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倾觴
倾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830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相思成阵(三)

(2008-04-19 20:09:57)
标签:

随想系列

其三

分类: 非人即物曲阑珊

四月春晴,花园里桃李芳菲梨蕊白,左一丛右一簇各色杜鹃开的绮丽,香气漫天,柳絮杨絮在阳光下飞撞,直扑人怀。寒卿到的时候依冰正伏在琴边调弦,一袭白衣盛雪,有茸茸的絮在身旁翻滚。听见一声“表哥”的唤他立起身来见寒卿衬着紫白色和简单的装束夸了句“寒卿很漂亮”。她笑了笑,问道:“表哥,今天是什么曲目?”

“上次《广陵散》,今天继续嵇康的《嵇氏四弄》。”

“《嵇氏四弄》分为《长清》、《短清》、《长侧》、《短侧》,今天是《长清》吗?”

“对。”依冰笑答。

“这样的天气,很适合这个曲目呢。”她抓住飞着的絮放在嘴边吹。依冰也拈起落在琴上的飞絮放到空中,示意她在身边坐。今天没有设长凳,俩人席地而坐。

“开始吧?”

“好。”于是琴音开始响了。

慢慢的撩拨,弦动回荡;轻缓的抚抹,其声空幽。时如掷了一行琉璃球,很久才一个一个的落完;时如倾倒清水入金盆,不断变换着手势,声音高低也就不同;时如闲闲散散的踩着翘板的一头,另一头忽地腾空跃起。听的人像是站在高端向地下撒了一捧雪花,然后趴在云上听雪花坠落 、覆盖、越积越厚的挤压声。

东风缓缓的,携着满园的芬芳,带走琴音,拂动两袭白衣,裹着紫色的花瓣。再看两人——一个手动如风,一个发动如风。

寒卿在那乐声中细细地数着眼前慢慢落的雪,正入迷,依冰一个回挑截了荡漾,把一个艳阳天拉入眼帘,像是被阳光晃了眼睛,她惊一跳。

依冰感觉到她的惊转过脸来笑望着她:“寒卿听的太认真,我都觉得你听出了弹法的不娴熟。”

“表哥过谦了,我太入迷。琴音这样缓缓的,突然一个迅雷不及掩耳的结局像下了一个不容质疑的决心。借雪的洁白无尘自比,音里透露着士人的高洁,连听者也不禁感染,仿佛要朝那苍茫里觅得梅花香满怀。”

“陶潜早在归去来兮辞里说‘悦亲戚之情话,乐琴书已消忧’,已经道破了这听琴的神秘感觉。”

“导养神气,宣和情志,处穷独而不闷。”

“嵇康还说‘识音者希孰能珍兮,能尽雅琴惟至人兮’。”依冰眨了眨眼很调皮地说,寒卿笑了起来。

正是:瑶琴赋曲知音觅,千年一笑乐消愁。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如何? 我们去看看爷爷。”依冰拉寒卿站起来,唤东篱来收琴。

此后,每天或者上午或者晨昏,东篱每天都去通报:少爷在花园等小姐去听琴。而寒卿每次都是白衣明媚,紫衣淡雅,另附饰多了扎眼少了暗淡。

弹完了《短清》、《长侧》、《短侧》,依冰又回转到《蔡氏五弄》直到《幽兰》、《神人畅》,历代的琴乐几乎都拣代表性的细细奏来。开始花园里还有杨柳絮随风舞,后来是绿肥红偏瘦,叶盛夏初始,再后来夏日黄昏暑气轻俩人就不只单是在花园里弹琴了,依冰会带着寒卿去长安到处看看。

依冰一日日的脸上的笑意增添,大家看在眼里都更加夸寒卿这小妮子乖巧伶俐了。

一天晚饭后寒卿回来了,碧苔迎上去接过她手里拿的一株芙蓉花在鼻子下细细嗅了嗅。

“别嗅了,快用水养起来,当心活不了。”寒卿吩咐道。

“知道了,小姐”,弄好之后,碧苔把那芙蓉端给她看,眼见她轻轻的抚微微晒打了卷的花瓣,碧苔忍不住笑出来,“小姐,我记得这双手以前只是在擦剑的时候才这么温柔啊!”

