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mirror
mirror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12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他们的毕业季

(2010-07-07 21:23:39)
标签:

杂谈

六七月份的时候,广播里,总是响起凤凰花开离别季的感伤抒怀。毕业短片纷至杳来,话剧,毕业大戏各种上演。

戏后的聚餐,师兄师姐们,醉不成形,泣不成声。相似的话语抱着一个人又一个人说。在镜头前更是要大声地嘶喊出四年所有的愤恨,不舍与成长。离毕业还遥远的,也趁机买醉或装醉好一清肠子里的花花颜色。失恋的男孩抱着哥们儿,被安慰着,会有好女孩的,会有的,她就是不在大径村而已。在醉醺醺的人群里,我和小奕叔叔很讽刺地清醒着,不装醉态,不哭泣。于是发现,毕业情绪,我们都不能够感同身受。

记得,高中时候,毕业典礼在对面小学的新礼堂里举行,回廊里挂了两排黑白的笑脸与身影,走近一看,纯澈的面容的小人们竟是二三十年前的人呵,手写的日期,大多都是七八十年代。当时的我,不禁想起《死亡诗社》中,Keating老师带着学生校史楼里聆听死亡的声音,在他们沉浸在前辈照片里的悠远情绪时,在他们身后诡异地,低低地吟起“seize the day ,seize the day”.那样的念头一闪而过后,便是:嗯,这条道路结束了。

离开,变动,在我看来一直是美好的事情。依依不舍,只是和要好的朋友在街角惜别时的回眸。

这个季节,我终是看到了凤凰花盛放的样子,只是毕业时,集体的留恋与悲伤,我不曾有过。或许,终不会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这里。
后一篇:天未亮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这里。
    后一篇 >天未亮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