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倾觴
倾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834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相思成阵(二)

(2008-04-18 20:30:07)
标签:

随想系列

其二

分类: 非人即物曲阑珊
   

“寒卿果然是学过的。”

“说来丢人,我只是知道一些,都荒废了,勉强能叫出名字”,寒卿走过来蹲身看那把琴,“表哥你为什么选择这样的曲子,那样臣凌君意……

摇了摇头依冰浅笑着拉她坐下,“这样的意念倒是没有,我认为音律首先是要讲究‘音’的,‘意’倒是其次,音乐本来是美好的象征,人们先是喜爱它的美丽和奇妙才去探讨它的意思,进而想用美妙的声音去述说。除了想表达自己的感情,爱乐人更多是‘音’本身。”

他说完这些发现寒卿没有说话。

“你看我,胡说一堆,寒卿不要介意。”

“不是的,我在想你说的那个‘音’。大多数时候并不懂一首曲子的真正含义我们仍能去欣赏每一个乐符跳动的规律,甚至根据自己的心情定义它的基调,谁知道沉迷了很久才知道原来那个基调既然是跟自己的理解相反的,这是不是表哥说的‘爱音本身’?”

“好聪明的寒卿。”

俩人正相视笑,有丫鬟来叫说午饭要开始了,太太让小姐少爷去东厢房。

“表哥,我想……”走着的时候寒卿突然说。

“恩,寒卿有什麽就说出来。”

“你再练琴的时候能不能叫上我?我在家里并没有什么人说话……一定很安静不打扰表哥……”她急急切切的表示,生怕拒绝的样子。

“怎麽会打扰呢,寒卿对乐这么有自己的见解,我正高兴得一个知己呢。再练的时候我遣人去请你。”

说话间已经到了东厢房,下人们进进出出正准备开饭。见侄子进来,郭夫人起身来拉住他的手挨着自己坐下,亲切问道:“小卿这丫头不懂事,有没有惹到你生气,要是她过分就一定跟我说,我能治她。”

“看妹妹说的,小卿一看就是很乖巧的,我还怕两人在一起,我们依冰又很笨不会照顾到表妹呢。”夏夫人接话。

“姑姑,寒卿真的很乖。姑姑和母亲都放心吧,我们会相处好的。”

一家人说些热闹的话,饭吃过了,夏老将军让母女俩下午去休息。

夏家的宅院里早就为母女准备了房间。回去时寒卿见他们的行礼均已摆放整齐,她的丫鬟碧苔早上时没有跟着去见人,此时正在屋里到处整理一些小细节,见夫人小姐回来笑呵呵的问礼。

“夫人小姐可曾见了老将军和少爷?”

“不要问我,快打水来我洗脸,我要睡觉,累死了累死了。”寒卿坐倒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嚷。

“我说什么来着,让你别来,这长途奔波不是你这懒丫头经得住了,你还非当自己好功夫不在乎。该别叫累!快起来大家小姐有你这样坐的吗?不要以后在表哥面前丢人。”郭夫人一边嗔着一边来拍她。

“夫人不要责怪了,小姐肯定是很累才这样的。”碧苔拿毛巾来给郭夫人。

寒卿眯瞪着去撩水洗了,也不等碧苔的毛巾径直回自己的房间去了,倒床就睡。

碧苔跟进来摇了摇头替她掖好被子,放下纱帐。

晚饭了碧苔来叫寒卿也不应,接着睡。

半夜里她翻腾起来喊口渴,碧苔起来端水。过了一会儿,碧苔刚睡下她又说肚子饿了想吃东西。待再睡下,碧苔就睁着眼防她又叫,过了很久没声才迷糊睡去。不想天刚破晓又有人来摇,睁眼一看:寒卿穿戴整齐在床边站着,精神奕奕的。

“小姐你这是干什么呀,莫不是水土不服闹出什么病?”碧苔又闭上眼睛。

“死丫头你才有病,快起来陪我出去,然后我还有重要的事情。”

不得已只好起床,碧苔打着哈欠:“小姐啊,下次我一定阻止你早睡。”

寒卿不理她,只催她赶紧梳洗。洗了洗脸碧苔清醒过来问:“小姐,什么事情到底?为什么要出去,你那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出去买把琴,不要就要出丑了。重要的事情你说是什么?死丫头我每天都要练功的难道你不知道吗?