“鬼丫头,我记得以前你的嘴不像现在这样欠打啊!你家小姐好久不练剑了也能对付的了你。”她作势要打。

碧苔闪开仍是笑:“小姐你的动作慢了很多啊,不行,不能这样荒废了,要不我们偷偷去练功吧?”

寒卿不理端花走到自己房中放好,又问她母亲去了哪里。

“哦,刚才去了夏夫人那里。”

“这个时候都快晚饭了,去舅母那里有什么事情?”

“不知道,大概是闲着无事,你又不在家。连我都闷了呢,小姐下次带着我去吧。”

“去干什么?从春秋都弹到魏晋南北朝了,再弹恐怕就要自创。我的任务也完成了,打点一下,我们一定要偷偷练功去。”她忽然果断地说。碧苔熟知她向来念头转的很快在旁边笑不答。

夏夜里大家都开始纳凉了,这晚十五,月亮在天一黑的时候就红彤彤地挂在东偏南的树梢上了,晚饭以后,转皎洁缓缓升空。些许淡淡的风吹的燥热不复存,稀稀落落的星星闪着光不时照亮丛荫中的花朵。依冰在晚饭后就令东篱把琴搬到长廊上去,快半个时辰了一直调试着,很入迷连东篱走了很久都不知道以为还是站在身后的,直到轻轻叫了声“东篱”没有人应,他才提高嗓门唤。

“少爷有什么事?”东篱听见立马一身汗的赶过来。

“你又哪里玩去了?好好乘凉不好吗,非要弄的一身汗臭味”,他皱眉,“去请小姐来这里。”

“少爷你这是要弹哪曲?”

“问这么多!去请就是了。”

“嘿嘿,少爷——”东篱挠头不动。

“怎么回事,为什么站着不动?”依冰停下来瞪他。

“不是啊,少爷。白天已经请过小姐了,这么晚了,小姐万一想要歇了呢。”

“这才什么时候,谁会去歇?”

“少爷——小姐姑娘家的,万一有些自己的事情呢?小姐那么贤淑,肯定要做写女红什么的,或许不仅听琴还要丹青啊。”

“恩,那就不去了,你玩去”,依冰调弦的手慢了下来,见东篱嘿嘿笑着不走,疑问道,“咦,平时不是偷偷走吗,这会儿发什么癔症?”

“我是想说,少爷这一段时间开心很多…….”东篱古灵精怪的笑。“还有,少爷这一段好像只弹琴,没有干别的。”

 “那又怎么样?”依冰停下来坐在回廊的栏杆上。

“不怎么样,不怎么样,嘿嘿……少爷我走了。”东篱坏笑着逃开。

“记得你的任务,明天早上请小姐。别又让我到处找你。”

 第二天寒卿去了,骄阳正照,地点移到池边的亭子里去了。“寒卿快来,今天是《关山月》和《凤求凰》。”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寒卿今天是淡绿色的纱衣,头上绕着一圈剔透的水晶石,立在水边携着一股凉风。依冰眼睛亮晶晶的笑着听她念,手已抚弦。

《关山月》乐曲悠扬,是描写大漠上兵士绵绵的思乡之情,黄沙一般迷人眼。弹奏《凤求凰》的时候寒卿坐在依冰身边已经有些发怔。一曲终了,她有些慌乱,不提曲子的话题只道:“司马相如的琴叫‘绿绮’。”依冰等着她说完。

“不如表哥这把琴叫做‘红晴’,如何?”好像是有些戏谑的味道,问完她自己倒先抿嘴笑。

“这样附庸风雅……不过寒卿给起的名字,就要它了。”

日升越高,寒卿额上泌出细细的汗珠,俩人自抱了琴回了。

“小姐今天听的是什么?”寒卿脸红红的进来,碧苔赶紧问,她没好气的说了句自己猜。

“让我猜啊——那我就猜是《凤求凰》,哈哈。”碧苔不等说完就闪到门口去了。

“死丫头你跟踪我,看我不教训你。”她甩掉毛巾就追了出去。

“小姐别追,我有话转达”,碧苔又退出去几尺,“夫人让我告诉你,宫里来人通知让表少爷十天以后入学国子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