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心理学家分析余秋雨有强烈的犯罪感

(2010-03-07 21:03:39)
标签:

政治错误

余秋雨

文革

新民周刊

陈明远博客

分类: 讨论余秋雨

 

心理学家分析余秋雨强烈的犯罪感

 心理学家分析余秋雨有强烈的犯罪感

 

  【陈明远博客编者按】“余秋雨现象”早已成为公众茶余饭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有趣笑料,同时也成为文艺学、心理学的一个难得的典型研讨对象。互联网不断提供并积累了如此丰富的资料,可供充分发掘真相,探求真知。

       余秋雨的社会存在已经不仅是他个人的问题,而是一种“瞒、骗、装、赖”的代表符号。

      不久前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文艺学专业博士研究生导师吴中杰先生指出:

      “我以为这牵涉到中国文坛的纯洁性、正义性问题,不是一件可以随便忽略过去的小事。文学的生命在于真实,作家的基本品格应该是真诚,如果善于制造谎言的人竟被封为‘大师’,供大家效法,岂非公然提倡‘瞒和骗’的文艺?这样,中国文艺还有什么前途?” 

    山路水桥先生指出—— 一切皆由余秋雨竭力否认自己在文革期间的“表现”而引起。谁要想颠倒黑白、抹杀事实,那结果是:被人记得更牢。                 

 

    山路水桥

 最近从老报人陈迟同志那里了解到当年“清查余秋雨在文革期间问题”的那些事儿。当时“清查余秋雨在文革期间问题”的负责人是夏其言同志,而夏其言同志是陈迟同志的老领导,老朋友。当然当时的余秋雨还没有资格让人们以“清查余秋雨在文革期间问题清查组”名义对余秋雨进行清查,余秋雨不过是“被清查对象”中的一个小人物。

 

  余秋雨在文革期间的问题,事实是明摆着的,但是真的追究起来,其实也并不算是特别的大,至少要比张春桥的大红人徐景贤差得远了,用当时流行语来说,不过是条“小爬虫”而已,离“文革余孽”的称号还差得远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问题(除了余秋雨本人外)人们本可以逐渐淡而忘之的。如果偶尔有人谈起,聪明绝顶的余秋雨最应该的态度就是不吱声,一切也就罢了。

  这个“文革余孽”的“光辉”形象,还不是这个“文革小爬虫”自己通过十几年来反反复复的絮絮叨叨,硬逼着人们把他打造出来的。

  一切皆由余秋雨竭力否认自己在文革期间的“表现”而引起。

 

  文革当年深受迫害的善良的人们,一旦被解放,对参与迫害过自己的“小爬虫”们却也宽容得很。“四人帮”倒台后不久,上海新市委就开始清查与“四人帮”有牵连的人和事。当时余秋雨正代表“石一歌”走访日本,回国一下飞机,就成了清查组列出的必须“说清楚”对象的八分之一,所谓“说清楚”对象,属于“虽有问题,但情节不十分严重”的一类。

  由于余秋雨当时就不很配合说清楚,所以在“说清楚”对象中很晚才得到解脱。最后被解脱时,原“上海市委驻写作组清查组”给余秋雨下的最终结论是:“话,做事,写过误文章”,属一般政治错误,不记入个人档案,回上海戏剧学院工作。

  这个结论和处理意见应该说是相当厚道的,基本上没给余秋雨的仕途生涯留下任何隐障。对于清查组的宽大为怀,余秋雨应该感谢终生,并夹住尾巴好好做人。 

  1979年上半年,上海戏剧学院党委便根据市委的指示,对余秋雨的“文革”问题又进行了一次复查。据说原因是“由于余秋雨一直没有把问题主动交代清楚,因为群众反映大”。

  最后结论是复查组没有人认为原来的结论“定高了”维持原先夏其言同志主持的“清查组”给余秋雨下的“三错”的清查结论

  通过这样一次复查,应该说再次使“余秋雨在文革期间‘问题’”成了铁板上钉定的事实。

  文革期间“小小走红”的余秋雨,在上世纪90年代逐渐开始“大大走红”了。而这个“‘三错’清查结论”不仅没让余秋雨夹住尾巴做人,反倒成了余秋雨“立牌坊”路上难于摆脱的心病,于是他亲自出面组织2000519日炮制了《余秋雨“文革问题”调查》,该文的要害是捏造夏其言(原上海市委驻写作组清查组负责人)说过“余秋雨文革期间没有问题”,推翻上海市委清查组和上海戏剧学院党委复查组的结论。
  那时夏其言同志还健在,当他看到《余秋雨“文革问题”调查》后非常气愤,立即给文汇新民报业集团负责人写信表示严正抗议。

 

