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加拿大胡宪
加拿大胡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113
  • 关注人气:3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加拿大《七天》文化传媒访谈-史如深

(2007-02-10 12:27:17)
分类: 名人访谈

探索人类语言奥秘的女人

访魁北克大学语言心理学教授史如深     

采访史教授不是一件容易的差事,因为她不大跟我配合。我一再强调本人的任务是采访人物,《七天》亦非学术报刊,可是,史教授说着说着,三言两语的就又兴奋地回到自己的专业上去了。我从心里感叹:难怪她的家人在电话中担忧她太不注意身体了。我眼前这个瘦弱的中国女人,已经把她自己忘记了。

跨学科进取

    史如深在国内上大学时的专业是英国文学;在美国开始学的是教育(TESL,英语为第二语言的教学);后来在布朗大学攻读纯科学理论——“认知及语言科学”(Cognitive and Linguistic Sciences),并拿了硕士和博士;她现在进行的研究,却又需要大量的医学和物理学知识。当她向我大谈“大脑知识结构”,“基本频率加拿大《七天》文化传媒访谈-史如深”等术语时,我很难相信,史教授是搞文科出身的。 

史教授现在任魁北克大学心理语言学教授,语言研究小组主任(http://www.psycho.uqam.ca/GRL),是蒙特利尔语言、思维和大脑中心这一跨学科研究中心的科研成员。问起史教授的研究涉及了那些学科,她数到:语言学、医学、心理学、社会学、物理学……我打断她:“那么您的研究对象到底是什么呢?”史教授回答:“人类大脑的语言结构和运用”。我明白了:研究这样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命题,确实需要广博的知识领域。

    史教授在一次回国讲学时曾经呼吁大学生们说:“上大学不应当是一个仅仅学专业的阶段,你们应该多方面的涉猎知识,为以后的工作做好准备。”她用自己的经验告诉大家,文科生应当多涉猎一些理科的知识,而理科生也应当加强人文科学的素养,因为在将来,这些知识很可能都非常必要。她还认为,目前越是学科交叉的领域,越是有广阔的发展空间和前景。这种情况在短时间内不会改变。所以她希望现在的大学生能够拓宽视野,全面发展。

    史教授这样要求大学生,也这样要求她自己。她已经好几年没有休过假了,甚至有时周末和节假日也在实验室或办公室里度过。因为她对自己从不满足,她在不断付出现有知识的同时,又给自己不断地充电、补给。对于一个已经步入中年的,上有老,下有小的女人,这需要怎样的刻苦向上的精神和毅力呀!

 尖端实验室

    最让史教授得意的莫过于她的实验室了。我刚进办公室还没有坐稳,她就兴致勃勃地领我去参观她的那些“心肝宝贝儿”了。史教授第一个向我介绍的就是特殊设计的“观察室”。室内外绝对隔音,所有的设备都具有国际一流水平。史教授说:在这种没有任何外部干扰的环境下能够观察到婴幼儿对语言的反应,观察到父母与孩子的自然语言交流,还可以把录制下来的语音用仪器转成电子信号,再经过电脑分析,取得最准确的数据。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观察室:密封的墙,厚重的门,夜幕低垂,银屏闪烁,这一切赋予我科幻般的遐想,真希望也能随同史教授的脚步去叩问那尚不知的世界。

     一个婴儿坐在妈妈怀里,面对荧光屏上有趣的卡通图像,听着悦耳柔和的声音,或紧盯细瞅,或满不在乎;有时表情兴奋,有时不耐不悦;而最经常的状态是东张西望,手脚齐动,仿佛也和我一样,对这个所在充满了好奇和猜测。在实验室的外面,我和史教授,还有她的博士生通过闭路电视目不转睛地观察着孩子的一举一动。我是在看“热闹”,而我身边的那个金发年轻人却正在史教授的指导下,借助着精密仪器,进行着有关“语音范畴”和“词的切割”的研究。

     这个实验室,将帮助史教授探讨母语在成人大脑中的结构及表意、语言交流时的各种思维机制;尤其是为什么儿童能在没有任何“教学大纲”的自然状态下,于短短几年内掌握母语, 而成年人在学习外语时则无论怎样煞费苦心也难以达到儿童的语感。史教授力图揭示的是人类语言的本质、产生和运用规律。

     这个实验室可是来之不易,它耗资50多万元,是“加拿大创新基金”项目(Canadian Foundation for Innovation)”,是史教授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才申请到的。基金到位后,“一切从零开始,”史教授说:“从设计房屋、选择电脑及视听设备到桌椅门窗都是我一手操办。”目前,这个国家级项目是全系最大的,在整个魁大也数重点,校方高度重视。

    史教授之所以能够获得这一流的设施,当然取决于她的科研水平和成绩。史教授目前还持有多项联邦和魁省的项目,如:加拿大自然科学及工程研究理事会(NSERC)项目,加拿大社会科学及人文研究理事会(SSHRC) 项目,以及魁北克社会及文化研究基金会(FQRSC)项目等。

