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蒲公英
蒲公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29,382
  • 关注人气:32,6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望穿秋水,爱路弥漫沧海间

(2009-11-04 06:39:43)
标签:

监狱长

犯人

犹太

录音机

汉娜

分类: 读书笔记

    望穿秋水,爱路弥漫沧海间

    

    

     一个是处于青春期对女性身体充满好奇的少年,一个是美丽标致,不识字,比少年大二十一岁的电车售票员,组成了这个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背景下,让人感动的姐弟恋,女人用身体满足少年的欲望,同时,享受着少年充满青春动感音色的朗读,无数个黄昏和早晨,那样的情景,在少年心中,事后,久久的回味。

    这是德国作家本哈德施林克的小说《朗读者》中,描写的一个让人心情不能平静的故事,它有关爱情,有关战争,有关情欲,有关赎罪,有关在战争背景下所有生活过的人无法抹去的创伤。

    十五岁的少年米夏,在一次放学途中,黄疸病发作,被比他大二十一岁汉娜救助,病好后,他去谢汉娜,被汉娜丰满润泽的身体所吸引,与之发生了性关系,汉娜没有要求米夏更多,只是,在每一次慷慨的性给予之后,她都会让米夏朗读小说,米夏很奇怪,为什么她不自己阅读,更奇怪的是,汉娜总是无故发脾气,有一次,米夏从汉娜处离开,给汉娜留了一张纸条,告诉他自己走了,事后,汉娜坚持认为米夏是不告而别,汉娜看到了那张那张纸条,但因为不识字,所以,像是受了很大的侮辱。

    汉娜是电车公司的售票员,由于工作出色,被提拔到办公室工作,但这样的好事对汉娜来说,却无异于雪上加霜,因为汉娜不识字,如果去了办公室工作,必定尴尬,这让汉娜陷入了惶恐之中,再加上,米夏和她年龄上的差距多导致她本身的自卑,都迫使她离开。

    汉娜消失了,她去了哪里,米夏找遍了城市,毫无下落,他无限惆怅,其实她真正怀念的是汉娜丰腴圆润的身体。

    岁月走过了很多年,米夏长大了,大学毕业后,在一家事物所当见习律师。他的心中的汉娜已经渐行渐远。

    一天,他去陪审一个案子,五个被告中,他惊讶的发现,竟然有汉娜,汉娜的头发已经发白,但腰背笔直,汉娜是作为战犯来接受审判的。在审判持续的过程中,米夏终于知道了汉娜离开他以后的行踪。

    汉娜离开米夏之后,迫于生计,进入了纳粹掌管的集中营当了一名看守员,汉娜和另外四个女看守负责分拣犯人的工作,老弱病残的犯人由她们来决定,是去死或者留下。她为了排遣巨大的压力,特意挑选了一些即将送往焚尸炉的犹太女孩,到她的房间给她朗读小说,然后在白天来临的时候,她会告诉那些女孩子,接下来,她们就会去送到另一个集中营,等待她们的是焚尸炉和死亡。而朗读的目的,是为了让那些女孩子和她有一个可以静静分享书香的美好的夜晚。

    汉娜渴望有知识,但害怕被人发现,而将这个秘密一直隐藏。

    汉娜被指控有罪的另一个条目,是她们在转移犹太女犯人的途中,犹太女犯人夜晚暂住的教堂被炮弹击中,突然着火,大火将教堂淹没,那些犹太女犯人被困在其中,因为大门上锁,而无法逃脱,汉娜和另外四个看守,都没有做出相救的表示,她们有钥匙,但没有开门,眼看着那些女人被活活烧死。

    其中,有两名犹太犯人,因为藏身一个阁楼,而幸免于难,多年之后,正是她们两个人起诉了汉娜和另外四个被告。

    审判时,另外四个被告一致把责任都推给了汉娜,虽然那些决定并非汉娜一人所为,但汉娜自己承认了。这是当审判长希望汉娜自己写几个字,来确定她的笔迹的时候,她做出的反常举动,米夏这个时候,才发现,汉娜并不识字,所以,汉娜当然希望有朗读者,来填补她残缺的世界。汉娜为了守护自己不识字的秘密,承认那些事情都是她一人所为,汉娜终于被判有罪。

    汉娜很快认出了在陪审席就坐的米夏,她回头的刹那,正好和米夏的目光相遇,她的眼神中有些许的惊讶和无限的惆怅。

    判汉娜有罪的唯一证据,就是汉娜自己承认有罪,汉娜之所以承认有罪,是因为怕米夏和公众发现她是文盲这个秘密,米夏本可以在法庭上告诉审判长,其实这个女人不识字,无法写出书面决定,但他害怕世俗的目光,以至于终于没有出手相救。

    汉娜入狱服刑,米夏因为没有救汉娜,而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

    为了减刑心灵的负疚,米夏开始给汉娜录制朗读小说的磁带,然后标上记号给汉娜寄到监狱里去,无论他在何时何地,都会随时录下他的朗读,然后邮给汉娜。

    一天,米夏接到了监狱管理人员的一封来信,他们告诉他,汉娜再过几个月就要出狱了,由于她没有什么亲人在外边,而这些年,唯一和她联系的人只有他,所以,监狱长希望米夏能够给汉娜,在现实社会的生活中,找到一线出路。

    米夏尽自己的所能,帮助汉娜打点好了即将出狱后,面对的生活,但他一直没有勇气去见汉娜,入狱有很多年的汉娜,究竟是什么样子呢,再次见面的两个人,会面临何种难以预知的尴尬,米夏心中没有底。

    汉娜给他写信了,这让米夏万分的惊喜,那些字,虽然看上去丑陋古怪,但那是汉娜写的字,这说明,汉娜已经具备了一定的文字识别能力。

    米夏去看望狱中的汉娜,汉娜坐在监狱的一个长椅上,手捧一本书,在默默的读,她身材臃肿,头发花白,但读书仔细认真,旁边的一个小录音机,在播放米夏为她录制的自己朗读的小说。

    见面时刻,感慨万千,当汉娜说出,你好啊,小家伙的时候,米夏恍若又回到了若干年前,少年青葱的时光。

    米夏在汉娜出狱前,再也没有去探视过她,他不能抹去自己对她的负疚的阴影,尽管监狱长总是来信希望他能多多去看望她。

    汉娜死了,在她就要出狱的当天,米夏来接汉娜,却只看到了汉娜的尸体,监狱长带米夏查看汉娜的遗物,发现,汉娜的单身监狱里,有一个书架,上面摆放着很多磁带,那些都是米夏寄过来的朗读录音,一架小破收录机,已经维修了多次,监狱长说,他经常看到汉娜,对着录音机的发音,来看原著,由于录音机需要反复倒转,所以经常坏。

    汉娜的遗物里,还有7000元钱,汉娜在遗书中希望把这笔钱捐给那些在那次教堂着火事件中偶然生还的那个犹太女孩。

    当米夏站在汉娜的墓前,静静的时光,仿佛停止了一般。

    小说到此收场了,我在看完这部小说后,心里的某个地方被深深的感动了,久久不能散去,特别是汉娜在审判席偶遇米夏,那回眸刹那的眼神,成为了我阅读这部小说最大的亮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