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倾觴
倾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834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墓柳烟丝(二)

(2008-04-13 00:14:10)
标签:

随想

连载(完)

分类: 非人即物曲阑珊
 

 “快说第二件事,你要是不走我就走了。”

 “我想给如烟讲个故事。”

  讲故事?这一讲要到什么时候!她低头思量了一会儿,准备回绝,抬头见他坚定的又转忧郁的眼神,口里要说的“不”变成“好”。

  他揽过她复又坐到石板上。西边的天空剩下一抹余晖,大量的青的白的颜色迅速蔓延。

  这墓里是一对夫妇,他们虽然死了,却不止剩下青冢两座。他们会日日夜夜说着话,情话,过去还有未来。如果可以,他们也会双双飞出去,像蝴蝶一样翱翔花丛,碧海青天,鸳鸯伴,胜过嫦娥虽美,寂寥心。进来的话题沉重了不少,他们说二十年已到,那座小城该承受它应得的灭顶之灾了。

  如烟在他怀里微微笑了一下,抱着他更紧一些。你分明是在说谎,他们是一对夫妇这我早就知晓,他们说着甜蜜的话我夜夜都听的见,不然,何有我生?但哪有小城之灾那么一回事。说谎又何妨?这样紧紧依在一起是为了聆听心的声音。他们说两个人偎依是为了取暖,但我本不知冷,又何明了暖。认清一个人不是靠他嘴里说的话,我认真听见你心底的声音,便愿意这样一直依偎。

  “清扬继续讲吧,我想知道来龙去脉。”

  这对夫妻原本浪迹天涯,二十多年前,他们来到眼前的小城,因为一些不明了的原因,住了下来。后来才知道,他们是为了拯救。

  “他们是怎么知道这里有灾难的呢?”如烟问。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清扬轻轻抚她的头发,依旧平静的说。

   一住下,他们便挨家挨户地去告知民众不要再去砍山上的树。大家都问是为什么,又觉得可笑,没有树木作燃料大伙儿如何生存。夫妻俩解释道,二十年后这里降大雨,那时,三面的环山都变瀑布,小城将不复存在,外面贯穿南北的河一样会因为突涨的水流发生洪荒,淹没两岸。

  民众们轻轻笑了笑,他们觉得森林变瀑布纯属无稽之谈,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笑话根本不值得他们浪费体力放声哄笑。于是,用敷衍小孩子天真发问的口气说道:“依两位之见,该如何防范?”

  不难,只需从今日起不再砍山上的树便是,要砍,也要砍掉一棵,添植一棵。

  树木保持水土这个道理我们明白,只是砍掉一两根也不能行吗,山上的树不计其数。

  对别处可以,这里却一根都不能少,无法想象将来的洪水是怎样的翻天覆地。生存之道,稍不注意,便万劫不复。

  好的,我们照做便是。大家一口答应,跟小孩子一定不能较真,应承下来便是。

  伐木如常,不见新苗。

  俩人见劝说无用,便亲自在山上护卫,阻止来人,要来,必须扛着新苗,还注上姓名,养不活继续种。

  民众的怒气日日增添,终于在一次殴打且己方人受伤败退后出离了愤怒。

  先是好言相劝说两位觉得又危险就别处去吧我们会守护家园,后来谩骂砸东西烧房子,再后来狠下毒手斩草除根。

  当时夫妻俩因房子被烧就在现今这片山岗上结庐而居,那时他们也有了刚满月的儿子。

  一晚,趁风势东南,民众们下手了。他们宁愿舍弃东南方的树木也要让制造混乱的妖夫妇死。于是,火从茅屋处点着了,向东南蔓延,此后又回转西北,差点点着小城,两边的山毫发无伤。大家惊诧这是什么怪现象,但因眼中钉已灭,也懒得过问。

  人都死了,这丝毫没有悬念,当时全部灰飞烟灭。后来因为这片山上再也长不出树木,大家有些害怕,在他们当年住的地方起了两座坟墓算告慰死者,又立石碑作了法想压制生灵。当年这里就三三两两长了几排树木——就是现在看到的。民众松了一口气,说死者已经忏悔。

  真的忏悔了吗?只是时候没有到罢。清扬冷笑一声,不再说了。

  “清扬,那个孩子呢?”如烟抬起满是泪痕的脸。

  “死了。”他不看她,两眼直愣愣的。

  “不,我是想问这二十年里他都在哪里流落?”