彭正勇、丁曦林同志并《新民周刊》编辑部:
  我年近九十,住院治疗已达五个多月,但我经过郑重考虑,仍然决定抱病向你们写这封信。
  贵刊记者金仲伟等三人在《新民周刊》二零零零年第三十四期上发表了《余秋雨“文革问题”调查》。金仲伟为了给余秋雨涂脂抹粉,竟然造谣说我对他谈过余秋雨在上海写作组中“没有问题”一类话,这是肆意捏造的谎言,对此我十分气愤和激动。现将有关情况如实奉告如下:
  今年五月十九日下午(即我住医院的四天之前),余秋雨和金仲伟来到建国西路我家,他俩自我介绍并寒暄一番之后,金仲伟就当着余秋雨的面和我的面提出向我采访余秋雨“文革”中在写作组的情况,我当即告诉金,上海写作组的清查工作早于二十多年前结束,当时我曾写过总结报告,送市委“清查办公室”,你可以到市档案馆去借阅有关上海写作组的档案材料。交谈中我曾有意识地提到“文革”是个大灾难,我们作为知识分子,不妨冷静地反思或反省一下,总是可以有些经验教训吸取的。我还谈了我在“文革”中受到的残酷迫害是上海新闻文化界中人所共知的,但在我写的一篇回忆文章中,对自己在“文革”中也曾违心地喊过口号(如跟着造反派喊“打倒夏其言!”等)、被迫写过违心的大字报,等等,都作了自我批评,我还把收有这篇回忆文章的那本《〈解放日报〉老同志回忆录》送给余秋雨参考,用意无非是希望他吸取教训,正确对待群众和读者的意见。
  我以党性和人格保证,上述经过情况全部是事实,我绝对没有也绝对不可能说过余秋雨“文革”中在上海写作组“没有问题”这句话。金仲伟非但造我的谣,而且违背新闻工作者的常规,稿子事先不送我过目,出版后又未赠阅样刊,其目的无非是背着我瞒着我,通过《新民周刊》扩大影响,以后各地报纸果然上当受骗,纷纷转载,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金仲伟的做法使我很自然地联想到贵刊同篇报道中有关王素之同志那番访谈的真实性。上海写作组的清查开始时,王素之同志是工作组组长,但不久即调回北京,以后一直是由我负责的,直到清查结束,写出总结报告为止。写作组除了朱永嘉、王知常、陈冀德(女)等少数头头外,多数成员未作组织处理,余秋雨虽非头头,但他是朱、王、陈的得力帮手,不仅能写能编,还负责统稿,我写的总结报告中也曾提到过。客观事实俱在,金仲伟等人硬要把余秋雨说得如此完美无缺,只能引起知情者和广大读者的批评。综上所述,我坚决要求:
  一、贵刊负责人自接信之日起的两周内,写信到我家(地址见信封),向我正式道歉。
  二、你们自接信日起的两至三周内,在贵刊上公开发表更正声明。
  否则一切后果理所当然应由金仲伟及《新民周刊》负责。
  最后,我作为一名老新闻工作者,建议你们将此事作为一个典型例子,在编辑部内进行广泛讨论,进一步明确新闻工作者的职业道德。

夏其言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一日   

 

     文新集团对当年清查组负责人夏其言老还是相当的尊重,200012《新民周刊》发表更正道歉启事,云:余秋雨“文革问题”调查》一文“未经夏老过目……并经外地报刊转载,以讹传讹,造成恶劣影响。本刊在此特作郑重更正,并向夏老道歉。

  虽然已经“经外地报刊转载,以讹传讹,造成恶劣影响”,但是幸亏夏其言老当年还健在,幸亏余秋雨比较早地正式跳出来翻案,才能得以迅速还以事实真相

  一份“清查结论”实际上已经把《余秋雨的文革问题》铁板钉定,后来的“一次复查”、“一次更正”,更是宣布余秋雨的翻案图谋彻底失败了。那个《余秋雨的“文革问题”》应该说是可以平息了吧。

  可是余秋雨始终耿耿于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夏其言不幸于2002年10月病逝,余秋雨迫不及待再次跳出来。此时已经完全是小丑模样了。

  谁要想颠倒黑白、抹杀事实,那么结果是:被人记得更牢

  有心理学家说:余秋雨所以要‘翻’这样的‘案’(说话,做事,写过误文章,属一般政治错误,不记入个人档案,回上海戏剧学院工作),说明他在“四人帮”被打倒后,不是认识不到自己犯了错误,而是把自己的错误性质看得太严重了,内心始终有‘强烈的犯罪感’

 

  但愿余秋雨早日能用最恰当的、最正当的方法,把这个‘强烈犯罪感’包袱丢掉,或许还真能青史留名立个牌坊,否则就只能是遗臭万年了。

 

请继续点击— 

已推荐到博客首页,点击查看更多精彩内容莫忘3月5日——周恩来诞辰

已推荐到博客首页,点击查看更多精彩内容现代文盲(含余秋雨)赶快学电脑脱盲吧 

万里长征中的婚恋 心理学家分析余秋雨有强烈的犯罪感心理学家分析余秋雨有强烈的犯罪感

 已推荐到博客首页,点击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睁大眼睛看清我国的GDP心理学家分析余秋雨有强烈的犯罪感

已推荐到博客首页,点击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总理魂——回顾34年前的天安门

已推荐到博客首页,点击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周恩来总理轶事—纪念周恩来逝世34周年

 

已推荐到博客首页,点击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2009中国老百姓的生活

 已推荐到博客首页,点击查看更多精彩内容建议“五大文明摇篮”的提法代替“四大文明古国” 心理学家分析余秋雨有强烈的犯罪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