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Veian
Veia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820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村庄的疼痛

(2009-02-22 06:02:12)
标签:

家庭

育儿

秀秀

村口

李响

深圳

杂谈

一个村庄的疼痛

                                                  ——观《谣望南方的童年》

 

第一次有一部影片能让我连续看两遍也意犹未尽。还没看到一半的,我就知道今天晚上我一定会又是一个睡眠的失败者。

故事发生在我的老家——江西宜春的一个小农村。其实在地理位置已经不重要了,我相信以相同的剧情相同的台词切换到中国绝大多数农村换上当地的方言,也能发自灵魂深处的震撼与感动当地的或者从当地走出去正漂泊在外的人。因为这个故事曾经或者正在甚至是以后还会发生在我们身上,只是角色进行一个转换而已。

这是一个平实而真实的故事。里面蕴涵着的疼痛却像是一滴滴水不紧不慢地砸在我们心头,等我们察觉的时候,心已经被滴穿了。

故事的开头就暗藏下了这种疼痛的根源。——农村老师易明堂秉着“为了孩子的一切”开办幼儿园去村口贴宣传,遭遇村民的质疑:“读书有什么好啊?读书有什么用!这易老师读了书咯,师范毕业,而今一个月拿大批一千多块钱一个月。现在在家里办幼儿园,骗小孩子的钱。人家我姐夫的儿子初中都没毕业到深圳打工,三四千块钱一个月,还管大学生。”路遇初中毕业怀着成为大明星梦想而意图外出深圳打工被父亲追回来的16岁少女李响。——在这个带点贫穷带点愚昧的农村,外出打工在人们眼中意味着得到金钱与实现梦想。教育屁都不是,当然这部影片想要表露的主题与教育无关,起码不是最想揭露的问题。

易老师就在这样的前提下开办了启明星幼儿园,幼儿园的老师只有其妻子——两年前在学校学前班代过课的马风秀和喜欢唱歌跳舞的李响。——本来李响还想溜去深圳打工,但在村口看到同村回乡的打工仔易文才带回来的外省的怀着8、9个月身孕的19岁“老婆”又在其父的安排下默许到幼儿园做老师。而孩子们的课堂便是易老师家,所谓的“专车接送”的车是一辆由易老师大哥所拉的板车。(后其大哥因早晚拉车耽误农活与妻子闹矛盾而改为村里的瘦根)

幼儿园开课了,这时候影片所要揭露的主题悄悄的出现了。因被砣砣外出打工的父母委托带着砣砣而影响其相亲娶老婆的元根把砣砣送到幼儿园全托。砣砣经常坐在村口的樟树下望着路等他的父母回家,因为砣砣父母出去的时候就是在那和他分别的而且骗他说过几天就回来。

故事的主角其实是幼儿园的小孩子,特别表现在砣砣和秀秀身上。秀秀的妈妈生下秀秀后不久因为家里欠债以及家里要盖房子而外出打工。结果回来的时候秀秀已经不认识她这个妈妈十几天没叫过一声“妈妈”,而秀秀爸爸也跟别的女人好上了。盖好了房子还了债本想回来好好过日子的她面对的却是离婚孩子也判给了爸爸。伤心无奈的她只好再次外出打工。

后来幼儿园因为教学条件不达标被上级部门要求停办了。易老师在送所有孩子回家的时候发现有两个孩子送不回去了。——秀秀的爸爸也去深圳打工了,而砣砣家唯一的亲人只剩下一个眼睛瞎了十几年的奶奶!

这两个孩子他能送到哪里去?该由谁来带?在他还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易文才那个还不够年龄拿结婚证而没有结婚的外省“老婆”终于因为受不了这农村贫穷生活而离开去了深圳,易文才也要去深圳追回“老婆”,临走时哭着把刚生下的婴儿托付给了易老师。

六个月后,幼儿园在当地政府的扶持下重新开学,易老师家的留守儿童增加到了27名。

 

 

我相信很多人都会在这部影片里看到自己的影子,包括我。

我曾经也是留守儿童,三岁就被送到外婆家;

曾经也和爸爸妈妈在村口分别,他们走的时候也对我说:马上就回来,结果这一“上马”就是4、5年;

曾经也坐在村口等爸爸妈妈回来;

曾经也一遍一遍的问外婆:“我爸爸妈妈去哪了呀?”

曾经也在爸爸妈妈过年回来的时候躲外婆的背后不肯叫一句爸爸妈妈。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根弦,当遇见频率相同的振动,就会引起共振,那份震撼与感动,会发自灵魂深处。

 

影片的后面,滴穿我心脏的是这一段:

易老师拉着秀秀和砣砣这两个送不回家的孩子回自己家的路上,孩子们问着:“我爸爸去哪里了呀?”

“去打工去了啊。”

“去哪里打工打工去了啊?”

“去深圳打工去了。”

“深圳在哪里呀?”

“深圳在南方。”

“南方在哪里呀?”

“南方啊——南方在——”易老师回头望着两个孩子疑惑而期盼的眼眸,回答不上来了。然后他带着两个孩子爬上山顶,指着南方说:“前面就是南方。从这里一直往前就是深圳。”

“没看到深圳。”

“深圳离这里太远了,从这里一直往南走一直往南走,在天边的那个地方,才是深圳啊。”

“我爸爸妈妈就在那里打工啊?”

“恩,在那里打工啊。”

“打工干吗?”

“挣钱呗。”

“挣钱干吗?”

“给你买好吃的咯,买新衣服咯,让你读书咯。”

“我爸爸妈妈什么时候会回来?”

“过年呐,过年就会回来。”

孩子们站在山顶用本该不属于他们年纪的深沉眼神遥望南方。他们,我们的童年是一段遥望南方的童年。

 

 

我们终于找到了造成我们那段眺望南方的童年的原因,我们的爸爸妈妈要去南方打工,挣钱给我们买好吃的,买新衣服,让我们读书,要盖房子让我们住。

可是可是,我们要怎样解决这问题?让他们带着我们在农村种田?在家种个一年还没南方两三个月挣得多,那几分浅薄的土地能养活谁?他们要必须让这个家生存下去!当我们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孩子,我们也要挣钱给他们买好吃的,买新衣服,让他们读书,要盖房子让他们住。

一代又一代,谣望南方的童年,原来不仅仅是一个村庄的疼痛,是一个时代的悲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