 填补华语空白

    史教授进行的儿童大脑语言结构的研究并不是新的学科,30年前就有,但是应用如此先进的技术,却是近些年才开始的。目前,这方面的研究已经有了很大的进展,其研究成果已经为其它相关领域的研究提供了宝贵的理论基础。

    史教授说:“我们的研究虽然很抽象,但事实上与人类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密切相关,特别是教育、卫生行业,有的还可以成为国家制定政策的理论依据呢。例如:为什么法律规定产假需要一年的时间,就是因为多年来的科研表明,一年的产假期不光有利于母亲的身体恢复,更重要的是第一年是新生儿建立语言及其他认知系统的关键阶段,天天和父母亲在一起,直接关系到孩子一生的身心健康,对于儿童语言能力和智力的发展具有深远的影响。”

    “幼儿时期大脑对于许多技能有着特殊的学习本领,”她进而举例说:“就像学习滑冰骑车,儿童的能力远远超过成人,如果错过了这个最佳阶段,有些天生的能力就会减弱。语言尤为奇妙,不需要专门课程,只要有语言环境,所有的健康孩子都能百分之百的成功。”

    要想了解人类语言的规律,必须研究许多语种。但是,语言学界以往和目前的研究重点都是英语,而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华人的汉语,却研究得很少。史教授说:“作为华人,我一直想研究汉语与其他语言的共性与特性。填补这项空白,可以指导中国的婴幼儿教育,还可以从不同的角度给整个语言学界以新的灵感。” 说到这里,她真诚希望通过我的报道,能使更多的华人父母带孩子参加这项具有重大意义的科学研究。

 让孩子讲中文

    孩子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习语言?“从一出生就开始,”史教授说:“新生儿对语言相当敏感,孩子一出生就应该多跟她(他)说话,不要以为反正婴儿不会说话,就把他撂在一边。其实,在他(她)的小脑袋里,很早就在接收和分析周围的各种信号, 每个月的能力都有进步。这个阶段对语言的分析、接受直接影响孩子今后的语言发展,万万不可忽视。”

   我问道:这里出生的孩子,普遍地在幼儿园和学校说法语,回家看电视又是英语,听父母讲话又是中文,会不会给他们的语言系统造成混乱呢?语言专家史教授肯定地说:“不会。孩子很小就能区分语言,但如果父母语言使用混乱,情况就不同了”。科研证明,儿童的大脑可以同时吸收并掌握多门语言,而且双语孩子的某些认知能力要比单语孩子更强。 因为双语环境可以更有力地刺激儿童的大脑活动,开发智力。

     史教授指出,有些移民的孩子最终失去母语多是因为父母的方法不当。史教授的女儿今年七岁了,从她一出生,史教授就始终如一地跟她用中文交流。孩子在外面跟小朋友学了一些外语后,回到家就会冒出一些外语单词或句子,这时她就装作听不懂。孩子为了能让妈妈知道自己的心意,就只好想尽办法用中文来表达。这样,跟妈妈要讲中文的习惯就形成了。现在,这个“土生土长”的加拿大女儿,汉语能力和国内同龄孩子不相上下。

史教授说:很多家长为了交流方便会向孩子妥协,讲他们愿意使用的语言,或者用汉语回答孩子的外语;还有的家长在用外语回答了孩子之后,又反过头来批评孩子为什么不说中文,这些都不是正确的方法。因为对于小孩子来说,语言不是文化,不是政治,仅仅是一种交流工具,他只要能达到跟你交流的目的就行了。他跟你讲外语你“听不懂”,对他来说很正常,而你明明懂他,却又反过来骂他,他会因为搞不懂你为什么要“刁难”他而产生对汉语的抵触或造成精神压力。“人类天生有彼此沟通交流的动机与能力,特别是孩子,他看到跟你外语交流有某种障碍,就自然而然会想办法消除这种障碍、用你们能够沟通的语言(汉语)来交流。”

那么,双语的家庭环境呢,比如说父亲是香港人,妈妈是北方人?史教授回答说:“这种情况当然要比单语家庭复杂一些,那么父母在孩子出生前就应制定好计划,决定是让孩子学普通话还是广东话,还是两门都学。如果都学,父母就应该分配好角色,然后按计划贯彻执行。” 双语家庭会面临各种挑战,但同时也可以给孩子提供难得的语言机会,史教授以后会开辟专栏为社区提供这方面的信息。

史教授笑着说,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移民都和她一样,反正她感觉出来的时间越长,越热爱中国的传统文化,保存中国文化的使命感也越加强烈。

     她说:“我们应该培养孩子说中文的自觉性,要让他(她)感到骄傲。比如我就常常告诉小女儿:我们是中国人,当然要说中文,你看,我们中文对‘这个’的表达多好,多贴切;我们还可以说很多人听不懂的‘悄悄话’。这样一来,孩子慢慢地就会为自己掌握着一种别的小朋友没有的‘秘密武器’而兴奋和自豪。”史教授还说:“语言不是抽象的,是与文化紧密相连的。除了跟孩子讲汉语,还应该在日常生活中逐渐向孩子灌输中国的传统、思想、概念、故事、历史人物、音乐戏曲等等,培养孩子体会中国文化的精髓,让孩子从感情上认同中国文化,这样就会进一步巩固汉语的学习。”

