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Veian
Veia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807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从3月6日12点到3月7日24点。

(2009-03-09 20:34:04)
标签:

杂谈

从3月6日12点到3月7日24点。络绎不绝,断续,无休止的雨。
总是喜欢并且习惯突然出现在某些人面前,看着他或者她脸上错愕而欣喜的表情,异常开心。——想要给人一种忍不住的快乐。

7/3,12:00。
被兴奋抛弃的午餐。


12:20。
永远抽象体现中国人口“优势”与麻烦的车站。错综复杂的心情。


12:20—14:00。
MP4最大音量张悬的声音,听不出滋味。但吵闹永远是阻挡吵闹的最好办法。


14:00。
姗姗来迟的汽车,争先恐后的人群。为什么中国人总要并且只有在上车,排队或者凑热闹的时候才充分体现这个种族的拼搏精神?


14:00—17:50。
慢吞吞的汽车,昏暗的隧道和被雨雾笼罩更加昏暗的大地。被瞳仁的焦距忽略而模糊的后退的山、水、楼、行人和广告牌。磨练人耐力的公交站牌,让人忍不住想要闯但司机绝对不会闯的红灯。
曹方许巍张悬BEYOND和绮贞的声音,隔绝一切噪杂。
中途上车一对小情侣,只剩下遥遥相对的两个空座位。受不了对面姑娘时而挤眉弄眼时而嘟嘴吐舌时而张牙舞爪的撒娇,起身站到扶手边,换来四束感恩戴德的目光。
在车上编织着见面方式。先打电话过去,说:猜猜我是谁?听见她的声音,接着问:猜猜我在哪?听见她欣喜的声音,然后说:我现在在一个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地方,前面有个很大的广告牌,上书XXXXX,旁边有XX建筑,还有垃圾桶和电线杆,电线杆上贴着XXXXXXXX的广告词。诸如此类。
站在那地方等她过来的时候张开双臂问要不要来个拥抱?等她笑着摇头的时候对着她冲过去,抱住她身边的垃圾桶或者电线杆大声疾呼:好久不见!然后看着她由慌乱羞涩变成露出龅牙的大笑,最后变成一句:讪头。
骚人们的见面方式就是如此,互相张开双臂做拥抱状以每小时300多公里的速度朝对方飞奔,然后一个抱住垃圾桶一个抱住电线杆用“悲壮”的声音大喊:某某,你怎么还没死啊!


17:50—19:30左右。
怀着一个目的在目的地找不到方向的晃荡,偌大一片地方找不到一个公用电话。捶着胸口问:21世纪的今天,没有手机是不是一个不可饶恕的罪孽?


19:30左右—21:40左右。
终于在那片地方的外面一个比较平民化的村庄找到公用电话,可是所拨叫的号码却天荒地老的关机。
时断时续的雨,每隔10分钟拨一遍的电话号码,每隔30分钟晃荡一遍的那片目的地。


21:40左右。
胃说:你不饿,我可是饿了。水煮的鸡零狗碎,萝卜白菜豆腐皮,热得发烫的食物安慰了不安分的胃,却驱不走丁点寒冷。一直很喜欢的自助方式。


22:00左右。
3月6日的最后一通电话,喜出望外的通了。可是喂了几句之后却没听到想听到的声音。陌生的女声说她不在。怔怔地望着喜悦真的跑到外面消失的雨水里,盲目的“哦”了一声,想要自报家门的时候对方已经挂线。
身体说:我累了,你累不累?


22:左右—7/3凌晨2:00左右。
干净而冰冷的旅馆,不断切换的电视画面。望着宽带接口恨不得一锤把自己捶死。怎么把笔记本电脑装进了包里,临出门的时候提起来又扔床上?
是肩膀和手太懒懒惰。——脑袋。
确实有点重,虽然只有5斤不到。——肩膀。
是你自认洒脱,而且蠢得认为这的旅馆没有网络接口。——手捶着脑袋大声吼。
他们在造反么?
想要再爬起来去打电话,发现脚也已经造反了。


2:00左右—6:00左右。
懒得关的电视雪花画面以及荧光灯。一直轻微可是决绝跳动的无名指,断断续续的雨,断断续续的烟草,断断续续的睡眠,断断续续的梦。梦见她从远方归来,就住在我隔壁,中间隔着一堵透明的墙壁。可是不管我怎么对墙壁拳打脚踢呐喊尖叫,她就是看不到我。她站在那边闭着眼睛唱歌,我躺在这边睁着眼睛哭泣。
梦的最后全身冰冷麻木无知觉,只剩下一个胃在疼痛,尖锐而绵长。可是梦里怎么会感觉到痛?醒来时已全身冷汗,胃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抓住撕扯扭曲。把那些鸡零狗碎,萝卜白菜豆腐皮和隔夜饭酸水胆汁一起丢进了下水道,疼痛依旧,恨不能把整只胃全部吐出来。


