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張無量
張無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8,747
  • 关注人气:3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两次被采访的经历》

(2007-05-23 01:36:11)
分类: 边走边想
 

两次被采访的经历

 

 

    我曾经采访过别人,不想也有多次被采访的遭遇。有长久记忆的只有两次,其他场合多半是作为背景,说些无关痛痒的话而已。

 

    第一次被采访时,我还在省城读大学,大约是大三或大四的时候吧,记不太清楚了。当地的一家文化类周报,要在头版做一期重点报道,主要报道80年代末大学生的学习和生活状态。一个余姓记者不知怎么就看上了我,因为当时我学习很不出色,整天在外面打工,经常还把活儿带回学校,带到宿舍,甚至带到课堂。已经是大不敬的事情了,怎么就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呢。

    原来,记者不是通过官方渠道来的,她通过与学生聊天,得知我的情况。就想了解我是怎样勤工俭学的,怎么在大学期间不要家里一分钱(其实,大一第一学期报到时,学费还是家里东挪西借来的),靠自己的努力解决了学费、生活费,并完成了学业,甚至还贴补家用。估计她有些好奇。有什么可奇怪的呢,那个年代农村走出来的学生,哪个不是这样啊。

    为了采访到我,她有时就在宿舍里等我,我躲来躲去,最终还是拒绝了她的采访。但她无疑是个执著的记者,她通过间接采访,还是完成了这篇报道。后来,我从她寄来的报纸上看到写我的那一部分,有好几段呢。写得很让我动容。因为只有我,才能深切体会到那些文字后面的艰辛和委屈。

    后来因为那家周报停刊,她先后换过几个单位,最后在一家晚报安定下来。十几年来,我们偶有联系,也知道她的生活不尽如人意,曾经婚变,独自照顾儿子多年,后来破镜重圆,总算是个圆满的结局。现在他的孩子已经大三了,大约正是当年我的岁数。前些时候,他还到我的单位看我,并咨询一些求职的事情。看到他,我就想起自己清贫的大学时光。

    十年前,我写过一篇两千多字的稿子,寄给余记者时,她不仅在晚报上发了,还寄来了400元的稿费。也许,她一直觉得我不易,虽然我已经工作数年了,她还给我开出高稿酬。我明白她的心思。她有一颗善良的心。去年,她的丈夫来北京出差时,她还托他给我捎来了营养品。今年清明一过,她又给我邮来了两盒明前茶。我想,我应该给她打个电话,表达我的感激。接到我的电话,她很意外。

    这就是我的第一次被采访的经历,是从冒昧的拒绝开始的,却给我留下了一颗感恩的心,永远。

 

    第二次被采访,也纯属偶然。

    由于工作关系,认识了一位中央广播电台的女记者张,1995年,我们曾一起出差,重走长征路。回京后,各自忙于工作,为生计所累,彼此几乎没有联系。后来,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我们重新接上头,并在一起吃了一次饭。张告诉我,正准备做一期网络时代爱情故事的专题。我说,我可以帮你提供素材。好像那是2000年,新千年,也是我痛失所爱,生不如死的时候。

    说白了,那一年我离婚了。8年的交往,4年的婚姻,说没就没了。我再次回到单身时光,简直不知道生活如何重新开始。我拼命地工作,企图忘记过去。因为工作性质缘故,我白天睡觉,晚上上班。那段日子,我说自己的早晨从中午开始,我说我的黑夜比白天多。那就是我真实心境的写照啊。工作之余,我依然不能冷静地独处,不能回忆,不能看到曾经用过的物品,一切的一切,都会让我百般伤感。我每天必须把自己整得筋疲力尽,才能入睡。困意不到极限,是无法睡着的。有时,我干脆把歌曲《把悲伤留给自己》翻来覆去地放。业余时间,我多半是在网络上度过的。与一个又一个陌生人聊天,但很少诉说自己的故事,更多的时候是倾听,所以多少也明白点网络时代的爱情。网络时代的爱情,当然不全是网络爱情了。

    就这样,我谈了点我对这个专题的策划意见。张记者很感兴趣我的意见,也感兴趣我的故事。如是这般,她就把我作为专题中的一个案例,并让我某天去台里录音,现场采访,现场录音。中央电台的录音设备很先进,采访者和被采访者在一个小桌子的两侧坐下,就一问一答起来,看不见话筒,看不见任何录音设备。张还让我提供背景音乐。我好像提供的是Kenny .G演奏的萨克斯《回家》(那是前妻在与我处朋友时送给我的一盒录音带)和陈升的《把悲伤留给自己》。我感觉自己采访时有些语无伦次。张说,很好。天知道,究竟好在哪里。

    某一天的中午,节目播出了。播出那天,正好我在网络上认识的一个朋友泳带着孩子路过我居住的地方。我们在麦当劳边吃边听这个节目。泳也是一个受伤的女人,大我几岁。女儿都十几岁了,丈夫突然离她而去,转身与单位年轻漂亮的女同事另筑新巢。一个新的家庭就这样在另一个破碎家庭的废墟上诞生了。我戴了耳机,听了几句。也许是第一次听自己录下来的声音,浓重的方言,感觉很别扭,仿佛是另一个人在说自己的事儿。

    我把耳机递给了泳。因是双休日,麦当劳内人声鼎沸。她却一边听,一边流泪。吓得她的女儿老是问她,妈妈,你怎么了;妈妈,你没事啊。她笑着回答,没事,没事。一边回答,一边眼泪又出来了。我没有想到,我竟然与一个陌生的女人分享我曾经的痛苦。后来得知,这个节目不重播,等我再想起找张要录音带时,录音带也过了保存期了。

    泳后来与自己的高中同学组成了新的家庭,她为此放弃了自己在事业单位优越的工作,回到老家打工,但其间的曲折、苦痛,曾听她隐约说过几句,似乎后来的婚姻“不满意,也只能如此而已”。在感情面前,谁能保证不疯狂呢,谁又能不迷失呢。

 

    今天,北京的雨不大不小,但从早上起,一直下到了晚上,让我恍惚置身江南,置身故乡。北京的雨要真像南方那样绵绵地下下去,该多好。就像北京的天,要总像5月16日那么蓝,该多好。

   5月22日的天空,与5月16日的天空,虽然在我的记忆里存在过,但仿佛并不真实。我不知道我曾经被采访的经历,是否真实地存在过。行云流水,都是过客。

    在这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权且临屏敲下这些文字,也算是给往事留个记号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当我们》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当我们》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