  我一直在听你心底的声音,你那般战栗是在描述别人的故事吗。现在我怎会还不明白你的心思?哭是怎么一回事?哭就是心痛爱人的心痛啊。

  清扬果然松开她,脸上闪过诧异。

  他早就死了,二十年里一直在这里流浪,是个不折不扣的无归宿的灵魂。地府里怜他本不该遭受这番厄运,又不想让他把怨气带到下一个轮回,于是就没有收回他的灵魂,给了二十年期限,让恩怨了结。

  “这就是说你要走了?”她小声念着这句话,怔怔地垂着头,良久,眼泪一颗颗自面颊滚落,无声。

  “如烟,对不起,我不属于这个世界。如果有什么后悔的事,那便是遇见你,让我有了眷念。”

  “你,心里,有恨吗?”她把手贴近他心口,感觉到猛烈的撞击。

  “有恨,更心痛,为我的父母。”他眼中没有泪,鬼魂都不拥有眼泪。

  “如果我告诉你他们心中没有恨,你是否能宽慰一点?还有,我能否代你哭?”她根本就没有停过流泪,脸色一分分苍白。

  清扬,听我说罢。我不是人类,由柳絮幻化而成。很多年前,当我还在柳树身体里时,每一个春天,都能听见他们说话。那声音不像从坟墓里传出来的,是从天空中一点点传到我心里。他们说当初相识的一见钟情,说浪迹天下的快乐时光,说每一个约会黄昏的浓情蜜意。后来,他们又说外面世界现在发生的事情。女的柔声细语,男的温婉体贴。不曾听过山盟海誓,更没有争吵叹气。

我心动了,向往那种恬淡的爱情,所以就每个冬天都不再睡去,拼命清醒着,吸收灵气,只为有一天拥有一样的甜蜜。我因多情而生。

  他们不曾提过那一段悲伤,也没有提过你。那都是自由的灵魂,这石碑没法束缚。近来,没有再听过他们的声音,也许是走了,也许是寻找下一个轮回的相遇去了。我从来没有感受到他们一丝一毫的恨意。

  清扬,他们心里没有恨,你是否好受一点?清扬,你还想哭吗?清扬,我爱你!

  如烟自一开始哭,就没有停过流泪,脸色越来越苍白,说完这段话,终于跌倒在地上。

  “如烟你这是怎么了?”

  清扬啊,不要担心我。我不是人类,本没有生死,只要你能感受到我的爱,就心满意足。我为情而生,为你聚,自然也要为你散。当初在仙林,我就被告诫既要成人便不能又眼泪,否则形散。如今你要走,我自然也不留。

  只是,请你把眷念带走,让他冲淡恨。她的身体慢慢起了风。

  清扬,我爱你,请记得我的名字,我叫如烟。

  我本草木,草木有情。

  是夜,东风无力,百花残,絮如烟,纷飞,飘散去。

  次日,天降大雨,毫无预兆。墓毁了,柳没了,小城像一叶轻舟试图划出漩涡。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还。

  自由的灵魂坠落了,放松了翅膀不需要再翱翔,那没有方向的坚持不如忘记了重新开始。

  我叫清扬,请问小姐叫什么名字?

  我叫如烟呐,清扬如烟,安静恬淡,自由无束,为情而生。即使爱情只幻化一刻,我也会为你选择一场繁重的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幸魂》之列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幸魂》之列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