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鱼乐
鱼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555
  • 关注人气: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花开花落(二)

(2006-12-23 11:45:48)
    行云流水一孤僧
    午后,吾于静室中读《苏曼殊小说集》。
苏曼殊乃本世纪初,吾老大中华一奇才也。善绘画,精诗文,通英、法、日,梵诸多文字,事教育及文学、佛学之撰述与翻译之事。不仅才高,且其出身亦奇也。及其仙逝,尚不知其母为谁。实足为叹!其父为江户名族,曼殊自幼便不为家族所容。小小孩童出家为僧,是为可叹!
余始读《断鸿零雁记》,便为其语言清幽而吸引。此文盖其自述也。一字一句饱含血泪。文字飘逸瘦削,读来有仙风道骨之感。未几,余觉昏昏然,仰首远眺,但见碧空之下,萧萧落木之上一僧独立。孤鸿嘶鸣,惊人耳目;荣华绝代之女雪梅,静子姗姗步入眼帘,又飘然而去;又见僧打坐榻上,但见他秀目紧闭,双眉聚攒,心中似有难言之痛。
余心亦为之伤:
呜呼,世上竟有如此多劫多情之人!
                                                 1994年10月
      
     
            狂放的旋律中
     一个小小的红色身影
     在舞蹈

     迈着别人不知道的
     舞步

天旋,地转
     一切都在飞奔
     五脏六腑在燃烧
     心在狂跳

     踢腿,挥臂
     扭摆身躯
     一切仿佛都已不存在

     过了好久
     脚步停止了,
     手臂无力的垂下
     浑身颤抖

小小的舞者
     又变成一个乖乖的女孩
     坐在桌前读书
                        1994年12月
   
            柳笛
     
            正是杏花飞满天
     青青的柳枝
     吐露人生的第一缕芬芳
     细弯如眉的叶儿
     在春风中摇曳
 你掐下一截嫩绿
     做成精巧的柳笛送我
     那清脆的笛音
     颤抖在四月的艳阳中
告诉我
     它也穿越了你的梦境吗
                  1995年4月
              独坐四月
     
             那一季花开如雪

     独坐树下
     任花瓣落满身体
     看黄昏的余晖
     多情的洒向大地

         那一季我的思念如潮水
     远方的你
     此时在做些什么

     可会像我
     独坐四月
     任花瓣落满身体

   远方的你
     明天想做什么
     可会如归途的雁
     微笑着
     走向我
                  1996年4月

      
又一个阴阴的天气,天空中依旧飘着霏霏的细雨,冷冷的秋风还是吹得人心头颤抖。一片枯叶终于无奈无伴的飘落下来,被人们践踏。
那个女孩,也是在这样一个秋天逝去的,也是这样无奈无伴的。她说过她不想死,心中还有太多的梦。可是,她不属于这个世界。
她是那样的脆弱,如同一朵虞美人花,一碰即落的虞美人花。世事遭遇如同一只只残酷的手,它们毫无怜悯的拔下这朵花。
她是那样纯净,如同一颗水晶,一眼望到底,从来未想过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黑暗,人心有太多的冷酷。
她是那样善良,如同一只纯白的小羊,从来未伤害过任何人。即使见到一只落水的小蜜蜂也会伸出援助之手,从未想过别人会伤害她。甚至于那个伤害她的人,她也还是饶恕了她。
也许,正是因为她的脆弱,她的纯净,她的善良,才不为这个世界所容。
她不想死,她热爱太阳金色的丝线,热爱月亮银色的光辉,热爱青草勃勃的生机,热爱鲜花缤纷的色彩。唯独不爱,细如愁的无边丝雨。
我站在她小小的坟墓前,捧着一束紫色的丁香,为她——我这位最好的朋友祈祷:
我相信这样一个可爱的小天使一定会被上帝召回天堂。在仙女的簇拥之下翩翩舞蹈。
                                                    1996年7月
              无题
     我是一个任性的小女孩
     在你的心中快乐的唱歌
     你的胸怀是我宽阔的舞台
     任我不停的舞蹈
     留下串串的汗珠与欢笑
                     1998年3月
悼花
又是一年春光来

可我分明看见
那纷纷飘飞的花朵
却在悲泣

那粉的,红的
是黛玉呕出的血
永远洒在枝头

那白的
     是黛玉的片片冰心
     化作点点泪珠
     落在草丛中,清流里

     也落在
     我的心窝
           1998年4月

              

        诗人与她

怜香惜玉的诗人
悲悯着那个
叫黛玉的女孩子

在你的眼里
她是如此的凄楚动人
如一首
哀婉清丽的小诗
她串串的泪珠成为
你心头的
一道风景

可告诉我
如果她真的就在你的身边
那弱不禁风的身躯
那终日不展的眉头
那孤傲难驯的性情
是否还会引起你
无尽的思恋

我对你说
她实在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
多愁善感而尖酸刻薄
心比天高却命比纸薄
只是她因痴情而早逝
才成为诗人笔下
永远的叹息
         1998年4月



             孤女羁魂

                (之一)
       一剪残梅几缕断绪
       满目荒草半段狂思
              (之二)
          晨星空寂寥 残月默无言
          可怜松下客 独倚寒树眠
              (之三)
      远山残阳如血 青烟断绪飘落
     薄酒一斛浇愁 默对败柳枯叶
              (之四)
    冷月无声映荒郊 孤女泣对一枯梅

         不为身世几飘零 只怨幽香无人知
                           1998年4月
           
        (之一)
      爱情似井
       女人如蛙
      坐在井中
       永远望不到
      井外的天涯

           (之二)
      生活是一个个的陷阱
      刚从一个井口爬出
      不小心
      又落入另一个井中
           1998年3月
我的一位大学老师
这是一个奇怪的人。
他的头颅像猩猩的头,眼睛中射出野性的,不驯服的光芒。浓浓的络腮胡子像雨后的春草迅速的在他脸上蔓延开来。这个头颅永远是高昂的。第一节课他给我们讲的是艾米莉勃朗特的《呼啸山庄》。那是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故事,我听得如醉如痴。
上课时,我无意中注意到了他的手。我奇怪自己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才注意到这双手:这怎么会是一双男人的手?它们是那样白净妩媚,十指纤纤,太俊秀了!怎么会长在男人身上?顺着望上看去,竟又发现他的胳臂是白皙的,敞着的领口露出的脖颈乃至胸膛也是那样雪白细腻。这说明他分明已经从猿进化成为一个人,一个现代文明社会中的人。但他的眼神分明是野人般的,充满着原始的力量。
他对于能够颠覆一切的爱情的热烈尊崇,对狼的歌颂把我带入到了他的那个野性的世界。
也许他的前世是一匹狼。
                                      1998年10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