“语言同时也是亲情的纽带,汉语和汉文化的传承将直接关系到孩子青少年时期和成年以后与父母的思想沟通,”史教授深刻地指出。

 学语言越年轻越好

史教授说婴幼儿期是学习语言的最佳时期,儿童个个都是语言天才;长大以后,尽管大脑学习语言的机制会发生改变,但仍然是越年轻越好。作为语言学者,她呼吁新移民充分利用政府提供的一切学习机会,尽早突破语言障碍。她说起自己当初在温哥华UBC大学工作,并没有来魁省的打算,但是她却专门请假到蒙特利尔来学习法语。因为她知道,多学一门语言可以带来无穷尽的好处,而且学习语言是赶早不赶晚的事。 在蒙大学法语的六个月之中,她给自己定了三条严规:第一,坚决不讲英语;第二,坚决不讲汉语,(因此她还特别要求进没有中国同学的班,以免依赖中文);第三,坚决上快班。她说:“否则,对不起我的时间和牺牲。”

刚开始,她一句法语也不懂,同学大都是东欧和南美的移民,水平都不错,她在班上做了好几个礼拜的“垫底生”,还闹过不少笑话。但她非常珍惜学习机会,格外努力,甚至要求老师增加额外作业,还想尽办法创造与魁省人练习法语的机会。比如,参加社区中心的各种活动,做义工,她还找到两位学中文的魁省学生,每周和她们交换口语练习。这些活动不仅提高了她的法语能力,也帮助她了解了当地文化,建立了社交网络。到最后,她成绩优异,并以法语应聘了新的工作岗位,现在更是以法语为主要教学和工作语言。所以可以说,法语为她的生活打开了新的一扇门,没有法语,她就不可能有后来意想不到的机会,她非常庆幸当初自己学习法语的选择。

史教授鼓励新移民说:当然,比起幼儿来,成人学习语言有时显得很笨,我们即使调动大脑全部的资源,在语音语法及词汇上仍难以像母语那样。但是事实证明,只要我们坚持不懈地努力并采取有效的方法,达到在加拿大立足所需要的水平是没有问题的。

 女人当自强

作为一个年轻的,讲法语有口音的,瘦小的华裔女人,史教授所面临的压力与挑战是双倍的。她说,在大学里没有人会认为自己有种族或性别的歧视,但隐性的歧视或排外确实存在,恐怕有些当事人自己都意识不到。“例如在涉及我实验室预算和建设的诸多问题上,一些对当地人、对一个男人决不会提出的问题或要求就会对我提出来,在承受压力的同时,也让我感到有一个声音,一个可能连他们自己也听不到的声音,就藏在话语的背后,那就是:‘女人,你的名字是弱者’。”

说起这些往事,史教授是含笑的,因为她坚持以平常心来理解和对待。她认为在这个以男人为主导,以白人为主体的社会,想要争口气的职业华人女性必须付出加倍的努力才能得到社会的承认与尊重,这是一个普遍的现象;另外,人的许多行为也并非恶意,而完全出于下意识或某种惯性。

刚来的时候 ,与另一位教授同教一门课的史如深不爱打扮,好穿休闲服,那位老师身高一米九,长着大胡子,与瘦瘦小小的她形成强烈对比。不少学生自觉或不自觉地敬畏那把大胡子,而对史教授则直呼其名,甚至提出各种无理要求。后来,史教授开会教课时改为西装革履,果然立竿见影地收到了不同效果。史教授说:“衣着可以改变,但我不可能改变自己的性别、身高和肤色,权利与尊重必须以工作上的努力和成绩来赢得。” 史教授的系里有五十多位教授,绝大多数都是魁省人,华人只有她一个,她从来就是这样告诉自己:把工作做好,为华人、为女人争气。

史教授目前所领导的幼儿语言研究,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受到同行的关注和好评,她所带的博士生还没有毕业就有其他研究所和大学来物色博士后。她还在国内的多所大学讲学,带研究生,搞合作研究,并且正在协助和指导这些大学建立同类实验室。她希望更多的中国学生投入到语言研究这一领域,她也期待这里的中国留学生报读她的研究生或博士生。 

办公室窗外已经黑了,我问史教授我离开后她是不是也该回家了,她说不行,因为手头上还压着几件事。这几年她很少能在晚上八点之前下班。

    临走时,我很想提醒史教授一句话:教授,你该喝口水了

       结束语:说到一个寻觅磕拌,忘我攀登科学高峰的人,说到一个争分夺秒,在知识隧道摸索爬行的人,人们往往首先想到的是男人。在史如深教授的成功道路上,该有多少人们看不到的汗水和泪水,更该有多少不屈不挠的故事和精神令人们感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