婆婆去照顾,在医院,她的母亲和他的母亲并排坐在一起,他忙前忙后,联系手术事宜,婆婆说,说吧,想吃什么,我会去做。她的母亲在一旁赶紧说,我闺女喜欢吃我做的菜,还是我来吧。

    他的母亲很生气,出了院门,她对她的儿子说,以后就让她妈送饭吧,我来也是自讨没趣。

孩子生了,十分的健康,她回到娘家,这一住就是一年,这期间,他想接孩子让婆婆看看,但她说,孩子还小,怕风。大了一些的时候,她的母亲又说,最近总是感冒,身体太弱,好一些再说吧。

    时光就这么继续着,转眼来到了年底,他的母亲想看孙子,在一个周末的下午,她来到了亲家的家。她的母亲十分的热情,端茶倒水,非常的周到,她拿出给孩子买的奶嘴和小衣服,放到了孩子的摇篮边,她的母亲笑着说,这些衣服太小了,孩子穿不了的,我都给预备好了。

    过年的时候,她问他,这个年怎么过,他说,当然是你带着孩子到我们家过,她说,孩子那么小,身体又不好,冻着怎么办。他无言以对,她提出了意见,年三十,你到我们家过,其他时间,你愿意在哪过,我不拦着。

    转眼,又是一年过去了,他在她家过年,成了习惯,而她绝口不提到他家看望婆婆的事,好几次,他都劝他,去看看自己的母亲,但她说,那是你妈,不是我妈。

    孩子5岁了,依然住在娘家,他把分来的房子收拾好,等待着娘俩回来住,但她却说,你早不接,晚不接,孩子好玩了,想接了,这不是你的主意吧,告诉你,让她打消这个念头。他说,是我的想法。

    一年一年,时光如白驹过隙,她同意回家,但孩子要留在姥姥家,由姥姥照顾,他说,我妈天天也是闲着,她说,如果你愿意,她可以帮忙。她嘴一瞥,不屑一顾的说,算了吧,她根本不会照顾孩子,逞什么能。

    她说到了他的痛楚,他扬手打了她,她哭着说,是她自己说的,她不会照顾,其实,那次谈话,他也在场,他的母亲当时是谈到他的成长时,感叹那个年代,工作压力大,没有办法把孩子照顾好,这被她理解成不会照顾孩子。

    每个周末,他都到他的母亲那吃饭,他的母亲说,她来不来看我,没关系,反正将来孩子要管我叫奶奶。

    这样的局面又过了好几年,在此期间,她还是很关心他,但对于他的母亲,闭口不谈,只要他谈到,她总会说,又是你妈有什么主意了吧,我一猜就能猜的到。

    他们吵架,摔盆摔碗,他要跟她离婚,她的母亲出面,说,我闺女有什么不好了,如果她有什么不是,我来教训她。而她是说什么也不离,如果他敢离婚,就去他的公司闹,让他身败名裂。

他就这么痛苦着,无奈着,将就着,貌似恩爱的和她生活着,他的不好的情绪也影响了他的工作,日子让人看的揪心。

    几年前,他的母亲得了重病,临终之前,想看看孙子,但她的手机却关机,姥姥家也是人去楼空,邻居说,她们去市里她二姨家住去了,说是避邪。

    他的母亲去世了,带着很多的遗憾,他心力交脆,也想一死了之,他和我喝酒,谈到这些年他的生活,感慨自己的懦弱,让母亲带着遗憾离开,我说,那你现在怎么办。

    他狠狠的说出了两个字:离婚。

    几天前,我听说他被单位给降级了,我打电话给他,问为什么,他说,她回来了,说我离婚是外头有了女人,说我母亲去世,她根本就不知道,怪我没有告诉她。她到我的公司去闹,领导也就不给我好脸子了。

    但朋友就快要解脱了,我还是为他高兴的,她提出六万元的精神赔偿费,他答应了,在法庭上,他给我打电话,说是想找一个担保人,因为六万元要分几次付清,法庭希望原告找一个担保人。

    我同意了,只要朋友开心,我还是乐意但这个风险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