“小姐你又要买琴又要练功,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嘛,怎么去见了一回表哥就转性了?”碧苔捂着嘴笑。

“你以为我想啊,还不是走之前答应娘要‘乖巧’吗,不然能来?昨日看二表哥很有心事的样子只好乖巧到底了。他喜好琴,我自然要懂一点,这样才好交流。”

“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碧苔故意拉长声调,惹的寒卿举手想打她,“小姐别打——我记得你还答应夫人不在这里练武的。还有,你以前不喜欢琴棋书画什么,跟先生就不好好学,现在能补回来吗?”

“废话,本小姐聪明伶俐又长在江南怎麽会弄不懂音律,以前不学是觉得简单不必。该死,我当时怎麽能答应母亲不练武!没事,我们偷偷去练就行了。”

“小姐,我可不陪你偷偷去练,这里可是将军府,一定会被人发现。现在才什么时候店铺都还没有开门我们怎么买琴?”

“我都迷糊了,那怎么办?”寒卿一听这话皱了眉,支着头走来走去想对策。

“琴中午差人去买就可以了,功夫不差这几天,小姐你都快成侠女了还要称天下第一不成?今天中午夏夫人肯定要来请吃饭,估计早饭后就要去。长安人生地不熟的我们不能及时赶回来就惨了,到时候你的‘乖巧’形象就毁了哦。”

“该死,该死,为什么一定要乖?”寒卿虽然嚷,到底没有再叫着出去,只是在屋里活动着腿脚。

吃过早饭不久,夏夫人果然派人来请去坐。大家闲闲说些话,散的时候已经下午了,当天无事。琴已经买了回来,郭夫人很奇怪,寒卿少不得又把理由说一遍。

郭夫人叹了口气:“你总算让我省心一回了,你若能从此转了性真是你表哥的功劳。依冰那孩子看着一直像有心事,不要多问,多听就可以了,也不能乱提要求,惹人心烦。”

寒卿好不容易得母亲一回夸,平时她母亲厉害起来也不是她招架的住的,此时得了便宜就卖乖,依着郭夫人撒娇:“知道了娘!您女儿本来就是有这些记性的,平时只不过没有机会表现。放心吧,我不会惹表哥生气,回头表哥心情好了,娘记我的功劳。”

“不怕人笑话!那都是你当妹妹的应该做的,还敢记功劳日后跟我讨价还价!”郭夫人唬下脸。寒卿吐吐舌头赶紧跑开。

连着几天,夏老将军或者夏夫人时不时来请,来来回回几次,依冰并没有提起练琴的事情,彼此见面也是礼节性的问候,没有别的话。

一日早上,寒卿烦起来,啪的一声拍在琴身上,碧苔吓一跳赶紧来检查,幸好弦没有断,忙问是怎么回事。

“没劲。表哥不把我的话当真,我这琴都白学了。整天也不让练功,憋闷。不学了,出去玩,来这些天了我都还不知道长安城是什么样子的。”

“小姐怎么会不知道长安城是什么样子的,来的时候不是看了一路吗?”碧苔笑道。

“死丫头你还敢犟嘴,你家小姐烦死了你就开心?”

“不是的。小姐要是觉得烦我们出去好了,或许表少爷是有别的事情,你也别拿琴发火啊。再说你不是向来不喜欢食言吗,说了学琴怎麽能中途放弃呢?”

“碧苔你整天压迫我,要是在宫中你肯定敢对我假传圣旨。”

正说着门外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请问寒卿小姐在吗?麻烦通报一下少爷有请”,接着是门房的应答声。

主仆俩对望,碧苔先反应过来,拍手笑:“这不是来了吗?小姐赶紧整理一下。”

来的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说是少爷的书童叫东篱,又说少爷在花园等着小姐去听琴。

“东篱先回吧,告诉少爷我马上就到。”

东篱一走,这边就忙开了,又是找衣服又是找头饰,不知道是打扮成大家闺秀好还是小家碧玉好。最后寒卿烦了,一甩手:“罢了,我又不是去招蜂引蝶的,管什么打扮,别看了让人心烦。穿那件白底紫花的好了,戴那只雕了木槿的钗。”穿戴完毕,也不让碧苔跟,踩步去了花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