6:00左右—9:00左右。
在那片地方接着晃荡,每隔半小时看一次那个有公用电话的小店是否开门顺便诅咒睡懒觉的老板。
胃已经不再疼痛,只剩下一种空洞洞的难过,但吃什么吐什么。
雨还没停,肠子都发霉了。


8:30左右—10点多一些。
小店终于开门,打通了电话,可是地久天长般的无人接听。
突然想起昨晚那个陌生女声告诉我她不在的时候,她一定就在旁边。男人的第七感。——我本来是叫男人的第六感的,她争辩女人才有第六感。那就第六感吧,女士优先。——她一定在躲着某个或者某些人,很不幸我穿越了城市的范畴,公用电话换了区号,于是变成了骚扰电话。面对这种电话有很多办法,恰好被最容易拆穿的一种给骗到了。——为什么对她的事情,总是变得犹豫寡决,变得愚不可及,变得脆弱不堪?
其间在小店的书架后面发现三台电脑,一问老板居然可以上网。这个“黑网吧”隐秘得恐怕连警犬也难以发觉。
期盼她在线,却只收到凌晨0:49的留言。男人的第七感得到证实,然后再次凭借可怜可怕的第七感找到“罪魁祸首”,在共有的QQ群里指着他的名字开骂。可惜找不到该骂的词句,只好叫他滚蛋,至于要从哪里滚出去,无法描叙,只是想让他滚蛋,越远越好。
在网上发现6年前共同的同学兼朋友,有股发现救命稻草的激动。叫她打电话发短信给她。她说等等,我的回答差点吓死雷倒一个人。因为种种原因,下午必须回去,此时距离下午只有两个多小时。但此时哪还有心情说清楚来龙去脉,于是我的回答是这样的:等不了了,我只剩下两个多小时。貌似临终遗言,要见某人最后一面。然后下线继续晃荡。


10:00多一些—11:00左右。
在那片地方近乎绝望的奔跑。突然发现那一片不算太大的地方变得无边无垠,怎么跑也跑不到边。——当一个人感到寂寞而找不到方向的时候,即便是自己只有几个平方米的房间,也会变得异常广阔,怎么走也走不到边。
知道她就在这片地方的某个角落,可是我找不到她,她看不见我。——寻找和等待一样,是人世间最沉重最地老天荒的痛苦。
想起昨晚断断续续的梦,然后整个身体除了胃毫无知觉以外,全身都在疼痛,尖锐而绵长。
自作孽,不可活。本想带给人一点忍不住的惊喜,却给了自己一身疼痛。如果事先打了招呼,如果没有固执地拒绝手机,如果昨晚那个电话第一句便自报家门,如果……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如果,但这世界有从来就没有如果。


11点左右。
终于接通了电话,听到她声音的那一瞬间脑袋“嗡”的一声全蒙了,光线被偷走,一片死色的灰白。在车上千锤百炼的见面方式也随着那一声听不见的“嗡”声消散而忘得一干二净。我甚至没看到当时她是从哪个方向出现在我身后拍我的肩膀。
从那小店出来的时候感觉特别对不起那老板,打了几十个电话就通了两个,还都只打了一分钟,总共四毛钱。于是折回去从书架上随便抽了本忘记名字的玄幻小说,付钱出来之后丢进路边的垃圾桶。苍天,有玷污一个垃圾桶。


11点左右—12点40左右。
难以下咽的食堂饭菜,沾辣椒酱的手抓饼,温热的珍珠奶茶。神话般舒服的身体,奇迹般能吃下东西的胃。
如果还有一个大的拥抱,马上死去也会死而无憾了。
可是可是,梦中的那堵墙,在醒来之后,依旧天荒地老地耸立着。


12:40左右—17:10.
回程路线。一个从不带伞的笨蛋,一只淋雨也能傻笑的落汤鸡。


17:10—24:00。
差点舒服死的热水澡,捧在手心一直暖到心脏的热咖啡。
堆积如山的货单,样品,发票。还有赖以仰仗似是而非莫名其妙的那抹笑意。

——8/3,2:13。
公司惧怕闪电将无线发射器当避雷针使唤,停了无线网络,现在在一个开个网页要1分钟的烂网吧,真他娘的燥人。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3/3。笨蛋。
后一篇:失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